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主角是張行白有思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一百零二章 臨流行(5)
  拿下登州,盡取八郡之地后,黜龍幫的聲威已經到了一種坐在那里不動,就已經會造成壓力,引發影響的地步。

  實際上,登州下城后,大半個秋天里,黜龍幫上下確實只是在處理內部事務,但周邊卻已經漣漪陣陣。

  最直接的三件事。

  北面十來萬河北義軍被重新攆回了河北,首當其沖的平原郡上來就陷入到了全面戰爭狀態,剛上任半年的平原通守錢唐目瞪口呆,不得不在河間大營部隊早就撤退的情況下謹守城池,施展各自文武策略,以求應對。

  但是這事注定沒完,因為被幽州鐵騎和河間精銳掃蕩到沼澤、山丘、湖泊、海島上的各處河北義軍殘部已經騷動起來,開始蜂擁往此處匯合,而他們的再度騷動和今年秋收的殘破,很可能會引發新一輪大規模起事。

  西面則是整個東都都感受到了威脅,繼而成功調度了原本在的淮陽韓引弓和荊襄總管白橫元,包圍圈之下,最先造反,也是一開始實力最強,同時還是對朝廷威脅最大的南陽伍氏義軍為此陷入到了滅亡的邊緣。

  而伍氏義軍此時第一反應,也是往黜龍幫這里尋路子。

  南面更不用說。

  江淮中的淮北流域被黜龍幫居高臨下壓在了身下,影響是最直接、最深入的,淮右盟已經放棄了幻想,哪怕是要與淮南、淮東一帶的自家勢力切割,也要舉事起兵。而且淮右盟領導層一開始就清楚的認識到,形勢如此,不可能不承認黜龍幫的優勢地位,只能盡可能爭取一點半獨立的地位。

  這些天里,數不清的信使順著渙水往來,關于淮西起事的計劃,關于援兵的數量、進抵的地區,關于淮西地區相關官吏的誘降,本土豪強和淮右盟幫眾的地位,甚至起事后的紀律……今年冬日,一場席卷整個淮西的大舉事,同樣不可避免。

  這就是打下了八郡,完成之前構想的濟水通道戰略的巨大影響。

  這地方的官軍勢力再弱、再沒有什么戰略支撐,也到底是貫穿一整個地域的戰略,一旦完成,它的影響力將會是質變的。

  “魯郡大俠徐師仁?”

  嘴上聲稱自己忙碌不堪,實際上嘴也的確沒閑著的張行詫異至極,連忙將蟹黃一掃而盡,然后方才放下螃蟹殼來問。“我知道這個名字,當年地榜前列的高手,可他什么時候成什么魯郡大俠了,他不是關隴人嗎?為什么之前打魯郡的時候沒聽過?”

  “回稟龍頭,這位喚作魯郡大俠的時候,大概是……”坐在斜對面末座上啃螃蟹的樊豹想了一下,愣是沒想出來。

  “快二十年前了。”就在樊豹旁邊稍前一點,面上疤痕清晰的左才相插嘴道。“那時候東齊剛亡沒多少年,先帝還在,算是東境橫行一時的人物,二十歲通了奇經八脈中的任督二脈,修的是斷江真氣,號稱弓槊雙絕,建了莊園,黑白通吃,做得是泗水生意……幫內幾位大頭領的做派其實就是學他,王大頭領修習弓術應該也是學他。”

  張行恍然:“后來呢?”

  “后來被靖安臺拿下了。”樊豹趕緊接口道。“據說是送什么黑牢里了,再后來聽說放出來了,做了軍官,只在關西安家立業,前幾年聽說做到了一任郡守,那時候就有說法,說他是東境人,都成丹了才能登堂入室的,當時似乎還回了魯郡一趟,祭拜了祖墳,然后再聽說就是做了中郎將……”

  “這就對上了。”之前匯報消息、也是來的最晚以至于坐在最盡頭的閻慶舉著一根螃蟹鉗子朝在座之人正色言道。“他是從江都出發回東都傳旨的,路上聽說我們全取了濟水上下,奪了登州,便在滎陽入關后偷偷取了家人,然后折回來時徑直遣散了隨員,單騎護送家人過來了。”

  “那他什么意思?”明顯黑了一層的魏玄定只在張行身旁輕啜了一口黃酒。“是要一起做大事還是要過自家小日子。”

  “魏公問到點子上了。”張行也開始掰螃蟹鉗,同時朝閻慶努嘴示意。“怎么說?”

