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40章 真是,后生可畏
  譚韻松微微一笑。

  "錚錚......",古琴發出悅耳動聽的聲音,一道道琴弦彈出,靈氣化作箭矢,直射張奉。

  “琴音化實,看來這譚韻松對音律的掌控已經出神入化了。”,樊云不禁感嘆。

  音律師本就世間罕有,能掌握到如此地步,更是鳳毛麟角。

  "哼!",張奉冷哼一聲,雙掌拍出。

  他雙掌一合,兩道金光呼嘯而出,迎向了那些箭矢。

  "轟隆!!"

  劇烈的爆炸聲響起,整個擂臺都跟著顫抖了起來。

  “哼,真是小瞧你了!”,張奉冷哼,提起大刀便直奔譚韻松沖去,速度極快,轉瞬間就殺到了譚韻松身前。

  "鐺!!"

  譚韻松輕撫青琴,一股強大的波動散發出來,將張奉逼退。

  "哼,還是太年輕了!",譚韻松的嘴角揚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錚錚!!",隨著她的指尖撥動,青琴又是彈奏出一陣悅耳的琴音,那音符如同一道道利刃一般,朝著張奉刺去。

  張奉見狀,連忙躲避開來,但還是有兩道青光劃破了他的衣服,留下了兩道傷痕。

  "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目瞪口呆。

  張奉竟然被傷到了?這個譚韻松也太厲害了吧!

  “這譚韻松的琴音和弦,似乎有點眼熟?”,女帝腦海里偶爾閃現出幾幅畫面,也許是太過久遠,她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

  "哼!",張奉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抹狠辣之色。

  他猛地握緊手中的大刀,大喝一聲。

  "給我破!!",一聲,那刀芒化作一條龍卷風,直接撕碎了那些青光。

  "轟轟!!"

  那些青光在空中爆裂開來,化作無數道細小的光束,直取譚韻松要害。

  "好厲害!",眾人驚呼。

  譚韻松也微微吃驚,但很快,臉上便露出了笑容。

  "錚錚!!"

  隨著琴音,青光化作萬千飛刀,從四面八方襲擊而來。

  "嗤嗤嗤......"

  張奉舉刀抵擋,但面對如此多的刀刃,他還是被打得皮開肉綻,渾身鮮血淋漓,眼神怨毒,死死地盯著譚韻松。

  “怎么可能會這么強!”,張奉心中充滿了不甘。

  他自認為自己的修為已經算得上天縱奇才,但在譚韻松面前卻毫無反抗之力。

  他根本想象不到,譚韻松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這譚韻松雖然只有臨帝境,但對琴道的掌控已經達到了極致,這種實力恐怕已經不是登帝境所能抗衡的!",姜吾心中暗暗想到。

  “這譚韻松到底是什么來頭?”,臨蕭武館的蕭山眉頭皺成了川字形。

  照這樣下去,張奉必敗無疑

  譚韻松輕描淡寫地化解掉了張奉的攻勢,并沒有繼續攻擊,而是站在原地。

  “收手吧,你不是我的對手。”,譚韻松平靜地說道。

  他的語氣十分淡定,在他的眼里,張奉確實是不堪一擊。

  "不!!",張奉咬牙切齒地吼道,"你以為你贏定了嗎?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張奉說完,再次揮舞大刀撲殺而來。

  “這浪蕩琴子可謂奇才,我都無法看透他的招數,張奉這莽夫是在自討苦吃。”,金辰溪也在觀望。

  譚韻松輕搖青琴,彈奏出一陣琴音,那些青光如同雨滴落地,密密麻麻地覆蓋在張奉周圍,形成了一片光幕。

  這光幕堅韌無比,張奉連續揮舞大刀砍擊,但依舊斬不斷那些青光。

  "砰砰砰......"

  一道道沉悶的撞擊聲響起,張奉身上被劃出了無數道傷口,手中的大刀也已經出現裂痕。

  "怎么可能會這么硬!!",張奉不敢置信地吼道。

  他的大刀是王級神兵,就算是同級別的修士都很難抵御住,而譚韻松竟然毫發無損的接下。

  "道友,不要硬撐了,少吃點皮肉苦!",譚韻松的語氣依舊淡漠。

  張奉咬牙切齒,但最終還是沒能戰勝內心的驕傲,他要放手一搏。

  "好厲害啊!!"

  "這琴子的音功也太強了吧,張奉竟然連他的防守都無法突破。",圍觀群眾驚訝。

  張奉一咬牙,忽然從懷中拿出一顆丹藥吞咽而下。

  "砰!!",那丹藥剛吞下,張奉的氣勢便陡然暴增,一股澎湃的力量涌遍全身。

  他的身上冒出了一層紅光,身軀更加高大挺拔。

  “聚靈丹?看來張奉要最后一搏了。”,樊云也越發對這琴子感興趣,體內的戰斗欲望也躁動起來。

  "嗯?!"

  譚韻松的眸光閃爍了一下。

  "殺!!",一聲大吼,張奉舉起巨大的長刀,猛劈而下。

  譚韻松見狀,也不甘示弱,輕搖青琴,琴音化作一道道青光,迎向了那巨大的長刀。

  "鏘鏘鏘......"

  火星四濺,一片火花四濺,譚韻松紋絲不動,而張奉則連續倒退,每倒退一步,都在空中留下一排深深的腳印。

  最后,張奉狼狽地摔倒在地上。

  "咳咳咳......",他艱難地爬起身來,擦干嘴角邊的血跡。

  “我輸了!”,張奉咬了咬牙,說道。

  譚韻松聞言,輕輕頷首。

  "承讓!"

  譚韻松微笑地拱手說道。

  “精彩的比賽!”,秦空起身拍手鼓掌。

  臺下眾人也跟著叫好,紛紛為譚韻松歡呼助威。

  "譚韻松真的超乎我們想象啊!!",金天姝驚喜說道。

  "這譚韻松的實力果然非同凡響,若是讓他成長起來,將來或許會變得很難對付。",狐下心皺眉說道。

  "不管怎么說,他已經通過考驗了!",拓跋忽說道。

  "后生可畏!",姜吾點頭。

  第五場結束,前六個名額已經確定,看著破敗不堪的大斗場,女帝和七神族長商議后,決定最后三場將在一日后舉行。

  女帝來到高臺前,宣布道:“今日的對決到此結束,最后三場一日后進行!”

  話畢,女帝和七神族長等人離開了高臺。

  "呼......",眾人重重舒了一口氣,這場比試,實在太激烈了,幾乎把他們的心臟都嚇得停止跳動了。

  龍錦韻也跟著龍沐兮離開了高臺。

  譚韻松走出斗場,走到擂臺邊緣的時候,樊云連忙追了上去。

  "道友......",樊云喊住了譚韻松。

  譚韻松停下,回身,望向眼前的面具男子,手中的青琴然緩緩飄了起來。

  "道友,不知是否有幸請教一二?",樊云微笑道。

  譚韻松微微一愣,他看得出樊云的實力不止臨帝境。

  “云公子可謂是太看得起譚某了,你與妖神天驕拓跋武的決斗,譚某也有所耳聞。",譚韻松淡淡地說道。

  他雖然沒見過樊云,但也聽人津津樂道,一戴紫玉面具的男子完敗妖神族天驕拓跋武。

  看著眼前的男子,他斷定就是樊云。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