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主角叫張行白有思的小説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斬鯨行 (10)
  飛在半空中吹風的張行緊張極了,但他明顯能感覺左游仙更緊張,因為對方在不停的回頭,不停的調整真氣。很顯然,那個冒失鬼中年人給這廝的壓力不亞于這廝給自己的壓力。

  果然,左游仙雖是先行飛出,卻根本甩不開身后之人,而且二者之間的距離幾乎是肉眼一般在縮小,不過片刻,也就是大約飛出渙水口十七八里地的位置,隨著左游仙明顯有些真氣不支,便被那中年人輕易追到身后。然后,只見那人半空中長刀一切,一股明顯帶有淡黃色真氣的凌厲勁風便破空而來,逼得左游仙只能狼狽閃躲,并將張行甩到一側,以作遮護。

  這個時候,已經連喊叫都做不到的張行反而腦子格外清明,曉得為什么白有思不自己過來,反而要請這個人來了——此人雖然腦子有點硬,但這個速度,無論是司馬正、白有思還有賀若懷豹,都遠遠不及,更不要說還拽著自己的左游仙了。

  考慮到凝丹高手的特性,對下是最賴皮的護體真氣,對上是所謂打不過就跑,此人儼然是凝丹克星啊,根本不懼任何追逃的!

  說句不好聽的,要是此番能活下來,張行還得謝謝白有思的愛護呢,因為這么一想的話,青天大老娘們肯定是吸取了流云鶴事件的經驗,這才專門請了這么一位有針對性的高手。

  可惜,要是自己沒在左游仙手里面就好了。

  就在張行胡思亂想之際,左游仙卻又忽然掉頭,拽的張行七葷八素——不掉頭不行了,那人雖然不再出刀,卻居然直接半空超車,翻到前面去了,而左游仙自己一氣飛了那么遠,也真氣漸虛,不敢再做枯耗。。

  這還不算,就在左游仙趁著轉向準備將手中人狠狠砸向岸邊的石頭,以獲取逃生機會的時候,一扭頭,居然清晰的看到后方遠遠又一道金光閃現,竟似乎還有頂級強援!

  左游仙頭腦一片空白,慌亂之中,進退不能,卻是瞅見下方一條普通帶蓬漁船,然后只奮力一墜,便卷著手中人狼狽鉆了進去。

  漁船上是一對普通的漁民夫妻,連渙口鎮的熱鬧都沒看,只想出來打魚養家,卻哪里想到會遇到神仙打架,然后自己遭殃呢?當場便有些懵住,而左游仙也發了狠,只是真氣一卷,便將船上兩個人盡數扔進淮水,卻又都被追著的那人從容打撈上來。

  很顯然,雖然不曉得那人到底是什么修為,卻是全方位壓制左游的。

  唯獨他似乎還記得答應了白有思,要保護張行,所以不敢輕易沖上船來。

  “張三!”

  漁船里,躲開外面高手視野的左游仙絲毫不敢怠慢,先用真氣將張行拽到自己身邊,又用手握住對方手腕,這才與對方并排躺著喘勻了氣,然后也不敢露頭,卻只是冷冷來看身側之人。“你嘴里可曾有一句真話?”

  “真話還是有的。”同樣喘勻氣的張行本想解釋,但事到如今,干脆搖頭:“可惜了,遇到這么個主,平白壞了事……”

  “這么個主?”靠在船艙上的左游仙冷笑一聲。“你還怨人家,你可知道此人是誰?要不是他來,我早半空中從容出劍,將你削成人棍,然后不耽誤自家運氣逃走。”

  張行搖頭:“我以為會是我家巡檢親自來……”

  “你家巡檢應該也來了,在后面兜著呢,不然我剛剛便是不能削了你,也能直接把你砸石頭上趁機溜走。”左游仙冷笑不止。“為了留我一個尋常凝丹,英才榜第二和黑榜第二居然聯起手來,簡直是太看的起我了。也虧是我命大,硬生生從你的捕獸籠子面前轉回來了。”

  張行聽到前面一句,這才醒悟自己剛剛從鬼門關或者逃生路前轉了一圈,但聽到第二句,復又微微一怔,然后陡然醒悟:“黑榜第二……南陽伍驚風?!怪不得……怪不得……”

