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小説黜龍免費閱讀 > 第二十七章 振臂行(10)
  “我那日便在想一件事情。”

  大河上,一艘沒有立起桅桿的小號方頭船正趁著晨間霧氣蕩漾向前,盤腿坐在船頭的張行看著前方霧氣,忽然開了口。“你說,咱們黜龍幫掌握的修行者大概有多少?”

  “總得有……兩三百吧?”立在側后方的徐大郎立即回復。

  “差不多。”張行若有所思道。“天下十萬修行者,一萬奇經,一千凝丹,數十宗師……換到地方上,大魏三百州郡,以全天下四百州郡,一郡便該有兩三百修行者……”

  “東郡和濟陰沒有這么多……”徐大郎插了句嘴。

  “我知道。”張行繼續言道。“譬如關隴一帶和東都一隅,權貴集中,他們不事生產,自然可以去放心修行,所以修行者也更集中,以至于竇并妻子白氏女那般,居然也是位修行者,而且已經到了奇經階段,但又有何用?”

  “不只是關隴和東都。”徐世英點點頭,復又認真補充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瞎想,總覺得東夷、北地、西北巫族、東南妖族二島那里,修行者似乎也偏多……”

  “應該不是瞎想。”張行點頭應聲。“地方再小,只要有軍有政有教,建立了一個軍政教中心,便會如洼地聚水一般,很自然的聚攏起文武人才……或者說為了維持軍政中心,逼得他們自己的人去習文學武做修行。”

  “原來如此,那反過來說,東郡和濟陰這類地方,學成文武,卻做不了大官,再加上二三十年間百姓一來遇不到動亂,二來又被勞役、賦稅所折騰,沒時間也不愿意去熬正脈……那一兩個郡出不了一個凝丹,也是尋常了?”徐世英舉一反三。“至于咱們黜龍幫這兩三百修行者,其實一多半也是從外地聚攏過來的。”

  “不錯。”張行喟然道。“但其實,朝廷根本不需要違逆天道遮蔽修行道路,也不需要故意折騰來疲敝民力,只要維持著一個妥當的中樞體制,給人一個上進的路子,很自然的就能控制和把握修行者的主流……修行也好,讀書也罷,不就是為了活的更好嗎?所以,若是政治清明,勞役少些、賦稅正常,對下面一步步一視同仁起來,朝廷只會愈來愈強。”

  “但他們還是把我們逼反了,而我們明知道他們強我們弱,也還是反了!”倉促的棄槳聲中,徐大郎幽幽應道,并看向了側前方。???.

  彼處,一只明顯大了一圈的內河方頭船的影子早已經顯現,并有槳聲自遠而近傳來。

  “我知道,但我今日不是想說這個……”張行終于笑了起來。“而是講,我從那日剛回濮陽來時便一直在想一個事,徐大郎,你覺得咱們黜龍幫這兩三百修行者,在舉事的這一個月間,有多少人突破了境界,或者加速突破了境界?”

  徐世英猛地一怔,剛要說什么,那邊船上已經大喇喇的來喊:“什么人,大早上的過河?看你們這個方向,莫不是對岸賊軍的細作?”

  “若是細作,該半夜渡河才對。”張行笑了笑,在船頭大聲應道。

  “倒也是……”大船上的人似乎猶豫了一下,船只也慢慢緩了下來,似乎并不愿意招惹麻煩,但兩艘船還是按照慣性繼續接近,隱約已經能看到雙方人影了。

  “而且,也不是什么賊軍,我們是義軍。”張行看著越來越近的船只與人影,絲毫不慌,反而繼續坦蕩來告。

  出乎意料,短暫的慌亂之后,大船上居然在兩三丈遠的距離直接向外側轉向了,一句直接的應答都不再接。

  張徐二人,包括已經棄漿握住短兵的輕甲武士們,怔怔看著這一幕,一時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跟上去。”張行忽然回頭下令,打破了沉默。

  船上的輕甲武士們明顯猶豫了一下,但隨著徐大郎也立即揮手示意,卻還是立即催動了這艘方頭小船跟了上去。

  前方船只察覺到了這一點,更加慌亂,也立即加速,只是船只太大,因為之前轉向,所以顯得沉重緩慢。

  “除龍幫的好漢……你們,你們何必呢?大家不過都是吃一份錢糧。”船上那人繼續回喊。

  “可我們是真給錢糧啊!”張行還是坐在船頭不動,宛若說相聲一般大聲回復。“糧庫的一半、錢帛的兩成是賞錢,剩下的依舊吃糧領軍餉……”

  “不是說直接分光,家家戴黃花吃大肥肉嗎?”另一個聲音忽然隔著薄霧詫異喊了出來。

  “分光了哪來軍餉?要細水長流的。”張行對答如流。“不光是府庫沒分光,往后還要種地收稅的……”

  “那造反還有啥意思?”

