無名小說網 > 史上最狂小藝人 > 第二百二十五章:新歌
  和其他流量愛豆不一樣,周樂這邊兒挺有意思,隨著斗音的火爆崛起,他的歌曲在海內外瘋狂熱播,有數據統計過,斗音上周樂的歌曲播放量是其他歌曲的總和,而在TikTok上也是播放量斷層第一。

  而且,在斗音和TikTok可以制作視頻惡搞周樂,但不能惡心周樂,會被刪除和警告。

  人們不禁要問,斗音是你家開的?

  誒,對了。

  作為斗音的形象代言人兼小股東,周樂在這個平臺上得到的支持力度可是不小,比如周樂從沒搞過宣發的演唱會,在斗音和TikTok上特別火,各種現場版的視頻播放量賊高。

  危博當年是怎么搶捧姚大嘴的,現在的斗音和TikTok就是雙倍力度。

  畢竟,兩個藝人對比之下你會發現……

  周樂他真的有顏值嘴不大,真的有人氣不只會氣人,真的有才華不全是裝逼,真的有作品不只是諧星。

  都說豬在風口上也能飛上天,現在正是短視頻崛起的大風口,不少明星藝人紛紛入駐斗音,就像當年蜂蛹去危博一樣,這就是趨勢……

  而周樂站在了趨勢的最前沿。

  前幾天,斗音完成了第四輪融資,這一輪融資細節沒有對外公布,但周樂得到的消息是,各路資本特別看好斗音的未來,本輪融資十億米元,斗音+TikTok的估值來到了五十億。

  周樂的3%就是1.5億米元。

  而這還僅僅只是開始,據張一明說未來三年起碼還有兩輪融資,范霜霜給周樂算過,按照斗音和TikTok這瘋狂的崛起速度和趨勢,又是一個妥妥的獨角獸公司,未來估值可能過千億。

  也就是說,周樂可能憑借代言獲得的原始股,一躍成為堪比黃韜子的百億級資本。

  就這,字符跳動那邊還覺得自己賺了呢。

  3%的原始股算什么呀?斗音的一次用戶暴增,就是來自于周樂搞事情,第二次瘋狂擴列是源于《羅剎海市》的直播和后面的全球爆紅,可以說,TikTok就是攜著周樂的歌殺進國際市場的,屬于是真真正正的雙贏。

  這段時間以來,斗音正在國內跟危博掰頭比人氣比活躍量,而TikTok也在海外攻城略地,殺得那些海外社媒大牌潰不成軍。

  所以說,周樂自出道開始就不是純藝人,而是一個資本,只是大家都忽略了這個事實。

  那些想要操控駕馭周樂的內娛大佬們,顯然還沉浸在這一畝三分地里面裝逼擺爛,對于獨角獸這種跨行業的物種不夠了解,娛樂圈再怎么資本化,你也比不過真正的資本圈。

  周樂沒工夫搭理他們,也不需要搭理,隨著時間的推移資本的滾雪球,他們早晚會見識到周樂的不一樣。

  范霜霜睡得很香。

  原本周樂還擔心她睡不好,準備給她輸入億些正能量,幫她助眠呢,不給機會。

  周樂摸了摸她的小腹,有點涼,給她蓋上毯子。

  陪了霜姐一會兒,可樂就拿著電腦過來了,她已經整理好了那檔國際音綜的資料信息,倒不是她有多快,而是她知道周樂的好勝心極強,所以提前準備了資料。

  “去外邊看!”

  周樂關上辦公室的門,讓范霜霜好好休息,臨時更換演唱會場館這件事太極限了,霜姐凌晨五點才從體育館回來,又趴在電腦前忙了幾個小時沒合眼。

  來到接待區的時候,古娜力扎已經吃嗨了,一邊炫薯片一邊喝可樂。

  這些垃圾食品是公司命令禁止的!

  她的助理琴姐在一旁黑著臉,看到周樂過來,臉就更黑了,是周樂蠱惑古娜力扎吃這些的,他說垃圾食品雖然不健康,但是快樂啊。

  周樂笑道:“琴姐也吃啊,你不吃的花,美扎就全吃了。”

  臥槽!

  好有道理,于是,琴姐搶走了古娜力扎的薯片。

  周樂拿了一包小完能干脆面,坐下看資料。

  這節目名字叫《TheKingofElectronicMusic》。

  也就是《電音之王》。

  是一部由奈飛平臺聯合多國打造的電子音樂競技類真人秀,邀請的也是各國有名的年輕音樂人,評委都是世界級的音樂大師,可以說規格和水平非常高,而且,比賽相比之下很公平公正。

  這比賽分為四個賽區,歐洲區、美洲區、亞洲區和非洲+大洋洲區,分賽區前五名晉級全球總決賽。

  以前有不少華語歌手去參加過,去之前還炒作過為國爭光的口號,但無一例外都被淘汰了,而且絕大多數都是一輪游。

  華語樂壇落后曰韓太多了,甚至連東南亞小國歌手實力都明顯更強。

  這節目有三大特點:原創!電音!直播!

  光一個原創,就卡死了99%的華語歌手,所以,每次去參賽都被羞辱也是很正常的。

  周樂戴上耳機看了幾段決賽視頻,都是這節目歷年來的經典原創電子音樂,聽完之后,周樂取下耳機,朝可樂笑道:“這種節目給我發邀請……那不是挑釁我嗎?”

