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304章 公平
  另一間房屋內,糖糖悄悄從魂劍內出來,照顧著床上的樊云。

  “大哥哥,你什么時候才能醒過來?”

  糖糖嘟著嘴巴,滿臉愁緒。

  “糖糖也不喜歡你變成這個樣子,可是你昏睡不醒,我也幫不上什么忙呀!”

  糖糖一邊低語,一邊拿出一塊水晶球,輕輕晃動著。

  水晶球上面,刻著一個魂字,里面裝滿了自糖糖出生以來所捕獲的靈魂。

  糖糖把一個個靈魂送到樊云的體內,讓它們與樊云融合,不斷穩定他的靈魂,但是樊云的身體就像與靈魂分離了一樣,根本沒辦法與之契合。

  她試圖將自己的血液滴落在樊云的身上,但卻毫無作用。

  “唉,這該怎么辦?”

  糖糖嘆了一口氣,坐在樊云的身邊,托腮沉思。

  “有人來了。”

  就在這時,糖糖耳朵微微動了動,聽到了一陣腳步聲,她又回到了魂劍內。

  吱嘎!

  房門被打開了,一個墨衣男子走了進來。

  墨衣男子走到床邊,俯身檢查了一番樊云的傷勢。

  “在神元丹的治療下,他體內的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但為何還不見蘇醒?”

  墨衣男子皺起眉頭,一臉不解。

  “或許,他還在潛意識中抵抗著某些力量?”

  他沉吟片刻,又看了看樊云,“還是說,他的靈魂已經脫離了肉身?”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衣男子臉色陰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哥哥的靈魂和肉體都沒有問題。”

  就在這時,糖糖從魂劍內走了出來,“不知道為什么,大哥哥總是感覺靈魂和肉體在互相排斥著,似乎并不融合。”

  “不融合?”

  墨衣男子眸光閃爍,忽然道:“這么說,他的靈魂其實并不屬于自己?”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靈魂不屬于自己的話,那大哥哥為什么還活了下來呢?”

  糖糖撓撓頭,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了,我先試試能否將他喚醒。”

  墨衣男子目光一凝,將手心放在了樊云的額頭上。

  剎那間,一股神秘莫測的力量順著墨衣男子的指尖,緩緩的注入了樊云的體內。

  “嗯?這......”

  墨衣男子瞳孔一縮,一臉震撼。

  “怎么可能?”

  他一臉難以置信。

  樊云的識海內,無數鎖鏈縱橫交織,牢牢的束縛住樊云的魂魄。

  這些鎖鏈仿佛具有生命力一般,在樊云的識海內游蕩著,不斷攻擊試圖接近魂魄外部力量。

  墨衣男子一開始還能憑借自己的神念鎮壓,但隨著越往里面深入,他的神念便被鎖鏈吞噬,根本鎮壓不住那些鎖鏈。

  “不行,我的神念再這么耗損下去的話,恐怕撐不到樊云蘇醒就會被吞噬。”

  墨衣男子咬牙切齒,他猛地收回神念,將手掌貼在樊云的背后。

  一道神秘的光芒從他的身上涌出,灌輸到樊云的體內,使他的臉色瞬間好轉起來。

  “大哥哥,這是要醒了嗎?”

  糖糖見樊云臉色慢慢變得紅潤,頓時激動起來。

  “不,還不能夠完全清醒。”

  墨衣男子搖搖頭,他的臉色蒼白,一縷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流淌而下。

  “不能清醒?為什么?”

  糖糖疑惑。

  “這是樊云他自己的心魔,如果沒有解決掉的話,那么他永遠都醒不過來。”

  墨衣男子嘆息一聲。

  “你就守在他的身邊,用你的魂術不斷的喚醒他的意識。”

  “可是......”

  糖糖皺眉,猶豫著。

  “沒有可是!”

  墨衣男子冷哼道:“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路,就算他再痛苦,再掙扎,他都必須承受,而且,別忘了,他的命是庭主換來的,如果他就這么死了,他這條命還有什么價值?”

  墨衣男子的臉上充滿了怒火。

  糖糖張了張嘴,似乎想要反駁,但卻又無言以對。

  “好吧!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糖糖嘆了一口氣,轉身走向床邊,坐了下來。

  她伸出小手,握住樊云的右手。

  樊云的右手冰涼一片,就像是一個死人一樣。

  糖糖握緊樊云的手,將一股溫暖的力量傳入到樊云的體內。

  隨著這股力量的不斷滲透,識海內被束縛的樊云也漸漸的蘇醒。

  “我……我這是在哪里?”

  樊云緩緩睜開眼睛,迷茫的掃視了一圈,自己被捆在了石柱上,四肢被鎖鏈綁著。

  “這里是……”

  樊云抬頭看著空中顯現的給種記憶片段,才明白過來。

  “我的識海中,踏馬的,我怎么被自己的識海給綁起來了。”

  樊云憤怒的吼叫著。

  他的識海內,被一層黑色的光幕籠罩著,他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掙脫開來,甚至連一絲一毫的力量都使不出來。

  “你是誰?快把我放開。”

  樊云大喊。

  “我是誰?”

  黑暗中,一個黑影走出,緩緩露出了真容。

  “你,你是......”

  樊云愣住了。

  眼前的人和他長得一模一樣,要說不同的地方,就是那雙血紅色的眼睛。

  這雙眼睛,充斥著濃郁的殺戮、暴虐、貪婪和色欲的光芒,讓人一看就忍不住心驚膽戰。

  “你是我的黑暗面。”

  樊云顫抖著,“我的黑暗面,你怎么會出現在我的識海里?”

  “你的黑暗面?哈哈哈哈……,人性本就沒有定義,憑什么善念、正義,愛欲、憐憫就是光明的,就能被人理解和認同,而暴虐、貪婪、色欲就得是黑暗的,被人憎恨和唾棄?難道你不覺得這太不公平了嗎?”

  “這......”

  樊云一時語塞,竟不知該怎么反駁。

  “不公平嗎?你所謂的不公平,只能說是因為你不了解自己的本性,人的暴虐,貪婪,色欲會使人失去理智,甚至喪失本性,但你所認為的不公平,卻恰恰是一種寬恕。”

  “寬恕?哈哈哈哈哈......”

  黑暗樊云的笑聲很刺耳,“你以為你很了解我嗎?你不了解我,也不知道我的弱點,你根本就不配做這具身體的主人!”

  “我不配?”

  樊云愣住了,眼前的黑暗樊云,竟然敢嘲諷他不配做主人!

  “我不配,難道你配?”

  樊云冷聲質問。

  “我當然比你強!”,黑暗樊云不屑道。

  “如果不是你的懦弱,克服不了心中的恐懼,你的師傅會白白為你犧牲嗎?”

  “如果不是為了你那所謂的正義,私自率兵進入幽冥域,你的父親樊蒼玄,林天妍的父親林青丘會死嗎?”

  “如果不是你的善念,放走了魔族余孽,下界會有這多無辜的人會死去嗎?”

  “本因一世殺敵,鎮守一方的你,卻偏偏動了愛欲,自己最愛的兩人,一個親手殺了自己,一個魂飛魄散,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你親手造成的嗎?”

  聽著黑暗樊云說起一件件往事,樊云胸口沉悶無比。

  “樊云,你太懦弱了。”

  黑暗樊云嘲弄道:“你連最基礎的勇氣、血性、擔當都沒有,又如何去保護自己的家人,去維持你所謂的正義?”

  “你這個懦夫,根本不配做這具身體的主人!”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