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50章 均衡,棋逢敵手
  “糖糖!我們該出手了。”,樊云傳音給魂劍內的糖糖。

  她也已經迫不及待。

  “好勒,大哥哥!”

  隨后,糖糖與魂劍合二為一,無窮魂力涌入樊云體內,讓樊云瞬間增添數倍的力量。

  一股凌厲的殺機籠罩了整座大殿。

  眾人只覺一股強悍無邊的壓迫之力撲面而來,讓人心生畏懼。

  “這小子雖然只有封帝境,怎么會有這么恐怖的靈力,難道……”,女帝看到這樣的情景,隨即看向樊云手中的魂劍,似乎明白了什么。

  看到樊云氣息瞬變,秦安然也是大吃一驚。

  “好厲害,你的靈力居然已經達到這個地步了!看來,我必須用最強力量了!”

  秦安然一咬牙,隨即手心中浮現一團紫氣,只聽“錚”的一聲,驚雷槍出現在他手中,她雙眸中閃爍著濃烈的戰意。

  隨即,一槍刺出,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一槍破碎長空。

  樊云手腕一轉,金光閃爍間,手持魂劍直沖秦安然而去。

  一時間,長槍與長劍在空中相遇,碰撞,發出巨大的轟隆聲,讓人耳膜生疼。

  “這是封帝境該有的實力?”,看到樊云如此恐怖的氣息,眾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場上的兩人。

  “樊云的靈力,居然已經達到了這種地步,怪不得能夠擊敗拓拔武!”,顏歡歡喃喃道。

  她之前聽說樊云擊敗拓拔武,她還不相信,現在看來,是她小瞧了樊云。

  “看來,這一戰,是在所難免了。”

  一旁,女帝也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云靈,你這一招的確厲害,但是......也僅限于此!”

  秦安然一邊和樊云硬拼著,一邊傳音說道。

  樊云的靈力強橫程度超乎她的想象,雖然比她差了半籌,但也絕非普通人能敵得了。

  樊云的強大,讓她心生警惕。

  “呵,鹿死誰手,可不一定!”,樊云輕蔑一笑。

  他自然也感受到了秦安然的強勁,但是他并不擔憂,因為他相信糖糖和他的實力。

  就這樣,兩人酣暢淋漓的激斗著,一會打到天上,一會打到地下,原本就破碎的斗場,更加狼藉不堪。

  “哼,這沿用了九百多年的大斗場,看來今天就要變成廢墟了!”,女帝看到這副場景,忍不住搖了搖頭,一陣心痛。

  因為大斗場可都是用上好的靈石和靈脈堆砌而成,如今被摧殘的七零八落,她怎能不心疼。

  一旁的秦空聽出了女帝的言外之意,道:“女帝,斗場被毀,也有安然的責任,重建的時候,我雷神族定會鼎力相助。”

  女帝聞言,點點頭,道:“那就麻煩秦族長了。”

  秦空:“……”

  秦空頓時有種被詐騙的感覺。

  三個時辰過去。

  樊云的實力越來越強,秦安然卻依舊保留著一絲靈智,不至于喪失理智。

  樊云的靈力強橫,而秦安然也倚靠境界壓制,一時間倒也不分勝負。

  不知過了多久,天色逐漸暗淡下來。

  “他們要打到什么時候?”,兩人打了這么久,無論是樊云還是秦安然,都沒有落敗的跡象。

  “也許這就是棋逢敵手吧。”,金天姝也感慨了一句。

  “就讓他們盡情戰斗吧!”,秦空突然道。

  “嗯,就這樣吧。”,女帝輕輕點頭道。

  隨后,她便轉身離開,朝著皇宮之中走去。

  “看來,兩人不打個一天一夜,是不會罷休了!”,顏歡歡說完,也離開了。

  她已經認可了樊云的實力,在昆侖山中能否找到圣靈草,也全憑樊云了。

  “痛快!痛快!”

