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黜龍小説全文閱讀 > 第一百零七章 臨流行(10)
  張行之前久居濟陰,所以跟白馬一樣,有一棟原本屬于當地官吏的宅院。

  這日晚間,他和白有思專門在小宅中設了一場只有一二十人的小宴,請魏玄定、李樞、雄伯南、王叔勇、王焯作陪,宴請了伍氏兄弟和那位徐寨主以及常負,再加上賈越、閻慶、王雄誕、賈閏士幾個親隨頭領罷了。

  酒過三巡,伍常在就渾身不自在,早早托言走了,又喝了兩輪,徐寨主和常負自知人微言輕,只是陪襯,也適時而退。倒是伍驚風興致頗高,又或者還憋著氣,只在宴席后邀請白有思、雄伯南去做比試。結果,三道流光一起,那伍二郎干脆又折返回來。一時間,四道流光,一金一紫兩黃,于夜中當空飛來飛去,宛若放煙花一樣,引來不知道多少人探頭來看。

  「龍頭也已經凝丹數月,卻未曾見這般痛快凌空而起。」暮色中,魏玄定在下面看著四個成丹高手的蹤跡,忽然扭頭來笑。

  此言一出,也引來旁邊李樞、王叔勇等人的回頭。

  「其實差不多也能騰躍而起了。」張行老老實實做答。「真要逼急了趕路,也能行,但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沒有走路安穩,而如思思那般渡水如平地,技巧要的太高,我委實做不到……若是成丹了、宗師了,能憑空而定了,說不得會喜歡。」

  「這其實挺常見的。」李樞在旁點頭感慨。「當日在西都大興城,彼時彼處,大概是全天下凝丹以上高手最多的地方了。就有很多文修不喜歡騰躍,但也有許多人特別喜歡如此……甚至有剛剛凝丹的年輕人帶著酒去山上騰躍不停,最后脫力摔死,以至于先帝下旨,不許飲酒后施展真氣登高……我記得是姓王,卻忘了具體哪家的子弟了。」

  「所以還是得少喝酒。」張行想了一想,只能對這個時代的跑酷醉駕這般評價了。

  「這酒是梁郡來的?」魏玄定反應過來,本能去看桌上酒壇。「是梁郡本地,還

  是東都那邊?」

  「都是王五郎家的生意,這得問他。」李樞微笑捻須。

  「應該是東都來的。」王叔勇趕緊解釋。「走梁郡販來的。」

  「梁郡那里偷偷收了多少糧食……」張行就勢想起一事,忍不住來問李樞。

  后者剛要做答,旁邊魏玄定卻連忙擺手:「這事明后日再說,今夜且閑坐,說也只說已經過去的事情。」

  「過去的事也沒必要說。」李樞心中微動,繼而順勢捻須感慨,似乎略帶醉意。「只說今日事便可,今日下午,張三郎真是一呼百應,勢不可當,伍大郎也只能俯首。」

  周圍人悶聲不吭,只有賈越還在喝酒。

  「只是小手段而已。」張行的回復更是坦誠。「李公信也不信,那些呼應的人里面,若是讓伍大郎挨個找他們去拉交情,說不得會有許多人被他們說動,改弦易轍.」

  「那他們是被裹挾的?」李樞一時詫異。「非是本意?」

  「不好說,但絕不能說那不是他們的意思。」張行略顯感慨。「那下面最少十幾

  個凝丹,便是拿刀指著他們,又如何讓他們改口?把人聚在一起,用個儀式催一催,所謂化人為眾,很多事情就不一樣了……不信你問問王五郎他們,他們不就在跟前嗎?」

  王叔勇立即搖頭:「我雖奉命接待他們,但也不覺得要給他們多少殊遇,一個大頭領足夠了,三哥的決斷,我是素來服氣的。」

  閻慶也立即笑道:「我們如何會有話說?」

  「如此說來,倒是張三郎想多了,人心還是服你的。」李樞搖頭來笑。

  「叔勇是這般,其余人未必。」張行略顯感慨。「類似情形,我其實之前遇到過

  一次,而且正是那位圣人整出來的……當日他從云內逃回,又逢自家塔傾,威信掃地,便趁機在東都祭祀大金柱,率文武百官自紫微宮出行,儀式之后,當眾宣布第三次東征,那個情形,下面人誰會同意?可即便是曹皇叔,那時候也無法開口駁斥,因為駁了,就是在駁整個大魏,也是失了臣節。今日之事,其實類似。」

