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主角叫張行白有思的小説 > 第十三章 俠客行(13)
  自春日以來,東都的政治氣氛便一直很緊張。

  這是廢話……誰家皇帝帶著大半個朝堂一去不復返了;百萬大軍幾百萬民夫光走路就走崩潰了;然后大半個天下都反了,還能不緊張的?

  只不過,因為洛口倉的存在,民間居然能稍微穩住,使得東都這里主要的緊張氣氛依然集中在政治層面,倒顯得有些令人感慨。

  又或者說,在一些核心問題面前,另一些平素看起來很嚴重的問題,也就不算是個問題了。

  “老夫來數一數……”

  仲秋時分,東都紫微宮內,南衙會議堂上,好像陡然老了七八歲的首相蘇巍正在主位案后嘗試做一個總結。“首先是最外一層,巫族西部幾位小汗、小王紛紛來告,說東部都藍可汗、中部突利可汗,一起在巫族圣山會盟……”

  “不要想了,西部也無救了,隔著大漠咱們根本夠不著,從今往后,西北,乃至于晉北,甚至北荒西部,自此多事了。”東都八貴之一,兵部尚書段威面無表情地點評道。“而且,此事從西巡之后,便是定局了。”

  “然后北荒也有些亂了。”蘇巍沒有多嘴,只是繼續坐在那里進行盤點。“但事情不是什么大事,也不是什么小事,而是多事……比如于叔文過來以后,蕩魔七衛便和七鎮就再度鬧了起來;又因為于叔文以罪身而死,上次救駕的西部幾家的賞賜也都沒發,因此打著于叔文的旗號造了反;這還不算,觀海鎮的寧遠伯發文過來,說是北海邊上忽然去了一位宗師,據說是張老夫子的愛徒,卻行事激烈詭譎,強行奪地建塔,還干涉政務,旁邊的巍海鎮深受其苦。”

  “我不知道此人。”被周圍人注視的正牌東都留守,張老夫子的幼子張世本立即攤手以對。“委實不知道。”

  “我知道,劉文周嘛。”一直閉目養神的大宗師、皇叔曹林忽然在座中睜開眼睛,認真解釋。“張老夫子老早給靖安臺報備過……我也大概猜到這瘋子是要干嘛,但一個宗師,跑到天涯海角之地,難道要一個大宗師專門去抓?只能等他自取滅亡……就是北荒估計要被他禍害的夠嗆。”

  “外面的事大概就是這兩個,咱們接著說內里的……”蘇巍狀若未聞,繼續翻開一頁紙來說話。

  “東夷和南嶺呢?東南妖族二島呢?”禮部尚書白橫津忽然詫異開口詢問。“不可能只有巫族和北荒有事吧?”

  “當然不可能。”刑部尚書骨儀正色提醒,這是一位妖族血統特別明顯的人,頭發和胡子都黃色,眼睛一只是藍色,卻自幼生長在關隴。“但彼處事端自然要直接呈交御駕……何必一定要東都這里有說法?”

  白橫津狀若恍然,立即閉嘴。

  “外面是兩件大事,內里則有三件大事。”蘇巍繼續對著手中文書言道。“一來是陛下有旨意,著紫微宮宮人、內侍、金吾衛護衛皇后與諸妃嬪、公主,一并送往江都隨駕……”

  沒有人吭聲,大家去看曹皇叔,后者也只是繼續閉目不語。

  “二來,是江東、荊襄、巴蜀那邊發函,說有圣旨到,要求秋后稅賦順江而下,交江都使用,不再轉入關中與沿大河諸倉……”

  還是沒有人吭聲,曹皇叔倒是終于二度睜開了眼睛。

  “三來,是秋后,東境、河北、中原、江淮,連著之前說的北荒,還有晉北,一共三十七個郡、鎮、州、衛,報了盜賊、災荒,要求減免稅賦、貢物,其中十五個州郡直言,如果不能剿滅盜匪,秋稅是沒法遞交的……少數幾個郡,甚至說,如果朝廷再不剿匪,他們只能一死報國報君了。”