  “回稟三哥,那人的原話是:‘天下大亂,無處立身,但能歸魯郡祖宅,必當盡力為黜龍幫做一地之防御’。”閻慶脫口而對。

  “這就是要過小日子了,從道理上來說應該是副留后,實際上當郡中都尉的使喚。”周行范也插了句嘴。

  “話雖如此,人家畢竟是東境本土那么早的前輩,關鍵還是成丹高手,做過郡守、中郎將,這戰力和身份和名望擺在這里,總該給個大頭領吧?”王雄誕忽然試探性來笑問。

  “可若是給了大頭領,便有議事之權,屆時定大事的時候,舉一手便是一手,直接能定方略,哪里就是小日子?便是只留在魯郡管個城防,上下又怎么能只把他當個副留后領都尉來看?”魏玄定忽然冷冷打斷。“今日我且當眾說句不好聽的話,咱們辛辛苦苦拿下八郡之地,不過十三位大頭領……里面還有兩位是虛應的……王振頭領的大頭領都還沒坐實,如今尚在登州辛苦,此人一個歸鄉逃人,只憑修為和在暴魏的官職便要做一個大頭領,未免顯得我們黜龍幫的辛苦太不值錢了。我先表態,不贊同給他大頭領!”

  “魏公說的是。”

  “魏公說的有道理……”

  “這才是人心所向。”

  眾人眼見著張行只是啃螃蟹腿,立即紛紛出言附和魏玄定。

  “其實不光是魏公的這個道理,我這里因為職責所在還有點不好聽的話。”就在這時,中翼頭領、綽號八臂天王的張金樹也開口了。“諸位想想,他在外十余年,卻做了許多年的大魏命官,而且是登堂入室的大官,一朝折返,還是從江都直接回來的,還要在魯郡這個跟下邳接壤的地方做事,誰敢保證他不是個間諜?對面徐州大營的是那個司馬二龍……我不曉得此人本事,但咱們張龍頭事事都拿此人跟他自己、跟白女俠,還有那位李四爺作比較,想來是有些東西的……若是引狼入室怎么辦?”

  “這個……成丹高手棄了中郎將的職務來做間諜嗎?”最小的賈閏士一臉茫然來問。

  “咱們可是一統八郡的天下義軍盟主,中郎將做間諜不也尋常嗎?”閻慶一臉不以為然。

  一時間,座中議論紛紛,只有賈越和張行在認真啃螃蟹腿。

  “好了。”過了一陣子,吃完螃蟹,又靜靜聽了一會的張行忽然開口。“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亂世用人,防歸防,用也一定是要用的,否則事情就沒法做了……但正如魏公和幾位說的,大頭領這個位置不能輕易給出去,不是說人家沒這能耐,而是說太輕賤自家兄弟了,濫爵濫賞也不是個說法。但頭領、副留后領都尉,還是要有的。祖宅也尋出來,魯郡也經歷了些戰亂,不缺無主的地,按照大魏均田制度給一個郡守的足夠田業,讓他自家處置。順便,讓邴留后那里心里有數,仔細觀察,同時中翼的人也要注意下。”

  “可怎么跟他說呢?”張金樹趕緊接了話茬。

  “就直接實話實說,若做大頭領必然就要參與決議,實在是位高而權重,若他有心,也不是不行,準備領兵參戰,一年后決議……否則,便從頭領干起來!”張行毫不猶豫。

  “是。”

  “喏!”

