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77章 三年,赴約完成
  “轟隆隆!”

  就當樊云即將登上山頂時,突然一陣震耳欲聾的雷鳴聲傳來。

  樊云和糖糖抬眸望去,卻見一顆碩大的雷球正以驚人的速度從天際砸落而下。

  那雷球速度極快,仿佛一座移動的山脈般。

  雷球在天空劃過一道耀眼的弧線后,直接砸向了地面之上。

  樊云臉色微變,他本想施展身法閃避,但自己已經不是封帝境,根本不可能躲避,只能提劍硬扛。

  “糖糖!”

  “嗯,大哥哥!”

  糖糖也知道以樊云現在無為境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這一擊,所以她毫無保留的借出全部靈力給樊云。

  “是生是死,我說了算!”

  樊云眼中閃過一絲決絕與瘋狂,舉劍向雷球斬去。

  然而,雷球在距離樊云還有數十米遠時,便已經爆炸開來,瞬間化作滾滾濃煙朝四周彌漫。

  “這是怎么回事?”,樊云滿臉疑惑。

  就在這時,一道洪亮而渾厚的嗓音突兀響起:

  “獨闖昆侖,勇氣可嘉,自降修為,決心可鑒,孩子,我念你修行不易,且年齡尚輕,將來前途不可限量,速速離去,便饒你不死,若再敢犯險,必讓爾等灰飛煙滅!”

  話音落下后,一名身穿紫袍,身形偉岸的老者緩緩浮現在半空中。

  這老者頭發花白,一雙精芒閃爍的眼睛透著無比睿智,身材修長筆挺,氣息雄渾。

  “你又是誰?"”

  樊云目光緊盯著老者,神情戒備。

  “大哥哥,我感受到他很強!很強!”,魂劍內的糖糖語帶凝重的說道。

  雖然她已經是靈虛境的魂主,但是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卻令它忍不住心顫。

  聽聞此言,樊云臉色也凝重起來,眼前這位老者給他一種無法戰勝的感覺,就好像在面對神魔般。

  “我是昆侖,昆侖亦是我,這里的一切都由我做主!”

  紫袍老者淡淡的說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隱瞞,我與故人有約,以三年為限,相聚昆侖之巔,如今特此來赴約,還望前輩成全!”

  “故人?”

  紫袍老者眉毛一挑,目露疑惑,旋即他笑道:“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來這里,敢把赴約地點選在昆侖之巔的人,想必也只有她了。”

  聽到紫袍老者的話后,樊云神色頓時一愣:“您認識果果!”

  “果果!哈哈……你是第一個敢這樣叫她的人,其實,當初你與她約定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老者先是驚訝,后又說出了緣由。

  “既然如此,為何還要阻止晚輩去見她?”,樊云皺著眉頭。

  “你的身上因果太多,連我也無法看清,也許是我道行卑微,無法看透,你本該夭折的人,但卻活到了現在,說明你后面有一位大能在為你擋災,而她作為這片天地的掌管者,如果與你牽扯過多,必然會遭到因果反噬,一旦她出事了,整片圣帝域將會徹底大亂!”

  老者沉默良久,終于嘆息著說道。

  “哼!若真如此,我樊云也從來不懼任何因果,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命掌握在自己手中,我樊云想活,便能活,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樊云冷冷的說道,眼神堅毅。

  “唉,看來,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紫袍老者聞言嘆息一聲,身形陡然消失。

  “去吧,她已經在山頂等你了。”

  “多謝前輩成全!”

  樊云說完,腳步一踏,徑直朝山頂掠去。

  樊云來到了昆侖山山頂,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山崖邊的果果。

  果果背負雙手,靜靜的站在懸崖邊,似乎正眺望著遠處的景色。

  “你等我很久了嗎?”,樊云輕聲問道。

  聞言,果果轉身望去,當見到樊云之后,嘴角頓時揚起一抹燦爛的笑意。

  “想不到,三年約定,你不到兩年便來了,可讓我有點刮目相看了。”,果果微笑著說道。

  樊云笑道:“我是一刻也沒停歇啊!從魔淵一路殺到蠻荒,在從蠻荒一路殺到昆侖。”

  樊云說到這,臉上頓時流露出一股深深的疲憊。

  “看來,你的確是煞費苦心啊,不愧是我程果果看重的人。”,果果微微頷首說道。

  “我想知道,你究竟是如何知道我會這么早來昆侖山的?”,樊云好奇的問道。

  三年之約,他想過自己早來后,程果果未到,但卻萬萬沒料到,她竟早就已經來到了。

  聽到這個問題,果果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轉過身,仰頭望著碧藍的蒼穹,幽幽的說道:“因為,我可是這個世界的主宰,任何事情都逃不出我的耳目。”

  “主宰者嗎?”

  不過,樊云并沒質疑,畢竟以她能夠破開時空的能力,的確有資格成為主宰者。

  樊云也沒繼續糾結這個問題,而是問道:“既然我已經按時赴約,那么,你可否告訴我,我們何時去往上界?”

  果果聞言,回過頭看向樊云,“你真的要去那里嗎?”

  “當然!兩年前我就說過,不論如何,我都要前往上界,追尋我一定要做的那一件事。”樊云語氣堅定的說道。

  “可是,上面危機四伏,以你現在的修為去到那里后,很有可能會隕落。”,果果憂心忡忡的說道。

  “哈哈……果果,你看我像怕死之人嗎?”,樊云咧嘴一笑,神色間充斥著濃烈的自信。

  “這......你是鐵了心要去了?”,果果猶豫道。

  “當然!”

  樊云毫不遲疑的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們五日后出發,正好,十五日后,那邊有一頭盛事要舉行!”,程果果眼神突變,似乎對這盛事有所不滿。

  “什么大事?”,樊云一愣。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現在我允許你回家四天好好和親人告別,第五天我會來接你。”,程果果微微一笑,旋即身形一晃,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果果,你這丫頭!”,樊云看著果果離去的身影,苦笑著搖了搖頭。

  “大哥哥,剛才那位女子是誰啊?”

  程果果走后,糖糖才敢從魂劍內出來。

  “一個朋友罷了,我們回家吧!”,樊云笑了笑,隨后身形一縱,沖天而起,消失在虛空之中。

  糖糖:“朋友?哼,大哥哥騙我,是朋友的話,你怎么還叫她果果!”

  “哈哈……糖糖吃醋了。”

  糖糖撇了撇小嘴,"我哪里有吃醋!”

  “你明明就是!”,樊云笑了笑。

  ......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