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一劍逆星辰 > 第0317章 禪定印
  “我自有辦法,但就要委屈小主了!”

  小鼎聞言,看了樊云一眼。

  “委屈我?”,樊云充滿疑惑,轉頭望去,小鼎早已經不在身后。

  “小鼎,你坑我!”

  看著空蕩蕩的身影,樊云氣急敗壞的吼了一句,但也被僵持當中的花如雪和葉姒水聽到。

  二人聞言,不約而同的朝著樊云所在的位置望了過去。

  “還有其他人!”,葉姒水看著樊云所在的方向,冷冷的說道。

  “看來,想要玄烈火珠的,不止我們!”,花如雪眼眸微瞇,語氣冰寒。

  “兩位繼續,我只是不小心誤入此地,你們就當做我沒出現一樣。”

  樊云連忙開口打圓場,一邊說著,一邊悄咪咪的往后退了幾步。

  “不可能!”,葉姒水聞言,眼眸猛地睜大,“這座宮殿已經被封鎖,除了我們,誰能進來?”

  花如雪也不傻,自然也知道樊云所說的是謊話。

  “既然是不小心的,你現在過來,拿起地上的君雪劍,殺了她,我就饒你一命!”

  葉姒水看向樊云,冷聲喝道。

  樊云看著花如雪和葉姒水,原來兩人都已經遭到靈力反噬,現在正處在虛弱期,難怪動不了了。

  “這恐怕不好吧?”

  樊云故作遲疑的說道。

  “快點!”

  葉姒水見樊云在裝傻,忍不住呵斥一聲。

  “哼,你們兩個正處于虛弱期,我想殺誰就殺誰,你們能拿我怎么樣?"

  樊云冷笑一聲,撿起地上的君雪劍,打量起另一邊的花如雪。

  “此劍竟然還是神級,倒是不可多得的寶物,只是還未開辟靈智,未衍化出劍靈,不然成為仙級也不是沒有可能。”

  樊云眼神灼灼的盯著君雪劍,心中暗暗盤算。

  不僅如此,花如雪竟然還是三極劍圣!

  “難怪我之前感受不出她的劍意,原來如此,看來這個花如雪,不簡單。”

  花如雪也察覺樊云一直盯著她看,衣裙破碎的她不免有些羞澀。

  “要殺要剮,遵聽悉變,我花如雪豈是貪生怕死之輩?”,花如雪傲骨錚錚的說道。

  “身為劍修,倒是挺傲,只是,這劍是好劍,但你若用錯方法,就不是好劍了,我想,你應該比誰都清楚這個道理。”

  樊云輕嗤一聲,說道。

  “你……”

  花如雪看著眼前的男子,似乎有種被看穿全身的感覺。

  葉姒水聞言,眼眸瞬間一亮。

  “那你快殺了她,只要你殺了花如雪,這把劍就是你的了。”

  花如雪聽到葉姒水這般說,頓時有些惱羞成怒。

  君雪劍可是她師尊送給她的,她豈會輕易的將劍拱手相讓!

  瞬間,體內氣息瘋狂涌動,一股強悍的威壓籠罩而下,將樊云籠罩在其中。

  “完了,給人惹毛了!”

  樊云頃刻間便被壓的動彈不得,心中不由得哀嚎。

  “小鼎,你倒是快想想辦法啊,我都快撐不住了。”

  樊云咬緊牙關,額頭冒汗,低聲的問道。

  小鼎沉默片刻,開口道:“小主,你先撐住,我自有辦法。”

  樊云:“……”

  “噗嗤!”

  一聲悶響傳出,樊云只感覺胸口一痛,一口鮮血噴吐而出。

  他低下頭,便看到了刺入自己身體的利劍。

  “你......”

  “怎么?”

  花如雪將手里的君雪劍拔出,眼睛看著樊云,充滿冷漠:“你什么都能做,但唯獨不該打君雪劍的注意!”

