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77章 他必須死
  主殿上,江雪卻神情不定,喜悅之中透著幾分擔憂。

  她可以確定剛才的少年所用的那一招焚滅,絕對就是樊云的劍招,除他之外,無人能夠做到本源火同劍體融合,稍有不慎便會灼蝕劍心,自毀劍道的行為,除了樊云這‘瘋子’,誰還敢去嘗試。

  “一定是你沒錯,難道與他有關?”

  他,那個白發老者,送她入輪回的神秘人。

  同樣是轉世而來,但她不能理解,如果樊云真的轉世了,怎么可能還會與前世長得一模一樣。

  “我看那名少年骨齡不過二十一,怎么可能會是他呢?看來有必要去一探究竟。”,看著江雪一臉癡呆的樣子,一旁的小藍小聲喚道:“小姐,你沒事吧?”

  江雪沒有回應,她繼續喊道:“小姐,小姐,你……”

  江雪道:“噓,我聽到了,還有你以后不準再叫我小姐,叫我小雪就行了。”

  張月藍心中竊喜,道:“嗯,小雪我知道了。”

  夏臨淵踏步來到武臺上,看著躺在地上的樊云,道:“此戰,樊云勝。”

  隨后,他將凌天劍握在手中,瞬間烈焰環繞,火舌纏住他的手臂,他立即震開凌天劍,手上被灼燒出一道血紅的傷痕。

  “這……此劍身上的火焰竟如此恐怖,連我也不可奈何,此子究竟是何來歷?不僅劍術一流,連靈力也如此深不可測。”

  此刻的夏臨淵也不再小看眼前的少年,將一股靈力注入樊云體內。

  十息后,樊云緩緩睜開眼,見他醒來,夏臨淵道:“你醒了。”

  樊云頭暈目眩,思緒混亂,道:“我記得我暈倒了,段銘遠向我飛來,怎么……”

  隨后樊云撫摸著胸口,感受到一股深厚靈力真在在自己的體內環游,修復他的筋脈,他看向夏臨淵,也就明白了。

  站起身來,雙手抱拳道:“晚輩謝過夏前輩,出手相救。”

  “不必多言,我只不過是好奇,你究竟是如何控制住這劍上的異火。”

  隨后,便將凌天劍還給了樊云,面對夏臨淵的疑問,樊云當然不會告訴他,這是他從神域找到的本源之火。

  “恕晚輩不可告知。”

  夏臨淵也沒有再追問,道:“小子,你很不錯,不過并不需要如此拼命,以你的天賦,想要冠絕中州,再過幾年不成問題,現在還是少樹敵為好。”

  語罷,便離開了比武臺。

  樊云也想低調做人,但大仇未報,他怎么甘心就止步于此。

  他想要報仇就必須盡快提升實力,而對他而言,提升實力最好的辦法就是戰斗,在戰斗中不斷超越自己,磨煉自己,一次又一次在鬼門關前徘徊,才能領悟極致的劍道。

  而另一邊,段銘遠看著重傷段明哲,怒火叢生,他將靈力注入段明哲體內,發現無論如何也凝聚不起來,瞬間黯然失色。

  他猛然站起,咆哮道:“樊云你個畜生,竟然廢我兒元丹!”

  樊云也不知段明哲的元丹被自己廢了,他只能想到就是焚滅劍氣的異火將段明哲的元丹煉化了。

  想當初他收服這異火時,也不慎將自己的元丹煉化,還好他借助衍丹訣,才重新為自己凝聚元丹。

  樊云冷哼道:“那又怎樣,我沒殺他,已經是手下留情,戰前已經立下生死狀,難不成你還想反悔不成。”

  段銘遠雙眼腥紅,道:“就算如此,你也沒有權利廢我元丹。你手段毒辣,如此絕情,應當誅之,以絕后患。”

  “段宗主說得對,此子過于歹毒,應當誅殺!”

  一旁的張之厚起身附和道。

  “該殺……該殺!”,締刀盟的弟子也開始起哄,大聲喊道。

  “此子該殺,該殺!”,靈劍宗的部分弟子也叫喊道。

  “這,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側殿上的尺素素恍然間,不知所措。

  “洪峰主、羅峰主你們不勸勸宗主嗎?”

  洪流冷言道:“尺峰主,此事我們就不必插手,那樊云確實不錯,但段明哲可是宗主唯一的兒子,如今他元丹被廢,成了廢人,你覺得宗主會放過那樊云嗎?”

  羅晉山也無奈道:“就依洪峰主所言,此事我們還是不要插手為好。”

  尺素素道:“那我靈劍宗豈不信譽有失于人,戰前已經立下生死狀,這又反悔……”

  洪流怒吼道:“尺峰主,閉嘴吧!如果是你的兒子被人廢元丹,你還會這樣想嗎?你又何必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小子和宗主作對。”

  尺素素:“……”

  此后,她沒有再多言,閉上了雙眼,她很想留下樊云這個不錯的劍道苗子,但畢竟寡不敵眾,也無可奈何。

  “若是老宗主在就好了。”

  夏臨淵不知是否出手阻攔,便向主殿上的夏天羽傳音示意。

  “人帝,此事該如何定奪?”

  夏天羽道:“締刀盟與靈劍宗已經是一條船上的人,如果為了樊云而得罪兩大宗門,對我大夏國不利,所以,此事就由他們解決。”

  “這……人帝,我預感那位少年絕不一般,我們應當出手護下,畢竟戰前已經立下生死狀,如若不護下他,恐失我大夏榮威。”

  聽到夏臨淵所說,夏天羽沉思片刻,走出主殿,厲聲道:“夠了!段宗主、張宗主,看在我的面子上,此事就此作罷如何。”

  得知夏天羽想要袒護樊云,段明哲越發怒吼道:“人帝,此子絕不能留,不僅廢我兒元丹,還殺了張宗主的愛子,乃陰險歹毒之輩,當誅之,以絕后患。”

  一旁的張之厚也開口道:“不殺此子,何以平我心頭之恨,此子當誅之。”

  樊云臉色陰沉:“這兩個老家伙真不要臉,看來是真的想置我于死地,如果我活著出去,以后必定滅你滿門。”

  樊云道:“我樊云可不是貪生怕死之輩,要戰,盡管來。”

  側殿上的樊可欣心急如焚,便走出向陸歇求情。

  “內門弟子樊可欣,懇請宗主能夠出手救救我哥。”

  陸歇看著樊可欣著急的樣子,安慰道:“你放心,現在有夏天羽在,他們不敢胡來,若是他們真敢動手,我也絕不會袖手旁觀。”

  此刻的陸歇已經沒有退路,既然和靈劍宗、締刀盟撕破臉,他現在只能賭,那位神秘的女子一定會來。

  夏天羽最后說道:“兩位宗主真的就不妥協嗎?”

  段銘遠和張之厚相視一笑,道:“今日,此子必須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