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主角是張行白有思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三十二章 天街行(5)
  溫柔坊位于靖安臺正南,沿著東都城五條標志性的天街之一一路向南,依次過承福坊、洛水新中橋、道德坊、擇善坊,就能到了。

  天街寬百余步,具體到紫微宮南門正前方那條,能寬達小三百步,絕不會有什么交通阻塞,所以回去沖了個澡,用寒冰真氣給自己降了溫,然后換了家常衣服的張行很快便和來不及搬家的秦寶一起來到了溫柔坊的東門外。

  而此時,凈街銅缽剛剛敲響,不過,溫柔坊這里,卻反而漸漸人流增多。

  至于說溫柔坊是干什么,為什么特許不宵禁?

  問這個問題,不就跟張行一樣丟人了嗎?

  甚至,張行親眼看見秦二這廝在耳朵后面戴了朵小紅花,一路上看了許多遍,也都愣是忍住沒敢問。

  “今天去哪家?”秦寶明顯是來過兩次,見到等待此處的幾名同僚脫口就問。“許大娘家還是蘇五家?”

  “秦二,又沒見識了不是?”換成家常衣服也是錦衣,手邊還有一匹五花馬(馬鬃分為五等分的好馬)李清臣當即表達了不屑。“這次又不是胡哥請客,思姐既然出手,必然是上曲的那幾家,我猜,不是安二娘家,便是韓都知家……安二娘家的大林小林都知,還有韓都知,乃是公認的上曲三都知!”

  此言一出,一眾巡騎轟然炸裂,繼而討論的更加熱烈起來,便是秦寶也跟著眉飛色舞,唾沫橫飛起來。

  唯獨張行像個鄉下人,從坊門內的攤子上拿兩個銅板端了一杯清淡至極的酸梅茶,然后借了個凳子,自己端著自己加冰,然后聽這些城里人講什么都知都知都都知。

  聽了半晌才醒悟,都知本是官名,乃是典型官名用在酒場、歡場,古今中外都一樣的,應該是指當紅花魁,最起碼是某家頭牌的意思。至于他們所議論的這三位都知,兩位還不能自立,就跟在安二娘家,讓安二娘抽水,一位已經自立,乃是自己賃了樓來,自負盈虧。

  一杯冰鎮酸梅茶喝完,順便幫錢唐冰鎮了一杯,隨著凈街銅缽漸漸稀疏,白有思終于打馬而來,依舊是收口勁裝,蹬鹿皮靴,腰中還是佩劍,卻沒有再戴武士小冠,乃是簡單插了個男士發髻,包了個幞頭,依舊稱得上是英姿颯爽。

  正主既到,錢唐連冰鎮的酸梅茶都不喝了,直接不動聲色搶在第一位去幫自家上官牽馬,反倒是秦寶和李清臣落在后面,段位差距一目了然。

  “今日去安二娘家,我已經遣人給小林都知打了招呼。”白有思下了馬,朝錢唐微微一頷首,便直接公布了消息。

  自然又是一片歡呼。

  這種歡呼,放在此處,居然毫不違和,甚至都沒人多看一眼,就宛如張行所來世界的小學生們在校園里歡呼放假一般。

  一行二三十人進入東門,熟門熟路沿著中路走到坊內最中間,彼處居然有一處青帝老爺廟觀,還有十幾個肥腸油肚的本世界道士在此處盤踞。而前方的其他客人也好,巡騎一行人也好,都不理這些道士的,只是到廟觀前拱手一禮,然后每人取出兩文錢向廟觀前的樹下一扔,便直接從樹下取下一個帶紅繩的紅紙符,系在手腕上,這才往各方向揚長而去。

  張行也只好入鄉隨俗。

  接著,巡騎們簇擁著白巡檢,向南拐去,都快走到溫柔坊盡頭,這才突然一轉,來到一個中間起了三層樓的偌大院子前,然后抬手招呼,說是小林都知舊友來訪。

  見到招呼,自有小廝上前,口稱小林都知同列二三十,騾馬五六匹……便將騾馬牽走,并將客人迎入樓內一處大堂。

  大堂里早有擺好的坐榻與矮幾,眾人按品級年齡剛剛坐好,便忽然聞得樓上有女子笑聲:“白巡檢,多日未來,可想煞姐姐了……你看你這臉蛋,如何這般白俏,讓姐姐白白艷羨,卻不懂修行遮護的。”

  兩句話說完,才見到一個戴著步搖的二十七八綽約女子款款走了下來,上前雙手捧起白有思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位置。

