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73章 落幕,真相大白
  “那你可準備好了!”,女子瞇起眼眸,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樊云不敢大意,他要全力以赴!

  女子腳尖一點,飛躍而起,整個人猶如一陣風般掠過,瞬間到達樊云面前。

  樊云瞳孔緊縮,手中魂劍烈焰纏繞,到達峰值時全力斬出一記焚滅!

  "轟隆!"

  火紅的火浪翻滾而出,炙熱無比,周圍的樹木皆被燒焦了,冒出縷縷青煙。

  女子抬手一點,一抹火焰自指尖射去,瞬間便穿透他的焚滅。

  樊云眼神一凜,握緊鎮魂劍直擊而去。

  “砰!”

  兩股氣勢相撞,火浪炸裂。

  "轟......"

  地動山搖,火光沖天。

  樊云臉色逐漸蒼白,但是雙眸卻依舊堅定,最后全力斬出一擊。

  "轟!"

  一片白光綻放。

  "咔嚓!"一聲響徹天際。

  樊云手臂一顫,手中魂劍應聲斷裂,他猛然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徑直彈射出去,狠狠砸地上。

  女子則退后數步,眉宇微皺。

  樊云緩緩站起身來,看著手中斷成兩截的魂劍,眼眸閃過一絲黯淡之色。

  “我敗了!”,樊云低沉開口,語氣平靜無波。

  女子抿了抿嘴唇,"你很不錯,是你贏了。"

  “啊……”,樊云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女子。

  他贏了?

  可是她連對方一擊都沒能接下。

  女子走到他身前,接過他手中斷裂的魂劍,手指輕輕撫摸過斷劍的邊緣,一陣藍光閃爍,斷劍正在快速修復。

  “這……”,樊云瞪大眼睛。

  女子笑了笑,"這劍不凡,鑄造此劍的人更是強大無比,雖然你依靠它才擋住我一擊,但那一擊,此世間能接住的人,你是第三個。”

  樊云知道剛才那一抹火焰威力非同小可,即便他用盡全力,也無法抗衡。

  而且,女子剛才那一擊,明顯沒有用盡全力。

  “前輩,不敢當,剛才若不是你手下留情,我恐怕已是一具死尸。”,樊云低頭,恭敬道。

  女子笑了笑,將手中修復的魂劍遞給他。

  “走吧,既然答應了你,現在也就請你出去讓外面的那位前輩停手吧,雪舞兒應該被虐慘了。”,女子笑吟吟道。

  聽完她的話,樊云心中一怔,“原來她早就知道了帝妃的存在。”

  “前輩,你……”,樊云驚呼。

  “哈哈,我可不敢稱前輩,我知道你和她關系匪淺,叫我紫璇姐就行。”,女子笑吟吟道,眼底閃過一抹精光。

  樊云一愣,隨即苦澀一笑,"紫璇姐,我很好奇,你和我父親是什么關系。”

  “嘻嘻……這個問題,以后你問他吧。”,女子眨眨眼睛,笑嘻嘻道,“還是先去讓那位前輩停手吧。”

  樊云也沒有在多問,和女子并肩朝外面走去。

  此時,雪舞兒已經遍體鱗傷,在帝妃面前,她毫無還手之力。

  “哼,小丫頭,還不想認輸?”,帝妃臨空看著地上的雪舞兒。

  “哼,休想!就算你很強,也不可讓我屈服。”,雪舞兒怒喊道。

  “哎呀,還真是嘴硬。”

  帝妃右手五根玉指一彈,一抹寒芒飛速襲向雪舞兒胸口。

  雪舞兒瞳孔一縮,想躲開卻已經晚了。

  “這就結束了嗎?”,雪舞兒絕望閉上眼睛。

  “前輩,還請手下留情。”,忽然,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

  正是紫璇和樊云。

  帝妃手一旋,便收回了攻擊。

  她扭頭看去,只見紫璇正站在樊云面前,眼神柔和無比。

  “臭小子,看這樣子,他們兩個之間似乎發生了什么。”,帝妃心想。

  帝妃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這丫頭是你的人?"

  "是的。",紫璇笑盈盈道。

  “雪舞兒她也是個癡情人,之所以這么做,也是為了不讓外人來打擾她和愛人見面。”,紫璇解釋道。

  “紫璇姐,你……”,看到紫璇和樊云他們一副熟識的模樣,雪舞兒不由得驚愕。

  “這件事,待會和你解釋。”,紫璇朝她眨了眨眼睛,隨即又轉移視線回到帝妃這邊。

  "前輩,今日的事,多謝你手下留情了。",紫璇恭敬道。

  帝妃微微頷首,"不必客氣,只不過,下次別再做這種蠢事了。"

  "是,前輩教訓的是。",紫璇低垂著頭,恭敬說道。

  "走吧。",帝妃揮了揮手,示意樊云該走了。

  這時,樊云反應過來,“那糖糖呢?”

  紫璇看著樊云才回過神來,笑道:“她呀,現在恐怕已經在入口處等你啦。”

  “啊!”,樊云一臉迷茫。

  隨后,紫璇便和他解釋起來。

  原來,在帝妃出現的那一刻,她就察覺到了另一股氣息的存在,便傳音讓其現身,紫璇也在感受到帝妃氣息的那一刻,驚呆了。

  她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氣息。

  就這樣,她妥協了,告訴了帝妃這里全部的事,得知緣由的帝妃,也不在追究,同意放雪舞兒一條生路。

  糖糖也早在一個時辰之前,被紫璇告知事情真相,她和雨馨還有醒來的女武帝,一同被派去將困在陵墓內的人全部解救出去。

  而到頭來,就只有樊云和雪舞兒兩人毫不知情。

  “你們……你們居然合伙起來演戲?”,樊云滿目震驚。

  他實在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利用了。

  紫璇笑而不語,只有樊云一臉憤恨盯著帝妃。

  “臭小子,你這么弱,我也是為你好。”,帝妃瞥了樊云一眼,撇嘴說道。

  "我......",樊云臉憋的通紅,卻無言以對。

  雪舞兒也知道了事情緣由,來到帝妃和樊云面前,賠禮道:“公子,前輩,之前是我冒昧了,多有得罪之處,我雪舞兒甘愿受罰。”

  “愛一個人是沒錯,但是太執著,卻未必是好事。”,帝妃嘆息道,隨后看向了樊云。

  樊云一臉懵,“難道是我的錯覺?怎么感覺帝妃是在內涵我。”

  “我……”,雪舞兒欲言有止。

  此刻的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好了,我走了。",帝妃擺擺手,便帶著樊云離開了這里。

  “恭送前輩!”

  雪舞兒和紫璇齊齊拱手道,目送二人遠去。

  這時,雪舞兒嘆了口氣,望向了遠處。

  “紫璇姐,一萬年了。”

  紫璇沉默不語,過了許久,她輕聲開口道:"或許你該嘗試放棄一些東西了,也許能夠忘記一些痛苦。"

  雪舞兒搖搖頭,她不知道。

  "我想,但我做不到。"

  “慢慢來吧,或許,時間能夠替你遺忘一切。”

  紫璇拍了拍雪舞兒的肩膀,隨即化作一縷青煙,消散在天際。

  雪舞兒怔怔出神,"或許吧。"

  ……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