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我有十萬億舔狗金 > 第543章 非她不可了么
“我只是猜母親聽說了而已。”
甘青昀不再說話,只是手上捏著的杯子卻差點兒被她捏碎,她自然知道霍見空給池鳶的要求,但她還是無法忍受。
眉眼劃過一抹戾氣,“寒辭,非她不可了么?”
這抹戾氣很快消失,她的語氣變得很淡,“將來不管發生什么,你都始終會和她在一起,是么?”
“是。”
電話直接被掛斷,霍寒辭看了一眼手機,重新回到桌子前。
但多少還是沒什么心思了,給池鳶夾了一塊蟹肉。
“吃吧,不是餓了么。”
池鳶感覺到他的心情沉了下去,她知道是誰打來的,心臟都被揪了一下。
無怪乎今晚連江敘錦都在責怪她,因為霍寒辭跟她在一起,似乎變得眾叛親離。
而她原本就什么都沒有,所以不存在什么眾叛親離。
這段感情,一開始就是他犧牲得更多。
她甚至都不知道該拿出什么東西來彌補他的這些缺失。
即使她告訴自己,也許霍寒辭并不看重所謂的親情友情。
可他若真的不看重,又豈能任由聶衍打他一拳,若不看重,又豈會在當初將甘青昀送出國,親自派人照料。
她不想欺騙自己,因為她的存在,原本就擁有感情不多的霍寒辭,似乎在感情上更貧瘠了。
原本有滋有味的飯菜,一下子變得寡淡起來。
她要對霍寒辭更好,好到可以彌補他所有缺失的東西。
要對他更好才行。
她在心里默默對自己如此說道。
兩人吃完,到底還是沒特意去頂樓看今晚的煙花,她拿過還未完成的圍巾,繼續織了起來。
如她在短信里說的那樣,倒在他的懷里織。
就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他的手里拿著一本國外的書籍,一只手搭在她的后腦勺。
池鳶織了幾下,只瞄了一眼他的封面,就知道他看的是什么書。
博爾赫斯寫的。
池鳶手里的動作停頓了兩下,看到他低垂著眉眼,安靜且認真的翻看。
睫毛很長,在眼瞼處灑下濃濃的陰影,流暢的下顎線在這樣的光線里越發完美。
她想,不管將來發生了什么,大概會永遠記得這一幕。
晚上兩人躺床上后,什么也沒做,只是溫馨的抱在一起睡了過去。
*
醒來時,她的手機上有很多條祝福新年快樂的短信。
有的來自唐樓,有的來自聶茵和江敘錦。
唐樓發了兩條,除了一條新年祝福外,還有關于柳家在國外的地。
【柳家那邊相信了,打算用兩百個億來買那塊地,等政府的公章一過,那塊地就是他們的了。】
池鳶的嘴角彎了起來,現金流是一個公司的命脈,多少公司因為現金流周轉不過來而破產,這兩百個億的資金,絕對戳到了柳家的肺管子,省得他們總是想辦法來對付她。
她剛想回復,唐樓又發了一條消息。
【國外的流程比國內簡便得多,大概一周的時間,那塊地的歸處就能登報。】
池鳶回復了一個字,【好】。
她又陸續回復了其他人的新年祝福,但有個人的祝福讓她很意外。
是靳舟墨發來的,而且只有一張煙花的照片。
京城的年三十晚上會有一場很盛大的煙花,每年的人們都在等著這個時刻。
但在池鳶心里,她已經和霍寒辭看過一場最美的煙花了,所以對昨晚的煙花并不感興趣。
但靳舟墨的這張照片拍得很唯美,看得出來他肯定是特意找好的角度。
【照片很漂亮,學長新年快樂。】
靳舟墨沒回。
池鳶猜測照片應該是群發的,所以也沒放在心上。
這樣平靜的日子直到她四天后去霍氏最后一次交接工作,看到了跟她穿得一模一樣的冉眠眠。
部門內的其他人大概沒想到她還會回來,欲言又止。
而冉眠眠的手里抱了一堆文件,走到她的面前,微微點了一下頭,就去了一旁的電梯。
以前冉眠眠不是這樣的,她是很活潑的性格,現在卻故意裝得清冷。
同事們等冉眠眠一走,才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池總監,你看到了吧,她最近一直在辦公室內模仿你,從穿衣打扮到說話風格,一模一樣,而且還經常去頂層轉。”
“現在但凡要交到頂層去的文件,一定得是她去交。”
“你穿過的衣服,她全都買了一遍。”
這種被人在背后暗戳戳模仿的滋味兒,還真是不舒服,何況對方還總是出現在霍寒辭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