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8章 話里藏刀,紛爭影現
  五日后,滄州,秦國邊界。

  周心怡等人已經乘坐飛舟來到了秦國,同時齊國、楚國、韓青國的人也已經抵達,不過韓青國并沒有人參加此屆五國大選。

  楚國飛舟上,一名中年男子率先開口說道:“周皇,齊皇,韓后別來無恙。”

  說話的人正是楚國之主,楚向奇。

  周云輝回道:“楚皇,別來無恙。”

  一旁飛舟上,一雍容華貴的婦人從飛舟內走出,“時隔五年,楚皇,周皇,齊皇風采依舊,想必修為又更進一步。“

  “韓后說笑了,我等微末道行怎能與韓后相比。”

  另一飛舟上的齊皇說道,然后掃了一眼周皇飛舟上的人。

  “周皇還真是大氣,只帶了十八個人來參加武會大選,我齊某佩服!”

  “云輝兄,你就帶這么幾個人,是有把握拿下這頭籌,還是說周國已經沒人了?”

  楚皇說道,言語中盡帶嘲諷。

  此時的周云輝是面色發黑,咬緊牙關,拳頭在長袖中緊握。

  但他身后的周心怡怎么忍得了兩人的侮辱,怒道:“楚向奇,你說什么呢!我周國地大物博,人才濟濟,怎會沒有人?”

  周云輝轉身,望向周心怡,周皇顫抖著眉頭,訓斥道:“心怡住口,不得對楚皇無禮!”

  周心怡氣呼呼道:“父皇,他們這么說我周國,我……”

  隨后周云輝走到她旁邊說道:“心怡,不必和他們多說,只有實力強,才是硬道理,如今的楚國與齊國已經聯姻,對我大周極為不利,我們要先隱忍,待有實力時才能與之對抗,不然以后該如何面對強敵?”

  周心怡聞言,低聲自責道:“父皇我知道了,今后不會再魯莽了。”

  周皇見到女兒認錯,嘴角微笑,也算松了口氣,隨后轉頭看向楚向奇說道:“心怡還小,不懂禮數,還望向奇兄莫怪。”

  楚向奇也立即裝作一副圣人的樣子,對周云輝說道:“怎么會怪心怡公主,小孩子罷了,云輝兄不必在意,我并沒有放在心上。”

  說完,楚向奇身后的一名身穿白衣,頭戴羽冠的男子說道:“周心怡,我父皇大度,不和你計較,記住下次說話前先過過腦子,不要只是一個空有外表的花瓶。”

  說話的人正是之前來青云學府,挑戰蘭雨熙落敗的人,楚云飛。

  語畢,周心怡氣道:“楚云飛你……你說誰是花瓶!”

  “云飛兄說得對,我看這周心怡就是一個花瓶。”

  這時,齊國飛舟上一名男子也附聲道,此人正是之前挑戰蘭雨熙落敗的張志華。

  一旁的楚向奇和齊皇聽到之后臉上正洋洋得意,周云輝卻一臉陰沉,心中怒火橫升,只有韓后臉色平靜。

  “夠了!”

  突然,一道聲音從周心怡背后響起。

  “想必二位,就是五個月前被雨熙師妹打的落荒而逃的楚公子和張公子吧!”

  一旁的楚云飛看向這宛如仙人的白衣女子說道:“你是誰?哦,你是青云學府的人,蘭雨熙那個賤人呢,她怎么沒來。”

  說話的正是花間月,只是楚云飛從未見過,所以不知。

  隨后,花間月笑著說道:“我是青云學府大弟子,花間月,雨熙師妹她自然會來,楚公子莫要心急。”

  在遇到楚國和齊國飛舟時,花間月就感到不對勁,所以就派蘭雨熙回青云學府,希望能找到他們的師尊。

  楚云飛怒著說道:“哼,最好會來,不然我還報不了仇呢?”

  上次戰敗的事,他可是還仇記于心,發誓要一雪前恥。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韓后竟然開口了,“你就是青云學府的弟子?”

  聞言,花間月轉頭看向這華貴的女子,粉底紅唇,柳眉細腰,雖然已過四十,但是一個十足的美人,可她卻看不透這婦人的修為。

  “回稟韓后,我就是青云學府的弟子。”

  語氣恭敬,面對強者,心生畏懼。

  在確認了花間月是青云學府的弟子后,韓后繼續問道:“那你可知你師傅叫什么名字?年齡幾何?”

  花間月聽到韓后這么問,心中納悶,怎么這么多人喜歡問師尊的名字,便回答道:“我不知,我只知道師尊她姓李,年齡,我沒見過她的正臉,不過看身形與根骨,師尊不過二十。”

  花間月和蘭雨熙跟著李青竹學武兩年了,但他們從未見到過她的真容,因為李青竹總是戴著白紗。

  除了樊云和凌雪外,就沒有人見到過她的全貌。

  姓李,十九歲,聽到這韓后猛一怔,便沒有再問,而是眼眸緊閉,像是在思考什么。

  而周皇,楚皇,齊皇等人聽到更是震驚萬分,他們也想不到名震五國的青云府主,竟是一個不過二十的妙齡女子。

  想當初李青竹與樊云訣別后,決定前往青云城,不料在途中遇到了齊國刀門的人,那幾人見她如此貌美,就對她起了歹念,殊不知當時的李青竹已經到了御法境。

  幾人雖被斬殺,但是其中一人挾持了李老,李青竹答應那人只要放了李老就讓他離去,怎知在他被放后,那人反悔殺了李老,李青竹悲痛欲絕,就直奔齊國刀門。

  據說她以御法境同道階的刀門門主大戰三十多個回合后才敗,刀門門主在得知真相后并沒有殺她,認為她乃天縱奇才,便讓她走了,從此后她的名字響徹五國。

  片刻后,韓后慢慢睜開了眼,道:“可知你師尊現在何處?”

  花間月道:“我不知,師尊已經離開青云學府許久,至今未歸。”

  韓后聽到以后再沒有說話,而張志華卻不識趣道:“哼,還以為青云府主有多了不起,不過是我門主的手下敗將罷了。”

  楚云飛也跟和起來,道:“對,不過是刀門主的手下敗將。”

  花間月聽到他們這般詆毀自己的師尊,怒道:“張志華,楚云飛,你再敢說我師尊一句,我打爛你的嘴!”

  “來啊,手下敗將的弟子!”

  張志華依舊戲謔道。

  此時花間月,還有她身后的張箐箐,秦小蘭已經提劍,做好了戰斗的準備,周心怡也緊握佩劍,而周皇卻示意示意他們不可,但是張志華依舊還在作死的邊緣。

  “呵呵,怎么?想動手,手下敗將的弟子。”

  此時,花間月已經忍無可忍,道:“你找死!”

  正要拔劍向張志華砍去,天空上一道聲音響起:“花仙子,且慢!”

  “各位都是遠道而來的貴客,還請看在我秦國的面子上,不要大動干戈,以和為貴。”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