  黑榜第二的人,張行當然知道,而且早早留意——原因再簡單不過,此人非但實力驚人,號稱宗師以下第一神行,而且還是當日在伏牛山遭遇過的武瘋子伍常在的堂兄,也就是被李定拿來嚇唬伍常在的伍大郎伍驚風。

  沒錯,張行回去后,到底是搞明白了,人家姓伍不姓武。

  而且,此人雖是逃犯卻和白有思認識,也是理所當然,因為伍家本來就是短暫存在過的關隴門閥之一,只是被當即圣上安排了而已。所以,伍二郎是韓博龍的徒弟,認得李定;而這伍大郎的年紀、修為擺在那里,若是跟白有思、司馬二龍這些人沒有交情也是個笑話。

  實際上,按照資料,伍驚風似乎應該是太白峰上學過藝,跟白有思那老娘們說不得還是師兄師妹的戲碼……卻又跟李定、伍常在對上了。

  至于逃犯的身份,不好公開露面,這似乎也就對上了。

  再一想,時間地點路線似乎同樣對上了。

  伍氏兄弟在家族被造反后,常年在家族舊部較多的南陽周邊數郡一帶活動,而當日白有思走到淮陽郡親戚家里忽然莫名停下,現在想來,應該就是等著從西面南陽來的伍驚風,或者是等伍驚風的回信。

  甚至,連性格都對上了……伍二郎的大哥,便是好一點,又能如何?

  但是,TMD全都對上了,為什么自己還跟個小雞子一樣被人攥在手里?

  “我問個事。”思索片刻后,張行看了眼對方緊握住自己手腕的手,又瞟了眼對方另一邊身側手邊的兵器袋子,這才舔了下干澀的嘴唇。“也讓我做個明白鬼……之前下雨時我和秦寶在屋內說話,是你在上面偷聽嗎?”

  “我怕暴露,沒在房頂偷聽過你們。”左游仙脫口而對,卻又忍不住反問。“你真不知道是他?”

  “我做個明白鬼就行,閣下糾結此事干嗎?”張行癱在一旁,儼然無語至極。“這廝當日但凡下來跟我說句話,我也不至于用……不至于這個下場……”

  “我也想做個明白鬼。”左游仙氣急敗壞。“我問你,我值得這二人聯手嗎?還勞煩你用心用力,設了這么大一個局面?”

  “你不值得,左老二值得。”張行愈加無力。“本來就是要殺左老二、鏟除長鯨幫的……結果我家巡檢多給我找了這么一個人,這個人又多了個自作主張,我自己也多了個把江淮上梳理干凈的心思……人人多了一筆計較,最后鬧成這個局面。”

  外面已經開始叫罵了,大概是讓左老二出去單挑云云。

  左游仙聽得清楚,曉得絕對是伍驚風,心中愈加惱怒,卻連回復幾句狠話都不敢,然后回頭一看張行,反而狠厲起來:“張三,你既做了俘虜,便該有俘虜的樣子,怎么還是這個憊懶樣子?”

  “我為什么要做俘虜該有的樣子?”張行語氣坦蕩。“大不了一死嘛……況且,我這個人在這個世上也沒有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也沒有非得牽掛到生死不離的人……為人清白,自然死得其所,更別說還能拽上一個凝丹高手陪葬了。”

  左游仙怔了一怔,反而有些失態:“可我有……我一個東勝國中下三品出身的人,靠自家辛苦修行,外加許多艱辛磨礪,這才攀著大都督,然后有望轉入上三品的家世……如今家里既有下嫁的王族貴女,還有數不清的田地、奴婢……我平日每次來大魏都要喬裝打扮,低調做事,就是不想陰溝里翻船,壞了我自家前途。如今憑什么就這么沒了?”

  張行猶豫了一下,主動來問:“若是這般,何妨我去做個中人,閣下放了我,我讓伍大郎放了你?”

  “我不信你,你嘴里沒一句真話!”左游仙茫然搖頭以對。“就這樣吧,便是再不甘心,實在不行,咱倆一起死也就是了。”

  “你不信我,可以信我家巡檢吧?”張行努力來勸。“等她來,然后淮右盟那群人精看到我家巡檢過來,必然大張旗鼓來救我,我就在艙內替你說……以她的身份,當眾答應,豈不是一言九鼎的局面?”

