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94章 熟悉
  “顏家主,請上座。”

  林修文將顏明聰請到了左側第二座位上。

  這座位,僅次于皇甫芙蓉,也代表了顏族的地位。

  緊接著,一些大人物陸續到來,其中不乏地仙境,甚至是天仙境級別的超強者。

  而顏歡歡則是瞧見了坐在末席獨自飲酒的樊云,她眼睛微亮,快步走過去,輕笑著說道:“樊公子,好久不見,近來可好呀。”

  樊云抬頭瞥了她一眼,淡淡的答道:“嗯,還好。”

  “樊公子,我能坐在這里嗎?”

  顏歡歡伸手指了指末席第一座。

  樊云看了一眼,口中的酒差點沒忍住,擦了擦嘴角,“顏大小姐,你是認真的嗎?你身份尊貴,和我坐一起,恐怕不合適吧?”

  顏歡歡抿唇一笑,說道:“樊公子誤會了,今日我并非是來祝福新人的,而且我也不屬于任何勢力。”

  “哦~不是來吃婚宴的,難道還是來鬧事的不成?”,樊云笑著調侃道。

  “咯咯……”,顏歡歡捂嘴嬌笑了起來,說道:“難道樊公子不是如此嗎?”

  語罷,氣氛瞬間凝固了。

  “這丫頭,怎么知道的?難道我們的事情泄露了。”

  樊云內心驚詫,面色變得陰沉了下來。

  而顏歡歡則是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說道:“看來我猜對了,樊公子,也不僅僅是來吃飯的吧?”

  “那又怎么,如果顏小姐想要告發我的話,盡管去,我奉陪!”,樊云冷哼一聲,放下酒杯,站起身子。

  “別沖動嘛,我又沒說要告發你,再說了,告發你對我有什么好處,你可是我爹的救命恩人,我總不可能恩將仇報吧。”

  顏歡歡眨巴著水靈靈的眼睛,甜甜笑道:“我也大概了解了你們圣帝域和林家之間的事,況且憑你們庭主那暴脾氣,林家光明正大的去圣帝域搶人,她肯定不會讓林家好過,更何況是這大婚之日呢?”

  說完,顏歡歡從儲物戒中取出了兩張符紙,遞給樊云,說道:“拿著這個,危急時刻,直接捏碎它,興許能救你一命。”

  看著符紙上流淌著玄奧的紋理,樊云遲疑了片刻,最終收下了。

  “多謝了。”

  他鄭重的向顏歡歡抱拳道。

  “舉手之勞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顏歡歡嫣然一笑,隨后離開了末席。

  “這顏歡歡,到底值不值得信任?”,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樊云陷入了深思。

  “喂,臭小子,想什么呢?這么專心?”

  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樊云的肩膀上,他嚇得渾身打了個激靈。

  轉過頭,只見程果果正似笑非笑的盯著自己。

  樊云咧嘴一笑,故作鎮定的說道:“沒什么。”

  “剛才那顏家的少主找你做什么?你們倆似乎很熟啊?”,程果果追根究底的繼續問道。

  “沒什么,我們只是萍水相逢,談不上熟悉。”

  樊云聳了聳肩,敷衍的回答。

  程果果雖然感覺有些怪異,但也沒有太在意,轉移了話題,“還有半個時辰了,樊云,你怕嗎?”

  樊云愣了愣,旋即嗤鼻一笑,“有什么好怕的?”

