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史上最狂小藝人 > 第二百四十五章:賽博預言
  觀眾們在歡呼雀躍,而節目組的工作人員正在固定混音臺,這是周樂提前寄過來的設備,接下來節目的創作和演出都需要用到。

  趁觀眾們消化、反饋的當口,周樂朝臺下看了一眼。

  誒?

  評委去哪了?

  這節目雖然不靠評委轉腚決定去留,但也是有評委的,叫做點評嘉賓,主要起到一些指導作用,順便給觀眾分享音樂知識。

  周樂只知道巫齊賢是評委之一,下午見過,但其他評委不清楚,所以他想看看,但是沒看到。

  現場只有觀眾,沒有評委席。

  主持人米拉問道:“周,為什么會決定在初舞臺唱新歌?初舞臺并不會淘汰選手,現在把新歌拿出來會不會太早了?”

  周樂正要說話。

  “因為他是周樂!”

  巫齊賢的聲音響起,不過說的是英格里希。

  舞臺的左邊,一塊大屏幕亮起來,正是評委之一馬來華裔老歌手巫齊賢。

  巫齊賢給觀眾們打招呼:“哈嘍!大家好……”

  現場觀眾大多數是馬來人,對于巫齊賢自然很熟悉,也很熱情。

  周樂了然,原來這節目的評委在后臺,通過視頻的方式出現,這樣也是對的,因為現場觀眾確實很吵,容易影響他們聽歌也會干擾他們發言。

  這時,舞臺右邊的大屏幕也亮了起來,屏幕里是一個年輕的歐洲男人,微胖但是很年輕,也就二十多歲。

  不少的觀眾還在納悶,這個年輕的歐洲人也是評委?這屆評委會不會太水了?

  而知道這個人的電音發燒友們,則已經陷入了瘋狂。

  那男人說道:“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杰倫·周你好!我是馬丁·蓋瑞斯,是一名DJ。”

  米拉正要給大家介紹。

  周樂搶先說道:“很高興認識你,馬丁。我是聽你的歌學習的電子音樂,也不知道學得對不對。哦,順便給現場和屏幕前的觀眾們介紹一下,這位是馬丁·蓋瑞斯,荷蘭著名天才電子音樂高手!他14年10月被《DJMag》評選為百大DJ第一名,成為該雜志創辦之后最年輕的百大DJ第一,他今年才22歲。同年11月,再次獲得MTV歐洲音樂獎“最佳電音藝人”獎項,15年10月,蟬聯百大DJ第一名。史上第一個蟬聯第一的DJ!大家用掌聲歡迎他~”

  啪啪啪啪……

  歡呼聲也更大了,反正聽起來這位評委比巫齊賢更牛逼啊,畢竟是真正的電音大佬。

  這貨在歐美那就是貨真價實的電音之王,而且是年少成名,16歲簽約唱片公司出單曲,18歲就推出了個人專輯,并且獲獎無數。

  《電音之王》亞洲區的節目還真是……下了血本了,這種高手都能請來當評委,相比之下,感覺巫齊賢就是個東道主的吉祥物。

  到了節目播出的時候,彈幕也很疑惑:

  “這個男的是誰?”

  “這么年輕的評委老師?”

  “感覺這期節目的評委不行啊,巫齊賢就夠拉胯了,還來個年輕人。”

  “感覺跟周樂差不多大……”

  “臥槽!周樂認識他,是大佬嗎?”

  “哈哈哈!周樂社牛癥又犯了。”

  “你們看的節目叫《電音之王》,你們居然不認識馬丁?”

  “馬丁可是地表最強DJ之一。”

  “馬丁·蓋瑞斯是非常優秀的電子音樂創作人,他完全有資格當評委。”

  “這些觀眾都不聽電子音樂的嗎?”

  “犬志龍好帥!”

  “片寄涼太第一……”

  “周樂賽高~”

  “看看吧!絕大部分觀眾都是追星來的。”

  這就是現實,要不然奈飛搞《電音之王》節目干什么?要是全世界觀眾都喜歡和了解電子音樂,那還有做節目的空間嗎?

  面對周樂的搶白介紹,米拉欲言又止,到底咱倆誰才是主持人啊?

  你……人還怪好的嘞~

  她不覺得周樂是在搶她的臺詞,介紹工作誰做不是做啊?

  周樂可是社交恐布份子,介紹完還對馬丁說:“你好馬哥,回頭有時間請我吃飯。”

  “你好馬哥”用的漢語,馬哥一臉懵:“OK!OK……”

  誰請誰?