  左游仙微微一怔,似乎心動,卻反而搖頭,可偏偏又松開了手腕,然后又偷偷施展真氣,稍微卷住了張行腳踝。

  一連串的動作,似乎暗示了對方心態不穩。

  至于張行,只是一副絲毫不在意的模樣,平躺在那里不動……到了此時,他如何還不明白,自己和眼前的左游仙其實都在貪生,而既是都是貪生,此事便有轉圜余地。

  昨天那句話怎么說來著?

  大家都是生意人。

  當然了,除此之外,張行之所以還有幾分裝出來的底氣,本質上還有相信自己努力和羅盤特性的緣故,如果真要說運道二字,那這一遭無疑是伍驚風在上面時自己擅用羅盤惹出來的禍……只要自強厚德,是不是可以化險為夷呢?

  你看現在,果然就有縫隙可鉆了嘛。

  只是還得想想,到底如何操能,并認真留心機會,決不能手軟。

  當然,也免不了趁機懊惱一下,擅自用羅盤結果硬生生沒有禍事也創造出了禍事給你整活的爛事。

  尷尬的對峙持續了下去,外面的伍大郎明顯具有絕對的武力優勢和速度優勢,而里面的左游仙好歹是個凝丹,并握有關鍵性的人質……除此之外,按照左游仙之前看到那抹金光來猜度,白有思原本是想外圍包抄的,此時應該也已經到位。

  不過,船艙里的二人都沒那個膽量探頭去看一看的,兩人都在等待機會和場景。

  果然,大約數刻鐘的沉默之后,兩人苦等已久的場面來了——漁船橫在河上,一時難以看清,卻不耽誤上游漸漸有了驚天動地的響聲。

  左游仙擺動真氣,將船只方向調整了過來,順便往河心擺去。

  隨即,二人從船頭的空隙掃去,立即看到了大小船只無數,正結成陣勢,自上游鋪天蓋地而來,而且幾乎每個船只都懸掛著幫派旗幟與個人旗幟,并且擺放了鑼鼓,沿途吹吹打打不停,口號不斷。淮水北岸的道上,也有許多好漢舉著旗幟打馬而來。

  儼然是剛剛成立的淮右盟上下團結一致,一起來討伐東夷狗賊,順便拯救所有江淮豪杰的大恩人張白綬了。

  “這么一看,便是咱們今日一起死了,也算是值了。”左游仙看了半晌那場面,喟然而言。“英才榜第二加黑榜第二來殺我,而整個江淮的豪杰都來給你送行……”

  “誰說不是呢?”張行無語相對。

  二人沉默了片刻,接著,卻還是張行在外面的鑼鼓喧天中打破了舟內的沉默:“其實剛剛還覺得死了也就死了……現在看到這個樣子,反而不甘心了……這群王八蛋,分明只是想讓我家巡檢看到他們來救我的樣子,好繼續維持這個盟約繼續發財,里面真正愿意認真來救我的,怕是只有三五個人。”

  “我原本就有點不甘心。”左游仙如此應聲。

  說完此話,并排躺著的二人忍不住對視一眼,似乎都明了了對方的心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漸漸安靜了下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平躺著的張行似乎也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金光從上游劃過。

  “里面的東夷賊子聽著!倚天劍白巡檢已經到了,你是逃不出去的,現在放了拼命三郎張白綬,束手就擒,還有一線生機……”

  一艘小船靠了過來,并未被阻止,但剛剛說了兩句話,便隨著一道海藍色的真氣卷波被浪花掀翻當場,船上之人也狼狽游走。

  過了片刻,又一艘小船行駛過來,依然停在稍遠距離,而這一次外面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里面的東夷賊子聽著,我是淮右盟盟主左破陣……張三郎是我兄弟,此番牽扯淮上事端也全是因為我……你將我兄弟放了,我與你做人質!”

  “你不夠格!”左游仙破口嘲諷。“真以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此地能當家的只有一個人,那便是人家白大小姐外加靖安臺朱綬……能讓白大小姐不敢玉石俱焚的,只有她的這個智囊!讓白大小姐自己來說,當眾許我,她和姓伍的都不準動手,從容放我離開,咱們才能認真談一談!”