  “當然有意思,因為往后一畝地就收一畝地的田賦,一家子也就給你算一家子,父子兄弟至親,只要三代內沒散,就按照一戶收稅……實際上算下來,相當于免了六七成的稅賦。”

  “這倒是啊……”

  “據說,還要按規矩清查之前的授田,參軍的優先……而且還要招募文武入幫,讓本地人自家做上去,當官領兵。”

  “這往后的事……”

  “而且,我們軍餉足額發,按照郡兵規制發,上個月的除了賞錢,正經軍餉在濟陰的時候就一起發了,倒是你們,果然能拿全嗎?還是說老規矩,到什長七成,郡卒五成……”

  “那肯定……”

  “別說了!”隨著船只掉頭成功,一開始出聲的聲音陡然響起。“對岸的好漢,大家平素都是河上生活,經常往來生意,也算是半個鄉里鄉親……你們別為難我們,我們也不為難你們……俺們現在回水寨,你們不要再跟來了,不然遇到許多船,又有軍官,要拿你們的!”

  “你們都尉孟山公是濟陰邊上的好漢,我們徐大頭領至親兄弟一般的交情,我不怕!”張行依然從容,他也就剩嘴皮子功夫了。“我要是被抓了,他也不敢殺我,反而要帶他一起反,到時候兄弟一起來如何……”

  “可……”

  “往里面帶路便是,帶到水寨正門外頭,給我們說一聲,我們停下來,霧散后看看就走……也沒人知道是你們帶的。”徐大郎也忍不住插嘴了。“怎么樣?非要刀兵相見嗎?”

  對面的船只不再有明顯的回答,而是一陣窸窣,似乎在交頭接耳,只是被大河上的波浪聲所遮蔽……當然,這不耽誤張行和徐大郎身為修行高手,真氣應用都已經到位,很快便聽到對面船上終于還是決定屈服,以避免傷亡的姿態。

  就這樣,過了一陣子,初冬的霧氣中,小方頭船果然跟著大方頭船來到一處地方,然后堂而皇之的落漿,卻不下錨,只是隨著波浪搖擺晃動,時不時的再劃幾下往上游走一走罷了。

  其實,水寨沒什么好看的,大河就這么寬,晴日里隔河便能看得妥當,尤其是這個水寨明顯是借用之前澶淵的渡口,區區幾日除了立個柵欄,也不可能有什么大的花樣,偏偏里面的規制很多往來兩岸的本地人早就爛熟于心。

  但很顯然,張行和徐世英意不在此。

  太陽升起,霧氣一如既往的快速被刺破、消散,很快,這只能承載十幾人的小方船便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之內。

  然而,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多想,因為這個位置,加上這么一艘內河最常見的運輸船只,很難不讓人懷疑只是一艘官軍的船只遇到了什么問題。

  實際上,已經有人主動從營寨里出來,準備幫助自己的戰友了。

  “城上應該能看到這里吧?”張行手搭涼棚,看向了東北方向的澶淵城。

  “不好說,但差不多。”徐世英也大約比劃了一下。“張三哥要做什么?”

  張行回頭一努嘴,唯一一個跟著張大龍頭上船的武士立即便將一面紅底的旗幟從懷中取出來。

  徐大郎怔了征,但馬上轉身接過,然后親自尋了一個干凈船槳,拿繩子套好,將旗幟系在了上面,并交給一名親信武士。

  后者接過來,復又小心綁到了船尾放倒的桅桿頭上,然后緩緩扶起了沒掛帆的桅桿。

  須臾片刻,紅底的“黜”字大旗便在初冬溫暖的陽光下開始隨小風鼓動了起來。

  水寨開始騷亂,無聊的張行沒有用背上的驚龍劍,而是借了一桿鐵槍,伸入腳下水中,開始無聊的、大量的釋放寒冰真氣,時不時還攪動一二。

  徐大郎也只是歪頭來看張行玩把戲,絲毫不做理會。

  過了一陣子,終于有一艘大方船,也以禿桅懸掛大魏旗幟,然后擊鼓出寨,小方船上,眾人按照命令穩坐不動。

  等到相隔十余丈,上面的人開始架弩之時,張行忽然起身,將手中鐵槍高高掄起,甚至踩得船頭一沉,早看的清楚的徐世英毫不猶豫,宛如鮮活蟒蛇一般的長生真氣自雙臂探出,卷起鐵槍上部,然后二人上下合力,只是奮力一推,便把那根大鐵槍歪著擲了出來。

