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59章 兩女心意
  “你們真的不后悔?”

  樊云問道。

  周心怡和李青竹相互對視,目光堅定,道:“嗯,我們絕不后悔!”

  ……

  樊云沒有繼續詢問,他已經知道兩女的心意,看著他們離去后,便吩咐龍錦韻早點休息。

  “錦韻,這幾日的奔波辛苦了,你在這好好休息。”

  角落里的龍錦韻暈紅著臉,眼神略帶失望,小聲說道:“云哥哥不留下來嗎?還是云哥哥討厭……”

  “傻丫頭,你想什么呢?你要記住,我樊云的心里永遠有你的位置。”

  還不等她說完,樊云輕輕彈了她的額頭。

  “我還是得去和他們解釋清楚,不然怕他們難免會做出什么傻事,如果他倆今晚去找龍錦奕報仇,那就糟了。”

  龍錦韻聽后,點頭道:“嗯,原來是這樣,那云哥哥快去吧。”

  看著樊云離去的背影,龍錦韻暗自誓言。

  “龍錦奕,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不僅是為了云哥哥,還有蛟族的全部冤魂。”

  ……

  另一邊,樊云來到庭院內,便想先去找李青竹,抬頭間看到凌雪獨自一人坐在樓頂,舉杯獨飲。

  “都這么晚了,雪姐還在守候青竹和心怡的安全,想必這一年里,那倆丫頭沒少被她照顧,等中州武會結束,我得好好感謝她。”

  見樊云離開,凌雪默念道:“樊云這個混蛋,就這么放不下她的女人嗎?這么晚了還要去青竹的房間,也不想想我的感受。”

  帝階的她能夠感知方圓十里內的一草一木,樊云的到來她也早就知道,本以為樊云會上樓陪她獨酌,但他卻去找女人。

  心中越想越氣,扔下酒杯御劍離去。

  天地日月,恒靜無言,青山長河,世代綿延,就像你在我的心里,你從未離去,也從未改變。

  兩人關系微妙,她不愿捅破那層薄紗,在凌雪心中,他還是那個桀驁不羈,‘又菜又愛玩’的樊云,但她又清楚,這又能維持到什么時候?

  也許這就是以后的事了。

  此時,樊云已經來到李青竹的房間外,而房間內的李青竹也聽到門外的腳步聲,問道:“是誰在屋外?是雪姐嗎?”

  再次問后,無人回應,她警惕起來。

  “究竟是誰,快出來!不然我不客氣了!”

  而樊云光想著如何徹底祛除凌雪的魂咒,沒有聽到屋內李青竹的警告。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她一劍向房間外刺去,看著突如其來的長劍,樊云立即凝聚劍氣,一息后,劍氣出現裂痕。

  “青竹的劍意竟然進步如此之快,沒有實劍的我也不能抵擋。”

  眼看劍氣即將破碎,樊云急忙開口道:“青竹是我!”

  此時李青竹的劍也已至樊云的脖子前,在月光照耀下,她看清了門外的人臉,正是樊云。

  看到樊云的那一刻,李青竹徑直呆住,欲語凝噎,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在那里,近在咫尺觸手可及。

  淚眼朦朧,失聲哭道:“樊云哥哥……真的是你嗎?”

  看到李清竹哭的這么傷心,樊云走到她的跟前,用手替她擦掉眼角的淚水,道:“嗯,青竹我回來了。”

  此刻李青竹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一把抱住了樊云失聲大哭起來。

  樊云站在原地,任憑青竹抱著自己哭訴,看著懷里哭的像個花貓的李青竹,樊云安慰道:“青竹不哭了,我回來了,我發誓我不會在像這樣銷聲匿跡了。”

  隨后,樊云與李青竹講述了這兩年內發生的事情,得知樊云就是云靈,她不免驚訝,那不就是說,龍錦韻就是樊云的未婚妻!

  但知道原因后,她也理解了樊云,畢竟是龍錦韻舍命相救,為了樊云龍錦韻能犧牲自己的陰元,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有這樣的勇氣。

  最后,李青竹也答應樊云不再去找妖帝報仇,樊云不想再讓她遇到危險。

  隨后樊云離去,看著遠去的背影,李青竹心中久久意難平,她還在思考剛才的問題,但最后答案已經確定。

  她也會毫不猶豫為樊云付出。

  離開李青竹住處,樊云來到周心怡的庭院外,為防止剛才意外,躍步來到樓頂,竟看到周心怡正在庭院內舞劍。

  樊云:“如果周皇見到此刻的周心怡,他應該會很欣慰吧,只可惜……”

  “長相思憶短相思,皓然思月君不見,情憶至極破冥靈。”

  劍氣隨風動,思憶從中來,這就是思憶劍訣的精妙,思憶越深,劍意越強。

  館館佳人,劍舞翩翩,一劍一勢,綿綿卻有力,思君此中意,夙愿何以還?

  “思憶劍訣,她竟然練成了。”

  舞劍的周心怡察覺到暗中有一股隱秘的氣息,停下練劍四處觀望,掌道境的她在樊云沒有動用匿隱術之前,她已經可以洞察周圍十米內的氣息。

  在樊云感嘆之際,庭中的周心怡已經不見。

  “咦,這傲嬌公主跑哪去了?”

  霎時間,他感受到背后一股劍氣襲來。

  “長相思憶!”

  他凝聚劍氣一擋,瞬間被擊碎。

  “糟了,擋不住,才兩年時間,她竟然練成思憶劍訣第三式!”

  樊云頓感不妙,急忙開口道:“別打了,是我!”

  周心怡沒有理會,烏云蔽月一片昏暗,她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誰,她還以為是龍錦奕派來的刺客,手中旋劍直擊黑影。

  “她是要謀殺親夫。”

  撲哧一聲,長劍貫穿黑影,看到黑影倒下,周心怡才停下,走近一看,她的臉色瞬變。

  “這怎么可能!怎么會是他!”

  看著倒在地上的樊云,她已經不知所措,直接癱軟在地,緩緩爬向樊云,將她抱在懷里,失聲痛哭起來。

  “不!這不是真的……”

  “我殺了他,那個讓我日月所思,心心念念的男人!”,周心怡提起劍,看著懷里的樊云,啜泣道:“夫君,我這就來陪你。”

  “糟了,玩過頭了。”

  樊云只不過是想挑逗一下周心怡,這怎么把人家逼得殉情,他身穿紫金甲,剛才周心怡那一擊雖然尚可,但還不足以擊穿紫金甲。

  懷里的樊云見到周心怡要拔劍自刎,伸出手握住了她手里的劍。

  “公主,大可不必,認真可就不好了,我還沒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