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全文免費 > 第八十一章 煮鶴行(10)
  偏殿內,幾乎人人面色鐵青,唯一的例外是那位謝郡丞,他倒不是鐵青,而是有些失魂落魄了。

  但此時,似乎也無人能苛責什么。

  “胡大哥幫忙驗下尸首。”

  白有思鐵青著臉,迎面走過來,先朝怔在原處的副留守周效明微微一拱手,不等回應,便立即又對兩名得力下屬下了命令。“張行隨我來。”

  張行即刻折返,隨白有思走出偏殿。

  二人出得偏殿,外面是幾個正在探頭探腦的錦衣巡騎,更外面則是一群正在議論紛紛卻因為里面走出人來而陡然閉嘴的金吾衛與幾位有品級的太監……很顯然,偏殿廣闊,又層層把守,最外圍的人全都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

  冬日上午溫暖的陽光下,白有思低著頭,越過這些人,一直走到沒有人的偏殿宮墻下,方才止步回頭,卻又一時猶豫,但片刻后,頭戴小冠的她還是低頭低聲開了口:

  “張行,我是不是太過于自傲,結果把事情搞岔了?”

  “沒有。”

  張行脫口而對,異常嚴肅,而且他也的確沒有像昨晚那般刻意奉迎,這是他的真心話。“嘴里帶著毒藥,這明顯是有備而來,刻意算計,神仙都躲不開……而且,現在情況越是糟糕,我們越是要立即做好應對,而不是糾結之前的失誤與大意!”

  “那該怎么做?”白有思還是沒有抬頭,卻微微向上來看自己這個最信任的得力下屬,如今臺中公認的她的智囊。

  “這要看巡檢你到底求得是什么?”張行思索片刻,立即嚴肅反問。

  白有思欲言又止。

  “說句不好聽的,咱們畢竟是欽差,是靖安臺的人,巡檢你也是白氏貴女,是公認的貴種英才,即便是到了現在,我們也可以關起門來做個縮頭烏龜,把心思放到給中丞的文牘上去,萬事等臺中來函,來公也不會為此真的將我們怎么樣。”張行見狀,言語急速,卻是干脆將話攤開了講。“但是反過來說,你若是想求什么法度公正,一絲不染,恕我直言,江都這里一個兩個的行事這般激烈,恐怕還是那句話,絕不是什么誰犯了法、誰做了檢舉那么簡單,肯定藏著一點什么東西……一點可能分文不值,也可能重若千鈞的玩意……所以,你斷然查不出一個什么執法如山、朗朗乾坤出來!”

  “我既不想做縮頭烏龜,也不準備做什么白青天。”白有思終于抬頭,卻是眼神锃亮,死死盯住了眼前人。“張行,我的心思跟昨晚說的一樣——事情弄到我身前了,我不想做個糊涂蛋!我要的是事情原委發展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讓我知道,等事情弄清楚了,是非利害,我來自家決斷,做我能做的,做我想做的,絕無什么稀里糊涂,更不要做別人刀劍!”

  “那好。”

  張行即刻應聲。“現在局面很差,但其實沒有想得那么糟,因為他們雖然都在兔死狐悲,但還在猶疑與茫然,而且消息還沒擴散開……所以,眼下問題有兩個,一個是要立即掌控局面,只有先掌控局面,才能進行調查,才能做事情;另一個是要立即展開全面而迅速的調查和追索!而要做到這兩條,需要雷厲風行起來,按順序做四件事情!”

  “你說。”

  “首先,立即讓人接手行宮,先斬后奏……你剛剛讓胡大哥接手尸體是對的,但還不夠,要立即讓我、錢唐、李清臣、秦寶這些人一起出動,四面去接管金吾衛和剩余的太監、宮女,將群龍無首的行宮控制在手里!”

