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295章 不愿
  “兒臣林湛,攜未婚妻江雪,給父親、母親還有祖父請安!”

  林湛率先跪下磕了三個頭,而后牽起江雪的玉手,緩緩站起。

  “好,好啊!”

  林修文欣慰的連連說道,“湛兒,趕快拜堂吧!眾賓都等待多時了。”

  “是。”

  林湛頷首,牽著江雪的手,緩步走到高臺前。

  “一拜天地!”

  “二拜……”

  聽著司儀的話語,林湛牽著江雪緩緩轉身,對著天地彎腰叩首。

  江雪也不情愿的跟著林湛的姿勢,彎腰叩拜,不過因為她的心情不穩定,所以,在她低頭的瞬間,眼角溢出了晶瑩的淚珠。

  她不是悲,而是因為樊云能夠到來,而激動的流淚。

  “夫妻交拜!”

  司儀洪亮的聲音響徹在天際,所有人的心也跟著提到嗓子眼,期盼著他們完成最后一步。

  江雪和林湛的腦袋漸漸靠近,但是江雪無論如何也不肯彎下腰去。

  “樊云,這一拜,我可就是他人之妻了,但是我心不甘,所以……”

  江雪心中祈禱,希望樊云能夠聽到她的心聲。

  見江雪遲遲不肯彎腰對拜,林湛略顯擔憂,問道:“雪兒,這是怎么了?”

  “我……”

  突然——

  一道鏗鏘的反對聲,從末席傳出:

  “我有意見!”

  聽到這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江雪心中頓時一喜,轉眸望向了來者。

  她知道,那是樊云!

  “小樊云,你要干什么?快坐下。”,旁邊的林月都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急忙勸阻道。

  “不!我要當著大家的面,把話說清楚!”

  樊云固執的搖了搖頭,目光堅毅的看向林湛和江雪。

  “哪來的混小子,竟敢在我兒的大喜之日搗亂?”

  林修文怒斥道。

  向著林家的眾人也紛紛起身斥責起樊云的無禮行徑來。

  “小子,你是故意來找茬的是吧?”

  “我們家主的婚事,豈容你來破壞?你信不信,我一根指頭就能戳死你?”

  “小子,識相的,就乖乖離開。”

  “否則別怪我們翻臉無情!”

  眾位長老紛紛呵斥,威脅著樊云,試圖讓他退縮。

  “這位小友,不知你有什么意見?”

  一直沉默著沒有開口的林老爺子開口說道,他臉色嚴肅,眼神冷厲的盯著樊云。

  他已經看穿樊云僅只是劫命境,但敢當著眾人的面挑事,林敬德猜測他的背景恐怕不簡單。

  林湛聞言,微微一怔,側目看向樊云的方向,嘴角微揚:“你有什么意見?”

  樊云抬起頭,迎上江雪的雙眼,朗聲說道:“我來這不為別的,只想問一句,江雪,你真的愿意嫁給林湛嗎?”

  他的聲音鏗鏘有力,不卑不亢,讓林修文、林湛、甚至是高臺上的顏歡歡和皇甫芙蓉都有一絲驚訝。

  樊云的膽量倒是超乎了眾人的預料。

  他竟敢公開和林湛叫板,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江雪聞言,粉唇欲言但卻說不出口。

  這時候,林湛卻是笑了:“當然愿意,不然雪兒為什么會和我結婚呢?”

  林湛的語氣里充滿了霸道,也充滿了自信。

  “我不管你來此究竟是為了什么,看在我今天大喜的份上,可以放你離去,但你永遠也不得踏入仙域!”

  在林修文看來,樊云不過是愛慕江雪的人,想要在他的婚宴上大鬧一番而博得噱頭罷了。

  “哼!”,樊云輕笑一聲,再次看向江雪,“江雪,我在問你一遍!你真的愿意嫁給林湛嗎?”

  江雪咬著牙齒,緊閉雙眸,不肯說話。

  “我到底該怎么辦?”

  江雪眼眶泛紅,似是在壓抑著什么。

  “哎……江雪,和你爺爺江明相比,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樊云嘆息一聲,隨即轉身離去。

  “樊云別走!我不愿意!”

  江雪終于忍耐不住內心的煎熬,大吼出聲。

  “我不愿意嫁給林湛!”

  “我不愿……”

  一遍遍的不愿,訴盡了她的心情,訴盡了她的委屈。

  “江雪......”

  林湛聽到江雪的喊叫,頓時如五雷轟頂,一時間失了神。

  “江雪,你……”

  江嵩更是氣的差點喘不上氣來。

  看著如此尷尬的一幕,眾賓客已是目瞪口呆!

  林湛的母親白秀珍更是氣得渾身顫抖,指著江雪的鼻子罵道:“賤女人,你是在耍我們林家玩是吧!”

  “我們家湛兒可是林家唯一的嫡子,你竟然不愿意嫁給我們湛兒,還有你江雪,就憑你那落魄的模樣,也配嫁給我兒!”

  白秀珍此時已經顧不上形象了,對著江雪劈頭蓋臉的痛罵起來。

  林修文見狀,立刻喝止道:“閉嘴!”

  “你還嫌丟我們林家的臉丟的不夠嗎?”

  “你再敢胡鬧,就給我滾回家去!”

  聽著林修文的訓斥,白秀珍立刻不再吭聲,但是那怨毒的目光依舊狠狠的射向江雪,恨不得將其千刀萬剮。

  “雪兒,你真的不愿意嗎?就連做我林家一年的兒媳都不愿……”,林修文的聲音有些顫抖。

  “一年?”

  “難道林湛和江雪是假結婚?”

  一時間,眾賓客竊竊私語起來,議論紛紛,看向林湛和江雪的目光也越發古怪起來。

  “修文,這是怎么回事!”

  聽著眾人的議論,林敬德也坐不住了,他猛然站起,怒斥道。

  他一生戎馬,從來不曾受過如此羞辱,更不能讓林家蒙羞。

  “想必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既然江雪已經說了不愿意嫁入林家,那我就要把她帶走了。”

  樊云的態度很強硬,說完便想上前江江雪帶走,絲毫不顧林敬德的怒火。

  “放肆!”

  林敬德怒視著樊云。

  他現在可管不了樊云究竟是何來歷,讓他林家如此難堪,唯有用他的命來平息心中的怒火!

  “林戰神不必為這么一個豎子動怒,交給我們即可!”

  銀月宗宗主李浩天,天河宗宗主何元陽起身說道,兩人皆是地仙巔峰強者,一個比一個狂妄,一個比一個自負。

  “好,兩位如果能替我拿下這豎子,我重重有賞。”

  林敬德見狀,也沒有阻攔。

  林修文見自己的父親已經下定決心,也只能無奈搖搖頭。

  此時,已經失魂落魄的林湛緩緩伸起右手,示意眾賓客安靜下來。

  他轉過身,看著江雪,再次問道:“雪兒,你真的不愿意嫁給我嗎?”

  他的眼里有著深深的期待。

  在場所有人,包括朱德順、顏明聰和諸多家族在內,都以為江雪在這樣的壓迫下會答應林湛的求婚,但令所有人震驚的是,江雪竟然搖了搖頭:“不愿意!”

  “哈哈......”

  樊云見狀大笑一聲,“聽到了吧,林湛,江雪都說了不愿意,你還死纏著人家,還是說,你就這么喜歡被人拒絕的滋味。”

  林湛聽后,面色鐵青:“江雪,你不要后悔!既然我林湛得不到的人,那么誰也別想得到!”

  林湛手心一旋,一團靈力涌出,化作一柄利刃,直刺江雪腹部。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