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末世孕媽靠無限物資生存 > 第39章 逃婚的千金小姐11
  林安清存了私心,借著過節的由頭,他故意請她到府上來,就是做了趁她喝醉,能套些話出來的打算。

  酒后吐真言嘛!他想,或許可以趁著她不設防備之時,弄清楚那些困擾他許久的事情。

  譬如她的真名,譬如她的身份,她為何女扮男裝接近自己,她有何目的?

  在他發覺她是女兒身之后,太多太多疑問,堵在他的腦中,他疑慮了多日。

  女子出門在外多有不便,作男子打扮是一種很聰明的行為,但她顯然目的不那么單純,帶著其他目的。

  他并不是傻子,仔細想想,從她第一次接近他時,就是有備而來,再有之后的幾番偶遇。

  只不過他之前并沒有發現她偽裝了自己的身份。也就沒有過多細想發生的種種巧合。

  只當是緣分使然。

  而去同窗家做客,偶然發現她的身份之后,說實話,他心中并沒有多少被欺騙的怨憤。

  反而產生了不該有的情緒,那是一種比他中舉時還要令人激動難耐的情愫。

  絲絲縷縷,每到夜深人靜之時就在腦中扎根。

  林安清彎腰抱起安安靜靜趴在桌子上,早就喝得人事不省,酒酣入夢的姑娘。大步往臥房走去。

  她的身子沒什么重量,十分輕盈,他輕輕松松就抱起了她。

  她很乖,喝多了也不吵鬧。靜靜地枕在自己的臂彎里,像只聽話的小貓咪,叫人什么脾氣也沒了。

  修竹院的幾個丫鬟不知從哪里冒出,見林安清離開,很快就上前收拾桌子。

  其中一個年紀最小的丫鬟看著自家少爺抱著霍公子離開的背影,臉上的表情怪異了起來。

  “少爺他對待霍公子,是不是太過曖昧了。”小丫鬟藏不住事,是個有什么說什么的性子。

  其中一位年紀稍長的丫鬟跟另一人心照不宣地對視一眼,食指抵唇“噓”一聲。

  “主子的事,豈是我等可以議論的。友人之間,親近些也無妨。有那關系好的,還抵足而眠呢!這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

  “是嗎?”小丫鬟半信半疑,不過想到自己見識不如兩位姐姐,很快又釋然了。

  很快就把少爺的不同尋常拋到了腦后。

  見小丫鬟相信了的樣子,另外兩位丫鬟暗暗松了一口氣,心領神會地頷首。

  手上忙活的動作不停,只是有些擔憂地望向臥房。

  林安清把人放在了自己的床榻上,幫她脫了鞋子,接過丫鬟遞過來的濕毛巾替她擦了擦臉。

  她今日喝多了酒,唯恐她夜里難受,確定她身上并無不妥之后,再一次壓了壓被角,就放心地離開了。

  退出內室,交代守夜的小丫鬟好好注意著她的動靜,提步往書房而去。

  書房的燈亮了一夜,小廝來勸了幾次,見少爺在信箋上不知道寫著什么,很是鄭重的樣子,也不敢問。

  只好默默上了盞茶之后,聽從吩咐退下了。

  林安清桌上是一封還未完成的家書。他在外求學,每半月會按時往家中寄一封信。

  信中多是問候父母親人,話家常,像往常一般聊聊自己每日干了什么,認識了什么人。

  只今日,比往常多了些內容。他試探性地在信中提了提自己的婚事。

  他久居金陵,也不知婚事進行到哪里?是否還有轉圜的余地?

  月前家中來了信,提及婚事已提上日程。

  他自小就定了親,從小就知道自己未來的妻子是誰。對這樁婚事也并無抵觸的心理。

  只是,世間沒有盡善盡美的事。他也不能料到自己會遇到想要與之相守一生的其他女子。

  如今心境比之當日已大不同,但他心中難免存了絲僥幸。或許呢?或許會有其他變故也說不定。

  他自己都想不到,這個“變故”早就被他遇上了。

  …………

  霍知許醒來的時候,看著陌生的房間,一個激靈從床上跳起,穿上鞋子就往外沖。

  等沖到院子里看著熟悉的景致意識開始回籠,憶起昨夜醉前的最后一幕。

  “醒了?你還好嗎?”

  林安清坐在屋外的花廳里,擔憂地看著她。

  霍知許揉了揉有些發漲的頭,林安清幾步上前,把手搓熱,輕輕按壓著她的頭皮。

  他手下的力道剛剛好,微涼的指腹貼著頭皮,緩解了幾分不適。

  只是,這動作是否太過曖昧了些?霍知許心中難安。

  林安清搞什么?她如今可是一個男子。

  丫鬟端著一碗姜黃色的湯水過來,不知是什么東西。

  “快喝了,可解頭痛。”林安清如今是一點也不遮掩自己的動作了,從托盤里端起解酒湯就要喂她。

  太過親昵了,霍知許不自在地退了兩步,干笑了兩聲接過了碗。

  “呵呵,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林安清也不勉強她,只是在一旁笑看著她喝完了藥。

  丫鬟也發現了自家公子的怪異,收了碗之后,逃也似得離開了。

  如此,偌大的院子里就只剩下了霍知許二人。

  一時間誰也沒說話,氣氛莫名的詭異了起來。

  霍知許是云里霧里,不知道林安清吃錯了什么藥。

  而林安清呢?他看清了自己的心意之后,莫名地想親近她而已。

  就連看她吃藥這種尋常小事,他都有一種莫大的幸福感。

  “那什么?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嗎?”終究還是霍知許先忍不住,打破了這種詭異的氣氛。

  “隨我來。”林安清一直是一個執行力很強的人,把她拉進房里,想把話說開。

  兩人面對面坐著,霍知許給自己倒了杯茶灌下去,緊張的情緒略減了些。

  林安清一雙上挑的鳳眼好看地彎起,定定地看著她。

  她覺得自己在這道視線之下無所遁形,他仿佛早就已經把她看看穿。

  只是不知道,他知道了多少?他又是一種怎樣的態度?

  果然,沒等她完全做好心理建設,他薄唇輕啟,打開了話匣。

  跟想象中急風驟雨般的質問全然不同,他的語氣可以說十分溫和。

  霍知許還能分出心神在心底贊一聲好修養,果然是氣度高華,盡顯大家風范的世家公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