  “好。”

  “與此同時,巡檢你要直接去找周公,告訴他,前面的劉璟倒也罷了,但既然出了趙公公這種事情,那你就義不容辭,決心一力承擔此事……還要告訴他,行宮已經被我們接手控制了,但這還不夠,還要繼續要權、要人、要謝明山和廖恩都要聽我們的,缺誰都不行!語氣要嚴肅,要激烈,要憤怒!要讓所有人都明白,你被人算計了,現在很生氣!”

  “我本來就被算計了,本來就很生氣!”

  “那就好……周公可能會答應你,但更可能不會答應你,但不要緊,以攻為守,保住行宮的控制權是最重要的,接下來就是查案的兩個關鍵了。”張行繼續言道。“趙公公這般行為,無外乎兩種可能,一種是他做賊心虛,自知必死,所以臨死搞個事,讓大家都不痛快;一種是他因為一些緣故,無可奈何,要為其他人做遮掩!而我們也要針鋒相對……胡大哥做刑名上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多說了,還有兩件事,要馬上來做!”

  “其中一個是追索那個女刺客嗎?”白有思會意。

  “不錯。”張行即刻應聲。“巡檢,我知道你一定對那個女刺客有后手,甭管是把人藏起來了,還是又再度放虎歸山尋蹤跡,現在立即把人抓回來,或者把你知道的據點給公開掃蕩了!”

  “我確實藏在后面,隨她追到了江對岸的茅山上,還發現了一處真火教據點。”白有思應聲道。“控制住行宮后,咱們立即出動,過江平了茅山!”

  “不行,我不能去,而且還要留幾個人手給我。”張行搖頭以對,并指向自己。“莫忘了,還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我要留在行宮這里給你查賬……無論是什么緣故,行宮兩個當家的忽然死了,那就說明行宮里一定有問題,而我們浮舟而下,他們也根本不可能短時間將首尾清理干凈!你去抓人,我來查賬,斷然能找出緣由!”

  “好。”

  白有思聽到這里,再不猶豫,直接扶劍轉回偏殿。

  而張行也沒有跟入,反而是昂起頭來,扶著腰中沒有刀套的配刀,直接走向那群太監與金吾衛——后者看到張行板著臉按刀過來,明顯有些騷動。

  然而,這位身材高大的靖安臺白綬走到一半,卻忽然在偏殿門前幾十步的地方駐足,然后轉身走向另一個方向,彼處,才十八九歲的周行范周公子正迎面而來——他應該是才拴好馬進來,什么都不知道。

  “行范!”

  張行遠遠壓低聲音招呼。“行宮重地,趕緊過來!”

  周行范抬頭看著昨日一起游玩了一整日、今日早上上門還專門先叫自己出來的張三郎,茫茫然迎上:“張三哥,殿里怎么了?我爹還在里面呢,我要不要進去?”

  “我知道令尊在里面!”張行上前幾步,繼續壓低聲音以對。“但現在出了點意外,不急著進去……倒是我這里有個急事,卻又脫不開身,能不能辛苦你一趟,先幫我個忙,去我們駐地找留守的韓姓巡騎過來,然后帶他去武庫門前等著?我們要開武庫取些軍械來用。”

  周行范明顯還有些猶豫。

  “多謝了。”張行說著,上前握住了對方的手。“我這邊委實分不開身。”

  周行范終于點頭,卻是趕緊碎步而去,甚至不忘走前朝張行拱了下手。

  而張行目送對方離開,耳聽著身后偏殿里腳步匆匆,錢唐等人率領巡騎蜂擁而出,這才轉向那群惶惶之態的行宮太監與金吾衛軍官,而臨到跟前,立在臺階上,雖然是居高臨下,但語氣卻意外的平和:

  “諸位不要緊張,大人物們的紛爭,不干你們的事情,朝廷也斷然不會冤枉人,我們身為欽差也不會輕易鎖拿無辜……現在的關鍵是要封鎖行宮,各安其分,各門都要落鎖,非白綬出面,不得擅自開關;宮中金吾衛、內侍、宮女,皆要點驗名單和實人;庫存也要清查……放心,小額數目對不上不礙事,我們不是來查這個的,但是如果膽敢抗拒朝廷旨意,那不管是誰,我們都要嚴肅法紀的。可還有什么不懂的嗎?”