  蘇巍念完,將一大摞表格、文書攤開,放在了自己身前案上,再來看眾人:“這是具體各郡的情況……都已經整理好了,諸位想看自己來拿。”

  然而,沒有人動彈,也沒有人吭聲,而堂內諸位貴人的目光,反而愈發集中看向了座中一人。

  那人,也就是皇叔曹林了,沉默片刻,倒也干脆:

  “我先說吧!攘外必先安內,巫族那里派個使者去突利可汗那里做個樣子便可,東部中部雖然結盟,可如何去并西部,如何分潤部落,兩家不是那么好辦的,我估計也要爭個高低才行……更別說,西北各塞堡仍在了,也就是晉北稍微麻煩些。但也有白公在那里……真正巫族大統,大舉南下,最少也要三五載……此事先放一放。”

  眾人紛紛頷首,不然還能咋地?

  “北荒那里,表面上是內務,其實是外傷,大家心里都明白的,蕩魔七衛跟七鎮折騰了好幾百年,不差這一回……劉文周的事情剛剛就說了,實在是沒辦法……也只能派個使者安撫一下寧遠伯他們,然后讓幽州諸州郡盡量與七鎮做個協調照應。”曹皇叔繼續做著決斷。“而且我說句不好外傳的話,為什么不給寧遠伯一個東部鎮守或者西部鎮守的名義?為什么不直接派兵助他?因為北荒那里,不怕他們鬧,怕的是他們擰成一股繩,真要是合力了,甭管是素來對朝廷不滿的蕩魔七衛做主,還是七鎮各家成了事,怕都是要往河北看的!”

  其余七人也都只是頷首……因為這是實在到極致的大實話。

  “至于說三件內務。”曹皇叔忽然面色一緊,深吸了一口氣后方才繼續言道。“陛下要皇后和諸公主過去,咱們還能攔著不成?愿意把幾位皇孫留下,已經是給面子了。差不多都與他便是,咱們又用不著西苑與紫微宮……讓高江去,把整個西苑與紫微宮都搬過去,能搬多少是多少,也順便讓高江自己去跟陛下說通天塔的事情!”

  眾人還是不言語,因為這話里的怨氣太重了。

  “至于南方諸郡……”曹皇叔繼續嚴肅以對。“巴蜀不能往江都送,巴蜀肯定要供給關中的,怎么能平白在江上拋灑錢糧?至于荊襄,錢糧可以送過去,但工匠、礦藏、牛筋之類的軍需,也必須送來……”

  有人張了下嘴,但最終沒有吭聲,大部分人依然在點頭。

  “至于為什么……就要說到最后一件事,也是最麻煩一件事了。”曹皇叔終于有些咬牙切齒起來。“東齊故地亂成這樣,聚眾五萬的足足有四五處,聚眾萬人的不下幾十處,其余千人以上的亂軍盜匪數不勝數,而且還都有軍械甲胄的……難道關起東都的大門來不管?可東都又沒有兵!那怎么辦?必須自家再立一支兵馬出來!”

  “要多少?”兵部尚書段威眼皮一跳,終于插了嘴。

  “最少十萬。”曹皇叔冷冷以對。“沒有十萬,如何能替陛下壓住亂局?”

  眾人聽得清楚,不免心中微動……說白了,只是軍事上壓過毫無組織性的盜匪,幽州河間大營調度起來,掃蕩河北足夠,江都那邊也自然會掃蕩江淮,晉地也有一個太原留守在招兵努力壓制晉北……那么,如果只是中原當面,就算加上保護東都本身,又如何還要十萬兵?

  這十萬兵,到底是用來清理盜匪的,還是用來鎮壓這幾處朝廷兵馬的?

  這個亂局,又指的是誰?

  你曹皇叔,又憑什么來鎮壓其他人?

