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史上最狂小藝人 > 第二百五十章: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見到周樂跟工作人員走了,撒貝宇嘿嘿一笑,沒想到周樂也有被我坑的時候。

  原來,化戲妝上臺唱京劇是節目組給撒貝宇準備的戲碼,他推脫不掉,恰好今天周樂來了,于是,撒貝宇去跟節目組忽悠,周樂不比我上臺有看點?他那么紅,還是范霜霜的男朋友,又和周一波有過過節,大噱頭啊。

  節目組本來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沒想到周樂竟然答應了。

  簡直是意外之喜,白嫖使人快樂。

  這時臺上的小朋友已經表演得差不多了,撒貝宇拿著話筒上臺,準備收尾。

  而范霜霜還在臺上抱著小孩不撒手,左看看右看看。

  撒貝宇似笑非笑道:“霜霜,小孩兒可愛嗎?”

  范霜霜:“太萌了!超級無敵可愛!”

  說著,還捏了捏小男孩的臉蛋。

  撒貝宇:“你要是喜歡孩子的話,那……我有一個朋友。”

  范霜霜立刻白了他一眼:“就你狐朋狗友多……”

  蔡慶國接茬道:“小撒,你這朋友姓周是吧?”

  “哈哈哈哈……”

  臺下觀眾都哄笑起來,誰還不知道范霜霜和周樂那點事兒?一開始大家還覺得他倆極其不合適,但后來被他倆的狗糧撐吐了后,也就習以為常了。

  撒貝宇騷氣到:“我那朋友啊,他會一些神奇的魔法。”

  周一波根本不搭腔,他很討厭周樂。

  蔡慶國喜歡八卦:“什么魔法?無中生有?”

  撒貝宇:“大變活人!”

  “哈哈哈哈……”

  現場一片歡騰。

  范霜霜終于放開了小男孩兒,起身踩著恨天高回導師席,嘴里反懟道:“瞎說什么?當著小孩子呢。”

  撒貝宇也只是開個車,立刻就把話題拉了回來:“這不是人家媽媽在后臺緊張嗎?你這一口一個要帶小孩兒回家的,我就幫你出出主意。看你這么喜歡他,這個燈有吧?”

  嘭!

  范霜霜一回座位就按了燈:“當然!他太聰明了,值得晉級。”

  蔡慶國也按了燈,小朋友晉級,節目繼續。

  接下來兩個節目分別是蒙眼飛刀和手指舞,這節目跟達人秀很像,主打的就是一個雜,不過,這兩個節目爆點不足,都沒能拿到晉級名額。

  撒貝宇憋著笑繼續主持:“接下來請到的這位選手,是一名京劇愛好者。”

  蔡慶國很捧場:“哦喲~很棒很棒……”

  撒貝宇:“但是他不會唱京劇,所以,先給大家表演一手《精忠報國》。”

  三個評委和觀眾們禮貌性的鼓掌,心說這歌選得也太古早了吧。

  撒貝宇咬了咬牙,強忍住笑意說:“有請下一位選手!”

  選手沒有登場,歌曲的伴奏倒是響起來了。

  接著,一個畫著京劇大花臉穿著一身鎧甲的高大男人,從舞臺的升降臺升了起來:

  狼煙起江山北望

  龍旗卷馬長嘶劍氣如霜

  周一波:“他是怎么做到唱得這么土的?”

  蔡慶國說:“有口音,但是說實話唱得很不錯,基本功很扎實……”

  周一波嘲諷道:“一股子魯東大碴子味兒!”

  范霜霜立刻就不干了:“我大魯東招你惹你了?齊魯故地孔孟之鄉,輪得到你說三道四?”

  周一波笑道:“我是說他土……”

  “你才土!”

  范霜霜挑了挑眉毛,看著舞臺上唱歌的男人,嘴角不禁勾了起來。

  小樣兒!

  化成灰我都認得你!

  其實,周樂的戲妝已經化得夠濃了,還拉了眼角,說是易容都不為過,再加上他故意改變了音色帶上了魯東方言,欺騙性十足,兩位評委和現場的觀眾們都沒有認出來。

  但范霜霜看一眼他的身形和手就認出來了,實在太熟悉了。

  她實在不明白,周樂為什么會出現在舞臺上,是他又閑得蛋疼來整活兒了?

  周一波還在給自己找臺階下:“霜霜還真是護著自己老鄉……”

  范霜霜沒有搭理他,只是表情古怪地看著表演。

  通道口,撒貝宇偷偷探頭看了看范霜霜的表情,就知道露餡了,早知道給他弄川劇變臉的,那玩意兒遮得嚴實,他根本不知道范霜霜就不是從臉認出周樂的。

  周樂在《精忠報國》間奏的地方,還唱了一段京劇,也是有模有樣。

  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黃塵飛揚

  我愿守土復開疆

  堂堂中國要讓四方來賀

  一首歌曲唱完,周樂很禮貌地對臺下三面鞠躬,表演的就是一個老實巴交:“謝謝!謝謝大家聽俺唱歌!”