  說話間,錢唐幾人早已經各自按刀過來,與張行立成一排。

  當此重壓,金吾衛的軍官們倒是沒有什么多余念想,各自拱手,但幾名有品級的太監,卻明顯躊躇。

  然后,其中一位年長太監,終于還是在同僚的催促下拱手相對:“諸位,靖安臺要來查什么,我們自然要配合,但趙公公到底如何了?可有說法,是不是該等等他的結果或言語?”

  張行點點頭,居然側身讓開了道路,然后一手扶刀,一手指向了殿內:“這位公公問我們幾個白綬、巡騎,我們哪里知道?不過,你們一大早親眼看見的,現如今江都說話頂事的人都在里面……這位公公有什么疑問,為什么不進去親自問問?”

  年長太監干笑一聲,趕緊搖頭:“這位白綬說笑了……我哪有資格進去問這個?我還是趕緊回左廊,將幾個猴崽子叫起來,把馬匹點驗好了再說。”

  張行立即伸手,示意對方即刻行動。

  那太監無法,只能訕訕而去,周圍太監和軍官也都一哄而散。

  張行再不顧忌,回頭相對其他幾人:“事情急迫嚴肅,行宮必須要嚴密封鎖,七品以下,任何人稍有不妥,即刻格殺,掌握局面,從四門開始,層層往內!”

  幾人自得了白有思言語,來不及管為何是張行發號施令,卻是紛紛頷首,往四面而去。

  而待眾人散去,張行復又往殿中而來。

  剛一進偏殿,便正見到白有思在殿中拔出懷中長劍來,劍光一閃,根本看不清路數,相隔數丈遠的一條桌案便當場碎裂,隨后便聞得這位女巡檢在殿中發作起來:

  “廖朱綬!你也是靖安臺中出身,須懂得規矩,什么時候輪到東鎮撫司的朱綬在中鎮撫司的巡檢面前斷事了?!你若是真不服,便按照臺中規矩,做過一場,何必扯什么江都一體,借著官場路數來惹我?不知道什么叫家法嗎?!”

  殿中安靜了片刻,一身便服的周效明忽然開口:“賢侄女已經凝丹成功,開始觀想外物了吧?”

  “不錯。”白有思持劍回頭相顧,冷冽相對。“所以說,這件事情,舍我其誰?還請周公不要在猶豫!”

  “那此事就暫時交予你來處置。”周效明點點頭。“我就等你結果……但不要老是拿欽差身份和自身修為來嚇人。”

  “這是自然。”白有思語氣也做緩和。

  周效明嘆了口氣,搖了下頭,轉身往殿外而來,行到殿門口左右一看,復又詫異一時,然后來看立在門檻上的張行:“我兒呢?不是放馬去了嗎?還沒到嗎?”

  “回稟周公。”張行拱手以對。“是這樣的,剛剛要封鎖行宮各處要害,偏又缺人手,而我與周公子一見如故,宛若至親兄弟一般,便勞動他幫忙去接受武庫了,可能還在忙……不如我這個皖北來陪周公先回府?”

  周效明怔了半晌,搖了下頭:“不用,我不信回趟家還能遇到刺客。”

  說著,這位江都實際上的主政人負手往外行了幾步,遠遠聽到外圍嘈雜,情知是錦衣巡組整在收編、控制行宮,卻又忍不住嘆了口氣,回頭看了眼立在門檻上的張行和追著送出來的白有思,然后再度搖了下頭:“靖安臺出人才啊!”

  說著,終于是自顧自走了。

  PS:推一本書,架空歷史加靈氣復蘇,貓疲老爺的新書——《唐奇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