  李樞沉默許久:「照這么說,這不算是好事了?」

  「不是好事,也不是壞事,就是潮漲潮落,風起云涌一般,天然如此。」一直沒吭聲的大頭領王焯忽然脫口而對。「遇上一個好的掌舵人,便是事半功倍,遇到一個壞的,那就是仗著修為喝酒跳崖了。」

  「王大頭領說的妥帖,風吹雨打,春光秋風,,莫過于此。」張行立即點頭。

  「原來如此,倒是我多想了。」李樞略顯感慨。

  就這樣,幾人又看了一會頭上的流光,閑談了幾句,眼瞅著沒有停下的意思,心中稍微放松的李樞便也告辭,小院里就只剩下魏與二王與張行幾個心腹閑坐。

  魏玄定到底是沒忍住:「你真要放他一馬?此時不做,將來后患無窮,趁著你讓周頭領掌控了城防,請白大頭領出馬,一刀而已。」

  王叔勇一時緊張起來,但居然沒有開口,也沒有動彈,而閻慶只是去看重新閉口不言的王焯。

  「我也覺得留著此人后患無窮,因為他腦子里私心雜念越來越多了。」張行還是意外的坦誠。「但誰沒有私心雜念?何況現在真不是該做這事的時候,因為咱們沒有商議出來接下來要如何,是要去打河北還是去打江淮?如果是去打江淮,就等吃了淮右盟回來處置了他,但也沒必要動粗;可如果是去打河北,處置了他,只會讓局勢崩盤,因為不管如何,他身邊都還是有一批人的,是唯一能支應場面的;至于說,他要是非得嘀咕著讓我去打東都,或者讓我去打徐州,他去收淮西,那便是惡意昭彰,無論如何先料理了他!」

  王叔勇松了口氣。

  而魏玄定則是嘆了口氣,搖了搖頭:「你要是這般說,我倒是覺得,如今這股吹著去河北的風,似乎也稍微有些來路不明了……他還沒蠢到攛掇你去打東都。」

  「可價不支持去河北嗎?」張行當場反問。

  「當然支持,我做夢都想回河北,我是河北人!」魏道士甩著袖子當場大笑了一

  聲,甚至還滿飲了一杯酒。「當日一雙爛鞋來到東境,你們也該猜到我在河北是什么境遇,如今有機會帶著幾萬雙齊整冬靴踩過去,金戈鐵馬的,讓河北的那些故舊都不敢正眼看我,這輩子也就值了!不過,你是不是又要嫌我沒有公心了?可我也有話說啊,去河北正是為了黜龍幫大計!」

  張行當場來笑,魏玄定也笑,王五郎也笑,王焯也笑,除了一個賈越,其余人都笑。便是賈越,也停了酒杯,仰頭在院中若有所思。

  「張三爺,你太苦了。」魏道士忽然又收了笑聲。

  張行莫名其妙,周圍人也詫異起來。

  「我苦什么?」張行攤手以對。

  「你沒看到幫中上下都畏懼你嗎?」魏玄定似乎也有了醉意。「甚至有些因畏生

  恨了」

  張行想了一想,復又來笑:「你是說,我對他們約束的太嚴了嗎?所以招恨?」

  「算是吧。」魏道士點點頭。「今日之前,我還覺得,便是招恨,以你的本事也

  能壓得住,但今日的事情,若照你的解釋來看,人化眾這種事情跟事情好壞無關,那說不得會鬧出多余亂子的……萬一有一天你不在場,有人把臉拉下來,鼓動起來,事情說不得也會跟今日這樣,一伙人借著一個領頭的,哄哄然就把你賣了。」

  閻慶幾人面色皆變,只有王焯和賈越還能保持沉默。

  張行想了一想,倒是無話可說:「確實如此,但那又何妨?而且,這跟我苦不苦

  有什么關系?」

  「苦就苦在‘那又何妨’?」魏玄定笑道。「我也是這次辛苦了一個秋日才知道

  什么叫苦的……這個苦,不是做事的苦,而是你想要做事,做成事,就得受委屈,明明你什么私心都沒有,下面卻要嫌你,同僚卻要疑你……一個秋收尚且如此,像你這般統攬全局,當著這么大攤子的家,又算什么?」

  說到此處,魏道士以手指向身前散在院中的幾案,似笑非笑:「就好像這喝酒的事情一樣,知道的自然知道往后幾年可能會缺糧,所以要盡量省糧食,所以你之前才在秋收后明令禁止釀酒,只許外買,而且只能從梁郡、汲郡買。可一個個的江湖豪杰,哪里懂這個?都還以為你是要拿這個獨家生意收買王五郎和徐大郎呢!便是懂得,也不愿意信,因為口干,民間也是罵聲一片。」

