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9章 五國大選(上)
  天空上,一艘飛舟出現,飛舟上一男一女。

  男子為秦皇的兒子秦莫,女子則是之前去青云學府拜師的秦若涵。

  “花仙子不必動怒,武會還有一天就開始,到時候可讓仙子盡情大顯身手。”

  一旁的楚皇見到秦莫和秦若涵來了,急忙奉承道:“秦皇子,秦公主,主來迎客,深感榮幸!”

  另一邊的齊皇也附和道:“是啊,怎敢勞煩秦皇子與秦公主接駕!”

  只有周皇一言不發,靜靜的站在在飛舟上,因為他心里清楚,秦國不過是想坐山觀虎斗。

  秦莫笑道:“楚皇,齊皇客氣了,諸位先去我秦國,切莫要因為小事傷了幾國和氣。”

  張志華道:“秦莫殿下說得對,此等小事不必計較。”

  只有花間月和周心怡咬著牙,沒有說話,此刻秦莫又轉向韓后,恭敬的說道:“晚輩秦莫拜見韓后,還請韓后移駕秦國。”

  之前秦霸天就吩咐他,對韓后一定要客氣,此女人不簡單。

  韓后沒有回答,顯然直接無視了他,秦莫站在原地尷尬至極。

  秦莫又說道:“歡迎大家來到我秦國,啟程!”

  隨后,五艘飛舟一同飛往秦國。

  此時,青州邊境,李青竹與蘭雨熙相遇,在了解了事情經過后,李青竹怒意肆起。

  “哼,區區楚國,誰給它的膽子,敢這么辱罵我青云學府。”

  “雨熙,走,去秦國走。”

  蘭雨熙聽到師尊這么說,知道她生氣了。

  “是,師尊。”

  隨后,李青竹與蘭雨熙也前往秦國。

  ……

  一日后,滄州,秦國。

  五國大選已經正式開始,秦霸天,楚向奇,周云輝,韓后幾人坐在大殿上。

  其余的比賽者已經在大殿下準備就緒,高墻上則是各國來觀看駐足的人,足足有數萬人。

  秦霸天道:“現在我來說明比賽規則,本次武會大選共有近一百位參賽者,每兩人一組進行決斗,共計兩場,前二十五名方可參加半年后的中州武會,比賽過程中任何修煉體系均可參賽,直到對方認輸或打下擂臺及算獲勝,不過,若是有虛歲參加者,一經發現,取消比賽資格!”

  “現在,我宣布,武會大選開始。”

  大選激烈進行著,各國代表都不留余力,各展神通。

  其中秦國秦莫,秦若涵,周國花間月,秦小蘭,張箐箐,周心怡,楚國楚云飛,齊國張志華等人表現最為出色,都是一擊敗敵。

  一天過后,第一輪比武結束,淘汰了五十人,還有四十八人。

  看著各國晉級的名單,四十八人中,秦國就有十八人,秦霸天甚是滿意。

  “第一輪比武甚是精彩,看來五國人才濟濟,各位晉級的參賽者休息一日,明日之后第二輪比賽繼續。”

  隨后,周心怡等人回到休息區,周皇很是高興:“很不錯,我周國這次竟然還有九人晉級,這還多虧了青云學府和秦家主。”

  花間月道:“周皇謬贊了,我青云學府身為周國人,這是理所應當的。”

  此時周國的九人中,青云學府就有四人,周國皇族就只有周心怡一人,秦家兩人,另外還有兩人是其他家族的。

  人數最多的是秦國有十八人,楚國十三人,齊國八人。

  秦國大殿內,秦莫和一位黑衣人正在密謀。

  秦莫道:“第二輪比武我會讓你對戰花間月,我對戰周心怡決斗,張志華對戰蘭雨熙。”

  黑衣人道:“嗯,最好不過。”

  秦莫道:“我會讓周皇顏面盡失。”

  “哈哈!”

