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 > 第四十三章 關山行(1)
  蛙鳴聲中,日頭初升。

  “有些話咱們要說到前頭。”張行看著跳入堂屋毫不畏人的靖安臺積水潭青蛙,端起熱騰騰的粥碗,忽然莫名開口。“芬娘,你這個年紀,也該懂事了,看你昨日哭的,估計也確實懂事了……我直接問好了,你曉得你爹必死無疑了吧?”

  桌子對面的秦寶驚疑一時,便欲放下粥碗言語一二。

  孰料,帶著圍裙的芬娘自己卻干脆異常:“曉得。”

  “而且你自己這里,咱們說句公道話,上頭和那些貴人未必真就在意,甚至高抬貴手的意思也有,可真就被人較真了,也露了頭,那也是必死無疑的。”張行端著粥,繼續冷冷來言。“到時候非但你要死,我和秦寶也跑不了……這個道理你也曉得吧?”

  “曉得。”芬娘抓著圍裙,依舊干脆。

  “那咱們約法三章。”張行點頭以對,語氣冷漠。“第一,不要擅自拋頭露面;第二,萬一遇到什么人,不得已,只說是秦二郎的遠方表妹,中原遭了災,家室破碎,尋二郎來求個活路;第三,你最好換個衣服、挽個頭發,乃至于想個新名字……行不行?”

  “新名字好辦,你們想怎么叫怎么叫。”芬娘想了一下,依舊沒有什么遲疑之態。“但我要是不拋頭露面,怎么買米買面買柴?柴全濕了,面都發霉了,連后院的馬廄都被淋塌了。”

  “我和秦寶來買。”張行說著看向了秦寶,語氣嚴肅。“秦二郎,你今日就搬過來……以后你住東側院,我住西側院,后院她住兼養馬,堂屋廚房共用……待會你就去搬,搬完修馬廄,我去十字街買東西。”

  秦寶有些慌亂的點了下頭,在這兩個人的節奏里,他明顯有些對不上號。

  “所以我叫什么?”芬娘轉身離去,復又在門檻上回頭來問。

  “叫麗娘吧。”張行瞥過自己之前放在堂屋的《女主酈月傳》,近乎敷衍的取了一個俗氣的名字。

  “不能叫月娘嗎?”芬娘順著對方目光掃過那本書,給自己做了一次主動爭取。“我在坊里十字街聽過講書的講過《酈月傳》。”

  “那就叫月娘吧。”張行根本懶得計較。

  就這樣,一直到了中午的時候,張行才和秦寶解決完了家里的一坨爛事,然后才騎上官馬,一起慢慢悠悠的去了距離承福坊只有一條天街外加一潭水的靖安臺本臺。

  入了臺中,此處果然還是亂作一團——昨日正平坊的傷亡,刑部尚書被當街斬首的大案,以及還有很多人尚在南城各坊留守的紛亂組織局面,都讓島上顯得混亂與失序。

  張行和秦寶等人找了很久才慢慢與錢唐、李清臣等人匯集,可依然不見白有思。

  不過,等到了下午時分,隨著中丞自南衙折返的消息傳來,本島的秩序還是漸漸穩定了下來。

  接著,在四面積水潭的蛙鳴聲中,朱綬與黑綬們紛紛自黑塔處冒了出來,并將一道道命令傳達下來,而隨著這些命令的傳達,整個東都城的事情似乎都在往和緩的狀態發展起來:

  南城各坊就地撤離,停止搜索;

  正平坊大舉善后;

  刺張案嚴禁議論,相關案犯被擒入黑塔下的監獄。

  當然,還有一道更加合乎人情的命令,各常組、巡組,自次日起,組內分三隊,三日一倒,輪番執勤休整,直到有突發事宜,否則將持續到下一月盛暑時節。

  聽到這個命令,張行便已經明白,應該是張文達之死迅速促成了最高層的決策,至于說決策是緩還是急,是嚴是松,倒未必好說……只是終究不用再博弈與拉扯,讓他們這些小卒空耗了。

  “昨日去見你那個坊主房東了?”

  上頭有了安排,白有思身為負責人,當然要來做調派,并對昨日經歷了那些事情的巡騎挨個安撫,而輪到張行時,她倒是首先提及了昨日分別后的事情。

  當然,也不是很意外就是了。

  “是。”張行點點頭,誠懇來問。“沒給巡檢添麻煩吧?”

  “沒有。”白有思緩緩搖頭。“沒有人情的人才會被人真瞧不起……況且昨日交談柴常檢一直在當面,有他作保的,誰也說不出話來。”

  “柴常檢與巡檢說了?”張行略顯詫異。

  “對。”白有思點點頭,隨口而言。“柴常檢是老朱綬了,平素溫和,既受中丞信任,又對年輕人多有提攜,大家都很尊重他。”

  “上次就蒙他用心查案,替我沉冤昭雪。”張行自然也是連連頷首,卻又忽然來問。“巡檢,你說我要不要去謝一謝?”

  白有思微微一怔,繼而瞇起眼睛瞥了對方一眼:“你要去找柴常檢致謝?”

  “是。”張行面色平靜。“是有何不妥嗎?”

  “沒有。”白有思瞥了對方一眼,搖頭失笑。“這有什么不妥當的。”

  “那敢問巡檢,柴常檢有什么愛好嗎?”張行追問不及。

  “他喜歡……”滿島蛙鳴聲中,白有思有些遲疑的思索起來。“他喜歡書籍金石。”

  “書籍金石挺貴吧?”

  “是。”

  “巡檢能借我些錢嗎?”張行愈加誠懇。

  “張行,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有思終于懶得遮掩了。“昨日之事竟讓你有了改換門庭的念頭嗎?是我遮護不了你了?還是被嚇破了膽,準備去尋柴常檢養老?若是后者,你直言便是,我來替你安頓。”

  一時間,非止是白有思,便是其他組內巡騎也都紛紛來看。

  “巡檢想多了。”張行拱手而對,言語平靜。“又不是第一次見這般情境,談何破膽……甚至恰恰相反,昨日風云際會,大人物們你來我往,如今云散風清,我也想學這塘里青蛙一般做鳴,成就些事情呢。”

  “那你……”

  “我是想找柴常檢問問靖安臺的常數規矩,看看該怎么升官,運作一下仕途經濟。”張行干脆做答。“昨日事那般清楚,連官都不是,就不是個人,談何做事?之所以想到去走柴常檢路子,乃是知道巡檢是個灑脫的,若是找巡檢來問,怕是反而落得不好……巡檢,你說我怎么才能不離巡組,便做到白綬?”

  “你想多了,還什么仕途經濟。”白有思上下打量了一下對方,語氣怪異。“靖安臺全是修行者,是有硬規矩的……除非你有殊勛轉黑塔做文書,這個剛剛否了……否則必須要通了第六條正脈,且出了一次外巡,再加上平日功勛足夠服人心,這才能加白綬,你第六條正脈已經通了嗎?”

  張行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做開口:“還差一點,咱們什么時候出外巡?”

  白有思難得詫異。

  PS:感謝新盟主半個喪失來種田同學,大家元旦繼續快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