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免費看小説 > 第九章 踉蹌行 (9)
  一場江湖佳話善始善終,就在幾十騎即將折身上馬,準備趕一場夜路之時,李樞忽然扭頭,直接駐足于樹下,然后遠遠向東南面望去。

  “是六扇門的錦衣巡組!”

  片刻后,眼尖的徐世英也看出了端倪,然后依舊含笑。“錦衣出巡,其中必然有一個紅帶子巡檢坐鎮,一兩個黑帶子司檢或者副巡檢……李先生、雄大哥,咱們怎么辦?”

  “怕他作甚?!”

  雄伯南負手而立,冷笑一聲。“紅帶子交給我,小徐你對付黑帶子,咱們人多,淹了他們,斷不讓先生出事!”

  “不必如此!”李樞瞥了一眼樹下牽著馬安坐回去的張行,運氣如常,平靜以對。“就這點人,不可能是沖著我來的,應該只是碰巧……做好準備,等他們來,若他們不生事咱們也不生事,可要是他們先動手就不要怪我們了。”

  雄、徐二人即刻點頭。

  倒是張行,想起自己殺人的事情,此時又聽到李樞辨析,略微猜到一二,不由微微皺眉,準備靜觀其變——真要是自己惹的事情,也不讓人家白白受累,但怕就怕遭殃的不是這邊,到時候又要承人家的情了。

  “巡檢!”

  胡彥遠遠望見河堤上人頭攢動,有人布陣相迎,便立即向身側上司請示。“怕不是有二三十人、三四十匹馬,東境是東齊故地,歸于朝廷不過幾十年,素來人心不附,江湖豪客、地方豪強也皆素來不法,咱們人少,要不要稍作避讓,小心應對?”

  “迎上去看看。”

  女巡檢毫不猶豫就做出了決斷。“我們是靖安臺派出的錦衣巡組,專巡東境北六郡,如今在濟州領內,有專斷之權,只有賊人避我們的道理,哪有我們避讓賊人的道理?”

  胡彥當即不再多言,而是立即與白有思拉開馬距,身后區區十來騎立即也立即默契分開,結成一個倒人字形的陣型,然后馬速不減,臨到河堤百步的時候,才陡然勒馬,錦衣巡卒們也順勢輕馳馬匹向兩邊散開,在曠野中保持了半包圍的壓迫姿態。

  隨即,白有思更是帶著胡彥、秦寶二人直接下馬,往堤上大樹走了過來。

  “我等良民剛剛渡河,稍作歇息,準備趕路探親,不知靖安臺的大人們何故阻攔?”堤上樹下,徐世英滿臉帶笑,昂然出列,居高臨下來問。“國家權柄在大人們手里就是這么用的嗎?”

  “是曹州徐大郎!”

  秦寶一眼望去,立即低頭,在白有思身后低聲相告。“他家是曹州第一大地主,他父親……”

  徐世英眼睛尖耳朵也尖,聽到這里,直接再笑:“那不是登州的秦二郎嗎?上次登州武館一別不過半年,便投了靖安臺?怎么沒給你一套錦衣啊?”

  “秦公子是因公案暫時隨行。”已經走到堤上的白有思停下腳步,言語平靜,表情不變。“至于曹州徐大郎,也是靖安臺掛著號的,他爹最喜歡裝老實,他最喜歡裝無賴,乃是曹州一等一的坐地虎……我此番奉命巡檢東境六郡,如何會不知道?”

  徐世英將目光落到對方臉上,然后又移動到對方身上的朱綬,終于微微變色,但還是勉強笑對:“足下莫非就是吉安侯的那位千金?靖安臺中唯一一位朱綬女巡檢?”

  白有思不置可否,直接越過徐世英,負手持劍而立,她的目光掃過人群,在格格不入的張行身上打了個圈后,最后居然落在了那位李樞李先生身上。

  “是思思嗎?”也就在這時,李樞忽然坦蕩迎上上前,然后語出驚人。“我乃西京大興李樞,既是你家世交,也是你父好友,猶然記得你三歲那年,你家將遷東都,在定春園中設宴,我還抱過你,等你十二歲拜入三一正教從沖和道長習武時,我也恰好在場,不意今日背井離鄉,讓咱們叔侄道旁相逢……”

  聽到對方名字時,其他人尚在茫然,唯獨副巡檢胡彥,原本一直在盯著雄伯南對峙,此時卻如受了雷擊一般猛地轉向,而后更是全程死死盯住了李樞。

  “見過世叔。”片刻后,白有思到底是平靜執劍一禮。“侄女剛剛還以為認錯了人,只是世叔不在西京安養,如何來到此處?”

  “來探親訪友。”李樞言語從容。

  “世叔的親友也該是思思的親友,不知道具體是哪位?”白有思緊隨而上。

  “思思誤會了。”李樞依舊坦然。“你也知道,我們西京李氏祖上是北荒遼地出身……我此行是要往北荒訪問宗族血脈,只是路途遙遠,我一個文弱書生,不堪旅途,所以先來這東境六郡找徐大郎他們這些豪杰,請他們護佑一二,然后方好出海北上,求個一路平安。”

  “如此說來,倒是侄女我孟浪了。”白有思若有所思,然后忽然問及了一個敏感問題。“不過世叔,你此番行程,難道沒有在東都那里被叛軍阻攔?”

  “叛軍?”李樞狀若不解。

  “不錯。”白有思盯著對方緩緩言道。“朝廷發二十萬精銳再征東夷,結果掌管全軍后勤的前上柱國楊慎忽然在汴梁謀逆,聯合鄭州、黎陽、東郡、淮陽、梁郡五州太守一起,前斷軍糧,后攻東都,雖然朝廷只花了二十七日便速速平定叛亂,可為此事,前線幾乎全師而喪,而東都周邊三河腹地與更遠的淮上,總計十七郡俱遭兵亂……這么大的事情,世叔自西京過來,難道絲毫不知嗎?”