  可樂太了解周樂了:“所以,我提前整理了資料,也詢問過奈飛那邊,他們的節目也會在各國電視臺錄播,因為需要翻譯嗎,中華這邊合作的是尚海衛視,網絡平臺還沒定……”

  “為什么?這很難選嗎?不是奇藝視頻就是企鵝啊,難道還有優褲什么事兒?”

  “不!因為,斗音那邊的想法是,如果你要去參加,他們會不計一切成本拿下網絡獨播權,海內外一起,不止國內。”

  “哦……我怎么把斗音忘了。”

  “反正,那邊的意思是,那節目有你的話他們可以花雙倍甚至三倍的版權費,沒你的話白送都不要,還要專門搭建長視頻播放板塊。”

  “告訴他們去談版權合作吧,不就是一個加強版的《中華好歌曲》嗎?”

  周樂一如既往的狂。

  可樂點頭,開始在手機上操作起來,這妞是能不用電腦就不用,主打一個敷衍。

  古娜力扎臉蛋鼓鼓的:“你又要去參加選秀節目了?”

  周樂解釋道:“這不算選秀,這是比賽。去的都是各國有名的音樂人,反正,誰輸誰尷尬,哈哈~”

  古娜力扎:“你肯定能贏冠軍!請我去做嘉賓,我也出過單曲的。”

  周樂:“多想想怎么給我長臉,別盡想著給我丟人。”

  你那點音樂細菌,我還不知道?

  唱demo電腦都修不好音。

  一會兒,可樂古怪地抬起頭:“老板,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周樂:“我想揍你。”

  可樂也不賣關子了:“好消息是奈飛給你的通告費是亞洲第一高,具體細節再談,壞消息是除了你之外還有三位中華歌手,分別是次頂流吳某、女歌手鄧子奇和……張興藝。”

  古娜力扎:“為什么是壞消息?人多是好事啊。”

  可樂:“你不覺得這個陣容很恥辱嗎?除了鄧子奇。”

  古娜力扎:“鄧子奇確實顏值差點,腿也短。”

  周樂看她倆聊得牛頭不對馬嘴,便低頭玩手機,登陸TikTok發了一條庫存視頻。

  一條寫毛筆字的視頻,用小楷字體書寫《羅剎海市》歌詞,周樂的書法也是一絕,字如其人。

  順便親自跟老外翻譯講解“君住在錢塘東妾在臨安北”那一段,不過,英語真的很難表達出那種凄美意境。

  然后,他又被外國網友發評論催直播了。

  要什么自行車?

  周樂在國內版周樂主要發沙雕和日常視頻,但在海外版基本都發一些跟中華文化有關的視頻,比如書法、嗩吶、漢服之類的,他發的殺阡陌造型在海外也很受歡迎。

  但他們顯然還是更想看周樂直播,因為,老外也發現了,周樂只要搞直播就會唱新歌。

  自打羅剎國事變斗音第一次推出直播以來,現在國內國際兩個版本都推出了正式的直播功能,給本來就很熱的短視頻風潮再添了一把火。

  周樂這個始作俑者自然也不能閑著,斗音和TikTok賬號他都有,兩邊都發發短視頻,偶爾在斗音直播,這是跟字符那邊確認的合作模式,但他還沒在TikTok上直播過。

  是的,周樂做這些都拿不到錢,但是,他的股份在光速增值。

  這可比拿通告費爽多了!

  周樂斗音賬號目前已經突破6000萬粉了,TikTok差點,只有2000多萬,但也非常可觀了,要不是《羅剎海市》這首歌,國外幾乎沒人認識他。

  在工作室吃過午飯,周樂帶著可樂和古娜力扎去了八萬人體育場,琴姐也沒有跟著,她回酒店睡覺去了,眼不見心不煩。

  古娜力扎稍一有空就纏著周樂,琴姐和公司都拿她沒有辦法,你說她,她跟你頂嘴說自己需求旺盛,勞逸結合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

  三位演唱會嘉賓已經彩排了一上午,現在正在后臺喝咖啡。

  周樂帶著路上買的水果和小吃走過去打招呼。

  “哎喲喂~你自己的演唱會,你倒是一點都不著急咯,現在才來!”

  “張哥幸苦了!我昨天錄綜藝去了,又虐了孫雷紅兩期。”

  “哈哈哈哈……干得漂亮!”

  張興藝一聽孫雷紅又被周樂虐了,開心得要死,湊過來詳細詢問細節,周樂把他推給古娜力扎,小美扎眉飛色舞地替周樂吹了起來。

  這兩期萌探錄下來,周樂給古娜力扎復仇成功,連帶著小古的養成度都增加了6%。

  【養成度:59%】

  再一次領先了小迪半個身位。

  戴墨鏡的老帥哥,對周樂點點頭:“小樂這一站你有新歌沒?”

  周樂走過去坐下擺弄吃的:“老師好!這一站沒新歌了,每一次都出新歌,那我一輪演唱會下來豈不是又要出專輯?”

  謝鋒霆略顯失望:“還說來聽聽新歌呢!”

  之所以請他做嘉賓,是因為他就住在尚海,人家當初送了你整套樂隊裝備,你來他家門口辦演唱會,不請他不合適。

  周樂看向另一位嘉賓:“彩排得怎么樣啊?薩瓦迪卡老師。”

  迪熱麗芭溫柔一笑:“還行!馬爾扎哈今天也是來當演唱嘉賓的?”