  外面安靜了一陣子。

  隨即,又一個熟悉的女聲近乎無奈的在正上方響起:“左游仙,我和伍師兄都不動手,任你離去,你只要將張三郎放出來,并許諾此生不再踏入大魏半步便可!”

  左游仙明顯神色一動,就連拴住對方張行腳踝的真氣卷也微微松懈,卻還是勉力提氣來對:“白大小姐,我可以承諾放人,也可以許諾日后不再登陸報復……但你和姓伍的必須要停下來不動,放我和張三郎離去,等到了淮水口,我自然會放……”

  言語未迄,一道厚厚的金光直直從上方插入船只旁邊的水中,蕩起層層波浪,隨之而來的,還有白有思的怒喝:

  “你在開玩笑嗎?!我既有此一言,便如白染皂,放你離去!可你若敢戲耍,我便讓你一劍兩斷,化為淮河魚食!”

  搖晃的漁船中,左游仙咽了口口水:“下游三里如何?給我送些吃食、飲水來,我歇一歇,下游三里處,你們視野中,我扔下人直接走!斷不能改了!我也害怕,我也要逃命的!”

  外面一陣沉默。

  然后依然是白有思當空做答:“那就這般!”

  “送吃的得是我認識的長鯨幫幫眾,我信不過生面孔!”左游仙大汗淋漓,也不知道是一直維持真氣護體和真氣擒拿張行累的,還是單純的緊張,引得張行頻頻去看。“天知道會不會還藏著個司馬二龍!”

  這一次,外面沒有回復。

  不過,隔了一陣子后,卻又有一艘小船劃槳靠近,船上之人遠遠便大呼起來:“左游仙,是我!我奉命來與你送吃喝!”

  這是左老大左才侯的聲音。

  左游仙嘆口氣,回頭去看張行:“張白綬,你命大,今日我饒過你一條命!”

  “不是我命大,也不是你饒過我。”張行有一說一。“是閣下貪生,不愿意與我以命換命……”

  左游仙尷尬一笑,直接扭頭朝外,戲謔以對:“大哥……辛苦你了。”

  “你也別叫我大哥。”左才侯在外面幽幽嘆道。“人家逼我來,我還能不來?”

  說著,船只已經漸漸來到跟前,左才侯復又大聲相對:“我進來了……你莫要傷及無辜……外面的白巡檢許諾了,等你吃飽喝足,只要張白綬人沒事就一起饒過咱們兩個。”

  左游仙愈發搖頭苦笑,卻又面色古怪來看張行。

  “什么?”躺在那里的張行反問一聲。

  “你莫非不止是白大小姐的智囊,還是他姘頭?”左游仙嗤笑以對。“這般看重你?”

  “差不多得了。”張行無語至極。“給自己留點體面吧!”

  左游仙搖頭以對。

  而此時,船頭一晃,繼而一個人低頭托著一盤酒肉走了進來,不是左家老大又是誰?

  張行怔怔看著來人,心中忽然醒悟,然后忍不住當場咽了口口水。

  左游仙明顯注意力還在自己的活命寶貝張行身上,聞聲回頭吐槽:“幾塊豬頭肉你也要饞?我是要逃命的,絕不給你吃!”

  張行趁機坐起身來,擺手以對,似乎不耐煩到了極致。

  而左游仙不敢怠慢,卻是撒開真氣,右手重新死死攥著張行的左手腕,然后左手微微一擺,示意左老大上前來:“船里逼仄,沒有座椅,你跪下托著托盤讓我單手來吃喝!”

  左老大無奈搖頭,彎腰低頭端著托盤來到對方跟前,然后當場半跪下來,雙手捧起托盤,竟然是半點折扣都無……托盤上也是有酒有肉,卻早都涼了,儼然是有高手剛剛從渙口鎮那邊取來的。

  而左游仙剛要吃喝,忽然又醒悟,反而放下筷籌猶疑起來。

  張行在后面看的無語:“你到底吃不吃?不吃我吃……這么快拿來,如何下毒?誰瘋了,身上常備著見血封喉的毒藥?”