  周圍頗多巡騎,早已經看的目弛神搖,只是不知道到底是羨慕哪一個罷了。

  “我也想著小林都知呢。”白有思一開始只是豎耳靜聽,待對方下來以后,才同樣眼波微動,笑靨含苞,似乎也是個歡場老手。“只是近來極忙,去了一趟東境,再回來又連著遇到其他公事,忙著與朝廷做交代,直到今日才有空,便趕著來找姐姐了。”

  張行冷眼旁觀,只覺得那都知雖然身材綽約,但論容貌怕是遠不如白有思,論姿態還不如死掉的馮夫人,連跟小玉比都差了一分青春,也是暗暗叫奇。

  不過很快,在上個世界算是見識豐富的他就反應了過來。

  原來,這位女都知與白有思招呼完畢后,趁著擺碗擺菜的功夫順著蹚過來,從錢唐開始,認識的直接呼名呼郎,總能說的那人面紅耳赤之余喜笑顏開;不認識的,如張行身側這位秦二郎,明明之前還興奮莫名,當著人家面卻又有些緊張,而且只穿著尋常布衣,結果旁邊另一人大約一介紹,她便也能從容喊一聲二郎,并主動偎上前倒茶,問候家鄉父母,又夸贊秦二郎身材好,樸實可信云云。

  到此為止,張行哪里還不曉得,這里雖是溫柔坊,但未必只是出賣皮囊,皮囊好當然好,但這種高級的走大堂的地方,平素有資格來消費的怕還是洛北的官吏們居多,一伙子同僚幾十人一起過來搞團建,求得是吃好喝好玩好,便是這都知花容月貌,難道能人人都摸到?

  摸不到的恐怕還要生悶氣吧?

  所以,這都知的本事,怕是主要在于控場與調節氣氛,順便多賣酒……至于睡不睡的問題,那明顯是散場后的事情。

  而且,用屁股想都能猜到,幾十個陪睡的收入,也未必比不上一個控場水平高的好都知。

  這么一想,也難道叫都知不叫花魁,而都知還能自己攢錢開歡場,委實一個好都知,才是一個場子的真核心。

  “見過都知姐姐。”

  輪到張行,已經‘懂了’的鄉下人早已經放開,立即拱手。“在下張行,是剛剛入了白巡檢騎隊的新人,這番叨擾,雖是白巡檢以下諸兄弟們都在想念都知姐姐,卻是打著為我入隊慶賀的名號……鄉下人,場面見得少,得會耍起來,勞煩姐姐幫忙,讓我少出些丑。”

  這小林都知聽得一愣一愣的,但還在拿著遮嘴一笑:“你這人,說是場面見得少,卻說話這般伶俐,我也不知道該不該信你。”

  “莫說姐姐。”身后跟來的白有思也負手笑了起來。“我帶他幾十日了,也不知道該信還是不該信他的話。”

  小林都知俯下身來,側依在幾案對面,先捏了捏身后白有思的腿,換的對方踢了一下她,算做了個私下互動,然后才向張行來問:“小張兄弟長得好排頭,不知道家里行幾?”

  “無父無母,孤身出來。”張行脫口而對。“叫我張三郎好了。”

  “我曉得了,那就叫你三郎了,張三郎。”小林都知會意,即刻不做深談。

  “哎。”張行也樂的配合。

  “這樣好了,你要真不懂,待會做令喝酒的時候,必然是我當席糾,到時候來幫姐姐做個捧酒的刑官……”小林都知歪著幾上,酥胸半露,眼波流轉,乃是裝作壓低聲音一般。“你看好不好。”

  張行當即拱手。

  旁邊秦寶看的艷羨,卻不知如何插進話里,倒是隔了一個位子的李清臣忽然起身叫嚷:“小林都知,你們的私密話都被我們聽到了,如何便要偏心這什么張三郎?”

  “十二郎你懂什么?”小林都知趁機扶著白有思站起身來,先對秦二郎使了個眼色,然后當場對李清臣嗔怪。“你以為行刑官好做嗎?罰酒灌酒都要他,你要是想找茬,到時候盡管不喝,反過來罰他三杯。”

  眾人轟然。

  轟然聲中,小林都知回頭示意正式上席上酒;白有思笑意稍退,轉回首座;錢唐趕緊斂容正坐;李清臣放肆而笑;秦二郎鼓掌鼓的雙手通紅;新鮮出爐的張三郎則托腮望著側門,等著看這里席面如何。

  恍惚間,氣氛就已經起來了。

  不過很快,在上酒上菜一刻鐘后,氣氛便達到了一個新的高潮……隨著眾人稍微填了點肚子,小林都知也轉了一圈,給喜歡喝酒的人敬了一杯私下酒,卻是趁勢起身來到大堂中央,四下來看。