  樊云大口喘著粗氣,滿臉興奮之色。

  一直以來,他都渴望戰斗,渴望殺戮,渴望在戰斗中提升自己。

  如今,終于遇到了實力相當的對手,讓他感到異常亢奮。

  秦安然看到樊云興奮的模樣,也忍不住微微一笑。

  她也很久沒有真正拿出全部的戰斗過了,如今遇到了樊云,倒是可以讓她放開手腳大干一番了。

  想到這里,她嘴角微翹。

  “你的靈力不弱,不過......想贏我還不夠,我們不妨再戰上十招。”,樊云大聲喊道,隨即身形一動,再次殺來。

  “哼!既然如此,我便陪你玩個痛快。”

  秦安然嬌喝一聲,雙眸中紫芒爆射,手持長槍迎了上去。

  一時間,斗場內,狂風肆虐,氣浪滾滾,仿佛要將斗場掀翻一般。

  樊云和秦安然兩人的身影交織在一起,不斷交戰,一會兒天上飛,一會兒地上跑,一會兒又在半空廝殺在一起。

  兩人的速度極快,眨眼間,便過了數千招。

  過了一會,蠻諾也來到了斗場。

  她剛療傷完畢,就遇到回宮的女帝,在她的告知下才來斗場觀戰。

  她想要知道,連她都不能擊敗的秦安然,究竟有多強!

  蠻諾站在斗場邊緣,靜靜看著樊云和秦安然的大戰,心中充斥著震撼,久久說不出話來。

  樊云和秦安然的速度太快,一時間竟然看不清楚兩人的身影,只看見漫天的紫光與紅光,不斷碰撞,每次碰撞都會掀起一片巨大的煙塵。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啊。”

  蠻諾忍不住驚呼道。

  她知道,以樊云封帝境的修為,能夠在秦安然手中撐住一刻鐘,已經很不錯了,但樊云卻絲毫不落下風。

  一時間,蠻諾心里對樊云有些佩服起來。

  “不過,這云靈的劍法,怎么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在哪見過。”,蠻諾皺眉想著,忽然,腦海中一道人影閃過。

  “莫非......”,蠻諾瞳孔微微一縮。

  “云靈?云靈……難道這個云靈,就是中州武會上的那個,樊云!”,蠻諾心中震撼不已。

  在看仔細對比兩人使用的劍法,她幾乎可以肯定,云靈的劍法,跟中州武會上的樊云,一模一樣!

  她心中震撼無比。

  “沒想到,兩年前的他還只是始道境,可如今已經到達了封帝境,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蠻諾心中暗道。

  “砰!”

  一股狂暴的靈力從遠處襲來,將蠻諾的思緒給打亂。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樊云和秦安然二人的大戰已經結束了。

  兩人分別站立于斗場兩側,各自喘著氣,顯然已經到了極限。

  秦安然的嘴角溢出血絲,眼中帶著凝重的表情。

  樊云則一臉輕松的笑著。

  “你輸了。”,樊云咧嘴一笑,道。

  “你......我的確不如你。”,秦安然苦笑一聲,隨即看向樊云,問道:“云靈,你究竟是誰?”

  她懷疑樊云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不然,他的境界明明比自己低上整整一個大階,為何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哈哈……我是誰嗎?那我就告訴你,我就是我,如假包換的樊云,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樊云。”,樊云張揚的仰天大笑,笑聲中充滿狂傲與霸道。

  "樊云?”

  她停頓一秒,笑道:“云靈,應該只是你的化名,不過,不管你是誰?你的實力,的確很厲害!”

  樊云聞言哈哈一笑,道:“承讓了!”

  他話音落下,整個人便消散在斗場之上,不知去往何方。

  看著樊云離開,秦安然沉默了。

  良久,她喃喃道:“樊云,云靈......”

  秦安然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淺淺的笑容。。。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