  “便是巴豆我也不敢吃。”左游仙回過頭來,氣急敗壞。“拉肚子怎么辦?那倆人是有臉面的,可能真不碰我,可淮右盟的人也能趁我拉肚子用弩箭耗死我的……我又不是神仙,護體真氣沒完的!”

  張行當即冷笑,便欲繼續嘲諷:“那你……”

  但也就是此時,張行眼睜睜看的對方身后的左才侯猛地從盤底掏出一根金光閃閃的錐子,然后半立的那個膝蓋就勢一跪,死死壓住了對方手旁長短劍袋子的同時,順勢借力朝對方后心扎去。

  而且居然一擊得手。

  確實是一擊得手,因為張行雖然看不到對方身后情形,卻能清晰的察覺到左游仙攥住自己的手變的格外用力,而且瞳孔猛烈放大,復又縮小,面目也變的猙獰起來。

  不過,左游仙只是被一擊得手,卻沒有被一擊致命。

  正當左老大意識到自己賭對了,龍骨金錐對護體真氣有奇效,然后不過是剛剛拔出金錐,扔下托盤,準備扎第二下時,復又當場中途脫力——因為就在這時,左游仙忽然回過頭來,拼盡全力抬起左面胳膊,運行真氣,真氣宛如實質流體,隔著一兩尺的距離,便死死卷住了左老大的咽喉。

  但左老大也非是認命之人,不然就不會多此一事了,卻還是奮力掙扎,試圖用金錐繼續扎刺對方手臂,唯獨氣力不支,無法借力,只能給對方手臂不停的劃出血道子而已。

  此舉依然讓左游仙失措一時。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張行怎么可能還會計較左老大多事,早在對方進入船艙后便有所準備的他絲毫不敢猶豫,左手被攥住是不錯,另一手卻從褲腿里掏出另一個裹著絹布錐形物品,卻又吸取教訓,狠狠的從左游仙右臂腋窩下刺入。

  左游仙驚愕萬分,回頭來看,同時右臂附近真氣鼓動,似乎要斥開金錐。而金錐刺入一半,方才遇到了明顯不是人體結構的強大阻力,卡在當場

  張行情知到了拼命的時候,也不顧自己一手被攥,早早鼓動真氣,順著金錐朝對方腋下涌動,竟然是要與一個凝丹高手拼真氣的意思。

  當此情形,左游仙趕緊發力,卻不料右臂一奮力,左掌掌心卷出的真氣便當場一松,引得左才侯喘息同時,又是一錐扎到了前者的小臂上,一時疼入骨髓。

  這下子,左游仙徹底不敢怠慢,乃是左右雙臂直直伸開,宛如天平,然后兩側真氣翻涌不斷。

  而讓他驚恐的是,之前運氣飛行十幾里地,早就耗費了不少真氣不說,剛剛又被一錐破了后心扎入內臟,持續失血脫力不提……只是兩側真氣維持,一側真氣要化形而出,耗費巨大;另一側真氣比拼位置又在腋下這種不著調的地方,十成里面有一成起效便已經了不起……乃是居然以凝丹之身不能迅速壓過兩個正脈修為的雜碎。

  就這樣,熬過了半刻鐘,左老大最先支撐不住,漸漸就要翻白眼,張行明明是在運行寒冰真氣,也居然累的滿頭大汗,顆粒如豆了。

  當然了,最中間的左游仙更是已經血流如注,外加汗流如水了。

  就這樣,在滿船艙的酒氣、血氣、肉香、汗氣與腥味,外加一絲寒冰真氣引發的水氣之中,這位東夷間諜頭子情知到了關鍵時刻,卻是左右一看,心中微動,然后忽然間兩側一起微微松懈了下來。

  “我撐不住了。”稍微一松后,左游仙氣喘吁吁,勉力來問左側之人。“讓我做個明白鬼……左老大為何殺我?是張三郎的安排嗎?”