  而周圍人也都會意一般停下筷子,只有張行因為要品鑒席面,吃個不停,反應稍慢。

  “諸位。”小林都知見狀,當即來笑。“張三郎曉得自己要做這個刑官,趕緊要先填肚子了……張三郎,且停停,請你即刻替姐姐尋一壇子酒來。”

  眾人愈加哄笑。

  至于張行,毫不在意,居然真就起身從旁邊的仆役手里扛過來一壇子酒,當場撕開,放到自己身前幾案上,以手壓住。

  接下來,小林都知三言兩語介紹了規矩,果然是要做什么游戲來罰酒,聽意思,大約還是在文字游戲里打轉,類似于酒令一樣的東西。

  古往今來,兩世三界,似乎也都是如此了。

  而也就是隨著這個游戲開始,張行進一步提高了對都知的認識……原來,一個好都知居然還得賞罰公平,還得對所有人有充足的認識,而且還要有足夠的知識儲備與文化修養。

  說的好,哪里好?別人不知道,這么得意的酒令,若不能展示明白,豈不是白說了?

  這就得都知出面夸。

  說的不好,哪里不好?哪里不合規矩?要說出來,讓當事人心服口服,還要考慮到這人的酒量、脾氣,懲罰適度,讓人家不生氣。

  得虧是同事團建,白有思又是個高高在上不用伺候的,換成有些心眼小的領導,考慮到尊卑,只是負責冷酒、倒酒的張行都要替這位都知道一聲辛苦了。

  酒令傳了兩圈,眾人大多微醺,氣氛算是妙到了極處,便是沒喝酒的此時也有些搖頭晃腦了。

  而這個時候,酒令再度指向了李清臣。

  “北邙山?”

  李清臣早已經半醉,聞得酒令規章,卻是指著從大堂窗戶隱約可見的北邙山來問。

  “不錯,你自己掰勺子掰到了北面,我點的北邙山,十二郎你只念一句帶北邙山的古詩出來,經史也是可以的,總之要有出處,便算是過了。”小林都知含笑重復了一遍。“若能含著現場勸酒的意思,便算你贏,指著這里隨便一人來對酒,若是重了或者不好,或者不對,便要重重罰你!”

  眾人期待中,李清臣點點頭,立即拍案:“有了!北邙山下青龍起!”

  眾人當場一愣,隨即想起這是青帝爺傳下的《太玄經》中的一句,卻是紛紛頷首。

  李清臣笑而不語,直到小林都知出面贊嘆:“這是贏了……北邙山下青龍起,不光是經文典故,之前古早詩人王度的舊詩也引用了這一句,此詩結尾是,且把此酒祝東風。”

  居然還有這一說,一眾巡騎一起拍手,都認了李清臣的贏令。

  而李清臣既然贏了,正該指一人來賭,卻是在四下張望后看到置身事外的張行,起了一絲意氣:“張三郎,你躲了一整晚,到底會不會一點文學?若是會,我讓你一籌,只要說得對,便算你贏如何?”

  張行抬頭去看李清臣,情知對方家世應該挺好,跟錢唐一樣是白有思隊中前段的人物,只把自己和秦二當成對手了,但明白歸明白,他如何愿意為這種爛事與對方置氣?

  便干脆應聲:“我自罰三杯!十二郎自便!”

  說著,便去自行斟酒,而且是擺開了三個最大規制的酒碗。

  眾人頗感無趣,李清臣也有些氣悶,卻不知如何是好。

  也就是此時,不知何時拎著一小壇酒側身坐到遠處樓梯欄桿上的白有思忽然戲謔出言:“張行張三郎,我素來敬佩你,因為你一則義氣,二則豪邁,三則文華天成……如今當著自家兄弟也不愿意展示文華,兼有失了豪邁與義氣的意思,莫不是瞧不起諸位同列?”

  滿堂同僚,齊齊來看,李清臣眼睛里更是幾乎冒出火來,便是小林都知也不好開口,只有秦寶一時緊張,準備扭捏說話。

  張行如何不曉得是樓梯上那老娘皮喝多了以后小心眼上來,登時無語,卻是一面擺手示意秦寶安心,一面款款斟著冒著寒氣的酒水:“不是看不起諸位同列,是委實讀書不在經史上,不適應規則。”

  白有思當場撇嘴,李清臣幾人更是要呵斥。

  但也就是這時,張行卻話鋒一轉,端起一碗冰鎮酒水來,轉身相對眾人:“這樣好了,且當我輸了,順便念一首不合規矩的長短句來,做個賠罪。”

  眾人愕然,旋即醒悟,繼而興奮起來……他們跟白有思不一樣,如何會信這年輕同僚真有什么文華,只想看張行出丑。

  也就是秦寶老實點,有些不安。

  至于張行,他也是喝的微醺,本能想起那個鐵律來……正所謂,穿越了不抄詩詞,那不白穿越了嗎?