  巫齊賢說:“你為什么只介紹他,不介紹我?”

  他和周樂認識,說話也直接。

  周樂:“你在自己的國家還需要我介紹?你真的過氣了嗎?”

  現場觀眾一陣哄笑,米拉也在偷笑,周果然很有意思。

  巫齊賢苦笑:“……”

  【負能量+12】

  他是真治不了周樂這張嘴,連張大偉都被周樂懟得啞口無言,何況是他。

  米拉解圍:“巫齊賢老師知道周樂為什么唱新歌?”

  巫齊賢:“因為我了解他,在音樂競技類節目,他是不屑于唱老歌的。這家伙很猖狂的!所以,我還很期待周樂的新歌,馬丁老師呢?”

  馬丁·蓋瑞斯一笑:“我也是。老實說我并沒有聽過很多周的作品,《羅剎海市》我也知道,但是……相比之下我更喜歡《TheFairyofFlowers》和《PIANPIAN》,我不知道它的英語翻譯……”

  巫齊賢幫他用中文翻譯了一遍:“他說的是《花妖》和《翩翩》。”

  馬丁:“耶~那兩首音樂十分特別,我喜歡里面獨特的中華民族樂器,那非常酷!另外,周最新的電音作品《Thespectre》非常棒,我認為那是一首世界級的電子音樂。so,我非常期待周的新歌,加油!”

  周樂點頭:“謝謝。其實我來《電音之王》,是希望能夠把中華傳統音樂與電子音樂結合起來,讓中華音樂讓世界上更多的人聽到!”

  馬丁:“很棒的理想!我看到你準備了混音臺,你要在這個舞臺上打碟嗎?”

  事實上,《電音之王》雖然打著電子音樂的旗號,但并不是每一位嘉賓都必須創作和演唱純粹的電音,只需要在自己的作品里融入電音元素就夠了。

  這是電子音樂的一種拓展,無論是形式上的還是影響力上的拓展,都是這個節目的主旨。

  但周樂顯然不止想蹭蹭電子音樂,而是真的要搞電子音樂。

  他連混音臺都搬上來了。

  面對馬丁的疑惑,以及觀眾們的好奇。

  周樂聳聳肩:“Whynot?”

  不就是打碟嗎?

  馬丁鼓掌,臺下觀眾們也大聲尖叫起來。

  節目播出的時候,彈幕也很興奮:

  “周樂真的要轉型了嗎?”

  “現場打碟?”

  “對于周樂的才華來說,創作電子音樂并不難,難的是現場表演。”

  “我也喜歡《花妖》和《翩翩》。”

  “《羅剎海市》最屌,不接受反駁!”

  “其實《Thespectre》才是標準的電子音樂,周樂可以多搞點這種。”

  “想看周樂打碟……”

  “中華音樂與電子音樂能結合嗎?”

  “總感覺不倫不類的。”

  “他會打碟嗎?”

  周樂早在開演唱會的時候,就開始嘗試現場操作混音臺了,最后幾場演唱會的很多歌曲都是他自己現場調節的,不過,除了《Thespectre》之外,周樂還沒有在臺上表演過其他DJ。

  巫齊賢問道:“你什么時候學會打碟的?”

  周樂:“老早就會了,我在酒吧唱過歌也伴過奏,當然偶爾也客串打打碟。”

  這是實話,只不過周樂沒有說在系統買DJ技能包的事情。

  馬丁拍這首說:“鵝妹忍~我現在越來越期待你的新歌了!”

  周樂:“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這位大佬沒法懟,世界最頂尖的電音大師,有機會跟他偷師。

  米拉見到混音臺擺弄好,說道:“謝謝兩位點評嘉賓!為了給點評嘉賓安靜的欣賞環境,兩位老師將在后臺利用大屏幕對嘉賓的演唱做出點評,所以,周,你可以開始你的表演了。”

  周樂簡單檢查了一下:“OK~“

  米拉退場。

  周樂對著話筒說道:“抱歉!因為是剛組好的混音臺,我需要用一段老歌試試效果,請給我一分鐘時間,謝謝。到時候,節目組把這段剪掉。”

  說完,周樂就開始調試混音臺,放起了《沖動的懲罰》,順便打碟試試效果。

  于是DJ版的《沖動的懲罰》響起來:

  這是對沖動最好的懲罰

  啊啊啊啊~

  (白)三瓶烏蘇可奪命,一瓶小白斷長情~

  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

  你就不會明白你究竟有多美

  淺唱幾句后,效果還行,周樂又在混音臺上調節了一下,準備好了。

  但是……

  節目組覺得這一段很有意思,所以并沒有剪掉,所以,周樂調試并打碟唱《沖動的懲罰》的片段,被完整的呈現在了正片里。

  彈幕嗖嗖嗖的冒:

  “what?”

