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小説免費閱讀全文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苦海行(15)
  云內城中嘈雜聲不斷,馬匹往來的踏地聲、刀劍甲胄的碰撞聲、建筑倒塌的轟隆聲、呵斥聲、呼喊聲、哭泣聲,此起彼伏,伴隨著城外傳來的箭矢呼嘯聲、撞擊聲、喊殺聲,形成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背景音。

  這種聲音下,有人在驚恐,有人在振奮,有人在迷茫,有人在思考,而有的人則在睡覺和吃飯。

  睡覺的人是夜間執勤的伏龍衛,此時正在郡守府廂房里鼾聲不斷,但平素刺耳的鼾聲此時也早已經被外界嘈雜聲淹沒,而張行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帶著秦寶、王振、小周等七八個伏龍衛,外加十幾個金吾衛蹲在大通鋪廂房外面的廊下吃飯。

  一碗加了醬油的小米粥,兩個烤餅子,一條肉干,小米粥熬得很爛,餅子烤的很脆,肉干也油汪汪旳,張副常檢吃的很香。

  當然,肉干不是人人都有的……伏龍衛都有,金吾衛那邊卻只有隊將丁全一個人有了,其余人都只是小米粥和餅子而已。

  但這還不是此地待遇最差的,就在這廂房院子角落里,水井旁,一位頗有品級的北衙公公正帶著兩個宮女、兩個小太監一起照看著一個爐子,爐子上是一個破口瓦罐,瓦罐里是一罐小米粥……水是自己親手打的,小米是一起湊的,這是他們五個人外加八個其余宮人今天一整天的口糧,待會碗還要找這些伏龍衛來借。

  更有甚者,按照旨意,公公們還能領有一大碗小米粥,因為必要時還能操刀上陣,宮女們就只有半碗了。

  粥熬好了,因為伏龍衛和金吾衛們都還沒吃好飯、騰出碗來,所以幾個人只能干愣著,然后拿唯一一個剩碗讓那位姓余的公公先行盛了粥。

  余公公端著粥,略顯小心地坐到了張行身側,開始慢慢來喝,但喝了幾口,大概是喝不慣這種直接加醬油的粥,其人到底是沒忍住,便端著碗認真來問:“張常檢,都說你是二征東夷的時候逃回來的……那時候也是這個亂糟糟的樣子嗎?還是說這已經算好的了?”

  此言一出,周圍人無論是伏龍衛還是金吾衛,又或者是比較遠的宮人們都一起抬頭來看。

  “差不多吧。”張行嚼了一口餅子,若有所思。“一開始的時候還挺好的,能生火,加上頭盔能當鍋,所以還有熱粥喝,有熱餅子吃。”

  “那為什么沒幾個人逃回來呢?”余公公不免好奇。

  “因為只是一開始差不多。”張行搖頭以對。“后來就開始下雨,一下雨火就生不起來了,就只能是餅子加涼水……這時候就開始直接死人了,有喝雨水得病的,睡一覺就起不來;有太累的,走著走著直接滾河溝里,叫一聲都沒有的;還有為了幾個餅子拼命,相互廝殺搏命的……現在想想,幸虧是早春,不然天熱一點、冷一點,怕是都要病死、凍死在路上,也幸虧敗的太快,還有足夠的存糧在身上,不然就得吃人了。”

  這位平素參與執掌北衙文字、素來權重的余公公聽的出神,將粥灑了一點在手上,趕緊去舔,舔完之后方才認真追問:“可如今正是冬天……萬一下雪,會不會也會出事?”

  “萬一下雪,或者驟然降溫,反而是好事。”張行咽下最后一口餅子,誠懇安慰。“因為一旦下雪,巫族人在城外,人又那么多,更受不了,肯定直接退了。”

  “哦!”余公公為之一振,趕緊低頭喝粥。

  “張三爺。”就在這時,金吾衛隊將丁全復又小心開口。“聽說城里糧食只剩十七八日可用了?”