  張金樹和閻慶幾乎齊齊應答,順便相互看了一眼。

  “人事接引和分流歸閻慶。”張行立即意識到怎么回事,當場說的清楚。“張金樹是地方紀律糾察和巡視;柳周臣是軍務糾察,除左右龍頭與魏公最高三人外,專向雄天王匯報,不要相互攪擾。”

  “是。”

  “喏。”

  張閻二人再度應答,卻是齊齊起身,姿態與之前截然不同。

  “除了這個還有什么?”張行靠在椅背上,繼續來問。

  周圍本來過來吃螃蟹的齊郡周邊頭領和張行隨侍頭領紛紛來看。

  “淮陽郡守趙佗給我們來信,他說之前韓引弓在淮陽軍紀無度,盡失民心,所以有意想率全郡舉義,然后投靠我們。”閻慶繼續來言。

  周圍頭領再度一振。

  這可比徐師仁單騎歸鄉更振奮人心,一整個郡啊。

  “狗屁。”張行無語至極。“他哪是投我們?他是看到韓引弓走了,淮西要大舉事,然后不想居于杜破陣那些草莽之下,所以尋我們做個由頭,自家維持郡中勢力罷了……淮陽跟我們隔著梁郡呢!”

  “那也是投了我們。”眾人只去看魏玄定,而魏玄定想了一想,立即給了言語和態度。“汲郡和梁郡沒有掛反旗,我們都能做朋友做生意,何況淮陽這里是要掛我們旗號的。”

  “但要考慮得罪杜盟主。”張金樹立即跟上,小心而不失委婉提醒。“杜盟主知道了怕會有意見。”

  魏首席微微一愣,繼而也有些猶疑、

  “依我說,就是要提醒他,省得多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此時,忽然有人冷笑道。

  眾人循聲看去,見正是之前只附和了幾句的齊郡留后鄭德濤,不免略顯詫異,繼而各自小心起來。

  無他,這位齊郡留后的資歷自不必言,乃是一開始起事時就位列頭領的幫中元老,在東郡做官的文臣,一直算是不失不漏,此番被提拔起來,也似乎是水漲船高,理所當然的事情。但他一開始入幫時,正是被李樞所拉攏,而如今做了齊郡留后,卻是之前東征主將張行提名。

  所以,大家都不曉得這位立場,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這事問問李公吧。”張行想了一想,居然推給了李樞。“他覺得需要約束淮右盟,就用一下,他覺得團結淮右盟更重要,就把消息告訴杜破陣,讓老杜處置……主要是我馬上要去登州走一趟,他在濟陰離得近,方便處置……還有事嗎?”

  舉行螃蟹宴的樊氏宅邸前院這里安靜了片刻,一時只有秋風搖動樹木的聲音沙沙作響。

  很顯然,沒人是傻子,都知道什么最敏感。

  過了一會,還是閻慶繼續來匯報:“其實還有個人……梁郡三部屯軍中的一位校尉常負也找了咱們,他是汲郡人,少年時遷移到梁郡,算是半個本地人,補上去的……他也說想投奔我們,舉考城來投可以,率本部五百人甲胄軍械俱全來投也行,自己帶家眷來投還行,反正是要來投我們。”

  “本地人?”

  這明顯就是條小魚了,但人家態度可嘉,張行自然也要問問。

  “是。”

  “王五郎他們應該認識吧?”

  “自然。”

  “王五郎不是要回濟陰嗎?讓他處置此事。”

  “是。”

  “還有嗎?”

  “人事這方面暫時沒了……”

  張行點點頭,環顧四下:“諸位,那咱們今日就不再說這些事了,偷得浮生半日閑……明日也不必相送,我直接去登州檢查軍械就是,等我回來。”

  眾人自然紛紛答應。

  就這樣,張行在齊郡吃光了包括白有思那份秋蟹,翌日上路,直接東行往登州而來。

  這條路,前半截是第一次走,后半截是第三次走。

  走到一半的時候,他猶豫了一下,騎著黃驃馬拐向了一個村鎮……然后沒有任何意外,他看到的是一個完全破敗的村莊,早在三征東夷時就大壞掉,此時根本就只有昔日十一規模的村莊。

  而張行也沒有進去,就是騎馬在路口,遠遠駐馬來看。

  “三哥……”眼見著大龍頭忽然停住,隨行頭領中算是最親近的閻慶主動上前提醒。

  “這里是秦二老家,也是我從那邊山里逃出來后第一個遇到的大村鎮,此間一位姓劉的嬸娘收留了我……”張行坦誠來講。

  “那要不要……”