  “我聽過這首歌,DJ版更帥~”

  “太酷了,我喜歡。”

  “我喜歡里面那段女聲的念白,好有意思。”

  “我去……”

  “真的很有節奏感。”

  “不自覺地跳起舞來。”

  “繼續唱啊,把這首歌唱完~”

  “難怪周在中華那么紅,他真的好有才華。”

  “突然想蹦迪。”

  現場觀眾們的情緒立刻被調動起來,這段很帶感啊!

  觀眾里面華裔占少數,所以,很多人并沒有聽過《沖動的懲罰》,DJ版對他們來說就是新歌,大家只覺得這旋律和節奏很舒服很爽。

  主持人米拉也帶著欣賞的笑容,這個男人真有味道……

  “耐撕~”

  馬丁老師也是眼前一亮,他并沒有聽過這首歌,不過周的現場打碟和演唱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耳朵,一種民俗與電子的跨界結合,非常的特別。

  周樂試好之后,又說了一遍:“好了!剛才那段剪掉吧,接下來為大家帶來一首trap新歌《Cyberprophecy》。”

  ???

  觀眾們有些傻眼,不是每一個觀眾的英語都那么好。

  就連米拉也歪了歪頭,賽博預言?

  一首英語歌?

  后臺,吳頂流不屑一笑,說好的中華傳統音樂呢?還不是要唱英文歌?以為加點中華樂器就算中華音樂了?有本事你唱中文啊!

  只見,臺上周樂沖舞臺一側比了個OK的手勢。

  這要是其他嘉賓,那就是給伴奏老師們表示可以開始了,但周樂不需要,他自己掌握著混音臺,所以,他其實是給視頻老師比的手勢。

  背后,巨大的主屏幕緩緩亮起,現實出歌名《Cyberprophecy》。

  字面意思是賽博預言。

  但……

  隨后,英文之上幾個古樸蒼勁的漢字浮現出來——《未來的底片》。

  周樂將其翻譯為賽博預言,主要是不太看得起英語受眾的理解力,畢竟英語是一種簡陋的語言,沒什么美感。

  許許多多現場的觀眾看不懂中文,但也能感受到中文之美,沒錯,字是周樂自己寫的,他在歐洲跑頂奢代言的時候也沒怎么閑著。

  反正,他只需要寫字拍照,歌詞視頻的合成都有工作室的小伙伴幫忙。

  周樂用英語說道:“這是一首中文歌曲!不過,現場和屏幕前的觀眾朋友們不用擔心聽不懂歌詞,因為……中華人也聽不懂,哈哈~”

  皮一下很開心。

  現場的華人觀眾們表示不服氣,只要你的歌詞是漢語,我們怎么就聽不懂了?不過是簡體字繁體字的區別而已。

  周樂寫的是繁體字!畢竟是毛筆寫的。

  接下來,屏幕上開始顯示《未來的底片》這首歌的制作團隊名單:

  詞Lyricsby:Jaylen·zhou(周樂)

  曲Composedby:Jaylen·zhou(周樂)

  編曲MusicArrangedby:Jaylen·zhou(周樂)

  制作人Producer:Jaylen·zhou(周樂)

  錄音Recordedby:Jaylen·zhou(周樂)

  混音Mixedby:Jaylen·zhou(周樂)

  母帶Masteredby:Jaylen·zhou(周樂)

  竹笛BambooFlute:Jaylen·zhou(周樂)

  電貝斯Bass:Jaylen·zhou(周樂)

  電音Electricsound:Jaylen·zhou(周樂)

  合聲BackingVocal:Charlie·zhou(周淺)

  節目播出后放到這一趴的時候,彈幕上全是問號和感嘆號,然后是各種亂七八糟的吐槽:

  “求求你做個人吧!”

  “這是人干的事?”

  “合著你一個人就是一個樂隊是吧?”

