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重生之科技之子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到達京城之后,高天先找到了劉京墨。三個月沒有見面,高天也是想念的緊。畢竟在兩人戀愛之后,見面的時間真的不多。???.

  來到劉教授的樓前,劉京墨已經俏生生的等在那里。看到高天從車上下來,劉京墨連忙走了上去撲到了高天的懷里。

  看著懷里的人兒,高天有些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只是高天一激動就忘了自己和劉京墨還站在劉教授的樓下,等到身邊有人發出重重的咳嗽聲,兩人才被驚醒。

  高天回過神來,看到了正站在旁邊的劉教授,瞬間手足無措了起來。畢竟平時兩人接吻都是在家里,大庭廣眾的還是頭一次,結果這第一次就被劉京墨的爺爺抓了個正著。

  至于劉京墨,這時候臉上已經紅的能滴血了。她也是沒想到自己的爺爺會突然出現在樓下。

  兩人尷尬的低下頭,不知道說什么好。這時劉教授開口說道。

  “走吧,先回家。你們兩個小年輕,時間長不見面,有些想念我能理解,不過還是要估計一點影響的。”

  隨著劉教授回到家中,高天和劉教授坐在客廳開始喝茶下棋。而劉京墨則是抱著她奶奶的胳膊撒著嬌。

  在劉教授家吃完午飯,高天和劉京墨才出門準備去逛一逛。

  “你那邊的研究不忙了啊?”

  “嗯,大部分的研究工作都完成了,后續沒有完成的也都交給了其他研究員。這次我能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了。”

  “那就好,這次正好在京城多陪陪我。”

  “嗯,這次一定多陪陪你。而且這次我過來還準備直接從學校畢業。”

  “這么突然啊。”

  “已經拖了挺久了,繼續在學校也沒什么作用了。不如現在趁早畢業,以后的經歷就都放在研究方面了。”

  “那你準備什么時候完成畢業答辯。”

  “就這兩天吧,論文我已經提前交給陸爺爺了。后續只要答辯完成,學校就會把碩士和博士的證書直接發給我。”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散著步,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學校的教學樓前。高天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沒來過幾次的地方,思緒不由得有些飄忽。

  說來也是好玩,他這個正牌京大的學生,來到教學樓上課的次數十個手指就能數得過來。其他時間要不就是在路上,要不就是在實驗室。

  現在突然看到教學樓,高天的心里還真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墨墨,我們去蹭堂課吧。”

  “啊?”

  “我是說,我們一起去上一堂課。我自從上學到現在還真的沒有好好上過幾次課呢。等到我的答辯完成之后,我上課就是在講臺上了,在下面坐著的機會應該是沒有了。”

  “所以你現在就要去蹭課,然后好好的感受一下上課的感覺哦。”

  “嗯,畢竟以后我就是站在講臺上講課的那個人了。”

  “好吧,那我就陪你滿足這個愿望吧。”

  劉京墨說完之后,就和高天一起走進了教學樓。隨意的選了一個教室溜進去之后,兩人坐在最后一排。

  只是當兩人都坐下之后,講臺上的講課聲突然停了下來。高天抬頭一看,劉老師正站在講臺上看著從后門溜進來的兩人。

  教室里的其他人也感受到了老師的目光,于是紛紛向教室后面看去。

  而這時成為教室中焦點的兩人,也有些尷尬。高天覺得今天有點邪門。和劉京墨接吻會被劉教授看到。來蹭堂課也能遇上劉哥在講課。

  就在兩人不知道該說點什么的時候,劉老師開口說道。

  “同學們,現在坐在教室后面的那位男同學就是你們的學長,現在是陸院士的研究生。我們請他上來為大家講兩句,大家鼓掌歡迎。”

  高天無奈走上講臺,悄聲對著劉老師說道。

  “劉哥,我回家就和嫂子告狀,你回家就把榴蓮準備好吧。”

  說完之后,高天又轉過身面對著臺下的學生說道。

  “大家好,我是高天。可能有的同學不認識我,畢竟我經常不在學校。想認識我也不太容易找得到。”

  “就像劉老師說的,我是陸院士的在讀研究生,這次回來也是為了畢業答辯。以后大家可能會在講臺上看到我。”

  就在高天準備接著說的時候,劉老師忽然插話道。

  “你放心,在座的同學基本都認識你。畢竟是解決了兩個世界難題的人,你現在的名字已經在教科書里面了。”

  聽到劉老師的解釋,高天有些詫異。畢竟他一直沒得到過這個消息。不過想一想也就明白,京大作為國內最高學府之一,研究的一直都是前沿理論。而他兩次解決世界難題,名字出現在教科書上一點都不奇怪。

