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黜龍免費閱讀無彈窗 > 第一百零三章 金錐行(14)
  臘月下旬,天氣干冷干冷的,在某人的不懈努力下,在一根金錐出其不意的作用下,芒碭山的盜匪終于提前發動了——所有首領一致同意出兵,所有殘存的糧食被全部放出,大家公推周乙周老大領著大家,按照張三爺的可靠情報,去發百萬貫金帛的大財。

  按捺不住的人心一旦被釋放,便不可阻止。

  按照張三爺的建議,為了出兵妥當、行軍迅速,上萬芒碭山盜匪,只出了一半的所謂‘精銳’。

  然而,只是一半人,區區四五千人而已,吃了一頓飽飯,聽著要去發財搶糧,急匆匆聚集在芒碭山中間的夾谷中,旗幟一立起來,氣勢便顯得雄渾難當……至于張行等大頭領們更是聚在碭山那區區幾十丈高的懸崖上,人人高頭大馬紅披風,巨大的義字大旗高舉,十來個個代表了各大頭領對應姓氏的大旗也迎風飄蕩,再加上身后真正的兩三百修行者與積年悍匪。

  端是一番好氣勢。

  對此,張行只能感激人家張老大……一則感激人家留下的這份基業,二則感激對方有個好姓氏,連旗子都不用換。

  “諸位,諸位!”

  眾人公推的大首領乃是周乙周大當家,而饒是他早就曉得自家只是來做個趁頭的大當家,發一筆子財就要卷走跑路的,但此時被人簇擁于此,更年期萬兜鍪的,卻也還是忍不住心情激蕩,連馬鞭都差點捏折了。。

  “諸位兄弟!今日諸位兄弟既然將性命托付給我,我老周必然要給大家伙一個交代,此去先奪了百萬金珠,如若順利,就再取了河上幾十萬石糧食,然后再回咱們芒碭山整飭一二,就此定下一份大大的基業!”

  此言一出,樓老大以下,幾位老大各自詫異——這跟說的不一樣啊?真的只是臨陣打氣忽悠下面人嗎?

  然而,這個場景,根本由不得這些老大多想,那張三爺果然又早早使出公門里的做派出來,乃是立即回身勒馬,當眾抽出那把靖安臺的破刀來,然后將胯下大馬狠狠一拽,便奮力舉刀高呼:

  “定基業!定基業!跟著周老大定基業!”

  別家倒還罷了,張三自家的那二三十精銳和周老大的核心下屬們立即便跟著喊了起來,緊接著其他各位大佬的核心部屬不明所以,只能匆匆跟著喊叫,到最后漫山遍野都在喊:

  “定基業!定基業!跟著周老大定基業!”

  聲音宛若雷鳴,震撼著中原、東境與江淮的山川大地,也驚得幾位首領面色蒼白,根本不敢再有半分遲疑,紛紛加入這場雷鳴之中。

  另一邊,周老大置身于于這場雷鳴之中,一時雙頰潮紅,眼眶也有些微微濕潤,似乎是有所感慨,而且要再說些什么。但終究,還是猛地一轉身,裹著一襲大紅披風,走馬如飛,帶著數百真正的悍匪精銳,當場卷起一片煙塵,氣勢昂揚的轉下山去。

  得益于芒碭山出色的夾谷地形,省卻了列隊、整隊的過程,大約一個時辰后,大隊便跟著周老大以及諸位老大一起,迤邐而出,向著西南面的渙水而去。

  到此為止,負責最左翼的張行也徹底放松。

  無他,在靖安臺參與過大型組織活動的他比誰都清楚,就這種倉促聚集的烏合之眾,哪怕其中為首的的確是精銳、高手,可一旦出兵,裹在巨大的臨時組織中去,便也會慌了手腳,失了舉措。

  到時候,亂七八糟的事情紛至沓來,上下的士氣和人心又在相互裹挾,根本不可能輕易停下來。

  然后很多信息會被人一廂情愿的接納與否認,最后便是一哄而上,一敗涂地。

  不然,憑什么要有軍隊的操練和精密的軍隊制度,以及軍法、后勤?

  想昨日周乙這些人商議,都說只要那些東境綹子出兵,便會被大隊裹挾住,但實際上,一旦出兵,被裹挾又何止是那些東境綹子?所謂裹挾,又哪里會有威逼利誘這一種?