  “咳咳……”

  樊云猛咳幾聲,捂著自己受傷的肩膀,眼底浮現一抹驚懼,“小鼎,你在不出手,我就要交代在這了!”

  “你放心吧!”

  小鼎淡淡的說道。

  “我**,放心個屁,你丫的要是再不救老子,老子今兒個可就真要交代在這里了!”

  樊云內心一萬匹草泥馬呼嘯而過。

  “師尊的劍,我不允許任何人覬覦。”

  花如雪看著樊云,冷冷的說道,隨后走向還處在虛弱期的葉姒水。

  “姒水師妹,你也別怪我狠心,既然你如此執迷不悟,我也只能讓你付出一些代價了!”

  說著,她手中的君雪劍閃爍著耀眼的藍色光芒,一股強大的威壓散發而出。

  葉姒水看著朝著自己逼近的花如雪,眼底滿是憤恨,她恨自己沒能給自己的師尊報仇,沒能完成師尊的遺愿……

  葉姒水眼角滑落一滴淚水。

  “師尊,姒水來陪你了。”

  她喃喃自語一聲,閉上了眼眸。

  “該死的小鼎,馬上要輪到我了。”

  樊云抬眸,看著花如雪手中泛著藍光的利劍,心里頓時咯噔一聲。

  就在花如雪舉劍的那一刻,一道悠遠的聲音傳來。

  “禪定印!”

  除樊云外,花如雪和葉姒水的動作瞬間靜止,整個空間仿佛被禁錮了一般,一切動作,都顯得異常緩慢。

  “這是怎么回事?”

  隨著身上的威壓解除,樊云緩緩爬起,看著身旁的景象,滿眼的震撼與駭然。

  只見周圍的樹木、石塊、花草都靜止不動了,整個山谷內的所有東西仿佛被施展了定身術。

  “小主,別愣著了,快去拿令牌,我這空間術維持不了多久。”

  小鼎在樊云腦海中催促道。

  樊云聞言,瞬間醒悟過來,原來是小鼎搞的鬼。

  樊云連忙走向葉姒水,“對不住了。”

  伸手摸索了半天,終于在葉姒水身上找到了一塊黑色圓環。

  他剛一觸碰到圓環,黑色圓環立刻散發出耀眼的白光,似乎指引著他向石門處靠近。

  樊云連忙跟上,很快,兩人便來到了石門前。

  小鼎道:“應該就是這個,你把它放進凹槽中。”

  “嗯。”

  樊云照著小鼎的話做,石門上的另一半紋路忽然閃爍起來,緊接著,他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這是怎么回事?”

  花如雪眉梢輕挑,臉上浮現一絲詫異。

  隨著樊云和小鼎消失,他們身上的空間結印也失效了。

  “糟糕,我的令牌不見了!”

  葉姒水找遍全身,卻依舊沒有找到自己的令牌。

  葉姒水臉色一僵,頓時明白,一定是剛才樊云動用某種秘法,趁機將自己的令牌拿走了。

  “看來,這也許就是天意,師尊最后的那句話,指的不是我也不是你,而是剛才那人。”

  花如雪嘴角勾勒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如果真是這樣,我也遵循師尊的遺愿,但花如雪,你老實告訴我,師尊究竟是怎么死的?當時的玄溪宗到底發生了什么?”

  葉姒水轉頭看向花如雪,認真的詢問道。

  花如雪深吸一口氣,沉思良久,最終還是沒能瞞住葉姒水。

  “當日的情況是這樣的......”

  花如雪將當年發生的一切事情娓娓道來。

  “原來是這樣......”

  葉姒水點了點頭,隨后眼眶又紅了。

  這么多年,她一直以為師尊之死都是花如雪一手造就,想不到后面還有一個更大的陰謀。

  玄溪宗的覆滅,與另外兩大宗門脫不了干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花顏無策的一劍逆星辰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