  沒錯,鐵槍是歪的,從槍身到槍頭全是歪著飛起來的,而且在空中翻滾了起來,方船上的人看到之前那一幕,其實早猜到是有高手運真氣投槍,但眼瞅著槍身這般如風車般歪斜著飛來,還是忍不住當場發笑。

  這般準頭,便是有修行高手又有個屁用?

  巴不得你再扔幾個,真氣耗盡,方便生擒呢!

  然而,笑聲未停,隨著鐵槍周遭的長生真氣散去,船頭上的人便覺得那歪著的鐵槍周邊猛地一閃光,繼而風聲如雷,宛如什么巨大重物破空飛來一般。

  船上武士剛剛斂容,還在茫然,便順著那花里胡哨的大鐵槍軌跡,看到船頭一名自家軍官被飛來鐵槍隔著兩尺距離憑空砸翻在船頭甲板上,繼而上半身又被帶著砸入了甲板內部,變成一團爛肉漿糊,偏偏下半身還完好,尚在倒立著抽搐。

  這還不算,鐵槍砸入甲板,憑空停了一瞬,隨著木板斷裂,居然又往下面船艙做翻滾,順帶將那軍官上半身的內臟、血肉給粘連著滾入內艙。

  甲板上的人目瞪口呆,下面的槳手卻已經哭嚎起來了。

  “是冰!好大的冰坨子!”

  “還插著槍……”

  “船艙破了……”

  “沈七哥的腿被壓著了。”

  “怎么全是血……還有腸子……咋還有腦袋?”

  “俺不干了!”

  到此為止,上面的甲士這才醒悟是怎么回事,只是依然不曉得,那冰坨子滾下去的時候帶走了張伙長的上半身,到底是因為冰坨子自己沾到了,還是因為長生真氣黏人的緣故……

  當然了,這種技術性問題只是一閃而過,被這么透心一砸,船上四五十人,只死了一個,卻再也不顧其他,直接在更高的指揮者,也就是之前自請出擊的一名隊將示意下倉皇掉頭。

  “其實不如投石機。”張行喟然一時。

  “投石機是什么?”徐大郎好奇來問。

  張行微微一怔,居然被當場問倒……他才來這個世界三年不到,也沒有親自參與過大規模攻城戰,有些東西委實沒有注意到,只是想當然而已……譬如上次云內之圍,張行就沒有看到投石車,只有云梯、撞木之類,還以為是都藍可汗遠道而來,也早曉得自己很快要走,來不及起砲罷了。

  但是,現在隨著徐大郎的一聲詢問,張行轉而意識到,有沒有一種可能……在這個世界的攻城戰中,凝丹和奇經高手的存在,使得需要大量物資長期準備的類似戰爭器械一開始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和研發的需求。

  所以,才有白有思太爺爺與東齊神武帝大戰時,花里胡哨的工程手段與應對。

  那么反過來說,鐵甲勁弩是對待凝丹以下修行者的利器,投石車和弩車可以不可以成為改變時代的玩意?

  它們能對付凝丹高手嗎?

  “你不知道投石機嗎?”半晌,張行方才小心來問。“那巨弩呢?”

  “巨弩當然知道,也有人造過。”徐大郎認真以對。“老早便有人覺得,勁弩殺凝丹以下修行者,那巨弩自然可以狙殺凝丹高手……可凝丹高手行動太快,普通人很難操作瞄準,真要狙殺,不如同等修為者放暗箭偷襲……慢慢的,事情就又回到高手對高手的地步。”

  張行緩緩點頭,暫時按下心思。

  而與此同時,就在兩人淡定交談的時候,對面水寨、路上大寨,以及城上早已經被之前的動靜所驚起,變得胡亂和嘈雜起來。

  “接下來應該是要主將下令才能出擊了,而若是兩刻鐘內他們都還不能出兵船驅逐我們,那便是軍無戰心,或者說自家指揮不暢到了一定地步……”徐大郎回過神來,看了一陣,認真來言。“若是那般,其實咱們可以不等自家水軍,調集小船,嘗試突襲放火!甚至可以嘗試上游、下游冒險渡河,以八千眾突襲!一舉決勝!”