  周圍人耳朵豎的更直了。

  “再有十五六日,巫族人必退。”張行沒有心思去嚇唬這些人,也沒有心思去驗證自己委實不清楚的事情,只是說了實話。“否則必然會被北地援兵給堵住,到時候片甲不留。”

  丁全點點頭,以這個人的聰明,當然不會繼續問“十五六日守不住怎么辦”?

  張行見到沒人再吭聲,也懶得多言,只是繼續喝粥,喝完了之后,居然親自將碗在水井旁洗了,交給旁邊一個宮女,然后才坐回去,卻又不知道此時該做什么好了。

  說起來,昨日城門樓上那一箭,似乎改變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沒變。

  圣人當日回到郡府以后,徹底不再出門干涉軍務,只是抱著皇后和幾個年幼皇子、公主痛哭,據說昨晚上眼睛都哭腫了,甚至還說天亡他們父子……近侍們這么小心翼翼和悲觀,十之八九是因為昨晚上的動靜根本躲不過去,而受到了感染。

  不過,依著張行來看,只是哭下去倒也無妨,反正把事情交給外面的相公、將軍們來做,用不著他這個圣人指手畫腳,局面反而會無憂……將領經驗豐富,士卒都是禁軍精銳,所謂最好的將軍、最好的兵員、最好的甲胄,還有完整城墻跟城內居民充當民夫,哪里不能守半個月?

  巫族人倉促過來,明顯沒有做好攻城準備的……至于自己,作為伏龍衛,安安靜靜的做個御前的美男子,裝個尸山血海里滾出來的樣子,怎么也都能熬過這一遭。

  正想著呢,那邊忽然又有一位公公轉入,遠遠便來喊:“張常檢,辛苦你走一趟,牛督公讓你去城上叫兩位尚書來御前議事。”

  客氣的不得了。

  當然,張行倒也知道此時不是吐槽的時候,便趕緊起身應聲,立即叫上秦寶分兩隊各自去尋人……待到城上將衛赤與段威兩位輕松尋來,順便觀望了一下城中局勢,便堂而皇之隨之上堂,立在了門內,做了個旁觀。

  此時來看,圣人昨夜怕是果然哭腫了眼睛,只是應該用了什么法子,消了一些腫,但痕跡不可能遮蓋干凈,反而留著兩道紅印子,有些欲蓋彌彰之態。

  兩位尚書看到這一幕,也都愕然,卻只能和提前進入的相公們一起佯做不知。

  “昨日一見,巫族兵馬勢大難制。”圣人見到人齊,強行睜著眼睛來問。“局勢緊張,諸卿可有方略?”

  眾人一聲不吭,張行自然也冷眼旁觀。

  “問諸卿家話呢!”圣人催促不及,明顯有些焦躁。“如之奈何啊?”

  “臣還是前日之議。”司馬長纓面色嚴肅,出列相對。“一旦城破,玉石俱焚,與其如此,不如集結精銳,早日突圍!”

  “不可。”首相蘇巍立即駁斥。“巫族騎兵更多,一旦出去,陛下安危難保,你沒看到昨日那一箭嗎?”

  皇帝立即頷首:“不錯。”

  司馬長纓長嘆一聲,看都不看蘇巍一眼,只是朝著圣人誠懇拱手:“陛下,臣之忠謹,天日可鑒,就是因為看到那一箭,覺得城池未必可保……”

  圣人一時猶疑。

  “只要守城嚴密,談何未必可保?”刑部尚書衛赤冷冷打斷對方。“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要結陣,總要時間,咱們軍中修行者更多,集中起來做應對便是,斷沒有因為他們有那一箭便要棄城的道理……”

  “衛尚書言之有理。”兵部尚書段威也強打精神進言。“何況我們還有牛督公、白常檢,還有伏龍衛和伏龍印,委實沒有怕了那一箭的意思。依著臣看,此時只有兩個要緊的事情要做,一個是激勵城內士氣,另一個是努力召喚援兵……只要城內穩妥,外面大軍一至,都藍必然退兵。”