  很多時候,人不自覺得便會被大勢所裹挾,而自己根本無從知曉,反而以為是自己的一廂情愿。

  “張三爺,我家樓老大有請。”

  剛剛上路,便有人打馬來見,而且還是一位要緊人物。

  而張行也不推脫,只是讓秦寶和范廚子各自帶隊,自己便引著那明顯在一兩日中有了地位的徐州軍士和三四個騎馬精悍匪徒快步轉到樓老大隊列前面,并遙遙大呼:“樓老大,有何軍令?”

  樓老大張口欲言,只能閉嘴,然后打馬迎上,再低聲來講:“張三兄弟,你且住一住……我找你來是有真正的利害事說。”

  張行立即旋轉馬身,與對方并馬而行,然后拱手以對:“樓老大說話便是,小弟悉心來聽。”

  “是這樣的。”樓老大緊張以對。“剛剛周乙的言語你也聽到了……我怎么覺得不對路呢?”

  張行瞬間醒悟,卻一邊走馬,一邊失笑:“樓老大想什么呢?那只是出兵時的大言,他如何能搶了金銀再去搶糧食,便是搶了,又如何立足?”

  樓老大一邊喟然,一邊努力夾著馬腹跟著對方:“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你看這軍勢是何等雄壯……而且還有一個關鍵,你怕是沒想到!”

  “什么關鍵?”張行佯作不知。

  “那金錐的主人,控制著龍岡大軍!”樓老大認真來講。“而左家三位爺,這些年發達的太快了,說不得那位心里會起心思,到時候來個虛應,真就在芒碭山扶起姓周的來,一個在渙水上游,一個在渙水下游,做個平衡。”

  “那該如何是好?”張行胯下大馬絲毫不停,只是同樣嚴肅起來鄭重詢問。

  “我也沒想好。”樓老大無奈,只能硬著頭皮來講。“但一定要提醒你,心里要留個底……莫忘了,咱們雖然是來做了這個首領,卻都是左家三位爺的恩義。”

  張行點點頭,在馬上閉目思索片刻,忽然睜開眼睛,目光灼灼:“樓老大,事情是這樣的,我家幾位左爺的恩德,我這輩子都不會忘……但今時今日,左大爺交代下來的事情,到底還是要去劫了那百萬貫金帛,此事之前,只能推著周老大往前走!您說,是不是?”

  樓老大只能點頭:“是。”

  話至此處,張行忽然壓低了聲音:“至于后來的事情,我倒是有個想法,或許能避免周老大立此基業……就不知道樓老大愿不愿意配合?”

  “怎么說?”樓老大趕緊來問。

  “很簡單。”張行言辭懇切。“我不懂的什么金錐主人的故事,但此番去做這生意,終究是咱們左爺的力道更大些,而左爺的力道就是咱們的力道,真要是有那一日,形勢確實是那個樣子……我們便使出力氣來,樓老大自找幾位其他老大,我去拉著東境的綹子,然后一起支持樓老大來做這個芒碭山真正的首領!所立基業,也該讓樓老大你來立!”

  樓老大聽到一半心中便猛地一振,連白凈的面皮都在馬上抖了一抖,卻又強壓著震動等對方說完方才趕緊擺手:“這如何使得?”

  “如何使不得?”張行就在馬上伸出一只手來,拽住對方那只亂擺的手來,然后言辭愈發懇切。“剛剛樓老大的言語,無外乎是說萬一金錐主人存了心要在渙水上游分我們左家三位爺的勢,而我們無法抵擋,才會讓周老大來芒碭山真正立足……而若是那般,反正都是分勢,為何不能舉了樓老大來做這個山頭分勢?便是左家三位爺,讓他們自家選一個,怕也是要選樓老大這個關系更密一些的吧?我和杜破陣更是只能頂著樓老大你來做這個干系才能睡得穩妥!”