  “不是……”左老大搖搖晃晃,面如金紙、氣若游絲,儼然是活不成了。“我是……我是為我三弟性命……也是還債……而且,我……我一直……懷疑我二弟……”

  “你二弟是我師弟,怎么會是我殺的呢?我就是借這訊息,做個局!”左游仙瞬間醒悟,然后氣急敗壞。

  “那為我……為我……三弟……也……也值得……”左老大一言既盡,忽然奮力喘息起來,身形也開始搖晃。

  左游仙情知對方必死,實際上也正是等這一刻,卻是將左面真氣一撤,便欲伸手去取自己的子午雙劍……然而,那左老大情知必死,卻倒死都選擇伏在兵刃袋子上面……左游仙一計不成,只能放棄計劃,然后不顧一切奮起氣海中的所有殘余真氣往右臂傷口上鋪陳而來。

  但是,一直沒吭聲的張行似乎早料到如此,而且這廝一個區區正脈十層的修為,耗了那么久,居然也還有許多余力,然后也是此時猛地發力過來。

  兩股真氣在腋下傷口的金錐處奮力一撞,左游仙當場驚慌失措——無他,剛剛一直拿寒冰真氣與自己相對的張三郎,此時居然奮力鋪陳過來一股正宗到不能再正宗的離火真氣。

  金錐升溫,居然燙的猝不及防的左游仙右臂腋下滋啦作響,香氣彌漫。

  一朝心神失守,左游仙右手便被對方掙脫開來。

  可這還沒完,張行片刻不停,雙手齊齊發力來推墜子……而這一次,左游仙再難抵擋,因為對方右手離火真氣不停,左手居然換了最正宗的斷江真氣。

  白帝爺的斷江真氣,絕不可能浪得虛名,它最實用的功能便是附著于兵刃之上,尋常凡鐵被附著都能有奇效,何況是本就更擅長破開護體真氣的龍骨金錐?

  金錐變得鋒銳無比,一下就刺穿了左游仙最后防線,幾乎整個沒入這名凝丹高手的腋下胸腔內。???.

  受此一下,左游仙只覺得胸上平白被壓了千鈞重的重物,既不能呼吸,也不能再調度絲毫真氣,卻直接放棄了抵抗,仰頭躺在了身后左老大的尸首上。

  張行當然要掙扎起來,準備去補刀,卻也發現自己一時脫力,根本動彈不得,便干脆靠在船艙內,努力喘氣。

  “你……你……你是……什么……什么人?”按著自己胸口的左游仙聲音嘶啞到了一種難以描述的地步。

  “我是張行,靖安臺白綬。”張行翻著白眼來對。

  “算……算了……能……能求你……一……一件事嗎?”左游仙開始落淚,因為他發現自己說話越來越艱難,怕是來不及說完了。“你……你求……求我的……”

  “送你尸骨回鄉?”張行恍然。

  左游仙面色一紅,心中驚喜,便欲點頭稱是,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嘴張開以后,便嘶啞喘氣連連,而且是出氣多、進氣少,自然不能將一個“是”字說出來。

  張行知道對方沒死,但也僅僅是現在沒死,不過是數息之后,隨著一股宛如海潮般的溫熱之氣涌來,他卻是徹底曉得——此番事了,自己算是靠著對左老三的格外開恩和自己的拼命,換了一條命出來。

  當然了,本來不需要有這么多事的。

  船艙外,數十丈遠的岸邊,白有思和伍驚風等人早就察覺到了異樣,但根本不敢冒險上前……反而只能枯等。

  又等了一刻鐘,隨著面如寒霜的白有思抱著長劍努嘴示意,一艘小船再度靠近了過去。

  也就是此時,那艘漁船忽然微微搖晃,然后,一個滿身血漬,衣角上似乎還沾著幾塊豬頭肉的狼狽人影扶著船艙邊緣的油光蘆葦席子走了出來。

  見到這個身影,周圍船上、岸上的眾人幾乎人人目瞪口呆,也有少部分人如釋重負。

  而此人既出,乃是將一把長劍拄在身下勉強維持站姿,然后高高舉起一把短劍來環顧四面,并運氣來喊:

  “諸位……幸不辱命,江淮子午劍,今日被我和左老大聯手除名了!”

  白有思氣急敗壞,恨不能飛過去來呵斥一番,如何這般情狀還要裝面子?卻不料,剛要動身,卻居然眼圈一紅,然后趕緊抱劍遮住了眼角……看的一旁伍驚風心里一跳,直接御風而走。

  PS:獻祭一本紅樓同人火書——《紅樓:從今以后,我就是賈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