  兩位尚書一起表態,加上首相蘇巍,三比一,而且圣人本圣明顯是怕了的……如果說之前還有擔心丟面子的成分,此時就是決然不敢出門了……所以,堅守待援的方略再度被強化,上上下下,眾人自然紛紛出言,表示贊同。

  出乎意料,司馬長纓居然也跟著點頭:“若能激勵起士氣自然好,但是莫忘了,從蒲津渡河時,士卒便爭相賄賂上官,以求留在關中,之前在太原,也有許多人不想北上,以至于隨后在樓煩只是遭遇秋雨便逃離了不少人……可見城中士氣未必多高,甚至有士卒心存怨氣……陛下,須下全力振奮士氣才可一守。”

  這話說的,無人能駁斥,蘇巍以下,也都只是去看圣人。

  倒是杵在門內的張行,扶刀肅立之余,心中微動。

  “朕曉得了。”圣人趕緊應聲。“事到如今,朕怎么會憐惜官爵呢?朕意已決,待會親自去巡視城內昨夜被輪換下的士卒,當眾許以官爵……凡披堅執銳守城者,皆有功,平地加至六品,再有斬獲和功勛,再行加賞。”

  堂中似乎愈發釋然。

  但很快,首相蘇巍便和其他人一樣反應過來,愕然抬頭:“圣人是說,平地加至六品?”

  張行忍不住看了眼自己腰上的黑綬,隨即無語,他已經意識到司馬長纓剛才那番話是什么意思了……這老小子明顯是那日之后非但變得小心,而且起了壞心了,有點黑化的意思……欲擒故縱,莫過于此。

  想想就知道了,純戰斗人員足足近三萬,直接加到六品,全天下多少人口來著?一萬萬?一萬人中就有三個六品?那算什么?還算官嘛?真的可能實行嗎?

  “是。”圣人嚴肅以對。“朕想了一下,事關大魏存亡,國姓延續,平地加至六品,不過分!”

  蘇巍欲言又止。

  “蘇相公。”司馬長纓忽然接口。“不要緊的,六品也好,七品也罷,無外乎都是軍中品級,不管事的……所謂平地加六品,只要約束在軍中,便只是日后要多花費三萬人的六品俸祿罷了……再說了,天下皆陛下之天下,而此時稍有遲疑,萬一軍心稍散,什么六品五品,反倒顯得可笑……要我說,雖柱國亦可加,何況六品?六品,已經是陛下深思熟慮,考慮到五品是登堂入室的門檻,專門留了余地的。”

  圣人連連頷首。

  蘇巍徹底語塞。

  。張行則心中無語——這幾位放這兒自欺欺人呢?唯名與器不可假于人也!真要是多花錢給三萬個人六品俸祿的事情,你倒是直接跟士卒們約定一出去就賞你們多少多少錢多好?為什么一定要用六品官爵來做表達?

  。這事要是能落實了,大魏也該半死了。

  反過來說,要是不能落實,大魏也該蹬了半條腿了……但蹬就蹬唄,張行從昨日那一幕后,便有了一種置身事外的從容,而且看得更加清楚,無外乎就是圣人一時心態崩了唄,跟一個崩了心態的人有啥可講理的?

  正想著呢,兩位尚書對視一眼,段威明顯躲閃一時,倒是衛赤嚴肅以對:“陛下,這種事情我們不懂……但是既出此言,將來一定要取信于軍,否則遲早還會生變。”

  。“曉得了!”圣人略顯焦躁。“可還有言語?”

