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相親當天和豪門大佬閃婚了 > 第993章 有辦法了

玻璃鏡上映著謝寒的影子。

連他的影子也透著一股高深莫測。

許助理不知道他下一步棋該怎么走,他問,“謝總,我們這樣騙人,會不會不太好?我們下一步又怎么走?”

“到時候我會通知你。”謝寒若有所思。

……

秦陶陶坐在婚房的客廳里,手機剛剛放下,夏俊杰便走了回來。

抬眸望去時,再也看不到他昔日一回到她身邊的溫柔體貼樣,全是滿臉的不耐煩和對她的厭棄。

重回舞臺的她,從來不覺得自己失去了雙腿就賤人一等。

現在的她不靠父母,完全憑借自己的毅力和堅持,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輪椅上的舞者,并且坐擁三千多萬的粉絲。

即使沒有父母兄弟姐妹在,她也能年入好幾百萬,安全能夠養活自己。

秦陶陶為自己感覺到自豪。

是夏俊杰不懂得珍惜她。

所以,朝夏俊杰望去時,她眼里沒有自卑,沒有痛苦,有的只是悔恨。

悔恨當初自己,為什么要看走眼?要嫁給這樣人品敗壞的垃圾?

只是她還需要偽裝妥協。

她還暫時不能和夏俊杰撕破臉。

坐下來的夏俊杰,離她離得遠遠的,冷冷道,“你今天去公司了。”

“就只是去隨便看看。”她應了一聲。

夏俊杰:“外面的保鏢是你叫來的?”

秦陶陶:“……”

夏俊杰:“放心,你不用對我如此戒備,我也不會對你到殺人滅口的地步,只要你乖乖配合我在你家人面前演戲,我依然還是會像以前一樣寵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夏俊杰起身摸了摸她的臉。

她嫌惡心,推開了他。

他一聲冷哼,“呵,你以為你這個鬼樣子,我想碰你?”

秦陶陶:“我也嫌你惡心。”

夏俊杰:“如果你不想你的父親被活活氣死,最好乖一點,別用這副仇恨的眼神看著我。”

說完,夏俊杰準備上樓。

走了兩步,他又回頭,“哦,對了,別想去公司抓我什么把柄,就算抓住了,公司的法人和最大股東也是你,我不會有半點連帶責任。只要你乖,一切都聽我的安排,我就能保你不會出事。”

等他上了樓,秦陶陶更加確定,夏俊杰就是個喪心病狂的人渣,垃圾。

如果她提離婚,后面肯定還有更多的風波等著她。

到時候,父親怎么辦?

想了一夜,她終于想到了突破口。

第二天,秦陶陶找到了何啟東。

被她約出來,何啟東很意外。

兩人約在很隱秘的私人會所,這讓何啟東更加察覺到事情的不簡單性。

坐在桌對面的何啟東,有些擔憂,“陶陶,你約舅舅出來,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并且不能讓你父母和你商叔喬姨知道嗎?”

秦陶陶與何啟東并無血緣關系,是跟著喬長安和喬爾年一起,叫他一聲舅舅。

其實,她與何啟東有些生疏。

但這件事情,必須得由他幫忙。

咬了咬唇,她有些難于開口,“……”

“沒事。”何啟東安慰她,“別害怕,別擔憂,既然你找到舅舅,肯定是需要舅舅幫忙,孩子,說吧,有什么能讓舅舅幫你的。舅舅一定替你保密。”

秦陶陶心中有些酸澀,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和打擊,她竟然一個人也不能說。

何啟東:“孩子,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難處?”

秦陶陶:“……”

何啟東:“婚姻出問題了?”

何啟東斷定,肯定是她和夏俊杰的婚姻出了問題。

秦森心臟不好,又不能告訴他。

“你告訴舅舅,舅舅替你出這口惡氣,去收拾那個夏俊杰。”

原本堅強的秦陶陶,在聽到何啟東的這番話,忽然淚目。

本來不覺得痛,什么事她都能挺過去,但有人關心她,她突然覺得好痛,好痛。

她有些哽咽,“舅舅,夏俊杰那個渾蛋……”

她把夏俊杰的事情,告訴了何啟東。

但她的目的不是訴苦,而是找解決的辦法,“夏俊杰目前的公司,我是法人和最大股東,我懷疑他利用我的名義做了很多違法或者是有損我利益的事情。舅舅,你是黑客高手,你能不能侵入到公司內部的電腦,或者用別的辦法,幫我查一查。我得先摸清夏俊杰的底,才能想辦法對付他。”

何啟東:“這個不難,舅舅幫你。”

一天后。

何啟東查到了眉目。

兩人再次見了面。

一見面,輪椅上的秦陶陶便迫切地想知道答案,“舅舅,查得怎么樣?”

何啟東一臉憤怒:“夏俊杰這個垃圾敗類,他公司賬上現在全是虧空狀態,而且還欠了幾十個億的外債貸款。如果你和他提離婚,你們兩家最終鬧翻,這些債務都將由你來償還。這些錢都被夏俊杰轉到了海外。”

秦陶陶憤怒地咬了咬后牙槽,“我就知道夏俊杰肯定會拉我下水。”

何啟東:“再有二十天,你和夏俊杰就要舉辦婚禮了,在這之前我們得想到辦法,唉!真是棘手,又不能讓你父親知道。昨天我見到你父親,他還心臟不太舒服。”

秦陶陶一籌莫展。

兩人沉默了一陣,秦陶陶問,“舅舅,這件事情可不可以請我商叔幫忙。”

何啟東:“不行,你商叔嘴巴最不嚴實,說不定說漏了嘴,露了餡,讓你爸知道了,你爸肯定會被活活死氣。”

兩人想來想去,最終還是沒有想到辦法。

回去的路上,何啟東推著秦陶陶的輪椅走到會所。

旁邊有杰西跟著。

何啟東吩咐道,“杰西,你家小姐的事情,斷然不能讓商三爺和秦總知道了,否則是會出人命的。”

正說著,幾人到了停車場。

幾人準備上車,這時迎面走來一個熟人,那是謝寒。

謝寒本是準備往另一個方向走去的,見到幾人,他停下腳步,問,“何兄,陶陶,你們怎么在這里?”

見到謝寒,何啟東忽然有了一個主意。

他在秦陶陶的耳前,小聲說,“陶陶,要不然這事找你謝叔幫忙。他辦事靠譜,嘴也嚴實,不會讓你爸知道的。”

謝寒:“要我幫什么忙,盡管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