  “雖然不認識周這位歌手,但是看到他幾乎一個人完成了歌曲的所有環節,依然佩服。”

  “周實在是太強了,期待這首新歌。”

  “這大概就是他敢挑戰犬志龍的底氣吧?”

  “雖然不喜歡周的狂妄,但是對他的才華很佩服。”

  “王正亮哭暈在廁所~”

  “淺哥牌面啊!居然能給周樂做和聲。”

  “他倆基情滿滿好久了,你才知道?”

  “一個人搞定一首歌的全部環節,實在是太橫了。”

  “犬志龍才是最厲害的!”

  “你讓你家狗哥去做混音和母帶試試?”

  “一定是一首很難聽的歌……”

  “哥哥~”

  “樂神無敵!”

  “臥槽!刷新認知了。”

  “居然還可以這樣?”

  不只是觀眾們驚訝,在節目錄制現場的眾人看到大屏幕上的列表也都傻眼了。

  主持人米拉:“啊???”

  “哇……”

  現場的觀眾們也大吃一驚,這是一個人包辦了所有環節啊,誒,最后一個zhou好像不一樣。

  巫齊賢忍不住中文吐槽:“我去~要賺周樂的錢可真難。”

  馬丁也瞪大了眼睛,饒是被譽為電音神童的他,也沒有牛到一個人包辦所有環節的地步,作詞作曲和編曲還能接受,但是混音、錄音和母帶也能自己做?

  關鍵這家伙還這么年輕。

  馬丁想到,只要周今天的新歌不是特別差,就應該好好的夸他一番,他是真正的全能音樂人。

  《未來的底片》是周樂一個人做的成品伴奏,包括和聲,是的,再買了一些技能包后,在演唱會反復錘煉之后,周樂又進化了。

  后臺,其余二十三位歌手的表情各不相同,有的驚訝有的懷疑有的不屑,但更多的是懵逼。

  比如志龍、吳頂流、李智恩和張興藝就是懵逼狀態。

  犬志龍喃喃道:“假的吧?”

  吳頂流酸溜溜地說:“他就是喜歡裝逼而已,這首歌一定不怎么樣……”

  張興藝:“小樂他……不會帶團隊呀!”

  有空我教教他。

  不會帶團隊就只能干到死,周樂太累了,范霜霜就沒有給他配備專業的音樂人團隊嗎?

  張興藝居然有點心疼周樂。

  倒是旁邊的鄧子奇笑得合不攏嘴:“啊哈~這也太牛了吧!他一個人幾乎包辦了所有,這,這……這很周樂!”

  而雪莉·賽提亞激動得合不攏腿:“酷!周太棒了,他是全能的!”

  說著,還沖犬志龍揮了揮拳頭,奶兇奶兇的。

  兩位天竺同胞羞于與她為伍,本來只想找機會透了她,沒想到她竟然招惹犬志龍,寄了寄了,跟這個蠢女人保持距離吧。

  他倆可是權志龍的粉絲。

  大屏幕里,舞臺上……

  周樂開始了表演,他操作著混音臺播放音樂,然后,從腰間抽出了竹笛。

  嗚嗚嗚嗚嗚嗚嗚~

  嗚嗚嗚嗚嗚嗚嗚~

  絕美的竹笛聲,響徹整個現場。

  許多第一次聽到竹笛音色的觀眾們當場就炸了,怎么會有這么美妙的樂器?這可比西方的笛有味道聽多了。

  后臺,雪莉瞬間就傻掉了,這就是她之前問過的那個棍子,原來這個樂器這么動聽。

  對古老神秘的中華更加神往了……

  另一頭,鄧子奇蹦了起來大聲叫好:“牛!樂神樂神~”

  雪莉不甘示弱,站到了凳子上:“咯咯~咯咯~”

  中華觀眾的彈幕表示不理解:

  “鄧子奇也是周樂的粉絲?”

  “粉絲談不上,但是互相欣賞是肯定的。”

  “張興藝太靦腆了~”

  “這個天竺女孩好漂亮啊!”

  “很可愛,肉嘟嘟的~”

  “可惜矮了點……”

  “所以她站到凳子上去了啊,哈哈哈……”

  “笛子旋律真美!”

  “周樂真的在這節目秀中華音樂。”

  “好聽~”

  “我有預感,又是一首神作。”

  “哈哈哈!周樂最拿手的事情就是殺雞用牛刀!”

  “一上來就王炸對吧?”

  “還是四個大王那種王炸。”

  還是中華觀眾了解周樂,這一首確實又是王炸!

