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小説免費閱讀全文 > 第二十四章 坊里行(12)
  不過,當天晚上,看了大半本書的張行,很快就悔改了。

  沒錯,白有思說的一點沒錯,秦二郎也沒有瞎扯,包括今天那位紅帶子都沒有扯錯,《酈月傳》這本小說確實是一本名著,甚至,按照張行的眼光,這本書完全稱之為這個世界的曠世之作——作者用一種細膩而冷靜,冷靜中卻又富含感情的筆觸詳細描寫了白帝證位七百年后,天下紛亂,諸國兼并晚期的一段歷史故事,讀起來讓人如癡如醉。

  周所周知,白帝爺功高蓋世,定律法、修兵戈、發醫學、推教化、整理河山,使人族占據中原盛土,使巫妖二族幾乎消散,卻因為修為過強、功勛過重、殺伐過多,不及統一四海,便證位至尊,列西方白帝。

  而這,不僅給人族留下了重大內患,也給巫妖二族一東南一西北,各自留下了一絲喘息之機。

  至于酈月,正是當時諸國中妖族血統最多,也是所謂妖族傳承最正統的東楚國女主。

  同時,也是第一本《游龍見凰》的那個‘凰’。

  至于游龍,也不是什么風流浪子,而是東楚歷史上著名的奴隸丞相,錢毅。

  錢毅出身河朔,是人族與巫族混血,早年經歷已經不可證了,只知道在他很早就學富五車,在大約三十歲左右游歷諸國時,被強盜捕獲,轉賣為了奴隸,幾經輾轉后,以五張羊皮的價格賣給了南楚宮廷,做版筑奴隸,并很快因為會畫畫,與此時因父母全都戰死而倉皇登基的女主酈月,達成了宿命的會面。

  接下來的故事不言自明,懵懂而傲嬌的女國主在這位睿智而博學的奴隸協助下,開始了壯士斷腕一般的政治、宗教、軍事、文化、經濟、法律改革,幾乎是全盤接受了滅族仇人白帝爺的那些東西,甚至進一步深化與改進。

  二人配合默契,打擊血脈貴族、鼓勵耕戰、取信于民,使東楚國勢迅速扭轉,而女國主與奴隸之間也相互產生了某種同志加愛情的奇妙情愫。

  當然,張行只看了大半本,后面的絕大部分劇情還沒看完,但這不耽誤這本書已經在他心中上升到某種極致的位置。

  須知道,書中可不僅僅是講歷史,同時還涉及到了那個紛亂時代的政治、宗教、經濟、文化、軍事、藝術等領域知識,甚至牽扯到了真氣的流派發展、各個地方的婚姻習俗、美食介紹。

  而且其中很多人物也都塑造的有血有肉,栩栩如生,女國主和奴隸宰相不提,其他諸多各國的雄主、庸主、將軍、辯士,也給張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東楚宮中的侍女、侍衛、貴族們的生活與交流,更是讓某人想到了《紅樓夢》。

  同時,里面還有大量的詩歌、諺語、古文。

  這套書,對于坐吃等死的張行來說,簡直就是無上的美味……甚至可以說,這套書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這個世界確切存在,每個人都是有血有肉生靈的最好證據。

  這就好像別看某人是編乎大V,你讓他編,給他八十年的時間,再來八十個大V輔助,也編不出一本《紅樓夢》啊。

  一口氣看了大半本書,張行困得實在是不行,再加上明日還要點卯,所以到底是敞著門和衣而睡了。而睡著以后半夜做夢,又夢見自己穿越到書里,正在協助大女主酈月推行改革,結果風頭超過了錢毅,被南楚妖族大貴族當成商鞅給車裂,卻終于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當此時,月光與昨夜無二,都是一般流光如霜,傾瀉入室。

  張行從床上稀里糊涂坐起來,滿腦子都是春秋戰國,白帝黑帝,巫族妖族,商鞅錢毅的,兩個世界,外加虛實過往,亂成一團,過了許久才慢慢回過清明來。

  不過,心頭越是清明,越容易感時傷懷——張行抬頭看見那輪與家鄉無二的大號明月當空而照,低頭又看見滿地皎潔月光,竟然難得再度泛起一絲思鄉之意。

  再然后,幾乎是本能一般,他就吟誦出了那首詩來: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詩作吟罷,張行嘆了口氣,轉了個身便要接著去睡。

  而也就是此時,一個還算熟悉的女聲忽然從屋頂傳來:“張行,我都不知道你一個中壘軍的軍士,居然有如此好文采。”

  張行怔了怔,平靜以對:“文華天成,偶有情思所至,便可讓人輕易撿拾……白巡檢既然到了,何必只學人家做賊的,當個梁上君子?破院雖小,難道沒有巡檢的位置嗎?”

  話音剛落,白有思便憑空而落,只是一轉,便從容坐到了院中椅子上,然后對著起身出門相迎的張行開門見山:

  “馮庸夫婦是你殺的嗎?”

  張行面色不變,昂然反問:“巡檢為何這么問?我還以為你來找我是關心同列,前來問候的呢?”

  “你胡扯什么呢?”白有思懷劍而坐,含笑以對。“秦寶來給你送趟書后,便連續數晚在承福門外做盤桓,而那里又恰好對著案發酒肆……這么明顯的破綻,難道不是你情知馮庸是個正七品總旗,自己遮掩不住,然后故意留給我的嗎?不要老是欺負人家秦二郎老實。”

  張行搖了搖頭,嚴肅以對:“巡檢想多了,若無憑據,還請不要亂說。”

  “若說憑據。”白有思繼續冷笑。“之前還沒有,剛剛不是有了嗎?咱們就不說你本是個能殺人的這件事了,只說昨夜那殺人的,也曾在墻上留下四句極有氣勢的短詩,按照柴常檢的說法,也是極有詩情才華,堪稱文華天成的……張行,你說,這東都城哪來那么多文華天成被人撿到?還只隔了一夜與兩道坊墻?”

  張行點點頭,微微拱手,絲毫不慌:“巡檢話說到這份上了,能否許我自辯?”

  “說來。”白有思在座中歪了下頭,戲謔來對。

  “我只問巡檢一事。”張行平靜相對。“請問,我為何要殺馮總旗夫婦?便是誣陷,也得替我找個理由吧?難道我是個殺人狂,專喜歡冒天大的風險去殺人,還要殺無辜婦孺?!”

  白有思微微一愣,竟是許久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