  周一波:“噗嘿嘿嘿……”

  肆無忌憚的嘲笑。

  范霜霜斜了他一眼,對臺上說道:“你好!做一下自我介紹。”

  周樂撓撓頭盔:“俺叫甄英俊,今年二十歲,未婚,家住……”

  周一波吐槽:“這名字取得,喪心病狂!”

  周樂:“咋了么?犯法?”

  周一波:“……”

  【負能量+51】

  范霜霜表情飛速變換,歪嘴笑著:“別理他,你繼續說。”

  周樂繼續裝土:“他們說俺唱歌不錯,要帶俺上電視,這一霎兒的功夫……就上電視了?”

  周一波道:“你肯定會上的!畢竟,在我們這么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節目里,還沒有出現過你這么土的表演,節目效果很不錯,小伙兒很棒~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周樂:“俺是搞電焊的……”

  周一波:“噗……”

  范霜霜一波舔:“電焊好啊!技術性工種,靠手藝吃飯不丟人。”

  蔡慶國說:“小伙子……”

  周樂:“你可以叫俺英俊。”

  蔡慶國有些難受:“英俊啊……你唱歌不錯,真不錯,以前有學過嗎?”

  周樂摳了摳腰間鎧甲:“唱歌還用學?”

  蔡慶國:“……”

  【負能量+66】

  范霜霜捂嘴偷笑,這一句你就暴露了,典型的周懟懟風格。

  周樂:“老師你學過么?上啥學校學的?”

  蔡慶國:“我上的中戲,呃……”

  周樂:“中戲俺知道!俺知道唐焉是中戲之恥,網上看到嘞。”

  蔡慶國立刻擺手:“這段掐掉啊,中戲之恥是我。那啥,我想說什么來著?哦!你除了有口音之外,其他都挺好的,有沒有想過以后改行做歌手?”

  周樂裝傻:“歌手工資高嗎?俺還要攢錢娶媳婦兒呢。”

  蔡慶國不知真相,只是單純愛才:“如果你沒有學過聲樂就唱得這么好的話,年紀又不大,是可以試試做歌手的。”

  周樂:“可是,俺剛買了新的焊機……”

  蔡慶國:“我……”

  【負能量+88】

  現場一片歡樂的海洋,這人好呆啊。

  周一波自認有著智商優勢,開始惡意戲耍:“英俊是吧?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學京劇的?”

  周樂:“沒有認真學過嘛。”

  “那你有什么事認真學過的呢?”

  “電焊。”

  “哦……學電焊比較認真?你還是蠻有追求的呢,那么,京劇當眾分很多種,生旦凈末丑,你是唱哪個行當的?”

  “我是聽過一些老生,四郎探母。”

  “啊!空城計會嗎?”

  “那個那個……沒聽過。”

  “嘿嘿嘿哈哈!鍘美案聽過嗎?”

  “鍘美案聽過。”

  蔡慶國:“鍘美案能來兩句嗎?”

  周樂猶猶豫豫的:“呃~”

  周一波調侃:“來不了!他來不來……導演都在沖我們搖頭。”

  蔡慶國:“那你還會別的什么京劇嗎?唱兩句。”

  周樂:“不會了。”

  周一波:“你不是說你從小就喜歡京劇嗎?”

  范霜霜:“他說喜歡,但是沒學過。”

  周樂:“沒得人教,俺家里窮,上學才上了個半截不拉塊兒,還京劇。”

  周一波:“什么拉塊兒?”

  范霜霜解釋:“就是上學也沒上完。”

  接下來,周一波又是一頓上躥下跳地調侃,真像是逗傻子一樣問這問那的,暗戳戳地貶低甄英俊。

  終于,周一波忍不住道:“你為什么總是撓自己?沒洗澡嗎?”

  周樂:“這個衣服穿上……刺撓。”

  周一波:“啊?”

  范霜霜:“就是癢,不舒服的意思。”

  周一波又問:“你敢穿著這身衣服去坐地鐵嗎?”

  真把別人當傻子。

  周樂天真道:“過不去安檢的嘞。”

  周一波笑:“你還知道這些?會被抓進去是吧?”

  周樂:“當場就擊斃了。”

  范霜霜一個沒憋住,笑出鵝叫聲:“噗鵝鵝鵝……”

  周樂:“曲項向天歌。”

  好家伙,這一句接得,全場爆笑,周一波和蔡慶國都笑得拍桌子,后臺撒貝宇笑得直跺腳。

  霜姐笑得停不下來,抹眼淚,這家伙真的是太亂來了……

  場面恢復了一些之后,周一波又問道:“今天來到《出彩中華人》,你已經夠出彩了,你的夢想是什么?我是說除了搞電焊之外,夢想,你懂這兩個字的意思伐?”

  周樂故作靦腆道:“普通老百姓哪有什么太大的夢想,俺……俺的夢想就是國泰民安嘞。”

  “哎喲~”

  “哈哈哈哈……”

  “鵝鵝鵝……”

  雙殺。

  尤其是周一波,他是站起來笑的,嘲笑。

  周樂天真道:“有什么不對嗎?國泰民安了老百姓才有好日子啊。”

  周一波:“哈哈哈~道理是對的,但是你太氣勢磅礴了!那我問你,你有沒有想過風調雨順呢?”