  張行不置可否,反而追問:“若是一個時辰都不驅逐咱們呢?”

  徐大郎沉默了一會,搖頭出聲:“如果一個時辰都不出兵,我委實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因為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太守王懷度本人根本不愿意打。”張行脫口而對。

  “這是自然……可若是不愿意打,為何來了這么多人?”徐大郎無語至極,以手指向了眼前太陽光下規模龐大、將澶淵城完全封鎖的水陸軍寨。“所以不還是回到了之前那個問題嗎?便是王太守本人不愿意打、沒本事打,也應該有個能說動他的人推著他打才對,只是不知道是誰……”

  “所以,若是那般,那個人自家就下令好了……對也不對?”

  “自然如此……張三哥不是為此來的嗎?”

  “那就看著吧!”張行重新坐到了船頭。“只是可惜,沒有從濮陽城里請一副吹打,也沒有酒菜擺上……”

  徐世英沉默不語。

  然而,等了一個多時辰,居然沒有一兵一船出來,一面是一艘只能承載十多人的小小平頭船,掛著一面紅底“黜”字旗,一面是水陸俱全不下萬余人的官軍大寨……雙方靜坐一時,宛若對峙。

  日頭越來越高,張行也懶得再等,他站起身來,就在船頭撒了一泡尿,然后轉身下令:

  “走吧!讓你的人走孟山公的路子把房彥朗的那封信交過去,就說莪張行愿意與他王太守今日傍晚河畔當面一會,和平解決澶淵之事,如若他來,我保證黜龍幫一年內不碰汲郡,也給他一個對人交代的法子;而若他不來,我便讓成功進取東平郡的大軍折返,先全取汲郡為上!屆時刀槍無眼,不論貴賤,一視同仁。”

  徐世英滿腹疑惑,但此時接到這番命令卻也振作一時。

  倒是張行,隨著方船輕輕擺動,轉回河南方向,反過來笑問:“你有什么想問的嗎?”

  “有。”徐大郎倒也坦蕩。“便是王太守本人顢頇,不想惹事,但為什么那人不出兵?他若是無能,又為何能催動王太守出動大軍那般利索?”

  “其實很簡單,那人不在這里,甚至不在汲郡。”張行失笑以對。

  徐大郎微微一愣,陡然醒悟,但立即又追問不及:“可若是此人不在前線,甚至不在汲郡,如何能讓王太守那般老實,之前剛剛退兵,立即又來?”

  “因為對方是個上官,有本事、有手段、有出身、有才智的上官。”張行繼續笑對。

  “可若是這般……”徐大郎再度醒悟,然后再度疑惑。“為何王太守之前敢趁機撤兵?”

  “因為這是個位置尷尬的上官。”張行回頭看了眼身后跟出來的兩艘兵船,依舊回復從容。“王太守礙于某種緣故,不得不從對方直接的言語或者文書,可從根本上他是不愿意聽對方指派的……考慮到撤兵再進軍之間只有兩日,此人必然又在汲郡鄰近州郡……你想到是誰了嗎?”

  才智卓絕,地位高超,對黜龍幫舉事似乎頗為在意,可指揮起河北的郡守卻不尷不尬……徐大郎這個時候再猜不到,便是傻子。

  但猜到之后,他反而緊張到心亂如麻,然后即便是在船上,也忍不住壓低了聲音小心來問:“張三哥的意思是,催著王太守動彈的,乃是滎陽的大張相公?”

  “還是叫人家張相公好了。”張行語氣淡然。“另一位張相公已經死了,我親眼看到的。”

  徐大郎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復。

  原因再簡單不過,他對張世昭緊張到了極致,而眼前的人卻一點都不緊張,這個時候說一些調兵之類的話,注定無用。

  但偏偏他現在滿腦子就只有一個念頭,趕緊跟王太守談和,然后請李樞把主力帶回來,省得一夜之間兵臨城下。

  “可若是他……”停了一陣子,眼看著小船即將靠岸,徐大郎滿頭大汗,還是把這話說了出來。“咱們……咱們是不是該讓李龍頭把兵帶回來?就不去順著濟水往下打了?”