  “經此一役,雁門、樓煩、馬邑三郡必然疲敝……請陛下免去三郡一年租稅,并赦免三郡所有罪人,許他們隨軍出力。”段威趕緊說了句不松不緊的廢話。

  “這是自然。”圣人愈加焦躁。

  “臣以為,不妨赦免東夷……許諾不再東征。”理論上當了相公,但實際上知道自己只是一個臨時工的國舅蕭余忽然出列,主動進言。“兩次東征,百姓苦不堪言,士卒人人畏懼枉死……若陛下能公開赦免東夷,軍心必然振奮。”

  說實話,張行對這個議題倒有些不是很在意。因為他覺得,東夷遲早還是要打的,但反過來說,經過眼下這檔子事,巫族公開反了,也不可能立即再去打東夷。所以,公開承諾赦免,屬于可有可無。

  但怎么說呢?

  考慮到這位圣人的折騰,就是從東征東夷開始崩壞的,朝堂上的一些愛好和平人士有所不滿,也是尋常……事實上,東境、江淮一帶,確實存在著大量的反對東征的聲音,軍中也是上層趨向于東征,而下層普遍性畏懼。

  所以,這位未必算是夾帶私貨,就算是,那也是言之有物,言之有理的私貨。

  。“那就赦免吧!”圣人遲疑了一陣子,但儼然心態已經徹底崩掉,連三萬個六品官都出來了,何況是這種東西,于是終究答應。“可還有嗎?”

  “還請陛下赦免巫族與都藍可汗。”蕭余繼續認真言道。“并請函于成義公主、突利可汗,讓他們勸都藍可汗折返。”

  堂中愈加鴉雀無聲。

  但很快,隨著外面一聲什么巨響,引得堂中不少人嚇了一跳,這位圣人還是主動開口了:“來得及嗎?”

  “臣反對!”衛赤忽然開口。“此事斷不可行……”

  與此同時,來不及聽到下文,張行便看到對面牛督公朝自己一抬手,立即會意,然后面無表情轉出堂上去了。

  往外面一問,都說剛剛動靜是西城方向,往西城跑了一趟,才發現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巫族開始用撞木而已,而且已經被澆油焚毀。

  就這樣,等他折返回來,卻發現堂上會議早已經散掉,因為圣人都開始出去做巡回演講了,便干脆趁機偷懶,遠遠繞著圣人的儀仗,自行在光禿禿的城內轉圈,然后一邊聽著各處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一邊去尋李定。

  繞了半日,打聽了許久,方才在一個街口后面的光禿禿小巷子迎面遇到了李定,后者此時居然正在在那里記賬呢,伸手還有一堆各種各樣倉促聚集的糧食和一堆力夫。

  “你這是負責軍糧發放?”張行走上前去,不免有些無語。

  “是。”桌子后面的李定略顯尷尬,也不知道是尷尬昨天的事情,還是尷尬眼下的場景。

  “挺好的。”張行攏手嘆氣道。“安全。”

  李定當即點頭:“確實……”

  張行稍顯詫異。

  “你還沒看明白嗎?”李定一邊繼續假裝記賬,一邊努力干笑。“圣人只求皇室能保,這種情況下,用兵用險之事,是沒法施展的,便是上了城墻又如何?”

  張行想了一想,此事似乎也無話可說,沒看到他自己都準備摸魚到最后嗎?唯獨又想起自己此行根本,便稍微一肅,靠上去低聲來言:“有事問四哥,修行上的,昨日事后,我覺得……”

  。李定放下筆抬頭一看,幾乎是瞬間醒悟:“你是不是感覺自己忽然通了一脈?奇經八脈皆是如此,不必在意……是哪一脈?”

  “自顱頂至腳心,氣血翻涌……我沒敢問伏龍衛的其他人,但感覺應該是沖脈。”張行脫口而對。

  此沖脈之沖是名不是動,奇經八脈里有一脈就叫沖脈。

  “那就對了。”李定稍微一想,立即點頭。“沖脈對應血海,必然是昨日所見,心血來潮,自然涌起……可見昨日事對你觸動極大。”

  張行一時尷尬,然后趕緊拱手:“還沒謝過李兄昨日計較。”

  “無妨。”李定連連搖頭。“你自己也須小心些……先不要告訴別人,不然別人都是觀落日大河啥的,你觀圣人失態,總是個說法……便是說了,也說是觀軍陣后氣血上涌。”

  “明白。”張行點點頭,繼續來問。“其實還有一事……”

  “你是不是想問,既然通了奇經一脈,為什么沒有像其他人那般感悟到真氣技巧?”