  周樂:“她那唱功我可不敢讓她上臺丟人,還是你唱歌好聽。”

  迪熱麗芭略傲嬌地謙虛道:“我唱歌也就是不跑調而已,不會糟蹋你送我的歌的。”

  謝鋒霆突然說道:“所以還是有新歌嘛,只是不是你自己唱。我說呢,迪熱麗芭彩排唱的歌我沒聽過,還以為是別的歌手的新歌,原來是你寫的。”

  迪熱麗芭低頭,絞手指。

  周樂恬不知恥道:“那首歌是我給小迪量身打造的,和她氣質般配吧?”

  迪熱麗芭腦袋更低了,那首歌的歌詞明明很羞恥。

  說好的只是朋友呢?

  謝鋒霆:“很可愛的一首歌!”

  又聊了幾句,周樂拿著麥克風去彩排,這還是他第一次在草皮上唱歌,感覺很舒服,就是不知道唱的時候該面向哪一邊,因為到時候四周都是歌迷。

  為此,他專門請教了謝鋒霆,老謝說他也不知道。

  三位嘉賓分別跟周樂彩排了三首合唱歌曲,便被安排去休息了,接下來的時間是周樂的獨唱彩排,因為時間有限,每首歌基本也就淺唱一遍。

  好在這些歌他自己的,也不需要怎么練。

  下午六點,晚飯。

  周樂只吃了一點點蔬菜,沒有吃米飯和肉類,保持著饑餓感,他上臺前不能吃太飽,甚至是不吃,這是絕大多數歌手的習慣和經驗。

  當然,周淺那樣的異類除外,他要干白米飯才能唱。

  可樂吃飽喝足,告訴周樂一個新消息:“花姐那邊跟《電音之王》節目組大致談妥了,亞洲區三輪比賽每一輪通告費三百萬,比第二高的犬志龍高二百萬。而且,如果進入總決賽的話,通告費翻倍。”

  周樂:“錢不錢的無所謂,我就是想去玩玩,看看國外的音樂水準比國內高多少。”

  可樂:“志龍那邊也聽說了你要參賽的事,正在南韓網絡上跟你下戰書呢,挑戰你是假,吸引南韓粉絲是真。你的少女粉們,好像被貼上了叛國的標簽了,非常夸張……”

  周樂笑了笑,不care。

  這時,張興藝蹭過來找周樂閑聊。

  說讓嘉賓們去休息,但只有謝鋒霆真的走了,張興藝和迪熱麗芭沒有離開,張哥一直在后臺練舞,很勤奮,迪熱麗芭和古娜力扎在一起聊天,她們現在已經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了。

  張興藝跟周樂扯了一大堆,忽然說道:“聽說你給張近老師兩首新歌?你們很熟嗎?”

  周樂:“那是我師父的兄弟,當然熟了,沒出道之前就認識,他還指導過我的唱功。”

  張興藝:“啊!原來是這樣啊,有新歌真好……”

  周樂這才明白他什么意思,周樂最先答應給他寫歌的,結果到現在都沒給他,他也不好意思催,就只能這么拐彎抹角地暗示周樂。

  周樂想了想,問:“張哥要去參加《電音之王》對吧?剛巧今天我也確定參加。”

  張興藝笑起來:“嚯嚯嚯……什么情況啊?你怎么也去?”

  周樂:“你去參賽的想法是?”

  張興藝:“帶領華語音樂走向世界……哈,開玩笑。你呢?”

  我張哥也是有原創能力的,只是能力不夠突出。

  周樂:“我帶中華古典樂器,去跟國外音樂交流交流。”

  “那是電音舞臺,就是電子音樂!木吉他手風琴都不算的,你怎么帶傳統樂器?”

  “那是你格局沒打開,我覺得二胡、嗩吶可以完美融入電音,會特別燃炸!”

  “我不信……”

  “你得信!”

  “我信你個鬼!”

  “走,我帶你開直播去。”

  “什么直播?”

  “TikTok~”

  說著,周樂就去一旁的樂器區里找到了自己的嗩吶,又拿上平板電腦,真要找個房間開直播。

  反正從現在到八點,都是演唱會準備期以及觀眾入場,不能再彩排了。

  張興藝以為周樂在開玩笑,說道:“你別搞了,好好休息準備演唱會好不咯?”

  周樂認真臉:“我不是欠你一首新歌嗎?跟我直播現場做給你。”

  張興藝張大了嘴巴,新歌說寫就能寫的?還直播寫歌?

  能不能對我稍微認真一點?

  不過,考慮到周樂到目前為止還沒出過一首不好聽的歌,張興藝又不敢懷疑周樂,只好硬著頭皮跟他去了,同去的還有迪熱麗芭和古娜力扎這對西域姐妹花。

  張興藝看到這兩個都害羞,她們好漂亮呀,尤其是兩個人手挽手一起出現的時候,怪不得要自古以來呢。

  他心想,我要是周樂的話我就選迪熱麗芭,她又聰明又溫柔又絕美,總之比古娜力扎那個憨憨好多了。

  只能說他格局真的小。

  周樂帶著三個人來到一個獨立化妝間,架好手機登錄APP準備直播,問:“張哥你能出鏡嗎?”

  張興藝擺手:“不能,我公司不允許……”

  作品不多規矩還不少。

  古娜力扎舉手:“我可以!”