  “太難了。”片刻后,大概是知道自己躲不掉,段威往座中一躺,直接嘆氣。“幾個倉儲里,錢糧布帛都還算充足,大不了吃陳米嘛,多給點布帛做賞錢便是。可是只有錢糧又有什么用?兵員何處來?之前連續起役,連續募兵,連續起屯兵,關中和陜洛也都疲敝的厲害,甚至隱隱不穩,光是兵員,恐怕就是個大困難。”

  在座的八人中,最少有一多半人在點頭,因為大家都知道,段尚書說的根本就是實話。

  “段尚書說的對,一點都沒錯。”曹林目光掃過堂內幾人,語氣泰然。“可那又如何?大魏一半的州郡都在造反,國家都要亡了,說什么疲敝,不是可笑嗎?真到了必要之時,雖婦女童子亦要上陣,何論疲敝?”

  “那就強征!”段威嗤笑一聲。“曹中丞說了算……但人可以強征,軍械又怎么辦?莫忘了,之前東征,軍械什么的全都掏空了,不然那些盜匪也不至于輕易攻城略地壯大起來。”

  “那就重新鍛煉。”曹林毫不猶豫應聲道。“總有法子的。”

  “法子當然有的。”段威立即揚聲回復。“但工匠多在南陽,而南陽的一半城池都被伍氏兄弟給打下了;更要命的是,還沒有鐵,鐵都鑄大金柱了!”

  “那就熔了大金柱。”曹林依然毫不猶豫,甚至眼皮都沒眨一下。“速速鎮壓伍驚風,同時熔了大金柱……無論如何,東都這里,一定要立一支新軍,以保大魏的江山社稷!”

  話到此處,段威終于閉口不言,而整個議事堂中,也變得鴉雀無聲起來。

  這期間,段威與上柱國錢士英對視數次,蘇巍與牛宏幾次欲起身,張世本欲白橫津也幾次想開口,但始終都沒有敢真正接這個話。

  “你們都沒話可說嗎?”曹林見狀,反而有些失望。

  “這里是南衙,陛下走之前,將東都托付給了我們,我以為沒什么不可說的,反倒是不說,才是不忠。”就在這時,一人忽然起身,卻正是刑部尚書骨儀。“諸位都不說的話,那我來說……中丞,我有幾句話要問你。”

  曹林反而面色緩和不少,甚至禮貌抬手,做了個請的姿態:“骨尚書請講。”

  “熔大金柱要不要請圣旨?”骨儀認真來問。

  “要!”曹林昂然做答。“但事從急權,一邊請旨,一邊直接熔了便是。”

  “那便是不請旨擅行了。”骨儀嘆氣道。

  “陛下沒有不同意的道理。”曹林笑答道。“于國家有利的事情,他為什么要反對?”

  “那好。”骨儀繼續誠懇來問。“眼下局勢,征兵必然要從關西征,可是民力委實疲敝,是不是要從功臣莊園中征壯丁?”

  “當然。”曹林陡然一肅。“國家這個局面,他們還留著壯丁在莊園里干嗎?造反嗎?這就是要取其強而補中樞之弱!否則,便會再有楊慎之事!”

  堂中氣氛愈發凝固。

  但骨儀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了下去:“還有,幽州、河間、江都、徐州大營的主將,都是陛下親信,便是不聽我們的,也只會聽陛下的,將河北與江淮,還有東境的盜匪交給他們便是;還有白公在太原,也是陛下所指的留守,有他在晉北會安定……那只剩中原與南陽兩地的盜匪,十萬兵,是不是太多?”

  曹林嘆口氣道:“骨尚書不妨把話說得明白一些。”

  “我的意思已經夠明白了。”骨儀嚴肅以對。“中丞是皇叔,是大宗師,也是國家根柱,陛下南巡,身后自然要交給中丞來主持,可中丞若是借此與陛下做抗衡,又哪來的名正言順呢?而若是事事跟諸公逆反,又哪里來的人心依附呢?”