  “為什么?”張行坦然反問。

  能為什么?那可是公認的皇帝智囊、當年幾乎以一己之智,當了十萬兵的張世昭張相公!

  他徐世英心里虛!

  但這話怎么說出口?

  船只靠岸,張行先跳了下去,徐世英也跟著跳下去,上面的士卒開始解旗,張徐二人在灘上稍立。

  而張行似乎也不準備賣關子,而是終于再笑:“徐大郎,你也不要過度緊張,我問你,若是他是你想的那般可怕,為何連一個王太守都管不住,使得王太守抓住說法自行撤了兩日兵?”

  徐大郎此時方才勉強回復心境,然后若有所思:“所以,是此人徒有虛名?”

  “不是。”張行斂容解答。“我親眼所見,這是個頂尖的聰明人。”

  “那……”

  “我再問徐大郎你一件事,為何東境要稱東境,中原要稱中原,河北要稱河北?”明明是在解釋,可張行再度開口反而顯得匪夷所思。

  “這自然是……”

  “不僅僅是天然地域……若說河北還算是大河相隔,那中原和東境怎么做的區分?和江淮呢?”張行認真追問。“而且為什么之前我和李公舉事前一再強調,不讓你們過界去梁郡和滎陽?”

  “是朝廷分路。”徐大郎強迫自己認真思索,然后果然給出了正確答案。

  “是朝廷分路。”張行負手點頭。“自白帝爺起,天下便一直是州郡縣三級制度,到了大魏一統天下,那位先帝爺先廢郡,改為州縣,然后到了如今這位圣人,又改為郡縣,但還有總管州、還有親王遙領郡,還有巡視地方的十五道監察御史,改了廢廢了改的,便是靖安臺巡組也有一套說法……而無論怎么分,咱們西面和南面的梁郡、滎陽,還有南陽、淮陽什么的,都是隸屬于所謂中原地帶,在朝廷那里都屬于所謂東都俯瞰的近畿之地,與關隴持平,總是跑不了的……這也是我們為什么暫時不動梁郡分毫的緣故,也是不想在汲郡繼續惹事的緣故。”

  徐大郎徹底醒悟。

  他本就是個伶俐人,一點就透的。

  簡單來說,就是不同地域或者地區,在朝廷那里就不是一群人負責的,重視程度也不是一回事。

  真要是放在尋常,你造反了,甭管是天涯海角,大魏直接幾萬甲士就推出去了。

  但是,這不是天下反了一半嗎?不是朝廷如今正半癱瘓著嗎?那么,哪怕只是幾十里之隔,你在東郡造反與在梁郡造反,于朝廷看來,就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管住手,很可能就能多獲得數月的喘息之機。

  甚至,徐大郎毫不懷疑,黑榜上比張李兩位還高的那位伍驚風,如今必然是東都眼中第一個釘子,因為他造反的地方在南陽,而且都快把南陽打光了……東都那邊暫時缺兵,不把南陽拔下來,還真不一定會來打黜龍幫。

  至于河北,其實也本不該來沾的,這不是張李二人(可能還有他徐大郎自己)失敗主義上頭,一心想著失敗后跑路河北嗎?所以明知道汲郡和魏郡在河北地區地位特殊,但還是沒忍住澶淵的誘惑。

  這可是東郡對岸天然的轉移據點。

  但還是惹出事來了。

  “所以……”徐大郎回過神來,認真以對。“張相公不是不聰明,而是權責受限……他在滎陽坐鎮,只能管得住近畿幾郡!”

  “他要是管得住近畿幾郡,咱們半月前就挨打了!如何到了眼下還能這般自在?”張行搖頭以對。“依我看,他能在滎陽控制半個郡,讓自己坐的安穩些,就已經不錯了!近畿是曹皇叔親自管的!他又不敢回東都……以他的身份回東都,要出亂子的,曹皇叔也不會容他!而他坐著不動,又坐實了自家坐蠟失權的困境,近畿也好,河北汲郡那邊也罷,自然愈發輕視他!”