  周樂:“那是每天都在想嘞~”

  周一波比手畫腳:“呃……那國泰民安和風調雨順,你到底選哪一個呢?”

  “風調雨順那是要靠老天,國泰民安可以靠俺們大家嘞。”

  周樂一句話懟了回去。

  啪啪啪……

  觀眾們自發地開始鼓掌,突然就上價值了。

  這下,上躥下跳的周一波被架住了,他嘰里呱啦把別人一通貶損,沒想到最后小丑竟然是自己。

  周一波想了好久也沒憋出騷話,只能閉上了嘴巴。

  蔡慶國提議讓周樂把頭盔脫下來看看:“對!其實我們早該讓他把頭盔摘了,你看頭發都濕了。”

  范霜霜一臉欣賞的表情:“其實他長得還挺標志的,臉型很好看,五官也很立體。”

  周一波笑道:“霜霜你看男生就只看長相嗎?長得好看就喜歡?怎么這么膚淺?”

  范霜霜:“那不然呢?難道我要喜歡你這樣的?”

  周一波自信抬頭:“我這樣的怎么了?”

  周樂:“喪門。”

  周一波:“啊?什么?”

  范霜霜已經笑噴:“噗鵝鵝鵝……他說,你長得不吉利,鵝鵝鵝……”

  周一波:“……”

  【負能量+99】

  蔡慶國也覺得這選手說話有點冒失了,在舞臺上盡量不要講實話。

  范霜霜問道:“所以,你接下來沒有什么才藝要展示了是嗎?”

  周樂樂:“得加錢。”

  范霜霜又沒有憋住,周樂就是長在她笑點上的男人,不然她也不至于這么輕松被他拿下。

  見情況差不多了,撒貝宇拿著話筒走上來:“好的!三位評委也問得差不多了,至今為止還沒有評委爆燈……”

  說著,他扭頭看向周樂:“噗……”

  近看更鬼畜了。

  周樂:“你待咋辦?”

  撒貝宇:“對不起對不起,盒盒盒……太好笑了。那么,我們請三位評委做最后的決定,亮燈與否,根據節目規則,亮燈超過兩盞才能晉級,否則淘汰。”

  范霜霜看向蔡慶國。

  蔡老師說:“我倒是挺欣賞他的唱功的,但……這小伙子腦子有點不正常,我不是說你傻,是說你異于常人。所以,我想了又想,還是決定不亮燈了。”

  撒貝宇:“好的!”

  蔡慶國又道:“小伙子,回去后好好生活~”

  周一波:“好好搞你的電焊,焊他個國泰民安,焊他個風調雨順。”

  周樂:“謝謝老師~”

  嘭~

  所有人都看向了范霜霜,這你都亮燈?是不是太沒下限了?那選手傻乎乎的不說,還一個才藝都沒有。

  撒貝宇忍不住笑出聲:“范霜霜老師,說說你亮燈的理由。”

  范霜霜拿起話筒,醞釀了一小會兒,說:

  “我覺得他唱歌超級棒,而且長得又那么帥,魯東話說得又賊拉好,我很喜歡!”

  周一波嘲諷:“這唱功也叫好?再說,你哪只眼睛看他長得帥了?”

  范霜霜正要回懟,撒貝宇打斷道:“那好,我們請兩位工作人員上來替選手卸妝,好歹是上電視,也讓這位選手露露臉,不然,都不知道他長啥樣。”

  蔡慶國:“對對對……”

  周樂背轉身去,兩個工作人員幫他簡單卸妝。

  撒貝宇和幾位評委聊了幾句,隨后,就聽到側面觀眾席傳來巨大的驚呼聲和尖叫聲。

  周一波都呆了:“怎么了?”

  范霜霜害羞地捂臉,從指縫中看臺上:“媽呀~太羞恥了……”

  蔡慶國:“他卸妝你羞恥什么?”

  撒貝宇竊笑著,把周樂掰了過來,正面面對觀眾。

  全場尖叫。

  有人喊周樂的名字,也有人在起哄叫范霜霜。

  周一波臉都黑了,搞了半天臺上這玩意兒是周樂啊?我說我怎么橫豎懟不過呢,氣死老子了!

  蔡慶國開心得拍大腿:“哈哈哈……你怎么瞎唱啊?就不能拿出真實實力唱嗎?”

  周樂:“那你們不就猜到是我了?”

  這次的表演,比在《假面唱將》還要成功。

  撒貝宇道:“讓我們再次有請范霜霜老師,點評這位選手的表演。”

  范霜霜咬著下唇,笑著搖頭,真有你們的!

  周樂極度不要臉地說道:“范老師辛苦了,俺唱得可還中?”

  范霜霜朝周樂丟過去半瓶水:“你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周樂一手接住水,擰開喝了一大口:“謝謝嗷~”

  (本章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