  “沒什么要不要的。”張行喟然以對。“三征東夷的時候,村莊就徹底破敗了,秦寶帶著老娘去了東都,劉嬸更早之前就想她兒子想死了……有什么可見的?倒是那個山里,莪打賭,此時要是走一遭,說不定能碰到個神仙真龍相關的典故神異,整點好東西來……但也沒有什么興趣,我有自家路要走。”

  閻慶等人曉得緣故,只當張行是觸景思故,自然不再吭聲。

  果然,片刻后,張大龍頭到底是勒馬掉頭,繼續往登州城方向而去。

  并在晚間抵達城內。

  時間很晚了,就沒有去見在登州的諸位頭領,而是直接去了倉城,那里是白有思在此地的住處,她親自在這里教很多孤兒如何筑基。

  當然,這時候也已經結束。

  兩人見面,稍微吃了點飯,張行便將此番經歷一一道出,并將許多封信從懷中取出,擲到桌上。

  “這是什么?”白有思一時好奇。

  “老魏還有齊郡那幾位頭領關于往何處出兵的答復。”張行有一說一。“離開齊郡時收到的,拿了后一直沒看。”

  “為什么?”白有思依舊不解。

  “想湊齊了一起看。”張行依舊坦蕩。“這邊徐大郎王振他們也要收的,雄天王和謝鳴鶴知道我到也該回來了,程大郎那些人的估計也在路上。”

  白有思想了一想,認真來問:“那你呢?你本人是怎么想的?接下來該往哪里出兵?”

  “等巡視完登州,咱們一起去濟陰,路上我跟你說。”張行沉默了片刻,做出了答復。

  白有思也沒有追問。

  翌日一早,白有思先行忙碌,張行起身準備,待此時尚屯駐此城的徐世英、王振、郭敬恪、唐百仁,以及負責軍械整備的房敬伯等頭領來接,便一起出發,去城東的工匠集中地查看軍械維修整備事宜。

  不過,走到半路上的時候,隊伍卻遇到了一個小意外。

  “張三郎,張三郎留步。”

  登州本因為義軍盤踞一年,日漸凋敝,黜龍軍掌控后稍有恢復,也為時尚斷,所以路上行人稀少,此時張行一行人高頭大馬,鐵甲長槍,更是紛紛回避,可走到正中大道上的時候,卻有一人忽然從道旁閃出,匆忙而又畏怯來喊。“你的東西,落在山里,我給你送來了。”

  張行勒馬在道中,定睛一看,卻是一個穿著下等材質、形制松散錦衣的中年男子。其人身形消瘦,神色茫然,一只手按住胸口的一面銅鏡,另一只手高高舉起,卻拿著一本書卷。

  “張三郎是喊我?那是我的東西?”張行瞇起眼睛,詫異來對,因為他第一時間注意到,秋風不能動對方衣角分毫,儼然是有護體真氣的,但剛剛此人出來之前,他卻毫無察覺。

  實際上,隨行眾頭領也察覺到了異樣,周行范、賈越只在兩側不動,賈閏士稍微退后,王雄誕則已經越眾向前。

  閻慶都老老實實躲在了瞇著眼睛皺著眉的徐世英與王振身后。

  “是。”那人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氣氛的緊張,只是趕緊點頭,同時努力踮起腳尖,將手里書卷努力舉起。

  張行見狀,想了一想,復又來笑:“我是張三郎,那閣下又是誰?”

  孰料,這么簡單的問題,居然引得對方茫然一時。

  “我是……我是……”

  那人在上午陽光下想了許久,才恍然大悟一般想起自己是誰,并興奮揮舞手中書卷。“我是王懷績,我是太原王懷績。”

  這次,輪到張行發愣了,而他愣了很久以后,終于還是在馬上懇切出言:“王懷績,你哥哥喊你回家吃飯許多年,你曉得嗎?”

  王懷績再度懵住,而徐世英眼皮忽然跳了一下。

  PS:感謝曹亞老爺的第三盟!謝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