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19章 狼狽,損兵折將
  “女帝!”

  “臭小子,想不到你竟然會來參加七神祭。”,女帝看著樊云,輕柔一笑。

  雖然是在微笑,但給人的壓迫感卻比之前強烈太多。

  看得出樊云保持警惕,女帝收起了自己的氣息。

  “你這么緊張干嘛,我又不會吃了你,畢竟,當時要不是沒有你,我也許也和神帝一樣,長辭于世了。”,女帝淡笑說道。

  但眉間卻透著一絲悲傷。

  “女帝言重了,當初若不是你們三帝出手,阻攔古魔出世,也許現在的圣帝域早就淪為了人間煉獄。”,樊云恭敬的說道。

  “罷了,神帝,人帝已故,就不要再提了。”,女帝嘆了口氣。

  樊云也識趣的不再說話。

  “我也不再問你來參加七神祭的原因,希望你能取得好成績,替我挫挫七神的銳氣。”

  女帝淡笑道。

  “必不辜負女帝厚望!”,樊云鄭重應道。

  聞言,女帝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樊云也轉身朝著蠻荒武館走去,心中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他知道,這次七神祭,恐怕沒那么簡單。

  ......

  第七天,還留在神魂塔內的六人也相繼出來,最先出來的是金辰溪,其次是天狼嘯和姜子千,三人都受了傷。

  臉色蒼白,氣息萎靡,仿佛被重創了一般。

  天狼嘯和姜子千更慘,兩個人出塔之后就倒地不起。

  看見這些人,眾人心中一驚,沒想到,他們竟然受了如此重的傷勢,而且還全部出來了。

  "還真是小瞧他們了,想不到他們竟然這么難纏。",金辰溪苦笑的說道。

  話音剛落,他也感到頭暈目眩,直接摔倒在地上。

  “辰溪!”

  高臺上的金天姝連忙跑過去扶起他,看著他那虛弱的樣子,眼睛里充滿了擔憂。

  "你沒事吧?"

  "沒事。",金辰溪勉強搖頭。

  "我送你回房休息一下吧,不要耽擱比賽。",金天姝對姜子千說完,便攙扶起金辰溪離開。

  “看來進入第五層的,情況都不容樂觀啊。”,姜吾看著他們的背影,嘆息說道。

  聽姜吾這么說,拓跋忽和敖燁的臉上都露出一抹凝重的表情。

  拓拔武和敖東都還在里面,生死未卜。

  而且看樣子,這第五層的情況,比起第四層要糟糕太多了。

  一個時辰后,九幽月和敖東也出來了。

  九幽月雖然是一個女子,但看起來并沒有受什么傷害,穩步走了出去。

  敖東則是滿臉的血跡和汗水,嘴角掛著鮮血,一瘸一拐的走向了敖燁所在的位置。

  看見他這副模樣,敖燁心中一陣無奈,不過還是走過去扶住了敖東。

  敖東的臉色依舊蒼白如紙。

  "先下去休息吧。",敖燁說道。

  雖然沒有到達第六層,好歹是活著出來了。

  “諾兒怎么還沒出來?”,主座上的女帝皺起眉頭,眼眸閃過擔憂之色。

  "該不會是出了什么意外吧?",女帝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起來。

  高臺上的拓跋忽也坐不住,一直來回踱步。

  拓拔武可是他們妖神族唯一的希望,是未來妖神族的頂梁柱,可不能有任何差錯。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在午時三刻,祭壇石碑上再次亮起金光,蠻諾和拓拔武的名字出現在石碑上。

  場上一片沸騰,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石碑上的兩個名字上面。

  隨后,蠻諾和拓拔武兩人一起從神魂塔內出來。

  “哈哈,我成功了……”,拓拔武興奮的大吼道。

  “妖神族!!”

  “蠻荒天女!”

  眾人歡呼道賀。

  “我成功了!”

  語閉,拓拔武便一頭栽倒在地。

  “武兒!”

  拓跋忽還沒來得及高興。

  蠻諾微微一愣,只覺得眼皮越發沉重,最終,她還是支撐不住的昏迷了過去。

  "諾兒,諾兒......",女帝起身連忙喊道,但是蠻諾卻再也聽不見。

  蠻諾的昏厥,讓女帝心亂如麻。

  “拓拔武,還不趕快宣布結果,然后送天女和你兒子去療傷!”,女帝怒斥道。

  聽到女帝的訓斥,拓拔武才反應過來,連忙站起身來宣布道:"經過各位參賽者七天的角逐,晉級名額也已經確定,七神祭最終的戰斗按登塔的層數抽簽決定,對戰順序將在三天后公布,現在各位參賽者回去靜養三天!"

  “五天后,進行最終對決戰!”

  語罷,敖燁和金天姝等人率先離去,帶著重傷的幾人迅速趕回宗族。

  女帝也抱起蠻諾離開了,留下的是眾多的賓客。

  "這次七神祭看來是傷亡慘重,慘不忍睹啊。",眾人議論紛紛道。

  "不止,我看拓拔武和蠻荒天女,還有敖東、姜子千都重傷,恐怕短暫內是不可能恢復了。"

  "哎,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堅持到最后。"

  "是啊,誰知道呢。"

  眾人議論紛紛,都不知道今年的七神祭誰會奪得頭首。

  ……

  樊云并沒有去七神祭場,而是去到城外的山峰上,一邊欣賞風景,一邊閑聊。

  "哦,蠻荒天女和拓拔武都進入到了第六層?",樊云倒感興趣。

  "據說好像傷的很重,所以最終對決才推遲了三天。"

  顏歡歡說道。

  "也是,這次的七神祭,真的是損兵折將啊。",樊云搖頭感慨。

  "呵呵……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從第六層無傷出來的,你的名字突然從石碑上消失了,當時我還以為你隕落了。”,顏歡歡撇撇嘴道。

  樊云笑而不語,他不可能將神魂塔內發生的事告訴她。

  “這就是運氣!”,樊云笑著說道。

  "你不會真的是從第六層出來的吧?",顏歡歡疑還是不太相信。

  樊云聳聳肩,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好吧......我服你了。",顏歡歡無奈道。

  她不再想知道,只要樊云能夠進入昆侖山內幫她找到圣靈草,其它的都不重要。

  "我也不服。",樊云說道。

  "運氣就運氣吧,你答應我的事,可不要忘記。",顏歡歡說道。

  樊云微微一愣,旋即道:"放心吧,館主的那顆七品丹藥,可是不要白不要。"

  “那你也是要有本事。”

  語罷,顏歡歡笑著轉身離開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