  周樂:“好了,你們保持安靜,我要直播寫歌了,到時候我和張哥一人唱一個版本。”

  張興藝興奮地點頭,今天不僅可以得到一首新歌,還可以觀摩周樂的創作過程。

  他一定是想教會我一些什么。

  這就是他想多了,周樂只不過是在手機上刷到了一些南韓那邊的情況,志龍以國別為借口跟周樂隔空叫板,號召國民網暴周樂的傻逼女粉們。

  而某杜姓主持人還在國外社媒上給他點了贊。

  周樂只覺得當初那一腳踹輕了,他臨時起意來TikTok直播,可不是被外國網友們感動了,而是要正面回應志龍的挑戰,你不是很牛嗎?來直播寫歌啊!

  很快,周樂開通了TikTok直播,并且關閉了打賞功能。

  打賞功能只有官方能關,對于其他不想接受打賞的明星來說很難做到,但周樂就是一句話的事兒。

  剛開始的時候,直播間沒啥人。

  一來是沒有人知道周樂今天要直播,二來是米國那邊是清晨而歐洲是正午,都不是看直播的時候,現在進來的觀眾以曰韓東南亞和澳洲網友居多。

  直播間人數5萬。

  周樂嫌少,慢悠悠地說著開場白:

  “Helloeveryone,IamJaylen·ahaiCity?No,no,no,Iwon',confirmedtoparticipateintheprogram“TheKingofElectricSound“,andyoucanseemeontheNetflixplatform……”

  翻譯:“大家好我是杰倫·周,這是我第一次TikTok直播,很高興能在這里跟大家見面。《羅剎海市》?不不不,今天不聊這首歌。今天,告訴粉絲們一個好消息,我已經確定參加《電音之王》節目,到時候你們可以在奈飛平臺看到我……”

  坐在遠處的張興藝壓低聲音感慨道:“小樂英語好溜啊!”

  古娜力扎:“當然,跟我一樣好。”

  張興藝:“……”

  迪熱麗芭:“窮哈嗎?”

  然后,兩位大美女無聲的打鬧起來。

  TikTok直播評論開始滾動起來,說什么的都有,夸他長得帥的居多。

  沒辦法,周樂這一款的,在國外也是女粉絲居多。

  周樂挑著評論跟大家互動。

  這些關注TikTok的老外,幾乎都是年輕人,很多還是學生,他們關注周樂主要因為三點,《羅剎海市》、長得太帥和TikTok代言人。

  所以,有很多人問周樂寫《羅剎海市》是不是在諷刺米國。

  周樂真不想討論這歌,但還是回應了一下:“其實,這是一則中華古代志怪故事改編的歌曲,幾乎可以套用在任何一個社會,所以不存在專門諷刺誰。”

  “為什么只有你們國家有熊貓?這不公平!啊??”

  周樂被這條評論逗笑了,老外的腦回路很清奇啊。

  他想了想說:“還不是只有中華有熊貓,事實上中華三十多個省,只有我所在的那個省份才有熊貓。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就像只有澳洲才有鴨嘴獸一樣。”

  又一條評論:“為什么你們國家的動物園沒有龍?是不是你們把龍藏起來了?”

  厚禮蟹!

  周樂甚至懷疑自己是沙雕發掘機,我特么在國內的粉絲是沙雕,在國外的粉絲還特么是沙雕!

  他一本正經的解釋道:“我們國家的龍都在海里,東海龍宮聽說過吧?那里有一個巨大的宮殿,里面住著所有的龍,所以,請提醒外國軍艦不要擅闖東海。”

  “杰倫,你是不是乒乓高手?一定是吧!畢竟你是一個中華人。”

  “哦,我不是,我只是會打乒乓球,你知道,在中華真正的乒乓高手都是六七十歲的老大爺,他們穿著跨欄背心和秋褲,站在球桌前一步都不挪動,就能打敗職業選手。”

  我瞎幾把回答?

  明明是你們先瞎幾把問的!

  直播間人數來到20萬。

  “什么時候寫歌?等人數到50萬了再開始,讓更多人看到。”

  周樂對于海外直播來說,沒有很么特別的期待,肯定不可能像國內一樣上千萬人在線觀看。

  “你們華人是不是都會功夫?是的!我小時候上學都是踩著輕功去的,過河從不走橋上。”

  “我很喜歡吃你們的食物壽司。你是認真的嗎朋友?壽司是曰本食物,在我們中華叫做飯團兒。”

  “你們真的吃貓嗎?不吃,不過我想問一下你們真的吃鵝的脂肪肝嗎?真變態!”

  “但是你們吃雞爪,對,我就很喜歡吃雞爪,我還喜歡吃豬腦子,所以,請保證自己的評論智商在線哦,不然拿你涮火鍋。”

  “啊?人生威脅?”

  周樂發現網管發來消息,讓他注意言辭,然后,他懟道:“我是TikTok股東,你工作號多少?有種你發過來。不許提醒我,我想說什么說什么。”

  就是這么豪橫。

  張興藝都驚呆了,還能這么懟網管啊?

  周樂繼續念奇葩評論,看得出來老外對于中華有很多誤解,所以,該解釋的解釋該懟的就懟,周樂根本不怕失去部分腦殘粉絲,我周樂的基本盤又不在海外。

  “你們中華人買西瓜為什么要拍它?它又不會說話。”

  “不,它會說話,但只有中華人才聽得懂。”

  “中華人為什么要吃海豚?姐們兒,你應該去問曰本人,是他們吃的。”

  “你們為什么沒有信仰?呃……害怕的時候我會唱國歌,它能給我力量。所以,我們是有信仰的民族。”

  “你們為什么沒有啪啪啪就談戀愛了?”

