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天下藏局全部目錄 > 第五百零四章 躁狂癥患者
  斗海公是以前漁村之間一個解決紛爭的規矩。

  兩個漁村之間,如果發生了捕撈區域的糾紛,雙方會派出幾位漁民代表,漁民代表會拿著自己村里的龍頭(放在族廳里的魚骨頭制成的龍頭,一般用來正月十五舞龍燈,屬于一個村尊嚴的象征),到約定海域見面。

  雙方見面,互相之間隔一段距離,不直接接觸。

  爾后。

  各自拿一木盆放水面上,再將村里的龍頭放在木盆上。

  雙方任由木盆帶著龍頭在水里漂。

  一般讓木盆漂上一柱香時間。

  一柱香時間一到。

  雙手開始兇猛地劃船,去搶對方木盆里的龍頭。

  先搶到對方龍頭的村莊為贏。

  那么。

  接下來的一整年,這片爭議捕撈區域的捕撈權,就要給贏了村莊,不能有異議。

  想搶回捕撈權?

  明年繼續采取這種方式來斗海公。

  這種辦法既能避免一見面雙方直接斗毆傷人,又能較量出高下,還能解決問題,其實屬比較文明爭議解決方式。

  小竹秀眉緊蹙:“哥,松井真的會來么?”

  我回道:“他肯定會來。”

  夏禧嘴角泛起了冷笑:“蘇子,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江湖沒有溫良恭儉讓!”

  “你用這種文明的方式跟不文明的人玩,別說我們的本錢本來就不夠,就算是夠,我怕你善良的心也會成玻璃碎片!”

  我懶得理會他,轉頭對小竹說道:“我出去辦一點事,你看好這個躁狂癥患者,別讓他再動古瑞德。”

  講完之后。

  我直接出了門。

  打了一輛車,去找老黃。

  在一處喝功夫茶的地方,見到了老黃。

  老黃笑瞇瞇地問我:“蘇先生,這次我安排的人,辦事能力可還過得去?”

  我由衷表示感謝,對阿兵夫妻以及小豪的表現贊不絕口。

  末了。

  我說道:“我還有一點事,想請黃彩頭幫忙。”

  老黃說道:“別說請!你是總瓢把頭的朋友,盡管吩咐!”

  我說道:“我需要一艘動力非常好的船,外加一個氣墊船,明天我想去一趟松焦石海域。”

  老黃回道:“這事情好辦,需不需要派駕駛員?”

  我想了一想,夏禧的駕船技術堪稱一流,根本不需要另外派,便回道:“不用。不過還有一件比較麻煩的東西,需要你幫忙準備一下。”

  老黃反問道:“什么東西?”

  我附在老黃的耳朵邊講了一下。

  老黃一聽,臉色頓時變了。

  我問道:“是不是辦不到?”

  老黃喝了一口茶:“能辦到,但有一些困難!不過,這事情一旦出了就是大事,蘇先生可千萬得謹慎。”

  我回道:“我考慮清楚了,所以特意選擇了公海。”

  爾后。

  我將那枚高古玉含蟬給了老黃:“黃哥作為朋友不差事,蘇塵也從不差事!”

  “這小玩意兒不值什么錢,改天老哥拿去賣了,給廣市老糧幫的兄弟飲茶。”

  高古玉含蟬是老司理給夏禧拿來開路做局的玩意兒,前面用來引誘了一次伍加金,后來我們逮到伍加金之后又奪了回來。

  在去港市之前。

  我曾將在梅州掠奪的十二件重寶以及斬龍金锏交給老黃保管,當時夏禧將這玉蟬也讓我一并轉交給老黃保管,我覺得東西小,沒給老黃,一直隨身攜帶著。

  反正這不是我的東西。

  送給老黃我一點也不心疼。

  更關鍵是,我擔心到時夏禧會向我要,我到底是還不是不還?

  老司理的東西,還了我不舒服,不還夏禧不舒服。

  干脆送人拉倒!

  老黃臉上的肌肉在抽搐,捏工夫茶杯的手在微微顫抖,眼睛死死地盯著高古玉含蟬,問道:“漢八刀葬玉蟬?”

  “漢八刀”是玉雕當中一種非常獨特的技法,流行于秦,成熟于漢,主要體現在玉葬品上。對玉的雕刻,一般下八刀,多一刀不動,講究化繁瑣為古樸、變駁雜為簡約,形成了雄渾博大、自然豪放、簡樸遒勁的藝術風格。

  老黃嘴里能說出漢八刀,讓我頗感意外。

  我笑著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沒想到老哥也是行家。這玩意兒可是漢昭帝隨身的東西,找個靠譜的鋪子給收了,能弄個好價錢。”

  老黃雖然喝的是茶,但此刻臉色像醉酒一樣潮紅一片,問道:“兄弟,透個底數。”

  我回道:“近八位。”

  “哐當”一聲。

  老黃手中的茶杯掉在了茶幾上。

  我將高古玉含蟬塞在他手中:“老哥慢慢把玩。”

  老黃顫抖著手,用手帕里三層外三層將玉給包裹起來,塞進了貼身衣物里面,倒了一杯茶,滿口飲盡,對我說道:“蘇兄弟大氣!你交辦的事我絕對辦好!今后但凡有用得著老黃的地方,你不用給總瓢把頭打電話,直接打給我,就算看得起老黃!”

  之前他當我提出的要求是上級派下來的任務。

  現在講這話。

  證明已經完全把我當成自己人了。

  我向老黃討要一些上好的江湖金創藥。

  老黃帶我去了一家老中醫家中取了。

  我與老黃作別,帶著藥回了酒店。

  有小竹在看著。

  夏禧不敢對古瑞德造次。

  我將金創藥給了小竹,讓她給古瑞德換上。

  抽完了一支煙。

  我將煙頭掐滅,對夏禧說:“明晚你來開船,去松焦石海域,一切聽我的指揮。”

  夏禧沒吭聲。

  他今天這么躁狂,肯定是有原因的,但具體是哪個點引爆的,我并不知道。

  不管怎么說。

  廣市的事情解決之后,我和老司理要見面,與夏禧的恩怨要解決。

  一切或許即將結束。

  一切或許重新開始。

  當天晚上。

  我讓小竹去外面飯店打包了好幾個菜,買了幾瓶茅臺酒。

  氣氛有一些凝重。

  不是為了明天即將到來的戰斗。

  而為了后天即將到來的分別。

  小竹給一人倒了一杯酒。

  夏禧卻又拿了兩個杯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讓小竹倒滿。

  見自己面前三杯酒全倒滿了,這貨朗聲說道:“夫英雄者,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我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

  敢情這貨念的是三國青梅煮酒論英雄橋段里面曹操的臺詞(曹操說完這話,劉備反問,誰能當之?曹操指了指劉備,又指了指自己,講了一句差點把劉備嚇尿的話,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

  我問道:“腦膜炎又開始發作了?”

  夏禧聞言,臉上肌肉直抽搐,筷子一甩,猛地端起酒杯,三杯酒咔咔咔喝完,一抹嘴巴:“你可真沒勁!哥們本來跟你整一點英雄對酌時的悲涼情緒,你特么硬是把節奏往本山大叔那個調子上帶!干!”

  小竹聞言,“噗呲”一下笑了,端起酒杯:“夏哥,我哥本來就不大愛喝酒,更沒什么酒桌上的情調,我來敬你一杯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