  其余人都還靜默無聲,正牽著馬看熱鬧的張行卻忽然表情生動了起來,繼而死死盯住了說話的二人。

  “竟然有此事?”李樞立即就在馬上攤手,狀若感慨。“我是從晉陽轉紅山過來的,委實不知。”

  “原來如此。”白有思點點頭,圖窮匕見。“那世叔必然也不知道,楊慎起事后曾假世叔之名,對外宣揚你是他帳下謀主……并在被擒后對家父說,恨不從世叔之策,專心向東,以手中糧草和其父生前軍中威名為籌,輕易收攏前線二十萬精銳,然后據東境、中原三十郡,再取河北二十郡,彼時人心動搖,則天下輕易可圖,反而被東都與陛下迷了眼。”

  話到此處,似乎雙方再無回轉余地,雄伯南與胡彥各自伸手按住了腰中兵器,雙方隨從也各自緊張,倒是徐世英雖然年輕,卻依舊含笑自若,四下張望,跟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等他一不留神看到了冷冷看向此處的張行時,還干笑了一下。

  “楊慎這個人,我只以為他色厲膽薄、好謀少斷,卻不料還有這份小人心腸,臨死都要挑撥離間。”李樞當場嘆了口氣。“不過,咱們倆家世代相交,令尊與我簡直是至親的兄弟一般,斷不會讓我受冤屈的……不然,海捕文書都該下來了吧?”

  白有思一聲不吭。

  李樞捻須追問了一句:“賢侄女可有海捕文書?”

  白有思緩緩搖頭。

  “既如此,我就不耽誤賢侄女公干了。”李樞見狀微微一拱手,居然直接擦身而過,去旁邊上了一匹馬,然后打馬越過對方,孤身向前。

  雄、徐二人見狀,也一凜一笑,依著葫蘆畫瓢,各自上馬,昂然出動,隨即,身后數十騎各自就位,也緩緩緊隨,就從白有思、秦寶與胡彥兩側慢慢越過。

  兩側十余騎錦衣捕快一起望向中間,胡彥更是雙目炯炯,但白有思卻一直沒有吭聲。

  直到兩隊人馬交錯完成,這位年輕的女巡檢方才調轉馬頭,微微拱手示意:“世叔此去北荒,風波險惡,望牢記家國風物,一路平安。”

  “賢侄女也是。”李樞駐馬相顧,語調悠遠。“待見到你父,替我轉贈一言……就說天下紛紛,如我這等廢人愿賭服輸,自甘游蕩江湖,倒也沒什么可計較的。但像他那種才智之士,居于廟堂之中,若不能好生輔佐明君,使天下重新安定,將來怕是要被天下人瞧不起的。”

  女巡檢點了點頭,依然沒有什么失措改容之態。

  可就在所有人都覺得塵埃落定之時,忽然又有人開口了:

  “李先生稍待!”

  眾人循聲望去,赫然是那個被所有人忽略掉的潰兵軍漢,此時居然牽著兩匹馬走了過來。“這兩匹馬,我恐怕受不下,請先生和徐大郎拿走吧!”

  雄伯南當即作色,徐大郎也難得訕訕。

  倒是李樞,依然面不改色:“好漢是因為軍國事怨恨起我了嗎?”

  “沒有這回事。”張行直接牽馬從女巡檢身側走過,來到李樞跟前,言語從容。“軍國大事,風云變幻,真要怨,可怨的人太多了,我有什么可怨閣下的呢?再說了,萬事萬物以人為本,閣下明顯比那楊慎更懂這個道理……”

  “好一個以人為本!”聞得此言,這李樞忍不住在馬上仰天長嘆,聲震于野。“連一個中壘軍的正卒都知道這個道理,可嘆多少關隴王公貴族,志大才疏,渾然不覺!明明幾十年前還氣吞萬里如虎!”

  “可要是不怨,為何要還馬?”雄伯南聞言愈發焦躁,忍不住插嘴。

  “我是活人,當然可以不怨。”張行回頭看了眼樹下,平靜對上此人。“但我那伙伴,生前就是個魯直的混蛋性子,如今又死了,也不好悔改學習的,心里怕是要怨的……我是怕他不愿意坐李先生給的馬。”

  李樞連連搖頭,復又點了點頭,直接打馬縱去。

  雄伯南也一時氣急,卻只是甩了一馬鞭,然后匆匆尾隨而去。

  還是徐大郎,忍不住低頭笑對:“你這軍漢何必不識好歹……這自是我徐家的馬,你兄弟怨張先生倒也罷了,不會怨我的吧?”

  “徐大郎。”張行撒手放下韁繩,認真拱手。“謝你好意……也送你一句話,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便化龍,你如此材資,為何要因為自己豪強之身屢屢自輕自賤呢?時間長了,假的怕也成真的了……便是無奈投身江湖草莽,也該自愛一些。”

  說著,直接空手轉身回去了。

  徐大郎怔怔看著這名萍水相逢的軍漢背影,似乎是想說些什么,一直到對方回到樹底坐下,才干笑了一聲,扭頭打馬引眾而去。

  須臾片刻,一群江湖豪杰便走的干干凈凈,只剩下一眾錦衣騎士和一個臟兮兮的軍漢,外加一具尸首而已。

  當然,還有半河瑟瑟,半河紅。

  PS:感謝書友有生皆苦的打賞,這是本書第22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