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小説黜龍全本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浮馬行(13)
  徐大郎是什么人?

  是濟北第一豪強的實際當家人,是祖傳的東齊余孽,是因為世代傳襲的頂級仕途被中斷而對大魏天然帶有反動立場的人,是巨野澤周邊最大的不法分子總頭目。

  這種人,身上不法的事情多了去了,但卻一直好好活到了現在。

  但今日,正當包括他在內的所有有識之士,都覺得他最大的敵人,也就是大魏朝廷開始走上不歸路的時候,他卻因為一個區區盜竊御馬的案件而滿頭大汗起來。

  原因再簡單不過,這事一個不好,怕是真要抄家滅族。

  其他人,李樞也好,雄伯南也罷,也明顯意識到什么,然后沉默一時。

  說白了,這個時候,你便是真造反了,也未必有人管你,因為太亂了,自動變成反賊的人太多了……跑了那么多人,不也就公開殺了幾百個釁鼓嗎?耽誤繼續跑了當反賊?

  但丟了幾匹御馬,靖安臺的人受到了來自最上頭的直接壓力,是需要交差的,再加上時間又倉促,那哪怕這御馬沒在你徐家手里,也很有可能要你徐家負責……誰讓你是巨野澤周邊第一號不法分子呢?

  也難怪徐大郎如此失態。

  “就這么一句話。”張行見到對方醒悟,居然不再多理論此事,反而繼續看向李樞,他對這個意外遇到的人似乎更感興趣一點。“李先生……你回來只是亮個面嗎?”

  李樞看了眼滿頭大汗的徐大郎,又認真打量了一下這個兩年前的河上潰卒,居然站起身來再度鄭重一禮,語氣也慎重了許多:

  “慚愧,彼時狼狽逃竄,這兩年也是顛沛流離,居然忘了張兄弟的姓名……委實慚愧。”

  “我叫張行,背井離鄉之人,從北地出來的,先去當兵,結果遇到了二征東夷,那日后送了兄弟歸鄉安葬,便隨白巡檢去了靖安臺,如今在伏龍衛做副常檢。”張行一邊起身回禮,一邊重新做了自我介紹。“時間那么久,河上萍水相逢那么一回,真記住了才怪……李先生,咱們都坐。”

  “原來如此。”李樞重新坐下,復又感慨。“區區兩載,自一潰兵至于伏龍衛副常檢,看來還是我李樞小覷了天下英雄。”

  “張兄弟這兩年做得好大名頭。”雄伯南看了一眼還在流汗的徐大郎,心中莫名驚慌,卻只硬著頭皮學著其他兩人鎮定說話。“東境、中原、晉地,甚至河北,都有好漢念他的好……不過,最根本的還是淮上,江淮好漢人人服氣,那場面好大的淮右盟根本就是他一手立的,還親手殺了個東夷的凝丹間客……江東好像也有說法,但我就不太清楚了。”

  李樞連連點頭,然后語氣愈發鄭重,算是終于回復了對方的問題:“其實不瞞張兄弟,我這個身份,何時何地都注定是要反魏的……一開始回來,的確只是想避嫌,但自渤海郡登陸后,便看到百姓畏征,民生疲敝,等到了徐大郎這里,親眼看到連御駕控制的部隊都止不住逃亡,心里自然是有些想法的……”

  “那可有計劃?”張行進一步追問。

  “委實沒有。”李樞認真以對。“因為想法也只是想著等三征東夷之后再說……楊慎之敗,我多少得了點教訓,不能給人呼應東夷的口實,尤其是我現在來頭尷尬……其實,當日張兄弟不也因為這個對我有些怨氣嗎?”

  “道理是對的,但此一時彼一時。”張行搖頭不止。“我覺得,若急一些也無妨……老百姓此時最畏懼的往東夷浪死……若此時有人能登高一呼,公然喊出口號來,怕是一下子就能聚眾數萬,而且有兵有甲有修行之士,到時候據巨野澤稍蟄,再聯絡四方豪杰,等到三征徹底敗下,趁機起事攻略州縣,未必不能行。”

  一旁雄伯南早已經聽得口吃生津,拳頭攥了又攥,但李樞卻只是點點頭,并不直接表態,反而看向了終于坐回去的徐大郎。

  張行笑了一下,也看向了徐世英:“如何,徐大郎可想清楚了?”