  “哈哈,說的也是,有本姑娘罩著你,誰敢傷害你?”,程果果拍了拍胸脯,傲嬌的挺著胸膛說道。

  聞言,樊云嘴角一抽,無奈道:“行了姑奶奶,快回去吧。”

  程果果撇了撇嘴,也不糾纏,徑直離開了。

  “還好只有一個程果果,不然的話,還不得鬧騰死。”

  樊云搖頭嘆息一句,望向門外。

  此刻的林府大門外,熱鬧非凡,一艘華麗的飛舟懸停在空中,緩緩降落在地面上。

  而在飛舟之上,一名身穿青袍的中年男子踏著虛空,緩步朝著林府方向走來,在他的身后還跟著一位頭戴紫金面具的女子,身材高挑玲瓏,透過面具,依稀可以看到她的容顏,毫無疑問是個美人坯子。

  “上仙朱氏大長老,朱順德攜朱氏少主等八人前來賀喜。”

  伴隨著一道蒼勁有力的聲音傳遍四周,整個林府的賓客全部沸騰了。

  上仙朱氏,本就避世很少出面,朱順德為大長老,地位極高,平常根本不會親臨仙域,可今日竟帶著少主前來參加婚禮?

  可謂是給足了面子。

  林敬德也親自下座迎接,滿臉堆笑,“想不到孫兒的婚禮,竟然能讓順德兄親自前來,實在是榮幸之至,請順德兄上座。”

  朱德順點了點頭,便帶著八人走上臺階,與林敬德攀談了起來。

  而樊云看著上方的面具女子,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怎么這么像呢?不會真的是她吧?”

  樊云皺眉沉吟,目光卻始終未曾離開那名面具女子。

  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女子就絕對不簡單!

  看到樊云的那一刻,面具女子的嘴角微微上揚,不過沒人察覺到她嘴角所泛起的笑意。

  主座上的顏明聰見到朱順德也起身了,他同樣立刻起身,朝著朱順德走去。

  “哈哈,順德師叔,想不到是你來了,世宇那小子呢?他怎么沒來。”

  顏明聰笑呵呵的說道,顯得十分恭敬。

  畢竟,眼前這位可是朱氏一脈的頂梁柱,超越仙階的存在,若論輩分,他都得叫一聲師叔祖,自然不敢怠慢。

  “世宇在閉關修煉,這次他來不了。”

  朱順德擺了擺手說道。

  “哦,那可惜了,還請順德師叔就坐。”

  聞言,朱順德倒也沒有拒絕,正想坐在左側第二座,但林敬德卻拉起他的手,“順德兄和我同輩,怎么能坐在晚輩之中,來和我共同入座。”

  說著,林敬德把朱順德往主座上拉去,而原本在右邊的林母,在林修文的眼神示意之下,被迫往旁邊挪了挪位置。

  “哎呀,那還委屈林湛母親了。”

  朱順德爽朗的笑道。

  白秀珍立馬笑道:“朱前輩這是哪里的話,您能來參加湛兒的婚禮,已經是我莫大的榮耀了,怎么會嫌棄呢?”

  “呵呵,林夫人不必如此謙遜。”

  說著,朱順德坐在了右首的位置上。

  眾人皆松了口氣,這場婚禮,才算是真正的開始!

  終于,在半個時辰后,司儀聲再次響起:

  “新郎新娘登場!”

  剎那間,整個林府的賓客全部安靜了下來,齊刷刷的看向了門外。

  只見一男一女并肩走進了喜堂。

  林湛一襲紅衣,俊逸瀟灑,身形筆直如槍,而在他的身邊,江雪鳳霞披掛,雍容典雅,頭上遮面的紅紗若影若現,更增添幾分迷惑性,仿佛天生尤物般,引人遐想。

  緩步走上高臺,

  江雪的眸光掃視了一圈,當她的目光掠過樊云之時,瞳孔猛然緊縮,心臟砰砰跳動了起來。

  “他……真的來了!”

  她的聲音略帶顫抖,雙眸含淚,心情激動萬分。

  而此時,已經到了拜堂時刻。

  江嵩望著即將成親的江雪,“父親,我這一切都是為了江家的未來,如果你看到現在的場景,也許你也會同意的吧。”

  江嵩苦澀的說著,眼中閃過一絲痛苦。

  他知道這一切不該,可他別無選擇。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