  王五郎尷尬一時,便欲言語,但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禁酒這個確實是麻煩事,因為大家確實有這個嗜好品的追求,做這事就是準備好挨罵的.」張行有一說一。

  「就是這個,就是這個……跟‘那又何妨’一樣。」魏玄定更加搖頭不停。「你

  壓著大家伙,大家伙哪個心里不嫌?偏偏你自家還曉得他們嫌你,知道他們可能會背棄你,卻宛若尋常事一般……張龍頭,你這般年輕,卻這般老成,到底撐得住嗎?」

  張行怔了征,反問回來:「什么意思?撐不住又如何?」

  「我不是擔心你哪天會瘋,我的意思是,你會不會有朝一日自己先煩了,棄了大

  家伙?」魏玄定目光炯炯來問,其余幾人也都怔住。

  「人做事都是有說法的,若只是剪除暴魏,那說句實話,棄了也就棄了,原本就準備棄的,因為暴魏是自家作死,躺著便可以等他塌了。但要是認真做事,那就要看本心了。」張行稍微醒悟過來,認真想了一想,便來做答。「有人做事是為了成大事,是為了留名成功,有人是為了報仇不顧一切,有人只是為了一時痛快……還有人,是覺得自己既然生而強橫,便要扶持弱者,或者欺壓他人;或者窮慣了、餓怕了,凡事求個安全感,要掌權、要求財……所以,這事很簡單,只要問問我做事的根本目的是什么,便曉得了。」

  「那」

  「你覺得我的目的是什么?」張行搶先替對方問了出來。「做皇帝嗎?還是成至

  尊?又或者天生想掌控局面?」

  「是想成什么大事吧?」魏玄定笑了笑。「有至尊的榜樣,做皇帝、成至尊,估

  計都是順帶的……而且我也不是沒見過你們這種人,什么一統四海了,什么三輝代四御了,什么想要重新填海鋪地了你不也強著幫內去讓所有孩子一起筑基嗎?必然是有大志向的!」

  賈越抬起頭來,和其他人一樣盯住了張行。

  「差不多吧。」張行攙起袖子,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卻不說透。「男子漢大丈夫,當然要有點大志氣,確實想做點超脫凡俗的功業,將來得名得利」

  魏玄定當即來笑。

  「而我既然想成大事,又如何會主動棄了人?須知做大事總要以人為本的。」張

  行將酒一飲而盡,揚聲來做回應。「有些人私心過重,貪圖安樂,覺得苦,覺得累,便棄了我,人之常情,我不怨,說不得還要檢討,是不是的確太苛刻了,沒能掌握人心;但要說我主動棄人,委實想象不到,最多是他們對其他事物有所貪戀,待我要轉彎的時候不愿意跟上來罷了;更重要的是,只要人自己沒壞掉,還是個堂堂正正的,再相逢時還愿意跟上來,那便是之前一時落后了,也能再跟上的。」

  「是這個道理。」魏玄定立即點頭,再無多余表情,好像只是象征性問問一樣。

  王叔勇等人,卻有些如釋重負。

  不過,就在這時,張行也有些感慨起來:「但說句實話,自古想做大事的多了,多還是做不成的,真要是哪天我自己氣餒了,說不得還要其他人推著我走一程呢。」

  幾人搖頭不止,只當張三爺也是喝多了,便要隨之安慰或附和。

  孰料,賈越此時忽然插嘴,搶在所有人之前開了口:「張三郎天命所指,注定是要做大事的。」

  這話沒頭沒尾的,眾人詫異來看,他卻低頭不語了,只是眾人也習慣了他這種乍起乍落,卻也沒多言。

  可能是許久沒有夜間驚擾百姓了,四位成丹高手一直較量到三更天方才落下,而院中人早已經散去,白有思來問,張行便也直言相告,無外乎是魏玄定漸漸歷練起來,此番居然腦子好使到察覺了點什么,稍作試探,如此而已。

  事實也的確如此。

  一夜無話,翌日,濟陰城繼續開會,卻只用了半個時辰不到,乃是將王振的大頭領給正式當眾標上,算是某人履行了他政治承諾的最后一步,而王振附屬的孟啖鬼、范廚子二人也被補上了正式頭領。

