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利的刀氣破開了魔皇的防御,蘇七的眼神十足冰冷,手中彎刀化為一道銀光,已經捕捉不到她的痕跡。

藤蔓飛舞之間,化為了無數利刃。

接連半個月的修煉,蘇七已經學會如何在無間深淵最高效的操控靈力。

她本就聰明,在第三天就已經知道,此地限制靈修,但不限制靈修的功法發揮。

那么只要她的丹田足夠龐大,玄靈之力夠多,是不是就能無盡發揮。

把一切操控到最精準。

蘇七幾乎把每一個招式要控制的靈力都利用到了最精準,而傷害做到了最大。

不過當下,她就殺了這一個沒有神智,只是靠著吞噬低級魔物晉級的高級魔皇。

而后轉頭看向了壁壘。

只是在蘇七劈開陣法,打開出一條縫隙時,殺氣也緊逼而來,當下,蘇七一個旋身,避開,而后彎刀擋住殺機,就看剎那間,居然是兩名魔皇過來。

看他們泛著光的眼睛,居然是有了一點點的神智。

“不能出去。”

冰冷的,嚴厲的。

還帶著無盡的警告。

可蘇七不是聽話的人,她含笑道:“好,我不出去。”

才怪。

少女手指微動,藤蔓鉆地而出,捆住了他們兩人的腳踝,趁著他們掙脫的時候,她動作迅速地轉向了本就劈開一道的陣法。

在兩名魔皇追來時,她化為流光鉆了出去,還笑著揮了揮手,“等我回來呀。”

穿過陣法,蘇七感覺到了狂暴的天地靈氣,以及肆虐無間的陰煞之氣。

可以確定,自己是出了羊圈。

到了羊圈外圍了。

只是此地的魔氣,更強,強得讓蘇七都微微蹙了眉頭,她回頭看去,來時的空間裂縫已經不見了。

蘇七也沒有回頭。

雖是羊圈,但至少說明了一點,還沒養肥的于鮑鮑他們是沒有危險的,那不過是一個歷練地。

這里,才是真正的無間深淵。

呼嘯奔來的魔物,面容猙獰,里頭,似乎是一張人臉。

“是人。”

“是活人。”

“啊,我已經好久沒有聞到活人的氣息了。”

都是低級魔物,可這些東西已經有了神智,與陣法內的截然不同。

蘇七揮刀便斬。

而破云彎刀的鋒利在接觸到他們時,居然貫穿而過,砍空了。

蘇七意外。

破云也意外。

魔物咆哮,向蘇七奔去,不過剎那,從外面看,就像是一團黑霧,包裹住蘇七。

好似下一刻,就要吐出一具尸骨來。

可它注定是要崩了牙。

不過數息,這黑霧驚恐地退開了蘇七的身邊,只因少女手里掌著道道銀光。

那光細密,又沒有形狀。

可圍繞著少女的拳頭,卻像是兩團銀光,布滿了蜘蛛網,蘇七意外地看向了自己的拳頭。

“雷。”

蘇七丹田內的這一條雷靈根是一條非常懶的靈根,有時候連吸收靈力都懶。

總是一股慢吞吞的勁。

上次地宮靈髓,叫它突破了那么多級,可它也沒表現出什么來,似乎就是懶洋洋的一句,“吃得還行。”

而后,沒有別的。

蘇七在沒有特殊情況,基本不會去動用它的力量,因為消耗太大了。

可此刻,它居然自己出來了。

在蘇七要掌焚雷天火擊退魔物時,雷靈根先焚雷天火一步,在少女周身延伸出細細密密的雷網。

而后,蘇七似乎感應到了什么,隨著威壓釋放,砰然之間,雷光盛開。

轟隆聲炸響。

而后是一片凄厲又迅速湮滅的慘叫聲,連多少動靜都沒有。

蘇七不知道自己這一招掏空了自己多少靈力,但等雷光散去,方圓百丈之內,世界清明。

路道通暢。

蘇七思考了一陣,敲了敲云牙,“沐家人的雷靈根,都這樣嗎?”

云牙也沒見過沐家人的雷靈根,一時之間回答不上來。

“我怎么覺得,強得有些過分了。”

而擁有這樣靈根的沐家,怎么會那么輕易地就被滅門,是敵人更強嗎?

蘇七不解。

她看清了前方林子,一根根高聳入云的魔松,蘊含著極強的魔力。

也孕育出了更強的魔物。

可在少女行過之地,黑霧步步后退,像是在避讓,蘇七自問,“自己有這么嚇人嗎?”

但看著魔氣后退,少女心底也起了些惡趣味,她拎刀,而后狂奔進去。

就看著黑霧嘩啦地跑了。

像是怕了她一樣。

蘇七爽朗地笑了起來,像個孩童一樣,“云牙,你看。”

云牙拍了額頭。

別玩脫了。

四座石臺,入定沉睡的老七,感覺到了自己的石臺微微震動,帶著些不可思議。

是那些魔物又是攻擊陣法了嗎?

可低頭看去,卻見魔氣不斷侵擾的黑色石臺,表層開始裂開,而后露出了里頭光潔如玉的神石。

太久沒見的白玉熒光落在了風修的臉上,叫他感覺到有些刺眼,他不太敢相信。

多看了一眼。

魔氣……

被凈化了。

他顫抖地看著石臺,是看錯了嗎?

他運轉神臺之力,想要窺探,可下一瞬,黑霧又覆蓋而上,白玉再次消失了。

像是剛才只是他的錯覺。

可風修知道不是,剛才那剎那,確實有東西凈化了瘴氣,他抬眸看向了深林。

可神識延伸出去,似乎碰到了一層壁壘,風修當即察覺,不對,他喚醒其他四個人。

“有東西進來了。”

老三還茫然地問,“姜落言又來了?”

“不是!”風修臉色凝重,很快,其他三人也感覺到了石臺震動,有東西在突破魔界封印!

“結陣!”

當即,老大喝道。

其他三人知道情況嚴重,當即不敢怠慢,立刻注入靈力,加強陣法力量。

可整座松林,還在搖搖欲墜,甚至連整座無間深淵,都在動搖。

“外面的北斗封印陣,被破了。”老大無力地道。

風修吃驚,“那姜落言他們一行人……”

“七個陣,七座城,被破了一個,有其他修士被甩進來了。”老二當即說,“姜落言他們的還在。”

風修當即松了一口氣,可下一刻,這一口氣又提了起來,老二說:“但他們那個地方,似乎有人跑進來了。”

風修表情扭曲,“誰啊,這么閑不住。”

老大問:“被甩進來的修士在哪。”

“松林里。”老二回了一聲,卻陡然身軀一震,一股更強大的力量,正在撞擊他們的封印陣法。

似乎是想要打開,進去。

當下,幾人都感覺到了這一股熟悉的氣息,變了變臉色,“這氣息……”

“帝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