  “是。”

  “這是尋常事情。”李定繼續坐在那里講解。“沖脈對應的真氣技巧往往是氣血上涌后才能顯出來……往往是越戰越勇,或者是不易疲憊之類的……你若是上陣砍幾個人,說不得立即察覺到異樣了,只是在城內坐著,自然沒法察覺。”

  。張行心下恍然,敢情這還是個情緒下的被動技能,倒也瞬間釋然下來。

  而他剛要再問,忽然就身后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時再度傳來,卻終于失笑:“平地起六品,李四郎本來就是從五品,這次怕是終于要登堂入室了吧?”

  “這大魏的登堂入室,還有什么意思?”李定重新提起筆來,幽幽一嘆,繼而立即警醒。“你且小心些……什么東西都是這樣,你覺得他穩當的時候,偏偏就要勢不可擋的倒下去,你覺得他徹底立不住了,反而又有還多東西撐著……說白了,大勢難為,你我現在的局面,還做不了大勢,只是暫時隨波逐流!”

  還挺有哲理的。

  但張行只是無語:“我只是來取笑你罷了,什么大勢小局,總得等這次解圍了再說吧?”

  李定怔了一怔,也是干笑,繼而將筆摔到了桌子上,然后和張行一起冷冷去等下一波山呼海嘯。

  當然了,摸魚也要講究基本法,尤其是外面還圍著城呢。

  傍晚的時候,張行回到了郡守府,然后立即從一個意外的對象那里得到了一個意外的消息。

  。“你下午做了應募,要出城去?”張行看著身前的秦寶,無語至極。“做信使去東北面苦海邊上接應幽州大軍?可此時出城,豈不是要白白送命嗎?”

  “牛督公親自送我們這些信使出去!”秦寶平靜以對,似乎胸有成竹。“一批二三十人,分散往四面七八個去處,不用擔心外面的圍城大軍。”

  。“可是城外大軍之外,必然還有無數部落在分別攻城略地,撞到一個都是死。”張行愈發無語。“你吃什么昏頭藥?你要是有個萬一,你老娘和月娘怎么辦?”

  嘴上這么說,張行卻已經自行醒悟:“是因為陛下許諾了平地起六品,然后這個信使的差事又專門另加了殊勛的賞格是不是?你想博一個大的?直接當個大官?”

  秦寶面色微微發紅,但還是勉力來言:“我本就準備為出人頭地搏命的……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張行徹底無奈,只能壓低聲音氣急敗壞:“是不是還覺得自己有點本事,反正死不了?可誰告訴你圣人會信守承諾的?”

  秦寶反問:“光天化日,圣人親口御言,怎么可能不守承諾?”

  張行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個東西李定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但秦寶卻根本沒法做解釋的。

  而秦寶也意識到了什么,立即放棄了爭辯,低聲相對:“這次是我背著三哥自作主張了……可我已經當著牛督公面應下了,而且上了名錄,拿了賞賜金銀,不可能出爾反爾……不然怕是不用擔心巫族騎兵,就要先在牛督公那里送了性命了。”

  這便是木已成舟的意思了,真要是出爾反爾,軍法確實不會在意一個小小白綬。

  “我隨你去。”張行想了一想,摸到腰后羅盤,顯得有些有氣無力。“斷不會讓你死的不明不白。”

  。秦寶當即欲言。

  “閉嘴!”張行氣急一時,當場跺腳,然后便覺得一股真氣從腳底板直接貫穿到頭頂,繼而四散開來,引得周邊頓時寒氣四溢。“帶我去見牛督公!”

  秦寶只是詫異去看對方身邊寒氣顯化,驚愕一時。

  PS: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