  第二天,比武開始,而觀眾臺上也悄然多了一道人影。

  第一場,周國張箐箐對戰齊國呂克,張箐箐險勝。

  第二場,秦國秦若涵對戰楚國何家于,秦若涵完勝。

  第四場,張寶坤勝。

  ……

  第十一場,齊心輝勝。

  ……

  就這樣,對戰已經過半,周國還剩下五人。

  第十五場,周國蘭雨熙對戰齊國張志華。

  張志華見到對手是蘭雨熙,欣喜若狂:“哈哈……想不到我的對手會是你,我今日就要一雪前恥!”

  蘭雨熙不屑道:“少廢話,開始吧!”

  隨后,張志華瞬間氣息暴增,蘭雨熙略顯驚訝,短短五個月,張志華境界和她一樣已經是萬法境,半步刀主。

  “蘭雨熙接招,狂刀斬!”

  張志華提刀向蘭雨熙斬去,蘭雨熙也不示弱,雙手合十,開始結法印。

  “青云心法,引雷!”

  隨即,數道閃電擊向張志華,刀影電光相交,兩人各自退后數步。

  張志華道:“想不到,你這小妮子還有幾分本事。”

  蘭雨熙道:“哼,接下來讓你好看!”

  蘭雨熙騰空一躍,嘴中念念有詞,催動法訣。

  “青云心法,天囚!”

  緊接著三條鎖鏈向張志華飛來,張志華也不示弱。

  “焚刀斬!”

  一道帶火的刀氣斬出,靈氣碰撞,地面瞬間被砸出了一個大坑,最終張志華被擊飛出去,蘭雨熙也因靈氣耗盡,癱坐在地。

  就在即將宣布比賽結果時,張志華卻站了起來,立即將一粒黑色藥丸吃進嘴中,瞬間靈氣再次暴漲,境界直接暴漲到始道境。

  花間月見狀,立馬說道:“秦皇,張志華他違反了比賽規則。”

  秦皇正想說話,一旁的秦莫突然說道:“花仙子,張志華他并未違反比賽規則,并沒有說比賽時不可服用靈藥,這聚靈丹也屬于靈藥的一種,不是嗎?”

  花間月道:“這……”

  剛才確實沒有說不可以服用靈藥,現在怎么辦,周皇也有些擔心。

  “秦皇子,我認為這確實不公平,以前都沒有過這種事發生!”

  周皇自知不公,極力說道。

  秦莫道:“周皇,我知道那蘭雨熙是你周國的人,所以才替她說話。”

  周皇也沉默了,一旁的齊皇卻說道:“對,秦殿下說的對,周皇是想偏袒蘭雨熙,既然規則里沒有,就無不公平一說,張志華乃我齊國之人,你這是在對我齊國不滿。”

  此時,秦霸天開口道:“行了,就如莫兒所說,比賽繼續。”

  周云輝道:“秦皇,這……”

  秦霸天沒有理他,周云輝知道三國是存心要讓周國輸,之后,比賽繼續。

  “哼,蘭雨熙,看來沒人肯幫你啊,你給我去死吧!”

  張志華洋洋得意道。

  提刀瞬步斬向地上的蘭雨熙,她急忙凝結法印抵擋。

  嘭!

  法印破碎,蘭雨熙口中鮮血噴出,染紅了她的衣裙,散亂的頭發披在肩上。

  “哈哈,蘭雨熙你也有今天,只要你認輸,并且承認你和你師尊都是我刀門的手下敗將,那我可以大發慈悲放了你。”

  張志華笑道。

  蘭雨熙滿含怒氣與殺意,道:“認輸,你休想,辱我師尊,你找死!”

  蘭雨熙起身,靈力全部匯聚于丹田,她全身被青色的光包圍,氣息緩緩上升。

  “以己之生命,澄澈吾師之名,百日為師,終身恩待!”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