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王侯棄子 > 第14章 震驚——絕句詠柳

聽了白世成的話。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到趙林身上。

有那參加過那次詩會的人立刻認出趙林。

“是他,我記得!”

“當時他用了足足一炷香時間,一個字都沒寫出來!”

“他還造謠是鎮北侯府的人,被趙三小姐當場拆穿!”

“不止不能作詩,連字都不能認識幾個!”

“這樣的人,能寫出金瓶梅這樣的書?”

不少人低語。

傅立青心中一驚。

她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檔子事。

那次詩會傅立青因為事情耽誤沒去,不然早就認出趙林了。

“趙公子,能解釋一下嗎?”白世成看著趙林道。

趙林微微一笑,十分坦然道:“沒錯,那個人就是我。”

嘩……

在場一片嘩然。

沒人想到他竟然承認了。

傅立青立刻臉色大變。

白世成馬上追問道:“兩年多時間,從不識字到寫出金瓶梅這樣的書,趙公子難道不應該給個解釋嗎?”

“解釋?你是什么東西,你也配?”趙林不屑道。

傅立青的心猛地一沉。

不管這金瓶梅是不是趙林寫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態度。

如果是,就好好解釋。

不是,更要好好解釋。

白世成只是個舉人不假,但他哥哥可是上一屆的狀元,現在是翰林學士,誰不看在白世元的臉上給他三分面子?

趙林這么說他,就不怕他發火?

再說了,就算白世成不發火,其他人也忍不住。

果然。

“一個小偷這么囂張?”

“看來是我們脾氣太好了,竟然讓一個小偷猖狂。”

“護院呢,把他打出去。”

周圍的人都叫起來。

哪些人是嫉妒,哪些是為了討好白世成,還有哪些人是純粹看趙林不順眼,就不一定了。

聽到這邊的叫嚷,趙明霄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

哼,下賤胚子就是上不得臺面,真以為糊弄住傅立青,就能混到上流圈子中來?

還差得遠呢!

白世成的臉色一下沉下來:“這么說,趙公子是不想解釋了?”

“不!”

出乎白世成的預料,趙林卻否認了。

趙林看了傅立青一眼,道:“我確實不愿意向你們解釋,因為你們沒這個資格。但為了傅小姐,就給你們這個面子。”

不解釋,是因為趙林確實認為白世成他們沒資格。

而解釋,是因為趙林是傅立青引薦來的,要給傅立青面子。

白世成冷笑道:“那就聽趙公子解釋。”

趙林揚聲道:“原因無他,知恥而后勇也。”

眾人都是一愣。

傅立青眼中異彩連連,大聲道:“好一個知恥而后勇。各位,誰還有異議?”

趙林的聲音傳到趙明霄這邊。

趙明霄差點摔了杯子。

知恥而后勇?

她可從沒見過這個廢物知恥,都是明知別人厭惡他還上趕著往跟前湊。

一點都不知羞恥!

“這種人以前都在故事里聽到,沒想到竟然見到真人了。”劉小姐又在感嘆。

趙明霄冷笑道:“媛媛,你太天真了。他說了就信?這東西誰能證明?”

劉媛一愣:“對啊。那怎么辦?”

趙明霄道:“好辦。上次不是沒能做出詩嗎,只要做出詩來,就證明他是真的知恥而后勇。”

劉媛拍手:“就這么辦。快去,告訴白公子。”

侍女又匆匆來到白世成身邊,把趙明霄的主意說了一遍。

白世成本來被趙林的話堵住不知道該怎么開口,聽到后眼睛一亮,迫不及待道:“趙公子,空口無憑。既然你知恥而后勇了,不如當著大家的面作一首詩,如何?”

傅立青連忙道:“趙公子不擅長詩詞……”

兩年多時間畢竟太短,傅立青是怕趙林作不出來。

白世成道:“這么好的書都寫出來了,還能做不出詩來?大家說對不對?”

“就是嘛,本來大家就是來吟詩作對,不會作詩來干什么?”

“難道趙公子看不起我們?”

有人陰陽怪氣道。

趙林微微一笑,在傅立青擔憂的目光中道:“既然白公子開口,豈能不從命。不過我一個人作沒意思,大家一起來,讓傅小姐點評高低,如何?”

“好!”

這些人自然不怕作詩。

傅立青也不做作,看到旁邊的柳樹,道:“就以柳為題作一首詩,格律不限。”

眾人立刻開始苦思冥想。

趙林露出笑容。

他的記憶里恰好就有一首前世廣為流傳的和柳有關的詩。

趙林悠閑地拿起茶杯給自己倒了杯茶。

傅立青見狀暗暗著急。

不少人得到消息都圍了過來。

“有了!”

白世成第一個作出來。

但看到趙林悠閑地喝茶時,惱火道:“看來趙公子已經作出來了。”

趙林道:“然也。”

“那就請趙公子先吟誦。”白世成說道。

大多人都還沒想好,此時都從沉思中醒來,看著趙林。

趙林也不做作道:“詩名,詠柳。碧玉妝成一樹高!”

“好!”

此句一出,人群中立刻有人大聲喝彩。

傅立青美眸中異彩連連,光這一句就足以證明趙林的實力。

絕對是知恥而后勇!

“妙啊,用青綠色的玉來形容柳葉,古未有之。”一個士子贊嘆道。

“豈止啊,不說長滿,而是妝成,這兩個字才是此句的點睛之筆,妙不可言。”

另一個士子搖頭晃腦,贊嘆不已。

“你們都忽略了另一個意思,碧玉還可以指小家碧玉,妙齡女子,豆蔻年華,才用妝成。從這方面反說現在到了春季,正是萬物勃發、生機勃勃的時候。人、物、季節融為一體,無可比擬。”另一個年齡大點的士子指點道。

“一語三關,妙啊!”

不少人紛紛贊嘆。

“快,第二句呢?”

這些人都眼巴巴看著趙林。

趙林微微一笑,道:“萬條垂下綠絲絳。”

這次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在細細思索這句的妙處。

“妙啊!”

一個士子用折扇敲打掌心,興奮道:“看起來是描述垂下的柳枝,但和上一句結合,一高一低,卻也可以想成美人兒的裙帶。柳條搖擺,如同美人兒扭動纖腰在風中舞動。美!美不可言!”

這個士子連連贊嘆。

其他人都恍然大悟。

“快,后面的!”

所有人都眼巴巴盯著趙林。

趙林也不再吊胃口:“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沉默!

寂靜!

所有人都一臉的不可思議,死死盯著趙林。

啪!

杯子掉到地上碎裂的聲音驚醒眾人。

趙明霄一臉駭然地看著趙林,喃喃道:“不!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絕對不是真的!”

“馬夫人,怎么了?”劉媛納悶道。

不過一首詩,雖然很好,但也不至于讓她激動成這樣吧?

都失態了。

“真沒教養,還是侯府小姐呢。”劉媛心里嘟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