  “還能如何?”徐世英尷尬以對。“張兄去了伏龍衛,對靖安臺巡組這里可能說上話?”

  “若能說上,就不來這一趟了。”張兄從容以對。“自隨手替你消了……或者直說吧,第一巡組的羅方,和這次出來查此案的第三巡組薛亮,都是靖安臺曹中丞的義子,原本就跟白常檢還有我不對付;而第二巡組的張長恭,本就是代替白常檢的人物,而且也不好收買……他爹是東都留守八貴之一,他爺爺是河東南坡上的那位張老夫子。”

  徐大郎明顯眼皮跳了一下,但還是勉力保持了鎮定:“如此說來,只有暫避一時了?”

  張行嗤笑以對。

  徐世英尷尬一時。

  倒是雄伯南,明顯沒看到三人啞謎,忍不住來問:“就只是避一避?剛剛張兄弟說的那般清楚……趁著這個機會,咱們一起入了巨野澤,打出李先生的旗號來,借著你徐大郎的家底和根基,我再去聯絡河北中原的英雄,張兄弟去籠絡潰兵……不就成了嗎?這不就是咱們等了兩三年的機會?!”

  徐世英愈發尷尬,李樞也是欲言又止。

  “雄大哥,這事沒那么簡單。”張行朝著雄伯南解釋道。“還是我來說吧……首先,李先生有自己的想法,他有楊慎的教訓,不光是不愿意趁著三征起事,怕是還有不想當第一個出頭之人,以至于招來大魏朝廷的注意,不得不與大魏精銳硬抗的心思,甚至還要聯絡河北、中原、東境的士人再作商議也說不定……因為大魏軍士畏懼的只是過落龍灘去征東夷,內部平叛說不得戰力依舊強橫,而這種擔心是很有道理的。”

  李樞面無表情,一聲不吭,卻還是捻著胡須多看了張行一眼。

  “至于徐大郎,他年輕點,我也就不留情面了……他這里說白了,就是豪強心態,舍不得家底,哪怕以他的才智和眼光,早早看出來大魏要崩,世道要大亂,心里明白該出去博,該出去翻騰起來,卻還是舍不得這些根基……狡兔三窟,待會我走了,他從容收拾一下,率眾去別郡的莊子躲一躲就是,靖安臺的人只是為了御前交差,而御駕是不停往前走的,一時追索不到自然會拿巨野澤周邊的其他人代替。”話到此處,張行從嘆了口氣的雄伯南那里收回來,轉身看向了徐世英。“徐大郎,要我說,你遲早要在這心態上吃大虧。”

  徐世英難堪至極,只能拱手:“慚愧。”

  “你確實該慚愧。”張行絲毫不給對方留臉面。“別的倒也罷了,看人上面我張三郎是有幾分心得的……當年在河上,你雖然年少,光彩卻在一眾英杰里面遮都遮不住的,如今再見,上上下下,內內外外,更是顯得不凡……而我如今也還是河上那些話,你須是條真龍,要認得自家的本事和材資,亂世將至,脫了這個土豪的藩籬才能一飛沖天。你身邊這些東西,對你這種人來說,可以是個敲門磚,也可以當個拖累,但切不能本末倒置,視為根本!”

  徐世英只能撇過臉去……說句實話,以徐大郎年少時的閻王脾氣,誰這么跟他說,怕是早就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了,只是如今一則年長,漸漸成熟;二則,眼前這個只見過兩面的人,當年潦倒不堪時,也曾這般說過,只能說人家是真心話,是真覺得他徐大郎是個被束縛的真龍,不是臨時起意嘲諷;三則,到底人家是來救命的,經此一事,除非能將雄天王和此人一起滅口,否則這輩子都要承人家恩情的。

  而張行說完,又朝雄伯南來笑:“雄兄……只說他們二位,若不說我自己,也顯得虛偽……其實,我與他們也只是一面之緣,又何嘗會隨他們二人去巨野澤落草?你還不知道吧,因為懷戎見你那一回的功勞,我如今也已經是從五品,再加上還有白氏的襄助,距離轉到州郡做個實權郡守也只是差一步,便是想做事情,也是自家來做,又何必給這兩位當個三當家、四當家?到時候你要有心,就來找我,咱們一起試試做點事情。”