  接著,張龍頭反而去視察冬衣,下午則走訪街巷,傍晚甚至出城往渡口一行。

  到了晚上,又和徐世英、牛達、王振,以及這三人的實際附屬頭領們一起宴飲。

  第三日,還是只開了半日會,不過這一次,張三爺終于做了一件算是有些激烈的大事,卻是當眾黜落了一位大頭領——東郡留后祖臣彥,此人因為在東郡處事無能,耽誤冬裝和物資轉運,被張行公開建議貶斥為尋常頭領,罷了留后之任,卻又以降人出身的頭領、前東郡郡丞周為式為東郡留后。

  理由是周為式在祖臣彥整日宴飲、吟詩作賦的同時,實際上承擔了相當部分的東郡庶務,可以確保不耽誤工作。

  誰都知道,周為式算是徐世英的私人,也跟翟謙等幾位東郡本土頭領有些同僚之誼。而這件事情也似乎正是因為如此,幾乎毫無阻力的通過了。

  事后,濟陰城內議論紛紛,都說此消彼長,若是徐大郎再把翟謙那幫人拉過來,結成一個東郡的小團伙,勢力恐怕就要壓過李龍頭了,若是魏首席再被扶起來,那李龍頭渾然其中,怕是也只能俯首稱臣了。

  至于張行,這一日又免不了有人來請,下午乃是翟謙、翟寬、黃俊漢這個小團伙做東,晚間是程知理私下來請去小酌,他都欣然前往。

  且說,張大龍頭既然主動接受宴飲不斷,便相當于主動放開了禁制,甚至主動做了表率,那這一連四日下去,因為諸事安頓,群賢畢至的緣故,再加上此地不缺梁郡過來的酒水,所以城內氣氛不免愈加高漲起來。

  簡直像過年一樣。

  一時間,非只是張行被請,李樞也在請人做客,徐世英、牛達、單通海、尚懷恩、翟謙這些本土頭領也在請,王振得了大頭領,了了心愿,也在請,孟啖鬼見黜龍幫勢大,如今安穩下來,再加上也是半個本土的頭領,居然還在請,連常負這個新來的半個土地人,都在大肆請客。

  請上司、請同僚、請下屬、請朋友、請同鄉。

  這種情況下,可以想見,頭領們早已經在私下充分交流了意見。

  時間來到了第五日,也就是入冬后的第一天。黜龍幫開始了最后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議程,也就是接下來向哪里打的一個討論……可能是因為張行當眾擺出了虛心求教的姿態,討論很熱烈,去徐州,去江淮,去河北,打東都,都有人說,整個濟陰都在喧嚷。

  沒錯,伍驚風甚至是支持打東都的!

  只能說,雖然大家都明白,最終很可能是大頭領們來決斷,可不耽誤大家各抒己見,對大頭領們施加影響。

  比如說,徐世英的親信頭領里,郭敬恪是河北人,魯氏兄弟也河北人,而且是大

  河上做生意的,這三個人態度擺出來,徐世英就不得不大幅度傾向于往河北去.這很合理吧?

  而總體來說,去河北跟去淮西的論斷占據了大多數,并且漸漸形成了對峙,伍驚風那些人也開始主動調整意見。

  時間來到下午,就在眾人討論充分,決心讓大頭領們隔門舉手決議之時,一個極度意外的消息傳來了。

  「誰?」

  坐在首位的張行幾乎笑出了聲。「誰來了?」

  「杜破陣和輔伯石兩位……兩位大頭領直接來了,人就在城外,說要參加決議!」接手了城防的周行范拱手以對,表情怪異,他是支持打徐州的鐵桿,至不濟也該支持從淮西包圍徐州,所以從道理上來說,這二人此時過來,他似乎應該高興。

  但是,可能是久隨張行,不自覺的站在這位大龍頭的角度看問題,即便是小周也察覺到這次拜訪中針對某人突然襲擊的成分,繼而稍微警惕了起來。

  張行想了想,居然當眾大笑拊掌:「來的真巧!這廝幾月不見,倒是還有幾分急智,知道關隘在哪里!」

  一旁李樞一時心虛,但瞥了一眼身前烏壓壓的人頭后,還是揚起了頭來。

  張行也肅然起來:「喚兩位大頭領進來吧!看座!」

  堂外冬風陣陣,堂內許多人卻都轟然起來,幾乎人人振奮,和少部分若有所思的核心頭領相比,絕大多數人在聽到消息后,都還是覺得,淮西這兩位剛剛舉事便親身而來,并且自稱大頭領,降服姿態過于明顯了。

  黜龍幫果然是春風得意,大有可為!

  為您提供大神榴彈怕水的《黜龍》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第一百零七章臨流行(10)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