  話到最后,張行連連在馬上搖晃對方手臂,而樓老大一面沒有撒手,一面卻又只是推辭,但終究沒有再說什么要防備周乙的言語。

  甚至,過了一陣子,秦二遣人來喊張行回去時,這樓老大還讓人尋了一個錦繡做的袍子,讓張行專門帶回去,說是聊表心意。

  張行帶著錦袍回去,當場換上,然后繼續催動所有人行軍。

  就這樣,一日辛苦行軍,等到晚上,剛剛鋪陳下來,果然又有周老大來請……張行不敢怠慢,復又匆匆去見。

  孰料,見了周乙,這位老大只是請了三四個老大擺宴請酒,中途屢屢開口,也都是在稱贊所有人的能耐、功勛,別人不知道,張行是舉杯必飲,飲酒必盡,聽到稱贊也必定搖頭晃腦,然后感慨回來,再說周老大的風采。

  一番酒盡,周老大果然又送了一匹好馬,張行也堂而皇之牽回來換下。

  到了第二日,一大早,韓老大卻又上門拜訪,然后說了一個看似要害的情報。

  “沒收到你家恩主回信?”昨晚喝了酒,稍微貪睡的張行就在營地中見了老韓,卻只是一副睡眼惺忪模樣。“你家主人在何處?”

  “在……我家恩主在何處無妨,但不瞞張三爺,我家恩主在龍岡軍中是有要害坐探的,所以前日晚上以后我派心腹快馬過渙水去龍岡找人,按照路程,昨夜后半夜便該回來的,但一直到現在卻都一去不回。”韓老大面色焦躁。

  人家司馬二龍和伏龍衛要是能讓你的心腹活著回來,那便真該跳渙水自殺了。

  張行心中冷笑,面色上卻一臉疑慮:“你家恩主的坐探可靠嗎?這種機要大事,他確系能知道?而且軍營重地,你的心腹能進去從容接應?”

  韓老大無奈,跺了跺腳,即刻低聲附到對方耳旁:“不瞞張三爺,我家恩主其實就是龍岡軍寨的鷹揚中郎將陳凌陳將軍。”

  張行怔了一怔,當即呵斥:“莫來哄我!”

  “我如何哄你?”韓老大都快急瘋了。“就是這般,你那金錐便是我家老主人昔日出海尋得龍尸后以龍骨制成的!”

  張行想了一想,沉默許久,終于在對方急切之中緩緩點頭:“若是這般,倒是全對上了,怪不得樓老大和周老大都這般自信,原來對方的軍事倚仗根本就是自家人……而且若是這樣,老韓,你下屬便是沒回來,又怕什么?”

  “什么?”韓老大詫異一時。

  “我說,若是這般,你下屬便是沒回來,又怕什么?”張行不以為然道。“你下屬便是路上遇到了靖安臺巡組的精銳哨騎死掉了,那又如何?耽誤我們做這筆大買賣嗎?對面的官軍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可擔心的?整個渙水上下,除了靖安臺的那撥負責押運的人,幾乎全都是我們的人,有什么可擔心的?”

  “這……”韓老大竟然一時無法反駁。

  “唯一要考慮的破綻只有一處。”張行繼續認真來講。“那就是你有沒有告訴你那個心腹我們的進軍計劃……萬一你這心腹是被靖安臺的高手路上殺了,殺之前招供了,那我們就只能加速行軍了!”

  韓老大連連搖頭:“絕對沒有告訴他進軍的事情,只是讓他去說明和求證金錐一事。”

  張行點了點頭,便干脆送客。

  對方無奈,只能轉身離去。

  而人一走,張行卻迫不及待穿上錦袍,罩起大紅披風,騎上昨晚獲得的那匹好馬,催促營地中自己那三四百人速速起身吃飯,然后迅速動身進發。

  還是那句話,只要大軍動起來,只要不停加速向前,除非陳凌能當場飛過來,否則便沒有人能阻止這場混亂的大進軍。

  果然,中午時分,周老大和樓老大都對韓老大的‘龍岡沒有回信’這個消息做出了無效投票,因為,經過一日半的倉促信息匯整,張三爺帶來的大生意消息早已經得到了多方印證:

  確實有人聽過東都要修大金柱的訊息;

  確實有人聽過江東八大家被錦衣狗欺辱抄掠的消息;

  更重要的是,隨著這日臨近渙水,下游所有的回報都指出,確實有一支錦衣巡組護衛的大型車隊中途棄了水路,改為陸路——這是當然的,為了配合張行的計劃,胡彥確實征募了臨渙城的許多大車,要走了許多纖夫,直奔龍岡去了。

  甚至,許多人都看到那些上計郡吏面對這一場景的失態。

  就連下午時分抵達渙水,逼近稽山,聞得稽山被“倚天劍”飛來阻止了筑壩的消息,都和倚天劍要留在船隊充當誘餌的訊息對上了。

  那么,當這么多消息都在驗證著張三爺的訊息時,就如當日張三爺過堂時與樓老大那番言語所說一般,如果那些訊息都對的上,大生意就在前面,其他的訊息稍有對立,又有什么關系呢?