  徐大郎微微嘆氣。

  這就是問題所在,不是他不聰明,也不是他不能理解這里面的邏輯,而是他既不懂高層那里的游戲規則,一時間里也很難將視野調整到更高層面來看問題。

  但他才二十出頭,往后有足夠的機會用高視野來看事情。

  “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眼看著旗幟收好,張行對著徐大郎下了結語。“張相公再聰明再有本事,也架不住遇到了那么一位圣人,直接去江都了,他怎么辦?大局不在他,時運不在他,根基不屬他,他能隔著河、用積威支應著王太守拿出十二分精神來對付我們,要我說,這已經很了不得了。而咱們,也該大著膽子做一回夾龍須的淺水蝦才是!”

  放下許多心來的徐大郎重重頷首。

  下午時分,王懷度同意見面的訊息,與義軍直接突入東平郡郡治的捷報同時抵達濮陽城外的渡口。

  張行毫不猶豫,與徐大郎一起,再度渡河,然后在傍晚時分的汲郡臨河縣郊外大堤上,見到了便裝而來的王懷度。

  后者身側最少帶了七八十位鐵甲勁弩長槍俱全的精悍之士,而且只在馬上遙遙來看。

  “中間的便是王懷度,左邊那個是孟山公,我跟他說幾句,或許可以動搖他。”徐大郎以手指向其中一人。

  “不要管他,幾句話的事情,說完以后,成與不成都走。”張行擺手以對,直接上前,遙遙相呼。“王公,我當日殺張含是為天下除賊,閣下守土有責,份屬自衛,此番又是我來邀約,何必顧慮?若是信我,還請上前私言一二……”

  說著,居然是孤身上前十余步,立在堤上。

  王懷度等了一等,想了一下,然后緩緩打馬向前,但也不到跟前,而且也不下馬。

  張行倒也無所謂,直接來問:“王公,逼迫你出兵的,應該是張相公吧?”

  王懷度一聲不吭,只是捻須點了點頭。

  “恕小子直言,皇叔與圣人兩立,若是河北東面與北面諸郡,還可以搬出陛下的名義,然后仗著幽州、河間大營的兵馬,推著薛李兩位大將軍來與皇叔做抗衡,可王公在汲郡,難道能躲得過皇叔嗎?這個時候,張相公的位置有多尷尬,王公難道不知道?”張行懇切來問,順便往前走了兩步。

  王懷度再度點了下頭,表情也和緩了不少……很顯然,這個年輕的反賊到底是中樞那里廝混過來的,一針見血,跟那群鄉下土豪根本不是一回事……實際上,整個汲郡上下,能知道他這份難處并說出來的,還真沒見到呢。

  “我聽東都的熟人說,張相公已經準備跟著皇后的御駕南下江都了,這個時候,王公敷衍一下就罷了,怎么非得要跟我們拼個你死我活呢?”張行繼續來問,順便又往前兩步。

  “守土有責,澶淵到底是我的治下。”王太守終于開口。

  而這一開口,張行便曉得,此事已經成了七分。

  “此事其實簡單。”張行笑道。“我讓一個澶淵本地的人出來當個頭,偽作降服回王太守,重新換上大魏旗幟就是了,然后太守不必來伐,我也保證,黜龍幫上下,無論任何軍政干礙,絕不出澶淵縣外……這樣,便是張相公又怎么逼迫王公?”

  王懷度微微一愣。

  “便是澶淵錢糧缺失,也可以包在軍糧消耗中嘛。”張行繼續來勸。

  “但此事萬一露餡……便是曹皇叔那里……”王太守再度開口,還是有些為難。

  張行也不慣著對方,直接來笑:“王太守只怕曹皇叔,不怕我們這些反賊嗎?不瞞王公,昨日李樞李龍頭已經進取東平郡得手,鄆城易主,巨野澤六萬三征舊軍都已經降服……這件事情,往下游稍作打探,便能知曉……所以,只要我們想,隨時可以渡河過來,玉石俱焚!”

  王懷度嘆了口氣,立即正色反問:“那你們為何不直接來呢?”

  “當然還是害怕驚動了曹皇叔。”張行坦誠以告。“但絕不是怕了王太守你那一兩萬郡卒。”

  王懷度沉吟不語。

  “王太守。”張行忽然再往前兩步開口。“王太守是信不過我吧?”

  “爾等賊人,我是官……”王懷度愈發嘆氣不及。

  若是這般,你丫來什么?而且我步步進逼,你怎么不跑?

