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49章 胡說,誰說不行
  一日后,樊云回到了玄皇城,云霄山之戰,被傳的沸沸揚揚。

  什么幻神族天驕姜子千被廢……

  神秘人降世云霄山,重創女帝和七神族長……

  “這是真的嗎?”

  “太可怕了,我從沒見過那樣的場面,那樣的氣勢!當時,整座云霄山都在顫抖......”

  “突然,轟隆隆,天雷云動,烏壓壓一片,一道閃電直接劈了過去,把整個云霄山劈成兩半!”

  “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天上竟然出現一個人影!他一腳就踏碎了整座云霄山!他只用一掌,就輕而易舉的毀掉了整座山......”

  一位說書人繪聲繪色講述著云霄山那一幕。

  “一劍斬斷云霄山,重創女帝、七神族長、姜子千......”

  “這是怎樣的人物啊,他究竟是誰啊!”

  聽的眾人目瞪口呆,震驚不已。

  “哈哈……想不到云霄山的事被傳的這么神乎,若不是我在場,還真就信了。”,樊云一臉笑意。

  “不過我倒好奇,她的子民在這胡說八道,女帝就不出面澄清?也不怕損了她的威嚴。”

  樊云沒有多想,先往蠻荒武館走去。

  自從七神祭開始時見過顏歡歡露過一次面,就再也見不其蹤跡,樊云心里可還是一直惦記著她的那枚七品靈丹。

  “云師兄!”

  樊云剛一走近武館門口,就有人喊住了他。

  “嗯?”,樊云轉頭,看向來人,微微一怔。

  原來是天狼嘯。

  樊云倒還沒反應過來,“在蠻荒武館第一面前,師兄之名,我可擔不起。”

  天狼嘯微微一笑,“云兄誤會了,現在你才是武館第一,不僅能登上神魂塔第六層,還擊敗了妖神族天驕拓跋武,這第一之位非你莫屬!”

  樊云聽到天狼嘯說出這樣的話,屬實沒想到,他之前一直以為天狼嘯是那種心高氣傲,眼高于頂的人。

  樊云微微一笑,“呵呵..……天狼兄過譽了,我本不是武館之人,這第一之位還是你的。”

  天狼嘯聞言,略顯驚訝,他還以為樊云會故作姿態,卻沒想到,他竟然不在乎這第一之位,心中不由暗嘆,“這云靈果然不凡,心境非我能比。”

  “不知云兄來武館是何事?此時你應該在和秦安然角逐七神祭第一之位,怎么會有興致到武館來?”,天狼嘯有點疑惑。

  “決斗?我怎么不知道?”,樊云今日才回到玄皇城,他哪知道和秦安然的對決是在今天。

  “云兄當真不知道,今早女帝便派人來請館主前去觀戰,我還以為你已經在和秦安然決斗了。”,天狼嘯解釋了幾句。

  “既然顏歡歡被女帝叫去了,那我也得盡早趕往皇宮,如果她以為臨陣脫逃了,那不就壞事了,我那七品丹藥可不就泡湯了。”,樊云想著,便匆匆忙忙朝皇宮方向奔去。

  “不知道他和秦安然,誰會更勝一籌。”

  天狼嘯搖搖頭苦笑,繼續回去修煉。

  ...........

  皇宮中,女帝坐在龍椅上,眉宇間帶著怒容。

  “那小子,三天前走這么急,也沒告訴他對決時間,他該不會不來了吧?”

  顏歡歡的臉色同樣不好看,她一臉平靜的站在大殿中央,一言不發。

  “該死的樊云,不是答應我要幫我找圣靈草,我才回去上界幾天,該不會就溜了。”

  此刻,兩人心中都很煩躁。

  “顏館主,你真的不知道云靈去哪了?”,女帝看著顏歡歡,問道。

  “這……我的確不知。”,顏歡歡微微沉吟了一番,說道。

  聞言,女帝也沒辦法。

  “既然如此的話,女帝,我提議和云靈的對決就此作罷,他既然有能力擊敗拓拔武,說明他不會是那種臨陣退縮之輩,也許,是他在靈陣崩壞時被重傷,還未恢復,所以,我也不想乘人之危,我懇請女帝取消對決吧。”,秦安然也站了出來,說道。

  “原來如此。”,此刻的顏歡歡,也大概是知道了原因。

  秦安然的話,引起了女帝的共鳴。

  連她都被重傷,只有封帝境的樊云不可能沒事。

  “嗯,既然安然如此,那朕就撤銷此次七神祭的決斗。”

  女帝微微思考了一番,終是點頭。

  “那就謝謝女帝了。”,秦安然拱手行禮。

  聞言,眾人只能嘆息,原本以為樊云和秦安然會是一場曠世之戰,但最終卻是以這樣的結局收尾,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誰說我受傷了,不能繼續對決!”

  大殿外,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聲音不大,卻是讓人聽的清清楚楚,眾人齊刷刷的抬頭看去。

  只見樊云一步一步走進大殿,嘴角掛著一絲邪魅的微笑。

  “云靈!”

  秦安然頓時大喜。

  女帝和顏歡歡相視一眼,也都松了一口氣,總算沒白等這家伙,他終于來了。

  “女帝,我既然來了,那么對決是否依舊呢?”,樊云看了一眼女帝,隨即看向秦安然。

  “你確定嗎?如果受傷的話,可容許你休養一段時日。”,女帝皺眉道。

  “云靈,如果你真的重傷未恢復,我可以在等你三天。”,秦安然認真說道。

  “哈哈哈……怎么說的我不行似的,難道我云靈在你們眼中,就這般弱雞不堪嗎?”,樊云一愣,笑了起來。

  “這小子,你行不行,待會就知道了,可別到時候閃了腰。”,顏歡歡一臉壞笑。

  她很期待,樊云究竟能不能擊敗已經是運命境的秦安然。

  “哼!那就很好!”

  秦安然一臉戰意。

  “你既然沒事,就開始吧,我也很期待你的表現。”,女帝說道。

  隨后,眾人來到幾天前被破壞的稀碎的大斗場。

  樊云和秦安然站到一處。

  “樊云,我可要全力以赴了!”

  “放馬過來!”

  樊云冷喝一聲。

  “你可要準備好了!”,秦安然大吼一聲,率先動手。

  “轟!”,秦安然手中紫氣幻化成槍,直沖樊云而來。

  一虛槍刺出,雷電交加,狂風大作,周圍的一切仿佛變成了紫色雷霆。

  “好厲害的攻擊!”

  樊云贊嘆一句,腳下一跺,身體化作一道殘影,手握鎮魂劍,迎著秦安然的槍芒沖過去。

  “砰!”的一聲,兩人瞬間激烈碰撞。

  只見秦安然身形連連后退。

  “什么?!”,秦安然略感驚訝,但隨即而來的是興奮。

  樊云也連連后退,“在試探我的實力!”

  “他的力量看似不及秦安然,但秦安然也奈何不了他。”,顏歡歡暗自嘀咕一聲。

  樊云一招之下,將秦安然逼退,秦空心里有些震撼,“這小子,不愧是能夠擊敗拓拔武的人,看來,安然要贏他,也不輕松。”

  “云靈,很好,你有資格讓我拿出全力!”,秦安然大喝一聲,身形再次暴漲一截。

  一股強悍無匹的威壓從他身體散逸而出,讓周圍人窒息。

  “原來已經是運命境。”,樊云心中暗道。

  看樣子這次比試,要贏的更艱辛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