  何況,韓老大那里,恐怕只能算是亂軍中的消息遲滯而已。

  不過,這日傍晚,就在渙水跟前,張行還是面對到一個實打實進軍阻礙——渙水對岸的稽山許當家的,在挨了“倚天劍”一頓打后,猝然面對大隊過來的芒碭山“結義兄弟們”,不免有些警惕和慌亂,所以拒絕大家過自家守著的一座簡單浮橋。

  如今,周大當家的和樓大當家的,已經親自去勸了,而其余十來個當家的則匯集在渙水邊,大約駐馬在一起,等待消息。

  而忽然間,張行瞥見秦寶打馬湊了過來,便趕緊往那邊微微迎上。

  “三哥。”

  秦二小心打馬附嘴過來。“杜破陣讓他那個叫輔伯石的副手私下跟我傳話,說只要大軍渡過渙水,此事就算徹底成了,而若是不渡,遲則生變!他的意思是,你鼓動兩句,他直接引兵渡河,然后咱們跟上,其他人便都攔不住了!所謂當斷則斷!”

  張行點頭,然后默不作聲折返,卻又無視杜破陣的目光,只是看了一陣正對面的夕陽,等了一刻鐘后,才忽然躍馬,立到河畔。

  其人一身錦袍,駿馬彎刀,外加一件大紅披風,秦寶更是會意,乃是一手拎著鐵槍,一手親自舉著張字大旗立在一旁……瞬間,便吸引了所有頭領的目光。

  “諸位,咱們不能再等了!”

  張行立在渙水旁,放聲言道。“我不信事到如今,還有人沒打聽清楚咱們此番的底牌是什么……百萬貫金珠的財貨就在對岸,整個渙水兩岸上下全都是我們的人,錦衣巡騎便是再精銳,一個黑綬領著那點人,如何是我們五千雄兵的對手?可機會只有明日一日了!”

  “張三爺,你說這些有甚用?”趙老大在馬上握著馬韁戲謔來對。“知道了又何妨?許當家的燈下黑,居然不信,不敢讓過!”

  “這就是我要說的,許當家的哪里是燈下黑,他不過是見我們兵強馬壯,怕我們吞了他稽山的基業。”張行也面目猙獰了起來。“但要我說,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一個局勢,便是明目張膽的吞了他,又如何?他雖是地主,號稱兩三千人,可哪里比的我們全是精銳?難道真要為了他一人面子壞了咱們這么多位當家的前途?你們諸位當家是存了如何心思我不曉得,但我張三爺冒了這么大風險,可就是為了對岸的百萬貫財貨!你們不走,我可要直接過去了!”新筆趣閣

  說完,浮橋周邊一時安靜,無人吭聲,所有頭領都只盯著張行,唯獨眾人胯下馬匹左右扭動嘶鳴不止,暗示眾人心態,而張行根本不做理會,只是掉轉馬頭,直接打馬便上了浮橋。

  秦寶也高舉大旗,緊隨其后。

  杜破陣見狀,也直接回頭打了眼色。

  但就在這時,那之前一直有些不耐的趙老大忽然長嘯一聲,然后搶過眾人,躍馬河中,緊接著一身離火真氣當河騰起,鼓動傍晚河中冰水,一時蒸氣如云,乃是堂而皇之往對岸游去。

  一邊游動,一邊還奮力來喊:“三輝四御、神仙真龍今日都攔不住爺爺發財!想發財的,跟我趙興川一起過河!”

  渙水東側,眾人怔了一下,片刻后,卻是蜂擁向前。

  河對岸,稽山匪眾猝不及防,幾乎瞬間潰散,日落之前,便被芒碭山上下鳩占鵲巢。

  PS:給大家拜年了!

  感謝小居兒渦老爺的上萌!

  再次給大家拜年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