  “哼???這位是來自西班牙的小姐姐?你告訴我,你們怎么談戀愛的,越詳細越好。”

  那位小姐姐果然耿直:“先親親再啪啪,過一個星期左右覺得合適才在一起。”

  周樂原地鼓掌:“歡迎你來中華旅行!”

  “中華有月亮嗎?”

  “我……有是有的,就是公知說沒有你們的圓。”

  “你們統治世界后有什么具體的打算嗎?”

  “瓦特?”

  “為什么你的英語這么好?”

  “因為我有外掛系統,我在系統里買了英語口語技能包。”

  “哈哈哈,他好幽默啊!”

  “沒想到中華人也這么幽默……”

  “他真的好帥,姐妹們,我要脫褲子了別攔我。”

  “你才脫啊?我都好了。”

  評論區逐漸離譜,這尺度確實是比國內大很多。

  開播十來分鐘時間,直播間人數逼近40萬。

  當然,也有部分是真正對中華文化好奇的,對待這樣的國外網友,周樂的回答還是比較溫和的。

  比如有一個挪威網友問:“為什么你們用筷子吃飯?刀叉那么好用。無意冒犯,只是好奇。”

  周樂回答道:“首先要告訴大家的是,中華不是一開始就使用筷子,在最初的時代,大約是五千到兩千年前,我們是用刀叉的,因為烹飪技巧的原因,那個時代以煮和烤為主,適合刀叉。但后來中華的烹飪方式進化演變出了很多新技術,比如蒸、炒、燴、燉等更加精細的技術,對食材的處理也變得更巧妙,傳統的刀叉已經顯得笨拙不堪了,于是更加靈巧和優雅的筷子就登上了歷史舞臺。”

  已經夠委婉了,就差直接說你們的烹飪水平還停留在兩千年前。

  對于那種充滿惡意的提問,周樂的回答也更加沒禮貌。

  比如,某些阿三的問題是真的反智:

  “你們是不是吃小孩?”

  周樂答:“中華人不吃中華人,我們愛吃天竺人。”

  “中華有電嗎?”

  “有的,因為我們有一位神叫雷公,所以,中華一年的發電量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家里沒電的時候我們就拜一拜這位神仙,然后我們就能得到一年的電量。當然,來中華生活的外國人沒有這種待遇,別想了,隔著屏幕我都能知道你在想什么。”

  “中華有汽車嗎?四個輪子那種。”

  “沒有,我們上班通行一般人騎熊貓,有錢人騎龍,沒錢的人騎天竺人。”

  “中華女人地位有天竺高嗎?”

  “抱歉!我們這的女人嫁人后不會改姓,更沒有種姓限制。而中華女人最幸運的是,中華男人對蜥蜴什么的不感興趣。”

  評論區立刻一通花式嘲笑阿三,蜥蜴這個是全世界都知道。

  實在被阿三的愚蠢惹煩了,周樂說:“不要再問這種無聊的問題了,你們有的我們有,你們沒有的我們也有,連你們兩千年前的經書我們都有。噢尅,直播間人數突破50萬了,現在讓我們來聊聊音樂創作吧。”

  說著,周樂拿起了自己的嗩吶,介紹起來:“這是中華傳統樂器之王……嗩吶,是一種吹奏樂器。無論東西方哪種樂器在它面前,都是弟弟,沒有冒犯其他樂器的意思,我是說這種樂器非常霸道。我決定去參加《電音之王》節目的目的,就是為了像全世界展示它的魅力,因為,它天生就是電子音樂的最佳搭檔。”

  簡單介紹了一下嗩吶,周樂秀了一段《耍猴兒》。

  評論區全是驚訝,老外們真沒見過世面:

  “鵝妹忍~”

  “這實在是太酷了!”

  “嘿,我聽過這首歌曲……”

  “它的音色太高亢了。”

  “嚇到我了。”

  “真正的流氓樂器。”

  “《羅剎海市》里面也有這個樂器。”

  “很好聽,很特別。”

  “它讓我耳膜不舒服……”

  “周就是專門學習這個樂器的,在音樂學院。”

  “那首歌很好玩,但是純音樂問什么這么恐怖?”

  “像是恐怖片的配樂……”

  “中華樂器真有趣。”

  “周太厲害了,他是一名音樂大師!”

  “聽起來真的像電子音樂,不是嗎?”

  “很像……”

  “這個聲音太干凈了,不像是樂器發出來的。”

  吹完《耍猴兒》周樂看了一下評論區,說:“是的,我在學校所學的專業就是嗩吶,這是我最擅長的樂器,也是最喜歡的,沒有之一。我的很多歌曲里面都有嗩吶,這一次,我會把它帶到電音舞臺上去……帶領華語樂壇走向世界!”

  張興藝一臉懵逼:“???”

  他搶我臺詞!

  你說好的去交流學習呢?

  周樂:你設計的臺詞很好,現在它是我的了!你還帶領不了華語樂壇,但是你杰倫哥可以。

  周樂吹了一會兒牛逼,說:“另外,我原創了一段新的嗩吶旋律,準備用它做一首電音歌曲。”

  張興藝立刻挺直了脊背,豎起耳朵。

  他知道,這首歌就是寫給他的,當然,周樂自己也要唱,能讓張興藝翻唱新歌就很好了。

  只是,張興藝覺得嗩吶跟自己不是太搭,回頭用別的樂器替換一下。

  那就……失去了靈魂。

  周樂笑了笑:“剛剛評論區說《耍猴兒》這樣一首快樂的歌,用嗩吶吹出來有點恐怖,那下一首就會很快樂,但它的名字卻比較恐怖,叫做《Thespectre(幽靈)》。”

  喝了一口溫水,又拿出平板錄音,周樂開始了演奏:

  嘀嘀噠嘀~

  嘀嘀噠噠噠嘀~

  非常好聽非常新穎非常魔性的一段旋律。

  張興藝都聽呆了,這個……好電音啊!而且好好聽!