  張行心中無語,不耽誤他笑靨如花:“如此我立個誓言吧!王公稍安勿躁……我且取劍來……”

  你既是賊,立誓又有什么用?

  王太守心中無語,瞅著已經逼到七八步外的對方拔出一把無鞘劍來,更是緊緊拽住了馬韁,準備立即折返,以防被綁架劫持。

  但對方下一句話,卻硬生生把他拽住了。

  “這把劍正是驚龍劍,當日齊王殿下做靖安臺西鎮撫司少丞時,我為他屬下伏龍衛副常檢,素為心腹。”張行看著手中的無鞘劍,微微嘆了口氣,同時驚到了身前身后兩人。“三征之前,殿下怕天下有變,才將此劍托付于我。”

  “齊王……”王懷度到底沒有忍住,驚慌失措。“齊王贈你此驚龍劍?這是驚龍劍?”

  “然也。”張行伸出劍來,指向了身側大河,絲毫不做多余解釋。“王公若是不信我,我便執驚龍劍引真氣指大河為誓……如何?”

  王懷度愕然無聲——這其實已經是被齊王這個訊息變量給弄糊涂,準備假裝糊涂答應了,圣人和皇叔,再加上齊王,水太渾了。

  而張行毫不猶豫,將寒冰真氣釋出,真氣卷過手中平平無奇的驚龍劍,帶起一條劍芒,然后指向了大河:

  “今日張某指大河為誓,一年之內,王公但在汲郡坐鎮一日,則黜龍幫一日不過澶淵半步,并與王公日夜為善,若有違誓,大河見證,當吞我入波,死葬魚腹!”

  一言既出,王懷度剛要言語,孰料河上忽然風起,浪潮疊加,滾滾向東。

  遠處的人不曉得,只是詫異去扶衣冠之類的,唯獨王懷度與徐世英,一前一后,當即目瞪口呆,便是張行都慌了,趕緊收了劍,倉促負起。

  好在收了劍以后風也沒停,不然怪嚇人的。

  “那就這么說了?”張行收斂心神,趁熱打鐵。

  王懷度猶豫了一下,低聲以對:“其實有兩件事情……”

  “王公請說。”收了劍的張行立即快步上前,恬不知恥的抱住了對方的馬脖子,言辭懇切。“王公但有所言,小子當盡力為王公分憂……”

  “有個叫李亭文的,之前是東郡的駐郡黑綬,逃去了滎陽,又被張相公派來傳遞訊息……時不時的會往來汲郡與滎陽,也會去東郡打探消息……如今正在營中,想要退兵,他是個麻煩。”王懷度強壓不適,低聲相告。

  “我曉得了。”張行立即應聲。“今日王公回去,就告訴他,說我們有信使給王公,要拿前東郡都尉竇并的夫人白氏二娘做說法,威脅王公退兵……只讓他連夜來濮陽城打探竇夫人下落便可,剩下的交與我們便是。”

  王懷度點點頭,忽然又愣住:“白家二娘果然還在你們那里?”

  “白家二娘與我有親戚,”張行依舊恬不知恥,面色如常來對。“本就是想在我那里躲一躲兵亂,日子過得極好……不過,我那里到底不是長久之計,此事之后,我讓白二娘自己渡河來,屆時還要勞煩王公把她送到英國公那里,也就是王公家鄉太原哪里去……曹皇叔對英國公也有成見,就不必送去東都做人質了。”

  王懷度再三愣了愣,一時心亂如麻,然后只能點頭,便欲打馬折返。

  卻不料,張行是個熱心的,居然拽住馬頭追問:“還有一事呢?請王公務必許小子為長輩分憂。”

  “哦。”王懷度這才醒悟,立即來說。“我三弟懷績……十余年前忽然辭官離家,自此杳無音信,據說是訪問真龍神仙去了……你有驚龍劍,說不定有些門路,若是有機會遇到他,替我喊一聲,讓他盡早回家……我見到修行上有門路的,不管是誰,都要說下此事。”

  說著,居然有些黯然之態。

  張行自無不可。

  就這樣,日落之前,雙方賓主盡歡,各自離去。

  到了晚上,徐大郎親自坐鎮,李亭文剛一入城,尚未抵達白氏二娘所居府邸,便被直接拿下,然后連夜梟首,懸于城門,以儆效尤。

  PS:晚了八個小時的六一祝福……祝大家兒童節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