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我在亮劍倒賣軍火 > 第498章 和筱冢義男做生意
  “哦?

  難道說你覺得,你還有什么價值?”

  林峰也是饒有興致的看向筱冢義男。

  不知道他想要說些什么。

  “唉。

  事到如今,我也認命了。

  既然你已經得到了青銅面具。

  就算是放我回去。

  德川家族也是絕對不會放過我的。

  我現在只想要活下去。”

  筱冢義男這一次出奇的冷靜。

  眼神中,已經沒有了仇恨。

  滿滿的,都是無奈。

  “說說吧。”

  林峰的神色也是嚴肅了起來。

  到了這種時候,筱冢義男應該不會再說一些沒有營養的話題了。

  “林峰。

  我知道,你對古董很感興趣。

  我知道有一個地方,存放了大量你們華夏的古董。

  有一些,甚至不比這件青銅面具和之前的傳國玉璽差。

  我把這個地方告訴你。

  能不能換取安度晚年的機會?”

  筱冢義男嚴肅的說道。

  林峰聞言,先是錯愕。

  隨即便是一陣的驚喜。

  他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你先說說看。

  如果消息屬實的話。

  我會放了你的。”

  “不!

  我不是要你放了我!

  我不能再回去了!

  我要隱姓埋名,住在華夏!”

  “呃·····”

  筱冢義男的一句話,讓林峰和李云龍都是一愣。

  “我現在這副樣子。

  回去之后也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我想要你們給我提供保護。

  我只想要安度晚年。

  絕對不會再參與任何針對華夏的事情!”

  筱冢義男說的很是真切。

  “嗯···

  既然你這么有誠意的話。

  那我也跟你說過句實話。

  你的要求我可以滿足。

  但是你必須要把你知道的一切全都說出來。

  不止是有關于那些古董的。

  還有關于軍事上的。

  這一切,你都要和八路軍說。”

  林峰嚴肅開口,看向筱冢義男。

  “沒問題!

  既然我已經做出了選擇。

  也就沒有什么可隱瞞的了。

  不過我希望,到時候你們可以對外宣稱。

  我已經死了。

  要不然的話,以德川家族那手眼通天的勢力。

  我就算是有你們的保護,也不見得能夠安度晚年。”

  “老大!

  馬上抵達直升機停放地點!

  小鬼子的追兵大概還有五分鐘才能趕過來!

  我們的時間很充足!”

  兀的,就在這個時候。

  坐在駕駛位置的強子開口。

  他們已經成功的出了申城。

  回到那個小村莊。

  “快!

  先撤到直升機上再說!”

  林峰也沒有再多說什么。

  畢竟現在他們還在鬼子窩里。

  有什么事情,還是等到離開這里再說吧。

  “林兄弟。

  快走!”

  車子穩穩停下。

  兩名直升機駕駛員快速奔向直升機。

  僅僅用了兩分鐘的時間。

  螺旋槳轉動的聲音,便是在這空曠的野外響了起來。

  “走!”

  林峰一只手拎著筱冢義男,另一只手隨意的將一個什么東西扔進了車里。

  這里原本是八路軍申城地下同志的一個據點。

  但是現在,為了配合他們。

  早已是人去樓空。

  方圓幾公里都沒有任何人。

  所以也不用擔心小鬼子的報復。

  “八嘎!

  快快滴!

  我已經看到了!

  他們已經停車了!

  哈哈哈哈哈!

  他們跑不了了!

  狙擊手就位!

  一定要救出筱冢義男司令官閣下!”

  井邊艾草大聲呼喊。

  他原本以為要經歷一場持久的追擊。

  沒想到,這才剛剛出了申城。

  這些可惡的家伙就停車了。

  在他的意識中。

  只要這些人下了車。

  面對他們的大軍壓境。

  根本就沒有任何逃跑的可能性。

  只要自己正常操作。

  最終一定是可以把筱冢義男司令官救出來的。

  到了那個時候。

  自己也算是立了一功。

  雖然筱冢義男被綁架,他有責任。

  但最多也就是說功過相抵,他也不會受到什么懲罰。

  “八嘎!

  那是什么?!”

  就在井邊艾草思考著如何進行救援的時候。

  他們的正前方,一個龐然大物卻是突然騰空而起。

  與此同時,震耳欲聾的螺旋槳轉動聲也是傳到了他的耳朵中。

  “八嘎!

  那是什么?!

  直···直升機?!

  那兩個可惡的支那人,怎么可能擁有這種東西?!”

  “井邊閣下!

  請問現在我們該怎么辦?!

  要不要進行攻擊?!”

  一個小鬼子大聲問道。

  “不!

  千萬不要進攻!

  筱冢義男司令官還在飛機上!

  要是誤傷了他,咱們都要完蛋!”

  井邊艾草急切的開口。

  同時不斷的思考究竟該如何進行解救。

  “八嘎!

  混蛋!

  追擊!

  繼續追擊!

  他們天上飛,咱們在地上追!

  只要咱們的人多!

  遲早可以追的上!”

  井邊艾草大吼,指揮著身后的一大群小鬼子。

  好在這些小鬼子都坐在卡車上。

  要不然的話。

  這么遠的距離,他們的腿都要跑斷了。

  “井邊閣下。

  我們····我們看不到他們了。”

  等他們趕到林峰他們停車的地方。

  直升機已經升上了高空。

  僅憑肉眼,已經很難發現了。

  更別說追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井邊艾草聲嘶力竭的大吼。

  他知道,自己算是完蛋了。

  自己保護的對象,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擄走。

  而自己竟然是毫無辦法。

  “八格牙路!

  混蛋!

  檢查他們的汽車!

  說不定他們已經放了司令官閣下!”

  井邊艾草大聲怒吼。

  雖然他也知道,筱冢義男被放的概率很低很低。

  但他還是不死心。

  可等他拉開車門的一瞬間。

  眼珠子卻是猛地瞪得老大。

  因為他看到了此生中最為驚悚的一個畫面。

  一枚拉開了引線的手榴彈。

  “轟!

  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聲在這片空曠的野地中響起。

  “嗷·····”

  一群剛剛圍上來的小鬼子。

  被炸得鬼哭狼嚎。

  有一些距離較遠的小鬼子。

  并沒有被直接炸死。

  而是缺胳膊少腿。

  正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而井邊艾草,這個筱冢義男最忠誠的衛士。

  則是在一臉的驚恐之中,去見了天照大神。

  與此同時,已經在飛機中的筱冢義男。

  也是身體一震。

  因為透過舷窗,他看到地上一個小小的火光。

  他知道,又有不少的帝國武士,回了老家。

  “司令官閣下。

  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聊聊了。”

  林峰倒了一杯水,遞給筱冢義男。

  臉上帶著和藹的微笑,仿佛下面的爆炸,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