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我在亮劍倒賣軍火 > 第030章 山本一木叫囂
  林峰一驚,酒意瞬間清醒。

  這是什么情況?難道說自己暴露了?

  系統是他身上最大的秘密,絕對不能容許任何人知道。

  “誰。”

  林峰的語氣依舊平靜,這是他當了這么多年傭兵練成的心境,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林先生,我是陳旅長的警衛員,旅長讓我給你送些水。

  他說喝了不少酒,晚上會口渴。”

  聽到這句話,林峰懸著的心這才重新放了下來。

  “好。”

  打開房門,接過陳旅長送來的水,林峰重新躺到了床上。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林峰站在門口,迎著朝陽舒展了一下筋骨。

  這一覺足足睡了十多個小時,別提有多舒服了。

  “林兄弟,你醒了啊,快來吃點飯,昨天光顧著喝酒去了,都沒吃多少東西!”

  孔捷站在團部的大門口,扯著嗓子大喊。

  團部,李云龍,陳旅長他們都在。

  他們每人的面前都擺著一大碗熱湯面,上面還蓋著厚厚的幾塊紅燒肉,看起來非常有食欲。

  “唉,你們獨立團這伙食,都他娘的超過旅部了!”

  陳旅長憤憤不平,一邊大口往嘴里塞肉,一邊含混不清的開口。

  “哈哈哈,這不還是多虧了林兄弟嘛,對了旅長,你回去的時候帶一些豬肉,林兄弟可是給我們采購了不少!”

  孔捷雖然挨罵,但是心情卻是極好的,畢竟有肉吃,有酒喝的日子他們以前連想都不敢想。

  快速吃完飯,陳旅長表情嚴肅,顯然是要說正事了。

  “孔捷,那個山本一木現在在哪里啊?”

  “旅長,我已經把他關進地牢了,派了人二十四小時監控,防止他自殘。”

  說到正事,李云龍和孔捷都是收起了笑容,表情嚴肅。

  “聽說你們抓住他的時候,他中槍了?現在情況怎么樣?”

  “放心吧旅長,有林兄弟提供的盤尼西林,這小鬼子的命算是保住了,只是有些虛弱。”

  “嗯,一會我去會會他。”

  陳旅長說完,徑直走出了團部,林峰三人也是跟在身后。

  地牢。

  “八嘎!我是大r本帝國的勇士,你們不能這樣侮辱我!

  把我放開!我要玉碎!”

  “可惡的支那人,你們會為此付出代價的!大r本皇軍會當你們后悔的!

  就憑你們這點人和裝備,絕逃不出大r本皇軍的手掌心!

  筱冢義男司令官一定會為我復仇的!”

  “快放開我!我是大r本陸軍學院的精英!你們不能這么對我!

  八嘎!八嘎!”

  剛一進入地牢,就聽到山本一木大聲的咒罵。

  “這小子生命力還挺頑強的嘛,都這樣了,還有力氣罵人。”

  陳旅長開口,嘴角卻是浮現出一個弧度。

  “八嘎!支那人!快放開我!否則,死啦死啦地!”

  看到陳旅長出現,山本一木的眼睛中都要噴出火來。

  此時,他正被五花大綁的綁在床上,一動都不能動。

  要不是提前得到消息,知道陳旅長要來,就連嘴都會給他封上。

  “山本,我是八路軍386旅旅長,你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嗎?”

  陳旅長開口,語氣威嚴。

  “旅長?你就是386旅旅長?”

  山本一木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個身材不算高大的男人。

  386旅,是他們費盡心力想要圍剿的一支部隊。

  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在這里見到了傳說中的386旅旅長。

  “你們下一步的計劃是什么?身為一個大佐,而且又是特工隊隊長,應該知道一些內部消息吧?”

  陳旅長沒有理會他,繼續開口。

  “哼,旅長又如何?土八路就是土八路!只會異想天開!

  我大r本皇軍怎么會把情報說出來?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瘋?”

  “難道你不怕我殺了你嗎?或者說,經歷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陳旅長開口,饒有興致的看向山本一木。

  “哈哈哈,可惡的支那豬,你以為我們大r本皇軍會像那些偽軍一樣嗎?

  我告訴你,我們大r本皇軍不怕死!

  我可以忍受這個世界上最為殘酷的酷刑!

  不信,你盡可以來試試!”

  山本一木咬牙切齒,他認為自己的失敗肯定是被人告密。

  他對自己的戰術以及裝備十分自信,相信如果無人告密,他是絕對不會被八路軍獨立團發現的。

  “不錯,有骨氣。”

  陳旅長說完,竟然直接轉身就走,留下山本一木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

  “八嘎!八嘎!可惡的支那人!可惡的支那豬!”

  山本一木的叫罵聲越來越小,直至聽不見了。

  也不知道是距離太遠,還是被看守的戰士封住了嘴巴。

  “旅長,這小鬼子就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

  要我看,直接崩了得了!”

  李云龍憤憤不平,他是一個暴脾氣,剛剛如果旅長不在這里,他非要上去揍山本一木一頓不可。

  就算不能傷其性命,泄泄憤也是好的。

  “旅長,林兄弟說,他有一種藥品,可以讓他開口。”

  孔捷眼珠子轉了轉,這樣說道。

  “哦?藥品?可以讓他開口?”

  陳旅長也是有些驚異,畢竟這種藥品在這個時代根本不存在。

  “沒錯,我的確是有這種藥品。

  但是我覺得不到最后關頭還是不要使用為好。”

  林峰攤攤手,看向陳旅長。

  “這種注射類的藥品,會對他的大腦產生不可逆的損傷。

  也就是說,你們只有一次機會,如果在這期間問不出什么的話,他這個人也就廢了。

  會變成一個傻子。”

  林峰把這種藥物的副作用說了出來。

  “是這樣啊,那我們有多長時間?”

  陳旅長的眼神犀利,直接問出了關鍵。

  “大概十五分鐘左右,十五分鐘之后,他就會因為中樞神經損傷太大,無法再進行有效交流了。”

  “還是再等等吧,這件事情有點大,我還需要向上級請示一下。”

  陳旅長也很是鄭重,畢竟山本一木不是什么普通的小角色。

  不單單是一個大佐,而且還是特工隊的隊長,其身份非常敏感。

  “好,如果有了結果,可以隨時過來找我,這種藥劑我就帶在身上。”

  林峰也不墨跡,這逼供針本就是給他們準備的。

  只是一定要提前,把利害關系說清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