  想通了這一點,高天也沒過多的追問。畢竟現在如果問出口,人家再老老實實的說一遍他自己的輝煌歷史,著實有些凡爾賽的感覺。

  在講臺上,高天正不知道說點什么的時候,忽然眼角余光看到了放在講桌上的課本,心里頓時有了主意。

  “既然劉哥你不仁,那就別怪弟弟我不義了。”

  心里想罷,高天拿起課本翻到剛才結束的地方,繼續講起了課。而這時一旁的劉哥倒是有些傻眼,畢竟她讓高天上來只是開個玩笑,結果現在高天這架勢像是要讓他下去當學生了。

  不過劉哥倒是也沒說什么,畢竟高天完成答辯也就會正式站在講臺上,現在先讓他適應一下也沒什么。

  不過聽著聽著,劉哥倒是有些納悶。他著實沒想到,高天這個第一次站在講臺上的人會講的這么好。當然了他也不會想到,這一世高天雖然沒怎么上過課,也沒給別人上過課。但是前世他給學生們上課的次數可不少。

  一節課講完,高天瞬間感覺自己神清氣爽。畢竟能讓劉哥吃癟的時候可不多,現在能遇上一次也不容易。反觀劉哥,倒是對高天的這次講課頗感震撼。

  “高天,你這是天生適合當老師啊,課講得這么好。學習好的不少見,但是能把課講好的可不多。”

  “也沒有,我就是學著其他老師講課,模仿了一下。”

  “你也別謙虛了。今晚正好去我家,讓你嫂子炒兩個菜,我們哥倆喝幾杯。”

  “還是外面找個地方吧,太麻煩嫂子了。”

  “這有什么麻煩的,我們家里面我做主,今晚一定過來。”

  對于劉哥說的家里面他做主,高天是一個字都不信。劉哥作為一個生活方面的白癡,如果不是嫂子在,他就只能每天吃食堂的。當然,高天不會這個時候戳穿他,反正劉哥回家之后有的解釋。

  和劉哥道別之后,高天就準備和劉京墨先行開溜。畢竟她多多少少都是一位在全球科學界名聲鼎沸的科學家,再不走待會正式下課說不定就不好走了。

  兩人牽著手走出教室,就向著學校外面走去。經過自己講課這么一檔子事,高天也沒有了繼續去蹭課的想法。畢竟他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再遇到認識的老師讓他上臺。

  “墨墨,你這會想去哪?”

  “我還沒想好,不過我們可以邊走邊看。”

  “行,聽你的。”

  話說完,兩人也沒有坐車就向街上走去。雖說兩人沒有準確的目的,但是逛街途中遇到美食還是能讓他們駐足停留好久。

  在吃這一方面,兩人顯得格外般配。他們都不會挑食,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口味,不管吃多久都不會膩。而他們也有能力維持自己想吃什么吃什么的生活。

  一路邊走邊吃,很快時間就來到了晚上。已經是冬天的京城天黑的很早,兩人買了點水果和孩子喜歡的玩具就去了劉哥的家中。

  “劉哥,開門啊,我們來了。”

  “來了,你小子干嘛去了,這會了才來。”

  “這不是中午出去吃的太撐了,和墨墨逛了會,消了消食,要不然晚上嫂子做的好吃的就沒地方放了。”

  兩人說著,高天隨手就把買的東西給放在了桌子上。

  “你這來就來,買什么東西。”

  “美食我就買了點水果,還有給小茵茵買的玩具。”

  “孩子玩具夠多了,你還買。家里快要放不下了。”

  “你這話說的,孩子喜歡就好。至于沒地方放玩具,這不應該是你這個做爸爸的事情嗎。大不了就換個大點的房子唄。”

  “你說的容易,我就是一大學老師,最多就是平時做做研究。現在這套房子都是國家發的,你讓我自己買,那我得賺多少錢才夠。”

  “現在全國的放假不是都在跌嗎,你的工資加上專利收入應該不少吧?”

  “是不少,可是這是哪?這是京城。就算房價再跌,京城的房價也不會低到哪去。而且我這里是三環,又是學區房中的學區房,價格就更高了。”

  “好吧,先不說這個了,嫂子呢,怎么沒見嫂子。”

  “你一來就問我老婆在哪,我有理由懷疑你小子的居心。”

  “可去你的吧,我是想讓嫂子給你準備點榴蓮皮,我怕你晚上跪的不舒服。”

  “你嫂子去買東西了,馬上就回來。你們先坐下和孩子玩會,菜馬上就好。”

  兩人依言坐在客廳的地毯上,和劉哥兩歲的孩子做著互動。買來餓玩具被劉京墨拆開放在了小茵茵的面前。而小茵茵也不認生,抓起玩具就和兩人玩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