  周樂的音綜理念一直都很簡單,不管你什么類型的節目,也不管你比賽規則如何,反正每一檔音綜我一上來就王炸,然后再說,主打的就是一個先把場子給鎮住!

  嘶啞伴唱響起,這是周樂自己伴唱的:

  昨日猶似羽衣舞

  Yesterdaywaslikeafeathercladdance

  今朝北邙狐兔窟~

  TodaytheCaveoftheNorthernMangfoxandrabbit

  現場觀眾們又懵逼了,不是中華人聽不懂啊。

  一起懵逼的還有全世界懂漢語的觀眾們,是中華人也特么聽不懂啊!

  至于漂亮的手寫雕版宋體歌詞下的英文翻譯……

  英國人都表示看不懂!

  節目播出時,中華國內的觀眾們彈幕都是整整齊齊:

  “啊???”

  這翻譯也太離譜了吧?不就是逐字翻譯嗎?

  老外能懂才怪!

  不懂的很多,你們不懂是你們沒文化,反正周逼王要裝逼了!

  周樂掛電的嗓音響起:

  當天空依舊愁云山雨欲來

  巖洞里陰冷潮濕沒有火的照應

  這樣的天氣這樣的日子里

  狐貍還只是無法對映的光景

  所有的需要都只是身體的需要

  意義僅僅是孤簡的風干的糧草

  這一長串歌詞唱下來,四平八穩游刃有余。

  周樂的電音不是靠唱功營造出來的,而是在麥克風里設置的,他早在唱《Thespectre》開始就給麥克風設置了兩套模式,一個流行模式一個電音模式,現在用的就是電音模式。

  通常,唱歌跑調的說唱歌手最喜歡電音模式,而且調得特別狠,比如吳頂流。

  周樂當然調得不狠,他只需要電音不需要修正。

  巫齊賢和馬丁實際上是坐在同一個導師間間的,此時,不約而同地扭頭對視一眼,同時點頭,周樂的這首新歌很有點東西啊。

  馬丁忍不住說道:“確實是trap!非常非常酷的beat~”

  當然是trap音樂,那標準的808鼓可不會騙人。

  trap又叫陷阱音樂,其實很簡單,就是帶旋律的說唱,而周樂還把中華的說書調給融合了進來,所以,有一股非常純正的中華韻味。

  “難以置信!是離調!”

  巫齊賢點頭。

  所謂離調,指音樂作品中出現了某一臨時變化音或臨時帶變音的和弦而引起了調性色彩的改變,而且這種改變只作了短暫停留之后又回到了原來的調性上。

  他早知道周樂的實力,但這首歌還是超出了他的預料,寫了很多歌也唱了很多歌的他,作為一個華人竟然要靠連蒙帶猜才能勉強理解周樂的表達。

  而馬丁就更慘了,他完全聽不懂歌詞,字面意思都不懂。

  不過,好在周樂有考慮到外國觀眾的理解問題,所以,在每一句手寫的中文歌詞下面,配上了英語解釋,也僅僅是意譯,那并不是英語歌詞。

  這首歌無法被翻譯,英語的承載能力太弱了……

  馬丁全神貫注地盯著翻譯聽歌,腦子有點跟不上,但又似乎能理解一些隱喻,難怪英文名叫做賽博預言。

  他覺得,前面這一段好像在描寫原始社會。

  狐貍又是什么?

  fox是what?

  馬丁大神開始懷疑自己的英格里希。

  而一大波中華觀眾也同樣開始懷疑自己的錢麗斯,這是中文嗎?

  彈幕:

  “離譜~”

  “字我都認識,但是連在一起我就懵了。”

  “太深奧了……”

  “@葉赫英,你不是嫌土嗎?高級的來了,你給翻譯翻譯。”

  “這幾句離調寫得真好!”

  “有懂的?”

  “這離調真的漂亮~”

  “不懂,但這首歌上頭啊,已經反復拉回來聽了幾十遍了……”

  “又是一首詞曲雙絕!”

  “一人包辦整首歌曲還這么牛,還有誰?”

  “臥槽!起飛~”

  “真的是trap?!”

  “起猛了,聽到周樂在玩trap,躺下再睡會兒……”

  “trap是啥?”

  “就是帶旋律的說唱,起源于亞特蘭大。”

  “這首是《亞特蘭大的懲罰》!”

  “哈哈哈~”

  “話說帶旋律的說唱周樂早就玩過了,《以父之名》、《止戰之殤》、《雙截棍》都是!”