  雄伯南聽得清楚,曉得此間四個人,三個都是懷著鬼胎的,只自己沒有心眼,但還是忍不住反駁:“張三郎何必自嘲……我看你是個真講義氣的,當日懷戎送我出去,今日又來救徐大郎全家的命……”

  “就是這個意思。”張行霍然起身,坦蕩以對。“我今日來,只是因為當日河上徐大郎與我有過一番義氣,甭管最后受沒受,終究要還回來,所以只是私交,只是要救他全家性命……至于他一個恃強凌弱的中原豪強,反不反,有沒有氣魄,將來什么前途,干我一個北地農人什么事情?天下板蕩,道路腥膻,若真起了大志氣,來救天下人,那要救的人多了,總輪不到先要救他這種強人吧?告辭了!”

  說著,居然直接轉了出去。

  雄伯南聽得血氣上頭,跺了下腳,便要直接追出去,但到底醒悟過來,復又回頭相顧剩下二人:“這張三郎若是被靖安臺的人撞上,免不了是個麻煩,我去送個五六十里……你們且忙著。”

  說著,也直接出去了,真就將徐世英跟李樞留在原地,以至于愣了許久,外面人馬嘶叫起來,方才尷尬對視。

  “誰能想到,彼時道旁相逢即別的一名潰卒,竟然是這等人物呢?”李樞喟然一時。“我在東夷兩年,也未見幾個像樣的豪杰。”

  徐大郎只是掩面干笑,卻又一時黯然。

  另一邊,張行借了一匹馬,讓黃驃馬空置,徑直打馬往歸軍城。

  而紫面天王雄伯南又是個傲嬌的性子,覺得張行義氣,想要償還當日恩情,卻不好當面說的,只是仗著紫霞真氣的夜間并不太顯,在后面遠遠輟著低空而騰……卻不料,行不過三五里,忽然一道金光從自己側后方閃過,硬生生將他逼停。

  二人打了個照面,雄伯南一時詫異,繼而醒悟,然后小心拱手:“是白巡檢?”

  “是常檢。”白有思在夜中相對。“我怕徐大郎下黑手,所以跟著張副常檢過來的……有勞天王了,請回吧!”

  雄伯南有心想問對方跟張三郎是什么關系,又為何看不上徐大郎?而且這番威勢,儼然成丹,而且進展深厚了,如何這般厲害?

  但終究還是覺得這些話有些多余,而且委實不熟,便不尷不尬的一拱手,轉身回去了。

  至于張行,他繼續馳馬而走,沿途遇到過數次乘夜逃散的民夫、軍士,但所幸仗著自己奇經二脈的高手修為,每次都能化險為夷,連金錐都未曾動,然后四更天前便已經抵達軍城之外,卻并不著急入內……而是稍等了等,待到天色微亮,軍城開始預備早飯,趁著又一輪嘈雜與混亂,從容扔下徐大郎家的馬,牽著黃驃馬歸入軍城內,并進了帳篷小憩。

  全程都不知道白有思的行為,以及身后發生的事情。

  秦寶也沒有來問多余的話,而是在喚張行起來吃飯時主動提醒了一句:“昨夜逃人太多,甚至有御前的金吾衛逃走,錢唐早早注意到三哥不在,馬上吃飯的時候估計要問。”

  張行點點頭,不以為意。

  而稍待片刻,張行洗漱完畢,出來用餐,這邊碗剛端上,那邊錢唐果然開口:“張三郎昨夜去哪兒了?”

  “去追一個金吾衛的逃人去了。”張行喝著粥,不慌不忙,懇切以對。“那是個人才,我一直覺得可以相處的,結果也逃了……就想去勸勸他,趁別人沒發現回來……最后人是追到了,他卻死活不愿意回來,我也沒為難他,就自己折回了……然后在軍城外等到天明,這才好進來。”

  錢唐聽完,也是一嘆:“能讓你張三郎看重的人才,想來是真有些本事,怎么也逃了呢?”

  周圍伏龍衛也都唏噓一時。

  但片刻后,其中就有人不安起來:“算是先皇的那一次,三次都是大敗而歸,但凡是過了落龍灘的,逃回來的十不存一……三哥,你也是上次逃回來得……你就不怕嗎?”