  他整個人都亢奮起來,身體不由自主地跟著扭動起來,想跳舞,又怕打擾到周樂。

  而他旁邊的兩位西域美人已經跳了起來,跳得還是西域舞。

  跳個舞給主子助助興!

  吹了一段旋律之后,周樂停下來:“還可以吧?接下來,我用變聲期處理一下,再加入一點鼓點和貝斯,這些都用合成器生成……”

  他真的開始教起創作來,但是,網友們卻聽不懂了,太專業。

  連現場的張興藝都不怎么跟得上,因為周樂說得太快,做得也太快,很多步驟都是直接跳過的。

  張興藝呆呆地看著,心里滿是震撼,周樂現在已經這么強了嗎?

  周樂當然強了,在系統里買下這首歌,然后跟著編曲做出來就行,而且,歌詞也直接用英文原版的,讓張興藝自己填詞搞中文版去。

  畢竟,這次是去國際性音樂綜藝。

  中華傳統樂器肯定要用,中文歌也一定要唱,但適當的跟國際接軌一下也沒錯,唱點英文歌。

  十分鐘后,周樂停下了在平板上的操作。

  他淡然一笑,對著鏡頭說:“看!寫歌是不是很簡單?讓我們來聽聽剛剛做的伴奏demo吧。”

  平板播放起了這段旋律。

  很美,很魔性。

  前邊是模擬器生成的伴奏和弦,中間一段是嗩吶加模擬器,以及歡快的鼓點……

  張興藝的臉上笑開了花,捂著嘴巴自言自語:

  “這完成度太高了吧,真好聽。”

  他這次真的被周樂驚到了,這家伙只用了二十分鐘時間,就從一段原創的嗩吶旋律搗鼓除了完整的編曲,而且,還是用平板電腦隨便做的。

  盡管有瑕疵,但……完美。

  張興藝知道周樂這個平板是范霜霜送他的,送給他專門做音樂用的,因為有些時候不方便使用電腦,玩游戲的那個是小平板。

  他心想,原來平板做音樂這么方便么?回頭我也買一個去。

  這還沒完。

  周樂又看了看直播間人數,突破100萬了:“這么多人看我寫歌?你們真能看懂嗎?看不懂但是覺得很厲害是吧?既然這么多粉絲看直播,那我把歌詞也簡單寫一寫,給大家唱一遍完整版的。讓你們拿去拍TikTok短視頻!”

  評論區一片歡騰,雖然他們幾乎都不懂中文,但相信音樂無國界。

  周樂:“這首歌就寫英文歌詞吧,方便你們理解。”

  評論區更開心了。

  張興藝一臉的錯愕,你搞個英文版的我怎么唱?我英語沒你那么好啊。

  周樂朝那三個招了招手。

  張興藝茫然:“啥?”

  古娜力扎懵逼:“怎么了?”

  迪熱麗芭已經從包里翻出紙和筆小跑了過去,周樂要寫歌詞嘛,當然需要紙筆了,這點默契還是有的,畢竟,大家都是朋友嘛。

  【迪化度+1%】

  誒?

  周樂詫異地看了麗芭一眼,給她一個鼓勵的眼神,就是這樣喵~

  一會兒,周樂就寫好了歌詞,直播間人數來到200萬,絕大多數都是被朋友臨時安利過來聽杰倫·周新歌的,這些人幾乎都聽過周樂除《羅剎海市》之外的歌曲,是真正的粉絲,不像之前搗亂的阿三。

  周樂用平板播放伴奏,那這個詞演唱了一遍,唱得張興藝和阿貓阿狗都站起來跳舞,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這首歌有魔力。

  歌曲唱完,周樂喝了口溫水,把粉色保溫杯舉起來。

  迪熱麗芭條件反射地跑過來接過杯子,去裝水,還嫌棄地看了古娜力扎一眼,要你何用?死狗一樣!

  周樂在看評論區,現在幾乎都是關于音樂關于新歌的討論了:

  “這太瘋狂了!”

  “他真的在直播間里創作了一首歌?!”

  “不可思議,周是一個神奇的家伙!”

  “現在我能理解他為什么能創造奇跡了,還沒有一首中文歌火遍全世界,他是第一個。”

  “我很期待《電音之王》。”

  “他就是天才!”

  “嗩吶在這首歌里非常融洽!”

  “很好聽的一首歌!”

  “我要把這首歌下載到我手機里……”

  “他寫歌的樣子真帥!”

  “康姆昂~早認識他我還會粉比伯?”

  “神奇的中華小子~”

  “如果他多創作一些英文歌曲,他會紅遍全球的!”

  周樂對著鏡頭說:“以上,就是這首《thespectre》的全部創作過程了,接下來,我會用更好更專業的設備調整配器伴奏和旋律,但總體上說不會有多大變化。你們有錄屏的朋友,可以直接把這首歌發到TikTok,我不會收取你們版權費,大家都可以收聽和使用。”

  “謝謝大家的稱贊,不過,我對紅遍全球沒有興趣。我只是想帶著中華傳統樂器,站在世界性舞臺上,讓更多的人了解中華音樂,享受中華音樂,僅此而已!”