  “那會兒,那些國內搞挼普的還嫌周樂不是純正說唱呢,哈哈,真打臉!”

  “這首歌簡直絕了……”

  “膜拜樂神!”

  “跟《沖動的懲罰》不是一個level了!”

  “樂神飛升了~”

  周樂的歌聲還在繼續:

  走過了蠻荒的高原去往成熟的麥田

  這世界我們來去輪轉像一個圈套

  就在這反復不倦的身體里面

  一片片預言一把把刀鐮

  不停地劈開人群預定的交換

  (和聲)嘿誒……

  周淺的藏式和聲,格外的優美,又透著古樸蒼涼的韻味,跟這首歌搭配起來簡直大氣磅礴。

  相較于系統購買的原曲,周樂在這個音樂伴奏中加入了一軌電子音樂,讓整個歌曲更加動感和富有韻律,尤其極具賽博朋克風格。

  后臺,犬志龍的臉色十分不好看。

  因為他發現,這個周樂的實力竟然比他預料的還要強大,一個人搞定一首歌的所有環節很強,但也只是會的多而已,但周樂對于民族音樂與電子音樂的融合,才是最可怕的,他的原創能力和編曲能力十分恐怖……

  是的,恐怖!

  犬志龍自己也是創作人,但是,他通常是以討好歐米的英文歌為主,畢竟,唱韓文歌是不可能獲得世界主流認可的。

  但周樂特別可怕,他用中文配字幕的方式,就能讓現場的觀眾瘋魔,雖然聽不懂卻能get到歌曲的意義。

  這就很難頂。

  再則,周樂這首新歌真的非常狂放切離奇,真的好聽。

  一旁的周頂流不太能分出好壞,低聲道:“這是一首中文歌,注定受眾很少,他要輸。”

  犬志龍罵道:“閉嘴蠢貨!”

  韓冬根和李智恩都如臨大敵的表情,他們都知道周樂這是在向南韓戰隊亮劍。

  周樂:我就是這么屌,你們夠資格做我對手嗎?

  真正成熟的音樂人,從一首歌的開始,就能確定一首歌的質量。

  現場絕大多數的歌手都神色嚴肅,因為,他們都知道了周樂新歌的水準,這首歌不是電音不電音的問題,也不是trap不trap的問題,它就是很屌!

  張興藝也被震撼到了,可是,他還有點懵。

  鄧子奇提點道:“#4,也就是小調的六級音!那個離調~”

  張興藝恍然:“哦……牛!”

  鄧子奇是有真功夫的,她一邊聽歌一邊在腦袋里研究,不停劈開人群預定的交換的離調感來自于一個#4音,小調的升三和升六都是大小調互轉……這種調外音詭異的變化感更為強烈。

  歌詞來看,預言和刀鐮指示了人類幾千年間思維與工具的雙重升級,也就是人類搭建的文明系統上線,逐漸打破了生物性需要的循環,開始脫離基因和生命的系統游戲。

  遠處的小迷妹雪莉·賽提亞就顯得懵逼了,她只能分析一點編曲技巧,中文歌詞看不懂,英文歌詞也看不懂,明明每個字都認識。

  雪莉心臟怦怦跳,他的歌……好帥啊!哦不,他長得好節奏完美,誒?

  周樂繼續唱道:

  西風颯颯依舊冷

  潭水時而清澈時而渾

  在夢里貢獻著一列列愉悅單據的人們

  把鏡中的月水中的花墻上的遺志筆下的七魄三魂

  打印成點陣清晰黑白分明的年輪

  點評嘉賓馬丁·蓋瑞斯豎起兩個大拇指,對巫齊賢說:“我喜歡這種說唱,非常絲滑!”

  巫齊賢搖頭:“不,要是你能聽懂中文會更……”

  而后,周樂原地飆高音:

  在村頭金黃的麥地雄偉的石獅守護老爺的厚道

  一對對鋤頭在反復地耕耘里換成了槍炮

  “我靠!”

  巫齊賢直接爆了粗口,用的中文。

  這是能唱的嗎?

  然后,馬丁就見到他站了起來,五十多歲的老音樂人對著鏡頭,朝周樂做出了頂禮膜拜的動作,無比虔誠。

  馬丁懵了,怎么了?

  回想著剛才看過的英文字幕,他似乎也領悟到了一些,這些隱喻非常厲害!