  “我知道骨尚書是忠臣,但我也是忠臣。”眾人注視之下,曹林稍作沉默,干脆應聲,儼然是這些日子早有思索,早有定論。“唯獨爾等只須勤懇國事,忠于君上便可,而我除了是人臣外,還是國姓,還要對得起列祖列宗,對得起先帝……所以,我只要大魏千秋萬代,怎么好,怎么來……所謂但有我一日,就決不許大魏有任何傾覆之危,為此不惜粉身碎骨、身敗名裂,至于其他的小節,能周全的我自然周全,但也僅此而已。”

  “我懂了。”骨儀點點頭,坐了下去。

  而曹林掃視其余七人,又在座中追問:“諸位,十萬兵,可還有誰不以為然?”

  蘇巍以下,無人敢答。

  “諸位。”曹林繼續環顧。“東都之事,暫由我來自專,可有人不滿?”

  依然無人做答。

  “若有人不滿,也就不滿吧!”曹林忽然冷笑。“但須請得一兩位大宗師,或者三五位宗師來方好不滿……這樣好了,我來繼續做個專橫的惡人,請在家閑居的魚公出山,去江都,輔佐陛下平叛,請吐萬公出山,平叛南陽……如何?”

  魚公,是司馬正的師父魚皆羅,吐萬公,乃是另一位關隴內部的軍中宗師吐萬長論,和來戰兒一樣,都是軍中的宗師高手,卻都因為當年賀若輔、高慮一案的緣故,或者說出于打壓老臣的緣故,閑居在家數年了。

  這兩位,應該就是蠢蠢欲動的關隴諸族的倚仗,也是段威、白橫津、錢士英敢在這位中丞面前稍微保持一點姿態的倚仗。

  所以曹中丞這一招,叫威逼之后,順勢釜底抽薪。

  “我以為可以。”唯一跳出來公開質疑的骨儀忽然主動贊同。

  “我覺得太急了。”蘇巍嘆了口氣。“但曹公有曹公的立場,況且事到如今,局勢艱難,我斷不會與曹公為難,讓曹公做不了事情的。”

  “我也是這意思。”牛宏誠懇以對。“我覺得曹公的行事,失于仁恕,包括昨日抓起來的那個都水使者,其實怎么看都是些捕風捉影的東西,而這個時候絕不應該計較太多,失了人心……但如今只有曹公能做事,我愿意盡力協助。”

  曹林微微頷首點頭,對兩位老搭檔表示感謝:“那個都水使者的事情,我會重新考量。”

  張世本資歷最淺,隨即忙不迭起身:“中丞知道的,我素來是支持中丞的!”

  剩下三人,柱國錢士英、兵部尚書段威、禮部尚書白橫津,同時有些不安起來,但又無可奈何,干脆閉口。

  曹林看了看這三人,也知道今日已經是最好局面,不可能真的逼迫過甚,便搖搖頭,不再計較:“議事堂公論已出,就這么辦吧!發南衙令旨!”

  說著,這位曹皇叔直接起身離開,往外走去……且說,曹林身為大宗師,直接運起真氣,往外面一飛,便可輕松回到他的黑塔,往日也不少這么做,但自從三征大敗之后,通天塔再行坍塌,他便每日親自騎馬,堂而皇之穿越天街,往返南衙與靖安臺了。

  而這一日,迫于時局發了難的他自然也不例外。

  就這樣,在二太保薛亮的護送下,曹中丞于中午時分,抵達了他忠誠的靖安臺,尚未回到黑塔,便有人來報,說是伏龍衛常檢、英國公長女白有思忽然孤身前來,已經在黑塔里等了中丞許久了。

  曹林一時驚疑。

  畢竟,此一時彼一時也,白有思昔日為下屬,但如今立場卻存疑,只是因為那日沽水畔的事情委實牽扯太多靖安臺內里,再加上英國公出鎮一方,白有思形同質子,這才佯做不知,冷淡處理的。

  孰料,對方居然敢孤身前來?