  “今天就到這里吧,BJ時間七點了,你們應該不知道,一個小時后我還要開演唱會,在尚海。”

  “下次直播?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也許明天,也許明年,哈哈~但是,我會經常在TikTok發一些有趣的視頻,希望你們喜歡。”

  “到悉尼開演唱會?目前沒有這個計劃,感謝你的邀請,但是我在澳洲并沒有被很多人認識,所以,等我能在那邊賣出門票的時候吧。”

  “我的意思是,在悉尼有很多非華裔歌迷的時候,我會考慮的。”

  又扯了幾句,周樂關掉了直播。

  起身,扭扭腰。

  周樂把飛撲過來的古娜力扎薅開,一點默契都沒有,就知道占便宜,他接過迪熱麗芭遞過來的保溫杯。

  她說:“是溫水。”

  周樂摸了摸她腦袋:“謝謝小迪。”

  迪熱麗芭有點兒害羞:“要叫姐姐,我比你大。”

  周樂:“好的小迪。”

  迪熱麗芭:“……”

  張興藝不好意思往前湊,就覺得迪熱麗芭初見周樂就被他嫌棄,到現在還能成為這么好的朋友,也是不容易,她性格好好呀。

  周樂走過來說:“張哥,demo我回頭發給你,你自己搞個中文版的詞,我就唱英文版的。”

  張興藝感激不已:“謝謝謝謝!哎喲喂~這首歌太好聽了,真的是,我都不知道說什么了……”

  周樂:“不用謝,但是答應我,別去《蘑菇屋》常駐,那兒不適合你。”

  張興藝:“啊?我為什么要去那個節目?我又不喜歡干活兒,師父叫我去我都不去。”

  周樂似笑非笑:“那就好!”

  回到演唱會后臺,范霜霜已經休息好了趕過來,每一場演唱會她都在。

  今天這場更是一路坎坷,不能再出岔子了。

  聽說周樂要在待會兒的演唱會上唱剛寫的新歌,范霜霜也非常支持,盡管她還沒有聽過所謂的新歌,但對周樂非常的信任,他說什么就是什么。

  嘉賓們開始去化妝準備,范霜霜去跟迪熱麗芭聊天,聊得小迪臉紅紅的。

  【迪化度+1%】

  哼???

  遠處的周樂都驚呆了,霜姐也不當人?她在皮尤誒迪熱麗芭?

  是的,范霜霜句句不提周樂句句都在暗示,各種隱晦高級的皮尤誒技巧,小小麗芭哪遭得住她這么皮尤誒啊。

  化妝師離開后,迪熱麗芭更緊張了,生怕范霜霜誤會她和周樂的關系,因為,周樂給她寫的那首新歌還是昨天霜姐給她的,順便教她唱了幾遍,可是……

  那首歌的歌詞,過于羞恥了。

  迪熱麗芭解釋道:“霜姐,我沒有跟周樂要過歌!真的!這首歌我也就演唱會唱一遍,我不想當歌手,只喜歡演戲。”

  范霜霜拉著她的手笑起來:“我當然知道你沒跟他要歌,是他專門給你寫的,他寫的就是你呀!只有你能唱。”

  迪熱麗芭尷尬無比:“不是我不是我……我和他這是朋友。”

  范霜霜:“我知道!好朋友之間牽牽手而已,我是不會吃醋的,好朋友之間親親嘴什么的也很正常。”

  迪熱麗芭:“沒……沒有!我們沒有親……”

  “早晚的事兒!”

  范霜霜掏出一張時尚芭紗晚宴的邀請卡放到她手里。

  迪熱麗芭蒙圈了:“啊?什么呀?”

  范霜霜:“前幾天我了解到,楊覓只給自己弄到了邀請卡,沒有幫你要,我就厚著臉皮管蘇茫給你要了一張。時尚圈也是一個圈子,你得有機會融入進去,才有機會拿到更多的時尚資源,對不對?”

  迪熱麗芭感激不已,但還是想解釋:“我和周樂真的只是朋友,我不會過界……”

  “他喜歡你,你知道的。”

  范霜霜沖小迪眨了眨眼睛,調皮一笑。

  迪熱麗芭的小臉蛋立刻變成了紅蘋果,羞恥又尷尬,卻說不出話來,有些事情她又不是不知道,但是沒有捅破窗戶紙假裝不懂而已。

  范霜霜覺得麗芭可愛,捏了捏她的臉蛋,轉移話題:“楊覓這個人極度自私,連周樂那種大牲口都嫌棄。你跟著她需要時刻小心,比如這次的芭莎晚宴,以你現在的咖位和人氣,是完全可以去的……”

  迪熱麗芭心里暖暖的,霜姐真的是愛屋及烏,太感動了,而且,她居然沒有怪我。

  【迪化度+1%】

  不得不說,范霜霜的手段不比周樂差,這倆棋逢對手,但其他的小動物就慘了。

  八點!

  尚海八萬人演唱會坐得滿滿當當,五顏六色的熒光棒和應援燈牌揮動著,現場是一片歡樂的海洋。

  周樂一身黑衣走上足球場最中央位置,拿著麥克風:“歡迎來到我周樂的個人巡回演唱會尚海站!原本打算辦個六萬人的,沒想到呵呵……非逼著我辦八萬人的演唱會!北看臺的觀眾朋友們,你們能買到票多虧了他們!來,我們齊聲感謝他們……”

  北看臺兩萬名歌迷秒懂,立刻齊聲喊道:“謝謝XX體育館!”