  “胡扯什么?”小白綬王振率先呵斥。“咱們是伏龍衛,脫不了御前,又不用真打仗……”

  那人當時便斂聲息氣,低頭吃餅。

  倒是王振,反過來也有些不安,便低聲問了一句:“張三哥,人家都說你是智囊,那你說……咱們真能保穩嗎?伏龍衛就保穩嗎?御前就保穩嗎?”

  張行本想呵斥,但仔細一想,他也整個人愣在那里……是啊,御前就TM保穩嗎?

  兩年前自己剛剛過來,就已經知道這不是狗屁隋唐了,那自然也不是三征高麗,或者說就是三征高麗,稍微混合個狗屁土木堡的劇情,豈不是也挺合理?

  不是說天意難測嗎?

  就好像自己現在都沒想通,白帝爺從所謂天意那里拿到的劇本底子,到底是漢高祖還是諸葛武侯一樣。

  一念至此,張三郎滿頭大汗,居然不能答。

  周圍伏龍衛面面相覷,也都駭然。

  “怕個什么?!”就在此時,錢唐反而忍受不住。“莫忘了還有常檢和伏龍印呢……有常檢在有伏龍印在,再加上咱們這百十個奇經高手,便是東夷大都督敢來,又如何是我們對手?還逃不走?!”

  眾人稍作釋然。

  便是張行也反應過來,凡事自有晴天大老娘們呢,驚龍劍也在自己手里,大局不能定,逃回來難道還要愁?

  一念至此,他當即將手中冰粥一飲而盡,然后從容來講:“錢黑綬說的不錯,凡事自有常檢,你們信不過我,難道還信不過倚天劍嗎?”

  眾人聽到張副常檢開了口,這才轟然,士氣稍振。

  就這樣,張行并不曉得御馬案是怎么結的,因為軍中逃人依然絡繹不絕,引發了種種混亂,而有意思的是,因為軍城的存在,這種逃亡幾乎是一目了然……甚至,時間來到三月中旬,在距離登州不過兩百里的地方,河北那個小軍城終于再也不能維持,幾乎垮掉……圣人本圣,從這時開始,就再也不露面了。

  張行稍有醒悟,只能說,司馬長纓這老頭,還是有兩把刷子的,簡直是控制某位圣人心思的藝術家。

  又勉強撐過六七日,大軍終于抵達登州,登州大營在即,秦寶匆匆告假,先行去接老母往城內躲避不提,幽州、河間、徐州、江都諸將也都匯合……讓人趕到驚訝的是,這四個大營帶來的部隊,意外的保持了數量和質量。

  而且,四大鎮的主要將領們居然都是誠心實意的主戰,從幽州李澄到江都來戰兒,都是誠心請戰,甚至表示只以南北夾擊,水陸并進,便可以掃蕩東夷五十州。

  這也讓圣人精神復振,他又覺得自己行了。

  至于張行,也是此時,忽然在軍中聽到了一首民謠:

  沂蒙山前知世郎,穿著紅羅錦背襠。

  長槊侵天半,輪刀耀日光。

  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

  忽聞官軍至,提刀向前蕩。

  譬如過灘死,斬頭何所傷?

  來來來,無向東夷浪死,十年無人葬!

  沂蒙山,乃是徐州、巨野澤、登州中間的山脈,也是東境最大的一片山脈,或者說就在登州大營身后兩百里,民夫進行運糧的路上。

  有人將此事稟報給圣人,圣人問御前三位相公,司馬相公與虞相公不語,張含相公出列,從容進言:

  “此必東夷間諜所為,勢窮難當,只能行此小道。”

  圣人當場頷首,不再以為意,并著諸將一同商議進軍。

  時間是三月下旬,李定作為都水使者,停在了稍遠的大河口,秦寶則早已經歸來,與張行、白有思、錢唐、王振、周行范等伏龍衛一起列位大營之內。

  與此同時,御前列席,司馬長纓、虞常基、張含三位相公,十四衛大將與來戰兒、周效明、李澄、羅術、羅信等將相俱在。

  羅方、薛亮、張長恭等靖安臺三巡組也在。

  其余如齊王曹銘、北衙牛督公,幾位妃嬪、公主皇子,也都在。

  這還不算,就在上頭大舉議論進兵的時候,讓張行感到在意的是,司馬正也出現了——他帶領著一批輜重壓后抵達,立即受封為虎賁中郎將,這是金吾衛特殊職責下,理論上的最高領導。

  所有人都意識到,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