  而既然如此,他曹林身為大宗師、皇叔、中丞,又怎么可能不進自家黑塔與之相見呢?

  “中丞,許久不見,身體可還康健?”

  風鈴乍響,甫一來到塔內,登上五層,便看到等在這里的白有思昂然持劍行禮,后者還是那副常見的素色錦衣打扮,配上武士小冠而已。

  曹林點了點頭,帶著薛亮越過對方和一排黑綬,坐回到了座位中,這才淡然抬頭:“思思不去謹守白塔,如何有空來老夫這里?”

  “回稟中丞。”白有思從容告知來意。“聽說世交李定因為沒有行賄,被羅方那廝構陷,無辜入獄,受他家人委托,特來請釋!最起碼,應該將此人移交給兵部和刑部,讓兵部和刑部來議論他在蒲臺的行為,是有功還是有過。”

  “他之所以入獄,不只是因為軍事,更不是被構陷。”曹林沉默片刻,認真來對。“老夫聽到的是,這個李定是那個逆賊張行的至親故交,此番入獄也是因為他在東境時與張行擅自勾連……”

  “中丞說笑了。”白有思當場失笑。“若說逆賊張行的故交,整個靖安臺,誰人不是?中丞不也差點做了他義父嗎?而若說與他勾連,自我以下,當日在沽水畔的靖安臺所屬,哪個又算是沒有勾連呢?而當日若非屬下我深明大義,主動渡河去做聚攏,只怕靖安臺前三組的人,一半都跟那廝造反去了……若中丞不信,何妨問問薛亮?”

  薛亮欲言又止,卻被曹林伸手示意沉默,而后者,也在猶豫了一下后,決定坦誠相對:“思思,有些事情,咱們心知肚明,不必多言,我只問你,若老夫不放人呢?”

  “那我還是想知道,中丞憑什么不放人?”白有思追問不及。“法度,還是權謀,又或者是什么別的東西?有人說,李定只是倒霉,是因為中丞正好要壓制段尚書,以圖在兵部立威、把控兵部,再加上張行的事情確實是中丞心中耿介,撞到一塊去了,這才拿他做筏,是也不是?”

  曹林再度沉默。

  薛亮在旁不耐,直接閃出:“白常檢,陛下去了江都,如今只有中丞以皇叔之身執掌東都,天下事皆可為,你說再多,中丞就是不想放人,難道還不夠嗎?”

  “若是這般,那我也就有話說了。”說著,白有思毫不猶豫握住了自己的倚天劍,然后另一只手微微握住拳頭,抬起來放在胸前,反問薛亮。“天下健者,豈獨中丞?請薛朱綬替我問問中丞,誰說天下事他皆可為?單就李定這件事情,我已經答應過他家人了,今日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又如何?”

  薛亮目瞪口呆……那意思很簡單,你白大小姐是在威脅一個大宗師嗎?

  在他的黑塔里?

  就算是怕你爹反了不好收拾,所以不好打死你,可打個半死又如何?

  曹林也詫異一時,但當他目光掃光白有思手那只握拳之手時,面色未變,心中卻忽然一驚,引得滿塔鈴聲不斷——無他,如他所料不錯,那只手中所握的,應該是不知道還有幾層效用的伏龍印。新筆趣閣

  “將伏龍印留下,李定移交給兵部和刑部,公平來審!”停了半晌,隨著鈴聲平息,曹林緩緩以對。“思思,不要消耗我的耐性。”

  “可以,但須我先帶李定去刑部,再讓薛朱綬將伏龍印帶回。”白有思沉默片刻,面色不變,只隔著面色大變的薛亮言道。“但中丞,也請你不要小覷天下人,須知,恃強凌弱,終取其辱……白有思也不過是天下人中的尋常一個罷了。”

  “好。”

  曹林平靜應聲,儼然是同意了對方的方案,卻不知道有沒有同意對方觀點的意思。

  PS:感謝圈圈熊老爺的又一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