  周樂就是這么狂!

  從不藏著掖著,有什么說什么,為什么更換演唱會場地,已經在網上炒熱了,全國網友都知道了。

  這一次,網友們還是站在了周樂這邊。

  周樂:“這一次!沒有華麗的舞臺,也沒有炫酷的燈光,我光腳站在草皮上為你們唱歌!”

  說著,周樂脫掉了鞋,扔一邊。

  “嗚嗚嗚~~~~”

  現場觀眾們歡呼起來,不一樣的演唱會也挺有意思的。

  “剛剛在后臺直播的時候,搞了一首新歌,你們想不想聽?”

  “想!”

  其實,一個小時的時間,那首新歌已經在TikTok上殺上熱門,開始在外網風靡,而且也傳入了國內,不少人已經聽過了。

  “上網了嗎?你們已經聽過了吧?大聲說出這首歌的名字!”

  “《Thespectre》~”

  “《幽靈》!

  嘀嘀噠嘀……

  前奏響起來,現場八萬名觀眾立刻嗨了起來,場外免費觀看的近四萬歌迷更開心,周樂是為了捍衛他們免費看演唱會的利益,才被迫更換場地的。

  周樂開始歌唱:

  Hello,hello

  哈嘍,哈嘍

  CanyouhearmeasIscreamyourname?

  當我呼喊你名你是否能夠聽清

  Hello,hello

  哈嘍,哈嘍

  DoyoumeetmebeforeIfadeaway?

  在我消失之前我們能否相遇

  IsthisaplacethatIcallhome

  這是否是能讓我稱作家的地方

  TofindwhatI'vebecome?

  它能否讓我找回自我

  Walkalongthepathunknown

  沿著未知的路一直走

  Welive,welove,welie

  我們活著我們相愛我們撒謊

  ……

  滴滴噠滴滴噠滴滴~~~

  從這次演唱會開始,斗音和TikTok又收獲洗腦神曲一首,現在和未來流行的,都會是周樂的洗腦神曲。

  那不然呢?

  周樂跑去參加《電音之王》,其實也是為了制作更多神曲,幫助斗音和TikTok更好的壯大。

  斗音越強周樂越強,這是一榮俱榮的關系!

  就在周樂開演唱會這會兒,《Thespectre》已經血洗了TikTok,正在迅速向油罐、臉書等其他社媒擴散,速度非常迅猛。

  而在國內,《Thespectre》也快速登上斗音熱門,在字符跳動的全力推動下火熱發酵。

  后臺。

  謝鋒霆滿臉的懵逼:“不是說沒有新歌嗎?怎么突然就有了?還這么好聽?”

  張興藝炫耀道:“一個小時前創作的,周樂給我寫的歌,哈哈~”

  謝鋒霆:“……”

  【負能量+99】

  半個小時后,謝鋒霆上場演唱之后,還不忘調侃周樂沒給他寫歌,周樂沒搭茬,你現在不是廚子嗎?還要什么新歌?

  一個小時之后,周樂請上了迪熱麗芭合唱《西海情歌》。

  她的歌聲不遜色于范霜霜,畢竟是歌唱世家。

  “讓我們掌聲歡迎中華長得最美唱歌也最好聽的兩位女明星之一……迪熱麗芭!”

  “麗芭麗芭……”

  粉絲們非常的熱情,大家都看過專輯MV里迪熱麗芭的表演了,絕美。

  迪熱麗芭一如既往的靦腆:“謝謝大家,太熱情了~”

  她今天穿著一身白色毛茸茸的服裝,看起來很可愛,脖子上還套著一個黑色項圈,周樂想在項圈上掛個鈴鐺,被她拒絕了,但是,她接受了周樂的另一個條件……頭戴貓耳發箍!

  特別羞恥~

  她知道周樂是故意的,故意寫這么一首歌詞曖昧的新歌,還讓她扮成貓貓的模樣陪他唱歌。

  可是,大家都是朋友……也不好完全拒絕。

  周樂看向迪熱麗芭,迪小喵眼神躲閃,臉頰微紅。

  周樂給全場觀眾隆重介紹:“接下來,請大家欣賞由迪熱麗芭老師帶來的新歌——《學貓叫》!我負責伴奏!”

  現場歡聲一片,就喜歡聽周樂的新歌了,誰唱都行。

  周樂來到鍵盤前開始了伴奏。

  迪熱麗芭根本來不及準備,被動跟隨著音樂開始了演唱,表情嬌羞聲音甜美:

  我們一起學貓叫

  一起喵喵喵喵喵

  在你面前撒個嬌

  哎呦喵喵喵喵喵

  我的心臟砰砰跳

  迷戀上你的壞笑

  你不說愛我我就喵喵喵~

  ……

  【迪化度+1%】

  【迪化度+1%】

  【迪化度+1%】

  迪熱麗芭跳著羞羞的貓貓舞,越唱越恥感爆棚,但歌聲卻越來越甜膩動人,她此刻已經完全明白了周樂的邪惡,因為,彈琴的周樂露出了笑容,帥氣蠱惑的笑容。

  他好壞呀~

  迪熱麗芭一邊唱著歌,一邊在周樂的壞笑里逐漸淪陷。

  (本章完)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