  一定要抄。

  當然了,這也是這個世界本身有抄詩詞的文化基礎在——之前就說了,除去經史,這個世界不缺一時之文學,大成當然是《女主酈月傳》那種小說,但文字游戲發展是有規律的,一般是簡短民謠引出來詩歌,詩歌出來了,長短句也就有了,然后是短篇小說與戲劇,接著就是長篇小說了。

  只不過,這個世界的詩詞注定因為用典和物質基礎的截然不同,而與張行所熟知的另一個世界相互岔道。

  一邊想著,張行一邊端起一碗酒來,然后一邊施展真氣降溫,一邊慢慢來喝。

  他喝的速度極慢,因為他腦子有點暈,明明剛剛一瞬間腦子里過了一首合適的詞,結果端起碗來卻又忘了,只能這般拖時間。

  至于白有思、李清臣之流,似乎是察覺到了張行的拖延,卻又出于不同心理,各自戲謔不語,安靜來等。

  不過,好在張行喝下一碗后,還是想起了那首因為其中一句算是千古名句而記了個大概的詞來。

  “古今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張行喝完一碗酒,倒扣在桌案上,張口吟誦。

  這里大多數人其實不懂行,但李清臣卻是瞬間察覺到什么,當場冷笑:“張三郎,你這平仄都不對吧?應該是今古北邙山下路。”

  “好。”張行醒悟過來,隔空對著李清臣豎了大拇指。“李十二郎算是一字之師……”

  說完,居然又低頭去喝第二碗酒。

  李清臣冷笑不止,白有思也躺在欄桿上,仰頭抬起酒壇,酒壇中的酒則宛如活過來一般,化作絲線,不急不緩,精準倒入她喉嚨。

  張行第二碗酒飲罷,倒扣酒碗,低聲重音,陰陽頓挫,重新吟過:

  “今古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

  人生長恨水長東。

  幽懷誰共語,遠目盡歸鴻。”

  那些稍微懂得,早已經怔住;不懂得,本能去看李清臣,卻發現李清臣整個坐在榻上,滿臉茫然,雙目空洞;又去看小林都知,卻見小林都知欲言又止,居然當場紅了眼圈。

  回頭再去看自家巡檢,孰料白有思揚起脖子,單手高高舉起酒壇,壇中酒水如絲如線,居然片刻不停。

  而此時,張行已經端起了之前準備好自罰的第三碗酒,這一次,他毫不猶豫,如潑水一般往嘴中倒下,然后只是一抹,復又一手扣著酒碗,一手指北向上,重新吟過:

  “今古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

  人生長恨水長東。

  幽懷誰共語,遠目盡歸鴻。

  蓋世功名將何用?從前錯怨天公。

  浩歌一曲酒千鐘。

  男兒行處是,莫要論窮通。”

  一首長短句吟罷,張行偷瞥了一眼沉默的李清臣和遮面的小林都知,暗自松了一口氣,乃是知道沒抄差,便要再稍微裝一裝。

  “好一個‘人生長恨水長東’!”

  可也就是這個時候,忽然間,一個年輕男聲忽然響徹大堂,語氣平和,卻難掩激賞之態,聲音宏大,卻又分不清來源。“也好一個‘浩歌一曲酒千鐘’,更好一個‘男兒行處是,莫要論窮通’!”

  眾人詫異尋找音源,卻根本沒有頭緒,偏偏白有思只是在仰頭喝酒不斷。

  那聲音自然繼續不停:

  “若論文華,‘人生長恨水長東’一句,才是文華天成,也難怪小林都知也要失態,想來稍有年長之人都有一番回味,倒是我還年輕,只想著‘浩歌一曲’,不免落了下成!思思姐,你如何尋得這般人物?”

  “司馬正,且閉上你狗嘴!”

  白有思聞得此言,只將袖子一卷,便把酒壇高高拋起,從樓上一處空隙飛過,往深處砸去,卻又偏偏沒有什么落地破碎的喧嘩聲傳來,而有意思的是,白有思的聲音也跟對方一樣變得空靈飄忽起來。“司馬正!你當著自己伏龍衛的同列挖我的人,是覺得自己人不行嗎?這般涼薄,老娘我都為你屬下不值!”