  “哦……”

  啪啪啪啪~~~

  即便是聽不懂的現場觀眾,也不約而同地鼓掌歡呼,雖然似懂非懂,但音樂無國界,那種頭皮發麻的感覺還是降臨在了他們身上。

  不懂漢語的人,看了英文翻譯也能理解這兩句歌詞的含義,可以說是哲學,也可以說是詩歌。

  后臺,鄧子奇捂住了嘴巴,眼睛瞪得老大,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難怪譚永林不讓周樂在萫港紅磡唱這首歌,鄧子奇聽說過這個事情,所以一直期待著這首新歌。

  旁邊的張興藝也傻眼了,這……瘋了吧?

  這是一組高位置唱段,有一個圓號的音色進來補充下方的聽感。對應上了用高位置的人聲唱腔,旋律是五聲音階6535616的不斷變化。

  非常的中華化,五聲音階就是宮商角徵羽。

  這組構造是更戲謔更直接的評價視角,周樂在這兩句中寫了階級和戰爭。人類發展出的文明成果也成為差異,鞏固了被發展出來的階級,這里的老爺可以代指任何位于老爺地位的階級。

  無論是歷史發展中的洗牌者,還是一個國家中的先富階層,這些享受了文明發展紅利的先行者,反過來用紅利構筑了壁壘。

  歷史就開始一次次洗牌,發牌,打牌,再洗牌。

  事實上,觀眾們都聽懂了這兩句,哪怕是只會英文的觀眾都知道,紳士的厚道是需要威嚴的象征物來守護的。

  所以,紳士總是看起來彬彬有禮但實際上卻心狠手辣。

  據說最懂的是法蘭西觀眾,畢竟,他們擅長把紳士和老爺掛在路燈上。

  狐貍已經出現在地主家的書簡吞盡了狼煙

  逍遙地在穹頂大地留白間寫下這一道一道的符號

  第一段完。

  間奏起。

  周樂再次操起了竹笛:嗚嗚嗚嗚嗚嗚嗚……

  現場掌聲不絕于耳,發自內心的佩服。

  這首歌,實在是太魔幻了,即古典又后現代,即東方又電子化,即隱晦又很直白。

  節目播出時的彈幕,也非常有意思:

  “太厲害了~”

  “大師!完美融合中西元素還能保持自己的辨識度!”

  “最牛的是歌詞啊!”

  “雖然不懂中文,但是看英文翻譯依然覺得震撼!”

  “哲學與詩歌!”

  “降維打擊,我有點理解他為什么敢挑戰犬志龍了……”

  “樂神掛電,法力無邊~”

  “離調太高級了。”

  “這個伴奏聽起來好爽……”

  “醉了!”

  “beat真厲害,原創的!”

  “這一季的《電音之王》不錯,中華終于出了一個厲害的創作人。”

  “希望周進總決賽!”

  “原諒我,之前半個小時我只看到了他的帥臉……”

  “同為看帥臉來的,哈哈,結果被才華征服!”

  “思想境界很高!”

  “我直接雞皮疙瘩起來了……”

  “這兩句高音,直沖天靈蓋!”

  《未來的底片》的間奏很短,兩遍笛聲之后周樂又唱了起來:

  城邦的狐貍在桃歡柳笑

  意義的幻境來自未來的妖

  重現在虛擬的一零一零一零幺

  歷史照著鏡子成長在反復敘事

  預言在屏幕里交換的全都是模板的樣式

  “哇!”

  鄧子奇嘟圓了金魚嘴,無法言說,無法表述。

  1010101就是二進制的象征,這是前文講到的“預言和刀鐮”-狐貍-不斷發展進化變出來的東西。

  歷史開始循環,人類進入新一套符號系統的操縱中,再次失去自由。在一階的系統中,人們被基因和生物性操控,重復著“人群的交換”;而在二階的系統中,人成為符號系統運作的工具,所有的行為成為了數宇世界中的數字交換,如同模板一般。

  想到此處,鄧子奇不寒而栗,因為她想起了隨口說過某個詞匯后,被手機大數據推送的恐怖。

  又是那段高音,但是詞不一樣:

  在霓虹閃爍的高樓循環的快感滋養未來的符號

  靈魂在重啟的賬戶的路徑里不停地哀嚎

  但是意義似乎有想通之處。

  周樂的很多歌曲,前后兩段都是對仗的,但又截然不同的歌詞,不像其他歌手的歌幾乎都是簡單的唱兩遍完事兒。

  狐貍還在禱告在止于黑的佛曉晝夜地舞蹈

  追逐使無為的生存變得需要

  在意義里無謂地驕傲

  在止于黑的拂曉

  唱詞部分結束。

  笛聲再起。

  嗚嗚嗚嗚嗚嗚嗚~

  嗚嗚嗚嗚嗚嗚嗚~

  這是一首很優美且新穎的加入了電子元素和民族元素的流行音樂,在這個節目是合格的,甚至是超前的,但是,它還并未體現出純粹的電子感來。

  電子音樂在這首作品里,只是一種輔助或者點綴。

  接著,周樂在剩下的兩分鐘的伴奏里打碟,電音立刻降臨。

  現場嗨了起來,就是這個味道~

  周樂雖然不是專業DJ,但也是買了DJ技能包的,還用了好幾場演唱會做練習,這時候水準也是拿得出手的。

  這還不算,他在快結束的時候,還秀了一段福瑞撕呆鵝。

  畢竟這首歌是旋律說唱,所以,周樂來了一段即興說唱。

  Ifeel……

  Ifeellikeknifeman粘上伴奏

  帶上自由還有鼓點去海邊漫游

  ……

  未來在哪會不會比蜀道難

  家人讓我閉麥說著數到三

  誰說廚子就要一定做好飯

  焦慮只會加速我的新陳代謝

  日夜兼程肯定就要披星戴月

  PayforwhatIlove就算砸鍋賣鐵

  我自己的劇本不需要你來改寫

  啪啪啪啪~~~

  “嗚嗚……”

  “周!周!周!”

  現場的觀眾變得非常狂熱,實在是周樂帶來的表演過于炸裂了,音樂就是這樣,聽不懂也能共鳴。

  現場觀眾們聽不懂歌詞的含義,但能聽懂歌曲傳達的主旨。

  而最后這段即興表演,更是燃炸。

  馬丁老師也在點頭,深深點頭,在他看來最后這一段即興顯然不如之前那樣厲害,但是水準也不低,二押三押四押……而且,它證明了一個事情,那就是這首歌的beat和編曲很絕,也為這首歌的二次創作指明了方向。

  歌曲結束了。

  現場觀眾們依然很鬧騰,音樂確實是很有感染力的一種藝術形式。

  主持人米拉走上臺來:“鵝妹忍!這真是太瘋狂了,周,你用一首中文歌曲點燃了整個現場,這是我從沒見過的……騷瑞,我不是說中文歌曲在國際上受眾少,我的意思是,我是說……在聽不懂歌詞的情況下,還能被共鳴,這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一件事!以我為例,我在臺下聽歌的時候,我手臂的汗毛都立了起來,你能明白那種感覺嗎?太瘋狂了……”

  周樂倒還很淡定,笑道:“音樂無國界,我覺得好的音樂能夠跨過語言的鴻溝。”

  米拉:“是的!恭喜你,完成了非常精彩且震撼的初舞臺首秀,簡直完美,要知道你是第一個表演的嘉賓,而且,這還是你自己爭取的,你是一個勇士!”

  周樂聳聳肩:“還行吧。”

  米拉轉身面向觀眾:“為了公平起見,點評嘉賓將在現場投票結束之后再發表評論,不影響觀眾們投票,所以,我們先開啟投票通道!請觀眾們做出抉擇,喜歡周樂表演的請在投票器上按下01號,并按下綠色的投送鍵……”

  她開始cue起了投票流程。

  周樂在一旁搗鼓混音臺,這是他自己花錢買的設備,一開始是用來開演唱會的,后來發現這個節目也可以用來打碟。

  米拉突然轉頭,看著周樂:“你不拉票嗎?投票時間只有三分鐘。”

  周樂也是一臉的茫然:“無所謂,我不需要多好的成績,我只是想給大家展示不一樣的音樂。”

  于是,現場觀眾們更加感動了,紛紛拿起了投票器。

  在節目的后臺,一群參賽嘉賓們暗暗捏緊了手心,想要看看第一個演唱的周樂能拿到多少票,一共只有兩千名觀眾,要是能拿到一千五百票的話,就是大勝了,畢竟他唱的是很多人聽不懂的中文歌。

  隨后,周樂的票數出爐。

  嗯……

  1783票。

  后臺,包括鄧子奇、雪莉和張興藝在內的樂吹都懵了,這么……高???

  (本章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