  說到最后一句,儼然暴露了某人酒品似乎不好的事實。

  “擅自打擾是我不對,但請思思姐見諒,我絕沒有挖墻腳的意思,更沒有惹思思姐生氣的意思。”年輕男聲繼續對道,依舊禮貌從容。“只是思思姐夾袋中的這位張三郎,委實讓我有些驚艷了……謝姐姐賜酒,我這就閉嘴。”

  說著,聲音忽然憑空消失。

  白有思冷笑一聲,只是一抬手,便又不知從何處卷來一壇子酒,繼續放肆飲用。

  倒是小林都知無奈,只能硬著頭皮稍作解釋:“是司馬二郎,司馬二郎今晚正好帶他下屬在我姐姐那里宴飲。”

  這司馬二郎似乎名聲極大,在座之人,多有沉默,剩下人如張行雖然急的如五爪撓心一般,卻也一時不好問的。

  接下來,小林都知使出渾身解數,多少讓氣氛重新起來,對待張行也是明顯更多了一層待遇,但張行始終記著此事。

  而終于,隨著三輪酒令結束,舞樂上來,眾人東倒西歪,張行終于得空,立即起身端著酒去問了一下李清臣,這司馬正到底是什么人?

  “司馬二郎?”

  李清臣醉醺醺聞得此言,連連搖頭。“你不如喚他司馬無敵,或者司馬二龍來的合適……”

  “上來。”

  張行剛要再問,耳畔忽然傳來一個熟悉聲音,立即醒悟,朝李清臣點點頭,便端著酒離開了歌舞場,往樓梯上行去。

  “你想知道司馬正底細?”

  屈腿坐在欄桿上的白有思面色微紅,腳下的酒壇子已經翻了三個,但出乎意料,醉意卻比之前小很多,而她手指上自己滲出液體的濃烈酒精味則很清楚的揭示了一切。

  人家修行高,想喝多少喝多少,一旦不適,隨時隨地把酒精給‘倒’出來。

  “是。”張行只是一瞥,便靠在對面欄桿上認真來問。“李清臣那小子說他是司馬無敵或者司馬二龍……敢問巡檢,這有什么說法?”

  “沒什么說法,就事論事罷了。”白有思隔著幾堵墻瞥了一眼身后,不顧那人還能聽到,堂而皇之告知。“這廝是東都三十歲以下的第一高手,也是大約這天底下三十歲以下的第一高手……可不是司馬無敵嗎?至于司馬二龍,乃是說,按照民間證位成龍的說法,這廝還小的時候大家就都覺得,眼看著天下漸漸安泰,如果真要是有一個人能當著所有人面越過大宗師的桎梏,違背常理,證位成龍,那便一定是此人了。”

  張行沉默了一下,認真再問:“敢問巡檢,連你也不是他對手嗎?”

  滿身酒氣的白有思一聲不吭,只是冷冷盯住自己這個下屬。

  張行會意,點點頭,再來問:“敢問巡檢,這位司馬二龍,今年多大?”

  他沒有問司馬正的出身,因為沒必要問,因為被先帝爺篡位的皇帝就姓司馬,而司馬氏祖上也正是當日八柱國之首的那位,起兵時身側姓司馬的遠支近族足足有一打。

  換言之,不曉得是不是前朝皇族,但無論如何都是八柱國體系里的核心一員。

  “比我小一歲半,跟你差不多大。”白有思思索片刻,給出了一個很驚悚的答案。

  張行沉默了下來。

  “現在輪到我來問了,文華天成的張三郎……”白有思忽然抬手指向了對方。

  “哎。”張行端著酒杯認真回復,面無多余表情。“巡檢有話直說。”

  “你真氣怎么回事?”白有思用手指戳了戳對方的酒杯,滿臉的不理解。“你知道你從溫柔坊門口冰鎮酸梅茶開始,到眼下,一共冰鎮多少酒水茶飲嗎?你為什么沒累到站不起來?你才通了五條正脈……”

  張行微微一愣,旋即微笑以對:“正如文華天成,可能是我這方面也天賦異稟……當然,比不過巡檢和那位司馬二龍。”

  白有思笑了笑,忽然斂容:“問你個正事,你知道胡彥胡大哥為什么沒來嗎?”

  “巡檢不問我沒多想,問了反而大約有了個猜想。”張行即刻回復。“但不知道對不對……是因為李樞的事情嗎?”

  剛剛還在豪邁飲酒,現在臉上還依舊發紅的白有思點了點頭,然后在欄桿上坐直了身子,給張行碗中倒了一碗酒,這才低聲誠懇來言:“張行,偷偷的教教我,該怎么做?”

  PS:繼續祝大家圣誕節快樂!